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380

  程錦接到展靈之后,立刻安排手下人員進行刑訊問。【】
    下午的時候,唐寅親自前來,查看審問的結果。
    展靈被關押的地方是個半地上半地下的倉庫,面積很大,現在已被暗箭改為牢獄和動刑的地方了。里面關押的可不僅展靈一個,還有不少被俘虜的鵬軍將領,暗箭要從他們口中得到鐘天那邊的情報。
    當唐寅到時,暗箭人員已開始對展靈動刑。展靈被捆綁在一根鐵柱子上,身上的衣服都已被扒掉,赤身,干瘦的身軀也布滿血痕。
    見唐寅來了,以程錦為的暗箭人員紛紛停下手頭上的事情,齊齊上前,插手施禮,必恭必敬地說道:“大人!”
    “恩!”唐寅點下頭,舉目看了一眼已被打的半昏迷狀態的展靈,問道:“她都招供了嗎?”
    程錦搖搖頭,說道:“此女嘴硬的狠,咬定自己就是展靈,并非旁人冒充。”
    唐寅說道:“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采用什么樣的手段,總之,讓她承認自己是假冒的,但是人絕對不能死。”
    “大人放心,我已經讓人去準備刑具了。”程錦信心十足地說道:“即能讓她痛不欲生,又可保證她死不了。”
    “哦?”唐寅精神一振,他還真想程錦準備的到底是什么刑具。牢房里的環境極差,又陰又暗,飄蕩著腐臭的氣味,唐寅本打算看眼就走,但聽完程錦的話后,他找個小木凳子坐了下去,靜關其變。
    因為有唐寅在場,暗箭人員更賣力了,有人見展靈已被鞭打的昏死過去,立刻提過來一大桶冷水,當頭淋了下去,等展靈蘇醒過來后,又開始用鞭子狠狠抽打。展靈倒真如程錦所說,嘴巴硬得很,即使被打的渾身血口子,但就是一口咬定自己是展靈。
    暗箭人員可不管對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幼,一點沒客氣,鞭打不行,改而又動用烙鐵,隨著燒得通紅的烙鐵印在身上,展靈慘叫一聲,當場昏死過去。暗箭人員也累的滿頭大汗,不過并不停歇,取來冷水,將其澆醒,再次問。
    反復數次,展靈仍不承認自己是假冒,唐寅已頗感不耐,正打算起身離開,這時候,從外面跑進來兩名暗箭人員,到了程錦近前,將手中拿著的一只小布包遞上前去,說道:“將軍,東西已經準備好了!”
    這就是程錦所說的刑具?唐寅不解地挑起眉毛,當程錦打開查看的時候,唐寅也順勢瞥了一眼,里面裝著的不是什么利器,而是一根根豬的棕毛。看罷之后,唐寅險些笑出聲來,疑問道:“程錦,你就打算用這東西做刑具?”
    程錦急忙躬身說道:“大人可不要這些棕毛。用上這個,此賊女就算是鐵嘴,也能讓她開口!”說著話,他揮了下手,一名正在用刑的暗箭人員急忙跑了過來。程錦將豬鬃向他面前一遞,同時揚頭說道:“無須手軟,給我弄到她開口招認為止!”
    “屬下明白了!”那名暗箭人員接過豬鬃,面帶殘酷的冷笑,慢悠悠走到展靈近前,猛的一抓她的頭,質問道:“你到底是不是假冒展靈小姐?”
    “我……不是……”展靈這時已被折磨的神智不清,有氣無力。
    那名暗箭大漢陰笑著點點頭,不再問話,放開展靈的頭,從豬鬃中抽出一根,猛然伸手抓住展靈胸前象是還未育成熟的,然后將手中的豬鬃對準她上的細小奶孔,慢慢插了進去。
    這種痛楚,別說展靈年歲不大,即使是成年的婦女也受不了。
    只聽展靈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緊接著,腦袋一偏,昏死過去。
    “澆水!弄醒她!”
    嘩——隨著一桶水當頭澆下,展靈慢慢蘇醒過來,上的劇痛感讓她干瘦的身軀都直哆嗦。那名暗箭漢子再次問道:“你究竟是不是假冒展靈?”
    “不……不……”
    “讓你嘴硬!”暗箭漢子再次抓住她的,抽出豬鬃,順著她的又插進去。展靈也又一次出凄慘的叫聲,再次昏迷。如此反復數次,連唐寅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站起身形,對程錦交代道:“無論你怎么動刑,她不能死,一定要留活口!”
    程錦忙躬身說道:“屬下明白!大人!”
    唐寅回頭又瞄了展靈一眼,隨后走出牢房。
    出來之后,他仰面吸口新鮮空氣,正準備向大廳走,就見梁啟仰面走來。
    他淡然一笑,停住身形,等梁啟到了自己近前,問道:“梁啟將軍,有事嗎?”
    “大人!”梁啟看著唐寅,正色說道:“末將是來向大人道謝的!”說著話,他單膝跪地,抱拳施禮。
    唐寅反應多快,立刻明白了梁啟的意思。他定是為梁興之事來謝自己的。唐寅伸手把他攙扶起來,說道:“梁啟將軍何必客氣!”
    頓了一下,他幽幽說道:“當你投靠我時,我就說過,既入天淵軍,你我便是兄弟,不分彼此。你的父親就是我的父親,我與梁相雖然立場多有不同,不過關鍵時刻,我也絕不會坐看他受罰的。”
    他這番話令梁啟甚是感動,后者眼圈一紅,眼淚差點掉出來,他低著頭,嗓音沙啞地說道:“當初我投靠大人,只為保我梁家上下平安無事,今日我身為大人麾下之將,定隨大人鞍前馬后,縱死不棄!”
    看得出來,梁啟的話是自肺腑,唐寅聽后,心血也頓是一蕩。如果說他以前對梁啟多多少少還有些戒心,那么現在,他的戒心徹底打消了。他用力拍拍梁啟的肩膀,說道:“梁啟將軍真心對我,我也不會辜負梁啟將軍,日后你我二人,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聯手開創我大風的盛世!”
    “大人……”梁啟的心中又是激動又是熱血澎湃,說不出話來,只是又對著唐寅再次深施一禮。
    在朝堂之上,唐寅替梁興說話,雖然未讓梁興對他的印象改觀多少,但卻贏得了梁啟的心。
    梁啟與蕭慕青、彭浩初、子纓是日后風國的四大元帥,按軍來分,平原軍排在位,而按統帥來分,梁啟則是第一,可見其能力的過人之處,可以說他統帥的三水軍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是名副其實的長勝之軍,也為風帝國的偌大江山立下了汗馬功勞。
    唐寅和梁啟回到大堂,分賓主落座,交談時間不長,邱真從外面走了近來。
    他來到唐寅近前,說道:“大人,王宮那邊剛才來人,說是華榮夫人要見你。”
    “哦?”唐寅眼睛轉了轉,估計是華榮夫人要向自己邀功了。
    他點點頭,笑道:“好!我這就去。”
    邱真見唐寅答應的干脆,忍不住暗皺眉頭,嘴巴張了張,卻沒有說話。
    梁啟以為有自己在場,邱真不好開口,他急忙站起身形,對唐寅說道:“既然大人有事,末將就先回去了!”
    唐寅對自己人沒有那么多的客套,并不挽留,點頭笑道:“去吧!”
    “末將告辭!”梁啟拱手施禮,隨后快步而去。
    等他走后,唐寅看著邱真,含笑道:“有話就說嘛!”
    “大人和華榮夫人究竟是……”邱真還不知道唐寅已許諾日后要立華榮為國君夫人的事,對他二人之間的關系也很好奇,剛才有梁啟在,這話還真不好問出口。
    “只不過是相互利用罷了。”唐寅淡然說道。
    “哦!”邱真先是應了一聲,而后又充滿擔憂地提醒道:“大人,這個華榮夫人可不簡單,務必要小心對待啊!另外,大人現在還是外臣,與……先王賓妃不宜走的太近,能避則避,千萬不能落人口實啊!”
    邱真的話說的很委婉,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唐寅和宮內賓妃生關系,這要是傳出去,對唐寅乃至整個天淵軍都影響太壞,也會引朝臣和百姓們的眾怒,后果不堪設想。
    唐寅滿不在乎地一笑,擺手說道:“邱真,此事你無須擔心,我自有分寸。”
    “是!大人是聰明人,自然會明白什么可為,什么不可為,屬下多慮了。”邱真順著唐寅的話轉彎抹角的勸道。
    “呵呵!”唐寅輕笑一聲,未再多話。
    他沒有帶多余的侍衛,也未乘馬車,只帶上官兄弟二人,騎馬前往王宮。
    剛才邱真勸言的時候,唐寅不以為然,但過后仔細想想,覺得邱真說的也對,不管自己和華榮夫人有什么樣的約定,但該避諱的地方還是應該注意一些。在去往王宮的路上,唐寅特意繞了一個彎路,轉到王宮的后身,從北面的后門進入。
    王宮,華榮夫人寢宮。
    唐寅到時,華榮夫人剛剛洗過澡,穿著寬松的便裝,身上少了胭脂粉黛的幽香,倒多了幾分她自身迷人的體香。
    就連唐寅都不得不承認,華榮夫人對男人很有一套,她很清楚用什么樣的方法能勾起男人的興趣和。論長相,她不如范敏,論媚相,她更不如舞媚,但是范敏和舞媚捆在一起卻沒有她一個人有魅力,那種成熟、高貴又媚艷,能讓男人為之燃燒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