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384

  唐寅率眾出了鹽城,還沒走出多遠,忽聽身后馬蹄聲陣陣,回頭望去,見鹽城方向飛快奔來兩名騎士,由于距離太遠,唐寅也看不真切,只看出是兩名身穿鋼盔鋼甲的將領。【】
    他暗暗皺眉,自己并沒有下令征調朝廷的將軍,這兩人是誰?
    等二騎跑到近前他才看清楚,這兩位確實是將軍沒錯,但都是女將,舞媚和舞英兩姐妹。
    沒想到她倆會來,唐寅了勒住戰馬,等二女到了近前之后,他疑聲問道:"你們怎么來了?"舞媚搶先開口說道:"當然是跟你去打仗了。"唐寅笑了,說道:"胡鬧!打仗不是兒戲,快回去。"在他的觀念里,女人并不適合打仗,隨軍出征,拖累多于貢獻,不如留守后方。
    舞媚聞言撇撇嘴,不滿地說道:"什么胡鬧?!你別忘了,當初還是我將你收入軍中的。"又翻舊帳了!唐寅頭痛地敲敲腦袋,疑問道:"舞相可知道你二人要隨我出征?"舞英正想搖頭,舞眉急忙說道:"當然!我和小英已經向父親說過了,父親也同意了。""哦!"同意才怪呢!唐寅一本正經地點點頭,側頭喝道:"程錦!""屬下在!"唐寅身后的程錦立刻催馬上前。
    唐寅說道:"派名兄弟回城去相府問問舞相,是否知道舞媚小姐和舞英小姐要隨軍出征這件事。""是!大人!"程錦看出唐寅是在嚇唬舞媚,他嘴角挑動一下,裝模作樣的側頭叫來一名暗箭兄弟,讓他回城去問問。
    還沒等那人離開,舞媚已急急把他叫住。唐寅心中暗笑,臉上卻是不解地挑起眉毛,貌似茫然地看著她。
    舞媚不好意思地瞧瞧周圍眾人,策馬來到唐寅身旁,小手抓著他的衣袖,低聲嘟囔道:"好了,父親大人是不知道這件事的,你就心心好,不要派人去問了嘛!"果然。唐寅輕嘆口氣,看著舞媚的眼神是即帶著無奈又帶著寵愛。
    在舞媚和舞英可憐巴巴的注視下,唐寅心思了一會,最終還是妥協了,他點點頭,又搖搖頭,對舞媚和舞英二人說道:"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太好了!"舞媚和舞英皆露出燦爛的笑臉。
    十萬天鷹軍繞過宛城,去進攻封城,吳廣和戰虎統帥五萬的直屬軍在宛城和封城之間設伏,唐寅則率領余下的三十五萬天淵軍直宛城。
    鐘天退居宛城之后剛過幾天舒坦日子,聽手下人來報,唐寅親率大軍又打來了,他在行宮里氣的跳腳大罵唐寅不是東西,要把自己活活死。
    他手下的文官武將們倒是不急,現在他們雖然只有不到三萬的兵馬,但宛城的城防很堅固,還有十多萬的寧軍駐守城內,唐寅想攻下宛城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單單是寧軍居高臨下的箭陣就不是天淵軍能承受得了的。
    有文官向鐘天進言,現在應馬上召見戰無雙和戰無敵,要他倆先把寧軍派到城頭駐防。鐘天聽后連道有理,當即派人去找戰家兩兄弟。
    他剛剛把人派出去,還未走出行宮,戰無雙和戰無敵二人都是先來了。
    兩人見到鐘天之后,只是拱手施了一禮,然后挺直身軀,環視周圍的文臣武將們,最后,兩人的目光落到鐘天身上。
    戰無雙開口問道:"想必君上已經聽說唐寅指揮大軍南下近宛城的事了吧?!""是、是、是!"鐘天連連點頭,說道:"我正想要為此事去找兩位將軍,兩位將軍現在應趕快把麾下將士調派到城頭上,以抵御隨時可能會兵臨城下的天淵軍……"沒等他把話說完,戰無雙已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來不及了!君上,你只知道天淵軍正近宛城,可知道天淵軍另有一隊兵馬已去進攻封城?""啊?"這話令鐘天以及麾下的臣子們皆大吃一驚。唐寅竟然會兵分兩路,進攻宛城,進攻封城,這真是出人意料。
    鐘天只愣了片刻,隨即笑了,他搓著手說道:"唐寅把兵力分散,這是好事啊,如此一來,他無法集中全力進攻我們宛城,我們堅守成功的希望將大增啊!"戰無雙聞言差點氣吐血,這時候他手邊就是沒有地圖,如果有地圖的話一定塞到鐘天的眼皮子底下,讓他看個清楚,封城對宛城有多重要。他深吸了幾口氣,將心中的憤悶強壓下去,正色說道:"君上,我們只守住個宛城又有何用?封城是我們撤退的唯一通道,一旦封城失守,宛城就成孤城,即無增援,又無依仗,只靠目前這十余萬人,君上認為我們能堅守多久?一個月、兩個月?還是一年、兩年?"經過戰無雙一連串的質問,鐘天沒詞了,他看向自己的那些文臣武將們,問道:"各位愛卿,你們說呢?"眾人相互,紛紛向前進步,拱手施禮道:"大王,無雙將軍所言有理,大王要早做安排啊!"鐘天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轉目又看向戰無雙,問道:"無雙將軍,那依你之見,我們當如何應對?分兵去增援封城?"戰無雙搖搖頭,說道:"據探報回傳,天淵軍前去進攻封城的兵力不少,足有十萬之眾,我方若是分兵去增援,分出多少合適?分兵太多,宛城不保,分兵太少,又等于是去以卵擊石,依我之見,現在只能放棄宛城,全體南撤!""又要撤!"鐘天聽完,五官都快縮到一起,現在已經丟掉大半的河山,風國上下十五郡,他只占四郡,另外的十一郡都落到天淵軍的手里,現在還要撤退,這得撤到什么時候是頭啊?
    戰無雙能理解鐘天的心情,他無奈地嘆口氣,說道:"君上,這也是不得以而為之!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還望君上早做定奪,不要再耽擱時間了。"唉!鐘天仰面長嘆,忍不住又看向自己麾下的大臣們。他是真的不想再退了,他明白,這一撤再難有回來的可能,自己的君王之夢也算是徹底到頭了。這時候他多希望有人能站出來,為他出條既不撤走又能退敵的良策。
    可是滿朝的大臣們見到鐘天投來詢問的目光,紛紛低下頭去,連大氣都不敢喘。
    往事歷歷在目,李齊、許輝、葉誠、魏軒等將如何,都被鐘天留守鹽城,最后僅僅逃回李齊一人,其余眾將都戰死于沙場,即便是九死一生逃回來的李齊也被落得好下場,被鐘天以作戰不利、臨陣脫逃的罪名處斬了,現在眾人都怕鐘天點到自己的名字,讓自己留守宛城。
    危難之時,竟無一人挺身而出,也無一人能獻出良策,鐘天心涼半截,身子向后一靠,癱坐在王椅上,幽幽說道:"就……依無雙將軍之見,我方撤離宛城,前去封城!""君上明見!"戰無雙和戰無敵雙雙插手施禮,接著說道:"末將先回去準備了。"說完話,兩兄弟也不等鐘天還有沒有什么要交代的,轉身形,大步流星走出大殿。
    現在戰家兩兄弟已對鐘天失望透頂,站在鐘天這邊,對陣唐寅,根本看不到取勝的希望,兩兄弟也打定了主意,不管怎么樣,就是不再與天淵軍展開正面交鋒,保存己方兵力,實在不行,就干脆撤出風國,南下去莫國。
    鐘天采納戰無雙的提議,繼續把他的朝廷向南遷移,退出宛城,向封城方向進。
    戰無雙和戰無敵查到天淵軍分出兵力去進攻封城了,但卻沒查到天淵軍在宛城和封城之間還埋伏有一支伏兵。
    現在,寧軍的兵力有十二萬左右,鐘天手下的兵力將近三萬,兩方加到一起勉強能達到十五萬人,不過鐘天這邊的隨軍家屬很多,他自己光是妻妾就有數十號之多,下面大臣的家眷也是少者數十,多者數百,另外依附鐘天的富貴也不在少數,現在鐘天南撤,他們只能拖家帶口地跟著,舉目望去,鐘天這支隊伍的規模極大,人挨人,人擠人,中間還夾雜著馬車、貨車,冷眼還以為有數十萬之眾呢,而實際上其中攙雜有太多的老弱婦孺。
    戰無雙和戰無敵擔心天淵軍先己方一步攻占封城,兩人對行軍的度一催再催,可是受鐘天拖累,寧軍想快也快不起來。別說那些家眷們行進緩慢,即便是鐘天等人攜帶的輜重就是個大累贅,鐘天積攢的那一箱箱黃金、白銀、珠寶現在都已成了巨大的負擔。
    宛城到封城,只不到兩天的路程,而鐘天一行人走了兩天,路程才堪堪過半。
    看到這么一大隊敵兵,在半路設伏的吳廣和戰虎也嚇了一跳。
    接到探子回報后,二人沒悄悄出了埋伏地點,趴伏在一處較高的山包上,舉目觀望,只見行在官道上的這支敵兵,只能用人山人海、無邊無沿來形容,能看得到隊伍的開頭,卻看不到隊伍的尾端,軍中打的旗幟也混亂,即有寧旗,又有鵬旗,裝栽輜重的車子一輛接著一輛。
    看罷之后,吳廣和戰虎同皺起眉頭,后者低聲嘟囔道:"對方派了多少援軍?感覺象有數十萬之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