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79

  “沒錯!”中年賓妃正色說道:“當年我與先王去過展雄侯爺的府上,也見過展靈小姐,此女和展靈小姐沒有一點相識的地方。【】”
    聞言,展靈臉色更加蒼白,表情也更加無助,梁興以及滿朝的大臣們皆瞪大眼睛,流露出驚訝之色。
    若是別人說展靈是假,還可以反過來說是對方誣陷,別有用心,但先王的賓妃也說這個展靈是假的,那就不得不引起人們的懷疑了。
    愣了好一會,梁興總算是回過神來,他干笑著說道:“夫人,當年你見到展靈小姐的時候她應該還小,女大十八變,這么多年過去了,展靈小姐難免會和小時候不太一樣。另外,展靈小姐受奸人所害,流落在外,受盡苦難,所以……模樣上與當年也會有很大的不同。”
    他話音剛落,那名賓妃已接話道:“這我明白,但是,就算展靈小姐已長大成人,外貌也不會變的如此之大。如果梁相不相信本宮的話,可以展靈小姐的后頸,是否有塊楓葉狀的紅色胎記,若有,她是展靈小姐,若沒有,必是假冒。”
    胎記?展靈的后脖根上還有胎記,這是眾大臣們都不知道的,出于禮儀,人們沒有圍攏上前,不過目光已一齊看向展靈的后頸。展靈又驚又怕,忍不住連連后腿,小腦袋劇烈的搖動著,結結巴巴道:“你……你撒謊,你根本就沒有見過我,我的身上也沒有胎記……”
    未等她把話說完,另有一名賓妃說道:“展靈小姐后頸有葉形胎記的事我可以證實,當年先王閑暇時還特意和本宮說起過此事,并連稱可惜,先王說展靈小姐天真可愛,又聰穎過人,惟獨頸后有隱疾,是美中不足。先王很少主動夸贊別人,所以對這點本宮記得很清楚。”
    兩位賓妃證實也就罷了,另外那些賓妃也紛紛大點其頭,表示自己也聽說過這件事。
    所有的賓妃口徑一致,都說展靈頸后有胎記,這樣一來,就連梁興都不得不相信了。他眉頭擰成個疙瘩,舉目看向已退出好遠的展靈,什么話都未說,大步流星走到她的近前,先是伸手攬住她的肩膀,另只手用力拉扯她背面的脖領子,低頭一瞧,腦袋也隨之嗡了一聲。
    在展靈的后頸,哪里有半點胎記,光滑的連只痦子都沒有。
    呀!梁興倒吸口涼氣,身子僵硬住,整個人傻在原地。本以為自己找到了能繼承大統的風國儲君,結果卻是假冒的,自己還把她供在家里,又領到王宮,這已不是丟不丟人的問題了,深究起來,自己的責任可不小。
    梁興傻眼了,其他大臣們只看他這副樣子就知識這個展靈后頸肯定沒有胎記,是別人冒充的。原本支持梁興的大臣們都不再言語,子陽浩淳也躲出好遠,生怕自己受其牽連,也再不敢提立展靈為儲君之事。
    唐寅見狀,險些仰面大笑起來,他漫步走到梁興近前,滿面輕松,笑瞇瞇地問道:“梁相,你‘找到’的這個展靈究竟是真是假啊?既然已經查看過了,就和我們大家聲嘛!”
    梁興回神,同時也激靈靈打個冷戰,他先是唐寅,再瞧瞧那些賓妃,心中一動,暗道:難道是唐寅已經和眾賓妃們串通好了,硬誣蔑展靈是假?梁興為相多年,眼睫毛拔下一根都是空的,馬上感覺到事有蹊蹺。
    現在王宮被天淵軍牢牢把持著,可以說王宮里賓妃的生死都在唐寅的掌握之中,如果唐寅硬是迫她們就范,眾賓妃們也沒有辦法。
    想到這里,梁興突然明白了,難怪唐寅提議要進王宮由賓妃們確認展靈的真假,原來是早有安排,自己怎么就沒有早想到這一點呢?!
    梁興暗暗頓足捶胸,后悔不已,不過現在后悔也晚了,沒有真憑實據的情況下,他哪敢輕易指責是唐寅串通賓妃誣陷展靈是假,現在也只能啞巴吃黃連,把這口氣咽下去了。
    他深吸口氣,自己太了唐寅,或者說太了唐寅身邊的智囊。他搖了搖頭,對眾賓妃們拱手施禮,一躬到地,說道:“此女頸后并無胎記,看來確屬奸人假扮,老臣老眼昏花,遇人不淑,請各位夫人治老臣的罪吧!”
    “哼!”華榮夫人這時候冷冷哼了一聲,說道:“要治罪,也不能只治梁相一人的罪,滿朝的大臣統統有錯!只是一個黃毛丫頭就把諸位大臣騙倒,我大風的復興還能指望上各位大人嗎?”
    這句話可太重了。眾大臣們臉色同是一變,接著,不約而同地齊齊跪倒在地。
    唐寅則站在原地沒有動,現在他在考慮,到底要不要深究此事。
    此事若是追究起來,梁興難逃其咎,這也正是個名正言順將其扳倒的好機會,但事情麻煩在梁啟身上,梁啟可是二十萬三水軍的統帥,而且足智多謀,極善用兵,素有鬼才之稱,自己若是重懲了梁興,梁啟對自己還能象現在這樣忠心耿耿嗎?
    唐寅心里沒底,所以究竟要不要追究梁興的責任,他也有些舉棋不定。
    他還正在猶豫的時候,華榮夫人突然開口說道:“依本宮來看,梁相年歲已高,而丞相一位又事務繁重,梁相恐怕是難以再勝任了。”
    這話令眾人的身子皆為之一震。華榮夫人身為后宮賓妃,是無權參與朝政的,更無權左右朝中大臣的任免,只是現在沒有君王,而且梁興又有錯在身,她的話就顯得分量十足了。
    本來唐寅還猶豫不決,但聽完華榮夫人的話,他立刻皺起眉頭。此女的野心不止是要做國君夫人,現在都插手到朝政里了,若是現在縱容她,日后她還了得?
    未等旁人說話,唐寅重重咳了一聲,說道:“梁相雖然有錯,但錯不至免職,何況奸人狡猾,別說是梁相,就是滿朝的大臣們都差點被她所騙,難道夫人還能把滿朝的大臣們都免職嗎?”
    華榮夫人被唐寅說的一愣,沖著他連使眼色,暗示唐寅,自己現在是在幫他。
    唐寅明白她的意思,不過假裝沒看到,反而繼續說道:“后宮賓妃,無權議政,別說是夫人,就是王后也沒有這樣的權利,這是風國先祖定下的規矩,無人可以破壞。至于梁相是否勝任左相一職,朝堂之上,百官自會商議定奪。”
    聽完他的話,華榮夫人沒詞了,她本想趁這個機會除掉梁興,進一步討好唐寅,哪知道馬屁沒拍對地方,拍到馬腿上了,非但未得到唐寅的感激,還引來他一連串的指責。華榮夫人搞不懂唐寅在想什么,心里也有些氣悶,不過臉上可沒有絲毫表露出來。她點頭一笑,說道:“唐大人所言極是,這倒是本宮多嘴了。”
    這時,滿朝的大臣們也都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唐寅吃錯了什么藥,怎么突然幫起一向與他為敵的梁興說話了呢?如果剛才唐寅不出頭的話,梁興這個左相的位置十之就保不住了。
    就連梁興自己都被唐寅搞糊涂了,怔怔地看著唐寅,也不知道是該恨他還是該謝他。
    其實,唐寅除了梁啟這點顧慮之外,還有另外一點顧慮。若是搬到梁興,朝廷就剩舞虞一人獨大,權利太過于集中,易生隱患。而留下梁興,兩大派系還會繼續你爭我斗,自己也容易脫身于事外。
    對賓妃和大臣們流露出的茫然之色,唐寅感覺很滿意,他冷著臉,向外喝道:“來人!”
    隨著他的喊聲,從外面涌近來十多名侍衛,站到唐寅面前,紛紛插手施禮,問道:“大人有何吩咐?”
    “將這個膽大妄為的賊女抓近來!”
    “是!大人!”
    眾侍衛們可不管那么多,蜂擁而上,不由分說,托著展靈就向宮外走。
    “丞相……丞相救我……我是被冤枉的……”展靈最信任的就是梁興,當她被侍衛們拉出去的時候,淚眼汪汪地看著梁興,連聲呼救。
    梁興連頭都未敢抬,更未敢多看展靈一眼,現在他是自身難保,哪還敢為展靈去求情,她是真也罷、假也罷,自己都無法再插手此事了,現在,也只能怪她自己倒霉,老天瞎眼。
    侍衛們把展靈硬拖出大殿,叫聲也漸漸微弱下去,最終消失,唐寅環視眾人一眼,正色說道:“我會嚴查此事,搞清楚此女為何會對展雄侯爺府上的情況那么熟悉,又為何會有先王所賜的玉佩,三日內,給各位大人一個清清楚楚的交代。”
    “啊!”梁興等人從地上站起身,紛紛拱手說道:“那……此事就有勞唐大人了!”
    “各位大人客氣!”唐寅拱手回禮。
    唐寅沒有把展靈關在宮內,而是押解回自己的府上,交由暗箭進行審理。
    此女是真是假,連榮華夫人也很好奇,事后她也詢問那名中年賓妃,想知道展靈頸后是不是真有紅色的胎記。
    中年賓妃的答復也是摸棱兩可,她確實見過小時候的展靈,也確實覺得現在這個展靈和她所見的小展靈差別太大,至于展靈脖后有沒有胎記,她也記不太清楚了,給華榮夫人的答復是好象有,又好象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