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76

  唐寅退出華榮夫人的寢宮,向宮外走的時候腦海中還不時浮現出華榮夫人完美無暇又性感迷人的身軀。
    其實仔細想想,選華榮夫人做夫人也不是那么難以接受的事,畢竟她要的不是王后的位置,就算自己日后厭煩了她,不理她或者隨便找個借口將其逐走也就是了。可能連唐寅自己都未覺,他現在已開始為自己接受華榮夫人找各種理由了。
    臨出王宮前,唐寅謹慎地將自己從上到下打量一番,確認官服齊整,他這才走出宮門。此時他的身份還是外臣,若與賓妃生關系的事傳出去那還了得?
    在宮外等候多時的邱真等人見唐寅終于出來了,不約而同地圍攏上前,問道:“大人,怎么樣?”
    唐寅一笑,沖著邱真等人擺擺手,說道:“我們在宮外暫等一段時間。”說著話,他背著手,邁著四方步,慢悠悠地走回馬車。
    來時,他是心事重重,現在從宮里出來,他的氣色已平緩許多,邱真等人雖然不知道具體怎么個情況,但高懸到嗓子眼的心還是落下不少。邱真快步追上唐寅,也坐進馬車里,看著瞇縫著眼睛,面帶微笑的唐寅,他忍不住問道:“大人,你進宮究竟是……”
    未等他把話說完,唐寅恍然想起什么,問道:“邱真,我記得你曾說過要調查華榮夫人,結果如何?”
    沒想到他會突然問起這個,邱真愣了一下,說道:“我是派人調查過,華榮夫人應該是先王的新妃,有許多宮女根本就不知道有她這么一個人,倒是賓妃們都知道有她,只是華榮夫人并不得寵,賓妃們對她也了解不多。”
    不得寵?唐寅險些笑出聲來,若是象華榮夫人這樣的女人都不得寵,那什么樣的女人才能得到展華的寵愛?和其他那些夫人比起來,無論是容貌、身材還是心計,華榮夫人都勝過她們太多了。
    真是難以理解。唐寅淡笑著搖了搖頭,隨即又問道:“那……鐘天可曾染指過她?”問話間,唐寅腦海中不自覺地浮現出鐘天在華榮夫人身上為所欲為的畫面,心里也頓感不舒服。
    撲!聽完他的問話,邱真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到。
    其實鐘天篡位以來,他有沒有亂后宮,有沒有和展華的那些賓妃生關系,誰都不知道,說他染指展華的賓妃,也都是人們心里的猜測而已,并非有真憑實據,不然的話,以鐘天這反賊的身份,無論哪個賓妃和他有染都會被處死,哪還能好端端地呆在宮里?
    邱真腦袋搖的象撥浪鼓似的,連聲說道:“屬下不知。”
    唐寅隨意地擺了擺手,不再追問。
    華榮夫人寢宮。
    等唐寅離開之后,華榮夫人立刻穿好衣服,并把手下宮女叫近來。或許真如邱真打聽的那樣,她并不得寵,服侍她的宮女只有四人而已。
    華榮夫人一邊讓宮女幫自己身上的宮服整理好,一邊冷冰冰地說道:“等會你們去把各位夫人統統請來,我有事和她們相商。”
    “夫人真打算幫唐寅爭取王位?”一名宮女低聲疑問道。
    華榮夫人眼中寒光頓現,問道:“怎么?你在執意我的決定?”
    “屬下不敢!”那宮女急忙低下頭,話鋒一轉,幽幽說道:“不過圣王并未說過風國的君王就一定要是唐寅。”
    “此事我自有決斷,你不用多說。”華榮夫人冷著臉說道。
    那名宮女不再多言。
    這時,另有一名宮女從腰帶的縫隙中掏出一顆紅色的藥丸,遞給華榮夫人,小聲說道:“夫人,先吃下這個,以防不測。”
    華榮夫人本想拒絕,可反轉念一想,還是把藥丸接過來,塞進口中。她吞下藥丸時間不長,身體的周圍突然騰出一層白白的霧氣,只轉瞬之間,霧氣便散于無形。
    宮服已整理妥當,華榮夫人身出手來,沒見她如此用力,光滑細膩的柔荑突然生出白霧,眨眼工夫,氣霧凝結成泛有金屬光澤的白色鱗甲覆蓋于手掌之上。她手腕再一抖,手上的靈鎧又散為靈霧,漸漸消失,她側頭對四名宮女說道:“你們去吧!”
    “是!”
    四名宮女齊齊答應一聲,快步走了出去。
    大概過了一柱香的時間,展華的眾賓妃們相繼來到。
    等人都到齊了,華榮夫人嫣然一笑,用甜的能溺死人的聲音說道:“各位姐姐,小妹這次又有一事相求!”
    現在沒有外人在場,眾賓妃們對她都是冷眼相看,沒有一個給好臉色的。其中一名賓妃冷聲說道:“華榮,這次你又想干什么?本宮告訴你,你也不要太過分,我們姐妹已經幫你掩飾身份了,你也不要再來煩我們……”
    未等她把話說完,華榮夫人已咯咯笑了起來,說道:“為我掩飾身份,那是我們的交換條件,你們也不想讓自己和鐘天亂的事情傳出去吧?!”
    “你……”她一句話,令眾賓妃們又氣又怕。剛才說話的那名賓妃五官扭曲,花容失色,快步走到華榮夫人近前,伸手就向她的臉上抓去,同時尖聲叫道:“賤人!”
    她快,可是華榮夫人的度更快,她不急不忙的抬起手來,嘭的一聲,將那賓妃的手腕扣住,接著,她抬起另只手,只見她手掌先是騰出白霧,接著霧氣凝結,在她指尖上化成一根足有半尺多長的白色尖針。
    這根尖針完全是由靈氣凝結而成,要比兵之靈化更加高等,能作到這一點的人,也等于是可以完成兵之靈化的進階——兵之靈變。
    華榮夫人手指尖的這根靈針對準那位賓妃的眉心,距離之近,其鋒芒都觸碰到她眉心的汗毛。那賓妃身軀一震,整個人都嚇傻了,呆呆地看著眼前的這根靈針,久久反應不過來。
    “只此一次!無論是誰,膽敢再對本宮無禮,我定取她的性命!”華榮夫人臉上的笑容消失,幽深的眼神冰冷的幾乎能凍死一頭大象,被她目光掃視之下,眾賓妃們紛紛打個冷戰,坐在椅子上的身軀都直哆嗦。
    “滾回去坐好!”華榮夫人猛的一揮胳膊,將那名賓妃推了出去。然后緩緩環視眾人,頓了幾秒鐘,噗嗤一聲,她又笑了,手指彈動之間,指尖上的靈針也隨之消失,接著,她走到桌旁,親自為眾賓妃們倒茶,并柔聲說道:“現在,我與各位姐姐都是身處同一條船上,我們更應該團結,怎么能起爭端呢?剛才是妹妹失禮了,各位姐姐不要見怪啊!”
    她變臉如翻書一般,也把眾賓妃們唬的一愣一愣的。
    過了好一會,一名年歲較大,半老徐娘的賓妃才開口問道:“華榮,你把我們都找來,到底有什么事?”
    “姐姐進宮時日最久,可曾聽過展靈這個人?”
    “展靈?”那賓妃露出茫然之色。
    “就是展雄與下面丫鬟所生的私生女。”
    經她這么一提醒,那賓妃恍然大悟地啊了一聲,點點頭,說道:“沒錯,是有展靈這個人,你怎么突然問起她了?她不是失蹤了嗎?”
    華榮夫人一笑,說道:“這就是我找各位姐姐前來的原因,各位姐姐無論如何也要幫我這個忙。”頓了一下,她又笑盈盈地說道:“這次妹妹不會讓各位姐姐白幫忙的,只要事情一成,我就會去找唐大人,讓他放各位姐姐自由,并且賞錢封地,讓各位姐姐能富貴一生。”
    聽聞這話,眾賓妃們精神皆是為之一振。賓妃的命運是可悲的,君王在時,她們還能有所依仗,君王一旦不在了,她們也就失去靠山,要么被拋棄在深宮里無人問津,要么被親君王逐到宮外。能得到賞金和封地,這在她們看來簡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
    “唐大人會聽你的?”眾賓妃們反應過來后異口同聲地問道。
    “當然!”華榮夫人幽幽說道:“因為這件事你們即是在幫我,更是在幫唐大人!”
    “到底要我們做什么?”
    “……”
    華榮夫人壓低聲音,將她要眾賓妃所幫之事一五一十的講述一遍,到最后,她信心十足地說道:“你們只需按我教你們的話去說就好,至于后面的事情,唐大人自然會去處理的。”
    聽完她的話,眾賓妃們暗暗咧嘴,久久無語。好半晌,那位年歲較大的賓妃方說道:“此事若是暴露,可是……可是要殺頭的啊……”
    “不會的!”華榮夫人含笑說道:“只要按我說的做,堅決不松口,絕對不會有事。各位姐姐,現在可是改變你們命運的時候了,后半生是富貴是辛苦,可就都看你們自己的了。”
    啊?眾賓妃們皺著眉頭,沉思不語。所過時間不長,一名賓妃終于下定決心,抬起頭來,說道:“華榮,我幫你!希望你也能說話算話!”
    “好姐姐,妹妹我可是一向言而有信的。”
    有人帶了頭,其他的賓妃們也不在猶豫,紛紛點頭同意。
    宮門外。
    唐寅還坐在馬車里耐著性子等候消息,感覺象是過了一個世紀那么長,突然聽到宮門那邊有吵嚷聲傳來,他從車窗內探出頭,向前一瞧,只見華榮夫人手下的一名宮女站在宮門后,被看守宮門的眾多士卒擋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