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83

  這就是近臣的威力。【】往往近臣的一句話,就能改變主子的想法,從而又改變一個人的命運或者一件事的結果。
    本來唐寅對袁千依已心生芥蒂,但聽完宗元的話,他倒是改變了主意,覺得宗元所言也有一定的道理。
    他點點頭,對邱真說道:"不管怎么樣,華榮夫人的身份還是要查清楚的,此事盡早出結果。""是!"邱真拱手領令。
    他們的談話剛告一段落,門外有人敲門,"大人程將軍求見!""請他近來!"唐寅隨口應了一句。
    房門打開,程錦從門外大步流星走了近來,來到唐寅面前,單膝跪地,拱手施禮,說道:"大人,展靈一案,已有結果!"說話之間,他將手中拿的一份文書恭恭敬敬遞了過去。
    唐寅大喜,伸手接過來,展開一瞧,好嘛,上面密壓壓的都是字,落款還有簽名和畫押的指印。
    他低下頭仔細瞧看,上面是冒充展靈之人的招供。
    因為展靈是展雄和丫鬟所生,在府內并不得待見,甚至身份都不如普通的丫鬟,展雄的正室夫人以及小妾們都將她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在展靈五歲的時候,展雄的夫人買通數名匪徒,將展靈綁到城外,打算秘密殺害,但匪徒們念她年幼,心慈手軟,未下毒手,將其綁到嶺南郡一個偏僻山村,賣給一家農戶。而冒充展靈的女子就是這家農戶的孩子,名叫許代曼。
    由于這家農戶的老夫妻對展靈很是喜愛,視為己出,展靈又不敢再回都城的家,也就在這里安心住下。她和許代曼年紀相仿,又性情相近,情同姐妹,從小到大都是形影不離。平時,展靈沒少對許代曼講述展雄府上的事,許代曼也十分愿意聽,正因為這樣,后者才對展雄府上的情況了如指掌。
    后來鐘天弒君篡位,對展姓一族大開殺戒,業已長大成人的展靈更不敢回都城,在小村莊里埋名隱姓,生活雖然艱苦,但也自由自在,十分安逸。再后來,唐寅統帥天淵軍入都,打跑鐘天,并大肆張貼告示,尋找王族后裔。
    這時候,許代曼便向展靈提出入都,即便不做國君,也能享受榮華富貴,何況當初謀害展靈的那些人都已經被鐘天斬盡殺絕,不必擔心還有誰會害她了。
    本來展靈想在村中一直生活下去,對王族權貴的生活是打心眼里厭煩,但是架不住許代曼的連番相勸,最后只好點頭同意了。因為撫養展靈的老夫妻年事已高,不能長途跋涉的跟去都城,便由許代曼陪著展靈前往。
    路程過半的時候,許代曼心生歹意,她覺得到了都城之后,展靈搖身一變就是風國王族唯一的后裔,而自己什么都不是,憑什么與自己一同長大的展靈就能成為天之嬌女,而自己卻只是個普通又平凡的民女?
    當行到荒野處時,許代曼趁展靈不備,以石頭重擊其頭部,將她砸死,并將尸體棄于荒野,又取了展靈身上所帶的玉佩,假借展靈之名,入都揭榜,自稱是展雄之女展靈。
    這就是事情的起因、經過和結果。
    將這份供書前前后后仔細看過一遍,唐寅忍不住仰面大笑,搖頭說道:"即便是編謊,都編不了如此完美。"說著話,他將供書向下一扔,對邱真、張哲、宗元三人說道:"你們看!"等邱真等人認真觀看供書的時候,唐寅又對程錦說道:"程錦,將此供書抄寫數份,給朝中的大臣們每人一份,另外,再張貼出告示,將此賊女的所做所為告之天下百姓。""是!大人!"程錦應了一聲,說道:"大人,此女可惡至極,以其罪責,應滿門抄斬!""哦……"唐寅沉吟片刻,搖頭說道:"其父母對養育展靈小姐一事有功,死罪可免,不賞不罰也就是了。""是!"程錦又答應一聲,問道:"那對賊女的處罰是……""明日午時,腰斬!""明白了。"程錦起身,領令而去。這時候,邱真等人業已把供書看完,三人皆是搖頭唏噓,感嘆道:"展靈小姐未死于展雄妻妾的手里,也未死在鐘天手上,卻死在區區一民間惡女手中,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宗元說道:"大人應派專人去尋找、收斂展靈小姐的尸骸,加以后葬,以示大人的寬厚仁慈之心。""有理!"唐寅打個指響,揚頭說道:"宗元先生,此事你去安排。""是!"展靈一案,至此畫上一個句號,但凡是看過這份供書的人,無論是平民百姓,還是王公大臣,無不氣憤填膺,大罵賊女可惡,對害死展靈的許代曼恨之入骨。
    按照唐寅的指令,翌日,正午,許代曼被押解到法場處以極刑,行刑之時,前來圍觀的百姓人山人海,從人們看到許代曼那一刻,罵聲就未間斷過,百姓們群情激憤,有對許代曼扔菜葉吐口水的,更有扔石塊的,連押解許代曼的士卒都難以靠前,躲出遠遠的,用繩子拖著她走。
    沒等行刑,許代曼就已被打個半死。
    展靈之案是完了,但后世對其討論卻從未停止過,這也成為了風國之末、風帝國之初的第一樁懸案。
    后世有人認為展靈是被屈打成招,供詞即便不是唐寅偽造的也是展靈受不了酷刑胡亂編的,也有人認為以展靈當時的年歲,不可能編出如此完善的謊話,確屬旁人假冒。
    別說是后世的那些史學家們,即便是幕后手的唐寅也沒有徹底弄清楚這個展靈究竟是真是假,總之有供詞,又可以服眾,也就可以了,至于細查展靈的真假,他沒有那個時間,也不會去干那樣的蠢事。
    展靈一案看似很小,但卻影響深遠,如果展靈未被認定是假冒,那繼承風國正統的人很可能就是她,那么,也就沒有了日后的風帝國。
    此事過后,唐寅在鹽城的地位無形中也得到進一步的鞏固,因為辦案有功,他在百姓中的聲望也得到大幅提升,至少人們再談到唐寅的名字時,都會面露敬意,高挑大拇指,稱贊一聲不錯。
    接下來,天淵軍南下之勢已如弦上之箭。即便是朝廷上的大臣們不急,百姓的呼聲也越來越高,人們都希望風軍能盡快鏟除國賊,驅逐強虜,結束目前這種國家分裂的局面。
    唐寅順應民意,調集大軍,準備南下進攻宛城。
    天淵軍的將領結構并無變化,雖然朝堂之上有一大群無事可做的將軍,但唐寅一概未用。朝廷上的將軍,要么是中將軍要么就是上將軍,真加入到天淵軍里,在戰場上唐寅是聽他們的還是他們要聽唐寅的?唐寅也不希望自己手中的兵權旁落。
    臨出征前,梁啟給唐寅出了一個計策,無解之計。
    他讓唐寅在統帥大軍進攻宛城的時候,再悄悄分出兩波兵馬,去進攻封城,則在沿途設伏。
    封城位于宛城的南部,可以說是宛城去往南方的必經之路,一旦封城被己方所占,宛城就成了孤城,鐘天連條逃亡之路都找不到,所以一旦聽說封城被攻,鐘天必須得分兵增援,到時己方埋伏在沿途的伏兵就能揮出作用了。
    之所以說這是一條無解之計,就是無論鐘天能不能看透己方的意圖,能不能查出沿途有伏,只要封城遇襲,他若不想困死在宛城,必須得去求援,哪怕增援之路上有刀山火海,他也得硬著頭皮派出援兵。
    此計就是一條無法破解的計策。
    唐寅聽后,哈哈大笑,連贊高明,就連邱真等謀士們也都大點其頭,認為梁啟之計可行。唐寅聽從梁啟的意見,派子纓為的天鷹軍前去進攻封城,隨即又派出吳廣、戰虎二人統帥五萬直屬軍,于宛城和封城的中央路段設伏。而他自己則統帥大軍,從正面近宛城。
    除去駐守潼門的二十萬大軍不算,目前天淵軍在鹽城的兵力有六十萬,唐寅未敢把全部兵力都帶走,留下十萬人鎮守都城,負責這十萬人的統帥是他十分信任又頗有能力的白勇。
    唐寅親自出征的當天,風國的文武百官齊來送行,人們自然都是齊唱贊歌,希望唐寅能統帥大軍作戰順利,一舉殲滅國賊,凱旋而歸等等諸如此類的話。唐寅心里明白,真正希望自己活著回來的官員大臣沒有幾個,他們巴不得自己早點死在兩軍陣前呢!
    前來送行的大臣雖多,但多不過前來的百姓們。
    百姓才是真正打心眼里希望風軍能取勝的人,人們站在街道兩旁,默默無語地跟著唐寅的隊伍向城外走。即使出了城,唐寅與等在城外的己方大軍匯合一處,百姓們仍沒有離開的意思,舉目望去,鹽城南門外人山人海,鋪天蓋地,數之不盡。
    唐寅勒住戰馬,回頭望望跟在己方大軍后面的百姓們,他拱手說道:"大家都回去吧!不要再送了!""祝大人早日凱旋!"百姓中終于有人出大喊。
    其余的百姓們也都紛紛喊道:"祝大人早日凱旋??"唐寅心血一漾,大聲說道:"我軍威武,此去宛城,定能取下鐘天級,一雪國恥!""風軍威武!風軍威武!風軍威武??"百姓們齊聲吶喊,聲浪直沖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