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78

  唐寅的話沒有指名道姓,不過卻令在場的大臣都同是臉色一變,站著的手足無措,坐著的則如坐針氈。【】
    梁興的肺子都快氣炸了,但表面上還是一派平靜,滿面從容,和唐寅有說有笑。
    時間不長,就聽外面傳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唐寅半轉回身,向外瞧去,只見大堂外走來一群人,都是身材魁梧、步履矯健的漢子,當中眾星捧月般圍有一人,由于周圍的大漢太多,唐寅也看不太清楚。
    直至人群當中的那位在兩名小丫鬟的伴隨下進入大堂,唐寅這才看清楚她的模樣。
    此女說是未到二十,但看模樣,象是才十四、五歲的孩子,長的又干又瘦,渾身上下都沒有幾兩肉,皮膚也曬的黝黑,就能猜出來她出身貧困,長時間的營養不良,不過小姑娘的模樣還算是清秀漂亮,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格外有神。
    唐寅看罷之后,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就是展靈!如果把她那身華麗的衣服去掉,和逃荒的難民沒什么兩樣,就連她身邊的兩個小丫鬟都比她更象小姐。他側頭看向梁興,疑問道:"梁相,這就是展靈小姐?"見了展靈之后,唐寅樂了,其他的大臣們也都是大失所望,他們本以為展雄之后的展靈有什么不同尋常之處呢,現在得見,就是個貧困人家的姑娘。
    梁興自然能體會唐寅以及大臣們心中的想法,他故意地長嘆口氣,搖頭說道:"展靈小姐自小就受奸人所害,不幸流落在外,受盡苦難,不過也正是如此才因獲得福,躲過了鐘天老賊的迫害,為我大風王室留下唯一血脈,此乃我風國之幸,風人之幸啊!""風國幸甚!風人幸甚!"那些梁興的心腹大臣們趁機附和,齊聲嘆道。
    哼!唐寅心中冷哼一聲,沒有理會梁興以及那些捧臭腳的大臣,他晃身走到展靈近來,低頭打量著她。或許平日里的生活太困苦,小姑娘年歲輕輕,但皮膚卻很粗糙,尤其是雙手,都長出了小塊的繭子。
    他的突然靠近令小姑娘本就蹦緊的神經越緊張起來,肩膀顫抖著,小手抓著衣襟擰來擰去,腳也下意識地一點點的向后退,活象只受驚的小兔子,又大又圓的眼睛求助地看向梁興。
    就在展靈心跳加,心臟都快從嗓子眼里蹦出來的時候,近她的唐寅突然倒退一步,冷冰冰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柔聲問道:"你就是展靈小姐?"展靈沒敢說話,只是怯怯地點下頭。
    "你是展雄侯爺之女?"展靈又是一聲不吭地點點頭。
    "有何憑證?"這回不用展靈回答,梁興已從懷中掏出一塊玉佩,走到唐寅近前,向他面前一遞,說道:"這是展靈小姐所帶之物,我與眾大人們已經驗證過了,這確實是先王之物,先王也確實將此物賜于展雄侯爺!""哦!"唐寅應了一聲,伸手把玉佩接了過來,只翻看兩眼,隨后回手將懷中一塞,直接把玉佩拿走了。梁興見狀臉色大變,驚道:"唐大人,你這是……"唐寅聳肩說道:"只這一塊的玉佩,并證明不了什么,別說有可能是仿造的,即便真是先王之物,也有可能流落在外。"說著話,他又看了一眼展靈,說道:"這位展靈小姐究竟是真是假,我們進宮一問便知。""進宮?"梁興和眾多大臣們同是一怔,不知道唐寅突然提議要進宮做什么。
    唐寅笑呵呵地看著展靈,話是對著眾大臣們說的。"身為外臣,在展靈小姐還未失蹤的時候我們都未曾親眼看過,不過,先王的眾夫人當中定會有人見過展靈小姐,只要把她帶入宮內,由夫人們瞧上一眼,自然會知真假。各位大人,你們說呢?"他的話合情合理,而且此事涉及到風國未來的君王,也必須得謹慎。
    舞虞這時候終于表態了,他點點頭,贊同道:"唐大人所言有理。真金不怕火煉,由先王的夫人們進行鑒別也最為穩妥。"他一話,那些親近他的大臣們也紛紛應道:"是啊、是啊!"梁興并不害怕把展靈帶到宮里驗證,在他看來,這個展靈絕對是貨真價實的,若是外人假扮,不可能對展雄府上的狀況那么了解,更不可能有展華賞賜的玉佩。他呵呵一笑,說道:"既然各位大人都有意讓夫人們來驗證展靈小姐的身份,我也不便阻攔。"說著話,他又對展靈輕聲問道:"展靈小姐,你可愿隨老臣入宮一趟?"估計小姑娘這輩子都沒見過這么大的陣勢,這么多的大臣顯貴們,早就嚇呆了,她根本沒聽清楚梁興問的是什么,只是呆呆地點下頭。
    唐寅見她同意了,嘴角忍不住揚起,只要她肯入宮,那一切都好說了。
    唐寅、梁興、舞虞、子陽浩淳以及滿朝的文官武將帶著展靈,浩浩蕩蕩去了王宮。
    現在梁興的府邸看守的就夠森嚴了,兩萬平原軍將士保護一座宅院,那是何等的氣勢,而王宮的布防要比梁興的府邸更加嚴密,不僅軍兵林立,而且巡邏的方陣幾乎都不間斷,其保護的嚴密程度,別說是人,恐怕就連只老鼠都鉆不進去。
    等到了王宮門外,見到這般陣勢的時候,展靈嚇的臉色蒼白,雙腿軟,不敢再向前走了。
    走在前面的唐寅停住腳步,回頭笑看展靈,問道:"展靈小姐害怕了嗎?"梁興暗皺眉頭,快步到了展靈身旁,低聲安慰道:"展靈小姐,不用怕,只需進宮給夫人們眼就行。""我……"展靈想要說什么,但梁興已拉著她的袖子,大步走進王宮之內。
    現在風國沒有君王,大殿上的王位也是空著的,按大臣們的職責來論的話,平日里議事,政務應由舞虞定奪,軍務由梁興負責,統兵打仗的事則由子陽浩淳為主。只是現在唐寅掌管兵權,梁興、舞虞、子陽浩淳三人倒都成了徒有其名,并無真正的實權。
    朝堂上的議事,唐寅雖然官職最小,站于百官的最后,但大事小情的定奪,都得看他的臉色。現在自然也不例外。
    沒等旁人話,唐寅一揮手,隨著腳步聲,一名侍衛官從殿外跑了近來,看都未看其他眾人,直接走到唐寅面前,單膝跪地,插手施禮,道:"大人有何吩咐?""請眾夫人們來殿議事!""遵命!"侍衛官答應一聲,站起身形,飛快地跑了出去。
    眾大臣們見狀,無不暗暗搖頭嘆息,敢怒而不敢言。本以為打跑了鐘天,風國便會重見天日,可是手握重兵的唐寅簡直就是第二個鐘天,之間的差別只在于鐘天逆天行道,自立為王,而唐寅沒敢越過這條底線罷了。
    唐寅可不管眾大臣們是怎么看待自己的,他眼珠轉來轉去,打著他自己的主意。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的時間,展華的那些賓妃們總算是來了,包括華榮夫人在內。
    "臣等見過各位夫人!"這些賓妃雖然沒有什么實權,但畢竟是展華的妻妾,在禮儀上,眾大臣們還是要行大禮的。唐寅在施禮的同時,眼睛上挑,看向賓妃中的華榮夫人。后者沒有錯過他帶著詢問的眼神,沒有說什么,只是向唐寅微微點下頭,表示事情已經辦妥。
    得到華榮的親自確認,唐寅放心了許多,臉上的笑容也在漸漸加深。
    "諸位大臣,請平身吧!"夫人們相繼說道。
    "謝夫人!"等大臣們都起來之后,一名賓妃含笑說道:"聽說梁相找到了展雄侯爺之女展靈,不知是否確有其事?""夫人所言沒錯!"梁興正色說道:"這次請諸位夫人前來大殿,也正是為了此事!"說著話,他看向唐寅,繼續道:"唐大人對展靈小姐的身份很懷疑,所以才請諸位夫人前來確認!"那賓妃點點頭,說道:"據我所知,展雄侯爺確實有位女兒叫展靈。"梁興聞言心中頓喜,他還真怕賓妃們不知道展靈這個人呢!他忙將躲于自己身后的展靈拉出來,對眾賓妃們說道:"各位夫人,這位就是展靈小姐!"賓妃們紛紛舉目看去,等看清楚展靈的模樣后,賓妃們先是一愣,隨后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不管怎么說,展靈也是王族,而眼前這個小姑娘,又黑又瘦,哪里有半點王族的氣質和模樣?別說榮華夫人事先已經交代過她們了,即使沒交代過,她們也不會認為此女就是展靈。
    眾賓妃們在笑,大臣們都傻眼了,面面相覷,不知該說什么。
    倒是唐寅問道:"不知各位夫人為何作笑?"其中那位年歲較大的賓妃說道:"本宮笑的是各位大人欺我等無知!"這話令眾人臉色同是一變,梁興急忙問道:"夫人此話怎講?""你們要立君王,就立好了,何必要找人來冒充展雄侯爺之后呢?讓在九泉之下的展雄侯爺也不得安寧。""啊?"那么沉穩老成的梁興聽完這話都忍不住臉色頓變,他語氣略有結巴地問道:"夫人的意思是……這個展靈小姐是假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