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81

  華榮夫人笑盈盈走到唐寅近前,說道:“唐大人對今天朝堂上的結果很滿意吧?”
    唐寅對上她的目光,含笑點頭,說道:“這多虧有夫人幫忙。”
    “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千依,袁千依。”華榮夫人動作幽雅又雍懶地坐到躺椅上。
    袁千依!唐寅點點頭,笑道:“我記下了。”
    “有一件事情我想不明白,梁興處處與大人作對,今日在朝堂上完全可借展靈一事重重罰他,大人為何要攔阻我?”袁千依好奇地看著唐寅,問道。
    唐寅聳聳肩,淡然說道:“有些人固然可惡,但他還是有存在的價值。”
    袁千依對他的話似懂非懂,不過見他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意思,她也聰明的未再多問。
    她輕笑著說道:“展靈是假,大人稱王已無阻力,不知大人準備何時登頂王位?”其實袁千依想知道的是自己什么時候能成為國君夫人,只是她也明白,以唐寅桀驁不遜的性格,自己若是追問的緊了,他對自己定會生出厭惡之意,所以她拐彎抹角的問唐寅什么時候稱王。
    唐寅想了想,幽幽說道:“取下鐘天級之時,就是我稱王之日。”
    袁千依眼珠轉了轉,別有深意地問道:“難道大人不怕夜長夢多嗎?”
    “哈哈!”唐寅仰面而笑,說道:“要取鐘天性命,最多三個月而已。”
    袁千依看著唐寅,久久無語。目前鐘天龜縮在宛城,雖與鹽城近在咫尺,但宛城的城防也十分堅固,而且還有善于箭射的寧軍在其中,唐寅麾下大軍雖眾,但想強行攻下宛城,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不知道唐寅的信心是從哪來的。
    未在就此事與他爭論,袁千依話鋒一轉,切入正題,說道:“大人,有件事我必須的提醒你!”說著話,她向唐寅招招手,讓他到自己的近前。
    唐寅不解地挑起眉毛,走到躺椅近前,看著半臥在上面的袁千依,問道:“什么事?”
    袁千依伸手拉著唐寅的衣袖,讓他坐到自己的旁邊,如蔥的玉指在唐寅胸前緩緩劃動,輕聲說道:“大人絕不能讓展靈一事泄露出去,不然的話……”她沒有把話說完,但臉上已露出驚恐之色。
    唐寅自然明白展靈的事情若是外露對自己的影響會有多大,他抓住袁千依在自己胸前游動的小手,冷笑著說道:“只要問完展靈的口供,我就會把她處死,到時死無對證,此事到此也就告一終結。”
    “那還不夠!”袁千依坐起身,從唐寅的身后將他摟住,胸前豐滿又堅挺的也在他的背上蹭來蹭去,同時在他耳邊柔聲說道:“那些賓妃們都清楚事情的原委,雖然她們答應我不會外泄,但萬一哪天說漏嘴了怎么辦?亦或是日后用此事要挾大人,豈不麻煩?”
    “哦?”這倒是唐寅還沒想到的。是啊,此事泄露出去,自己會完蛋,賓妃們也會完蛋,她們當然不會刻意去宣揚,但如果真象袁千依所說,萬漏嘴怎么辦?他側過頭來,看著袁千依精美細致的臉龐,手臂一揮,將她從自己的背后拉到身前,低頭著她粉嫩的脖頸,囫圇不清地問道:“那你的意思是……”
    被他吻過的地方仿佛都著起火來似的,袁千依邊喘息邊斷斷續續地說道:“只有死人最能守密……只有死人最能讓人放心……”
    “你是讓我殺掉她們?”
    “大人也必須得這么做……日后大人稱王……眾賓妃們留在王宮已不合適……大人可以此為借口……把她們送到外地的行宮……路上會有匪寇見財生惡……殺人劫貨……”
    聽完她嬌喘連連的話,臉已埋進她胸前的唐寅抬起頭來,直視袁千依的眼睛,幽幽說道:“難怪有人說天下最毒女人心,你真是比我還狠啊!”
    袁千依激靈靈打個冷戰,頭腦也頓是一清,沒等她開口解釋,面無表情的唐寅突然又咧嘴笑了,悠然說道:“看來納你為夫人,不僅讓我得到一個漂亮的女人,還得到了一個聰明又機敏的智囊!”
    唐寅喜歡聰明的女人,何況這個聰明的女人同時還兼備著容貌、身材和氣質。
    他摸向她的腰間,順勢將她的裙帶解開,看到衣下粉紅色的肚兜和白色的短褲,唐寅的欲火升起,可正在這時,袁千依突然用力推了推他,同時向窗外望了望,說道:“現在已經不早了,天也馬上要黑了,你必須得回去。”
    唐寅已是箭在弦上,這時候要他回去,比他的命還難受。唐寅皺起眉頭,凝聲問道:“天黑了又能如何?”
    “萬一讓別人看到……”
    “哪有那些的萬一?!”唐寅滿不在乎地說道,他剛要去拉袁千依的肚兜,忽聽寢宮門外有宮女說道:“夫人,錦繡夫人派來侍女,請夫人前去一聚!”
    這句話,象是一盆冷水,將唐寅體內的熱情澆滅的干干凈凈。他輕嘆口氣,低頭看著身下美艷的袁千依,苦笑著搖頭。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刻意為之,每次都是袁千依主動投懷送抱,勾得他欲火焚身,但一到關鍵時刻,總是會被打斷。
    說起來也有意思,袁千依看似輕浮放蕩,可是和她接觸過這么多次,自己與她的關系依舊清清白白,沒有跨越那道底線。他無奈地挺身站起,聳肩說道:“既然有賓妃找你,我就先回去了!”
    袁千依流露出一副戀戀不舍又楚楚動人的模樣,幽聲問道:“今日妾身不能伏侍大人,那明天……你還會再來嗎?”
    唐寅可不想再受這樣的折磨,正要搖頭,可她那副我見優伶的神態,唐寅的心又忍不住為之一蕩,說道:“如果你希望我來的話。”
    “當然。”袁千依想也沒想,立刻脫口說道。說完話,似乎意識到自己的回答實在太急迫了,玉面緋紅,不好意思地垂下頭去。
    她這種小女人的姿態是唐寅沒見過的,他深深看了袁千依一眼,不敢再逗留下去,邊向外走邊揮手說道:“明天見。”
    唐寅離開了袁千依的寢宮,并沒有馬上出宮,他信步向宮外走的時候心里也充滿不解,女人所具備的東西,袁千依基本都具備了,美麗、聰明又富有心機,甚至能把男人玩弄在股掌之中,這樣的女人恐怕沒有哪個男人會不喜歡。
    而奇怪的是,根據邱真的調查袁千依當初并不得展華的寵愛,這就實在太難以理解了,如果不是展華有問題,那就是袁千依做過什么令展華心生厭惡的事。
    越想唐寅心中越好奇,當他快走到王宮后門的時候,突然改變了主意,調轉方向,向另一名賓妃的寢宮走去。
    這名賓妃是展華的一個美人,年歲并不大,只二十出頭,當她聽宮女來報唐寅求見時,她嚇了一跳。現在天色已到傍晚,唐寅突然來見自己要干什么?難道……這名賓妃轉念一想,又笑了,立刻濃裝艷抹一番,從里屋走了出來。
    唐寅雖然并非王公國戚,但他手持風國兵權,掌控大局,而且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日后他十之就是風國的新君王,展華的賓妃們自然也想和他搭上關系,若能得到他的寵愛,自己還能榮華富貴一生,何況,唐寅與展華、鐘天比起來也更年輕、更英俊,對女人也更有吸引力。
    “唐大人這么晚入宮,有事嗎?”
    那賓妃出來之后,熱情地走到唐寅近前,臉上帶著淺笑,用眼角的媚光看著他。
    袁千依平時也是上濃妝,但卻濃而不艷,更顯高貴典雅,而這個賓妃的濃妝卻讓唐寅有退避三舍的感覺。他強打精神,微微一笑,拱手施禮,說道:“下官見過夫人!”
    “唐大人不用多禮嘛!”
    “下官次此前來,是有一事不明,還望夫人如實相告。”唐寅懶著和她廢話,直切主題。
    聽了這話,那名賓妃臉上的笑容僵住,難掩失望之色,興趣缺缺地問道:“不知唐大人所問何事?”
    唐寅凝思了三秒鐘,眼珠突然轉了轉,突然開口問道:“華榮夫人當真是先王的賓妃嗎?”
    萬萬沒想到唐寅會問這個問題,毫無準備之下,那名賓妃臉色頓是大變,整個人愣在原地,膛目結舌,久久說不出話來。
    其實唐寅對袁千依的身份并不懷疑,只是對展華不寵愛她感覺不解,話也是信口問出來的。只是面前這名賓妃的反應頗出唐寅的意料,看她那副吃驚的樣子,好象有什么驚天的秘密被人知道了似的。
    難道,袁千依并非展華的賓妃,而是鐘天的妃子?但這也不對啊!邱真調查的結果明明是說袁千依不得展華的寵愛,這其中到底有什么問題?
    這時候,那賓妃終于是反應過來,連連搖頭,急聲說道:“唐大人怎么突然這么問?華榮夫人當然……當然是先王的賓妃之一啊!”
    唐寅的眼睛可是不揉沙子,如果真如她所說,那自己剛才問的時候她又為何表現的那么驚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