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390

  朱諾的佩劍在刺出去的瞬間已被他靈化,那鵬將毫無防備,當他意識到不好時再想閃躲已然來不及了。
    撲!這一劍正中鵬將的左肋下,后者慘叫一聲,仰面摔下戰馬,朱諾撥轉馬頭,快沖回,路過鵬將身邊的時候,手起槍落,一擊刺透他的胸膛。
    一個回合還沒過,朱諾就挑死一員鵬將,天鷹軍士氣大震,戰鼓敲的如爆豆一般,士卒們齊齊揮臂吶喊,吼聲一浪壓過一浪。
    反觀對面,鐘天傻眼了,他手下的將領們也傻眼了,就連寧軍都是面露呆相,看著戰場上立馬橫槍的朱諾默默無語。
    “鐘天老賊,再不下馬束手就擒,這就是你的下場!”
    朱諾的靈槍上還掛著鵬將的尸體,拖著他在兩軍陣前來回走動。
    鐘天回過神來,臉色也隨之大變,他看向身后眾將,問道:“誰再去戰下此人?”
    聽到他的問話,鵬將們下意識地縮縮脖子,相互,不約而同地垂下頭來,默默無語,無一人應答。
    唉!鐘天見狀,忍不住心中暗嘆,將到用時方恨少。對方只是一名子纓麾下的戰將,名不見經傳,竟然把己方這么多的將領都震懾住了,無人敢出陣迎戰,真是可悲可嘆啊。
    想著,他又看向自己左右的那幾名貼身侍衛。
    他的貼身侍衛并不多,只有三人而已,但這三人可都不簡單,其修為和靈武稱得上是出類拔萃,而且三人皆出身于靈武盛地神池。三人沒有名字,只有代號,別說叫火焰劍、冰魄劍、追風劍。
    其實他們本是四人,還有一人叫穿云劍,只是此人沒有隨鐘天去宛城,而是留在鹽城,天淵軍大舉攻城的時候他也有參與城防,還和唐寅拼了個兩敗俱傷,最后他不治身亡,唐寅則僥幸保住了性命。
    現在鐘天已指望不上手下的將領們,只能向這三位出身于神池的貼身侍衛求助。對這三人,鐘天的態度還是十分客氣的,他放柔語氣,說道:“三位壯士,敵將甚是厲害,我軍難以匹敵,不知三位能不能協助我軍,出陣一戰?”
    這三人的靈武都不在唐寅之下,朱諾在他們眼里也根本不算什么,只是三人皆無出戰的意思。火焰劍和冰魄劍沒有說話,追風劍面無表情地拱起手來,說道:“君上,我們的職責只是保護你的安全,至于上陣殺敵,并不在我等職責之內。”說完話,他嘴巴閉上,再沒有多說半句的意思。
    鐘天老臉頓是一紅,既氣惱又無可奈何。憑心而論,他也很討厭這些從神池花費重金請來的靈武高手,一各個即目中無人又桀驁不遜,只是他現在還真離不開他們,有他們在自己身邊,自己的安全確實能得到保障。
    追風劍的回絕讓鐘天不知該怎么辦才好,正在這時,寧軍之中突然有人怒吼一聲,緊接著,從人群里飛快地沖出一騎。鐘天急忙舉目看去,看清楚殺出來的這名大將,他提到嗓子眼的心總算是放了下去。
    這位不是旁人,正是寧軍的統帥之一,戰無敵。
    戰無敵拍馬沖到兩軍陣前,與朱諾打個照面,只看了一眼,他冷哼一聲,喝道:“鼠輩休要猖狂,接我一刀!”說話之間,他手中的紫電幽光刀立劈華山的向朱諾頭頂砍去。
    對方殺出來的這員武將雖然威武雄壯,但朱諾也不害怕,不慌不忙的舉槍招架。
    他不認識戰無敵,但后面觀戰的子纓認識,見戰無敵出戰,子櫻暗叫不好,可是此時再鳴金把朱諾叫回來,已經來不及了。
    當啷啷!
    戰無敵這一刀結結實實劈砍在朱諾的槍桿上,后者感覺自己不象是架住一把刀,更象是擋住一座倒塌的大山,兩只臂膀被震的麻成一團,虎口疼痛難忍,就連手腕處的靈鎧都被震出裂痕,跨下的戰馬受其壓力,四蹄連連倒退。
    這還是戰無敵與戰虎交戰太久,消耗不少的靈氣,若是在全盛狀態之下,他這一刀的力道得把朱諾震下戰馬。
    好厲害!朱諾心中暗叫,可還沒等他收槍回招,戰無敵已先一步收回靈刀,反手一揮,又橫掃朱諾的脖頸。
    這刀依然奇快無比,紫色的刀身劃過,在空中閃出一道紫電,當真是刀如其名。
    朱諾此時哪里還敢大意,也不敢再硬接對方的鋒芒,千鈞一之際,他身子向后一仰,使出個鐵板橋,整個上身都快躺到馬背上。
    唰!
    紫電幽光刀的刀鋒幾乎是貼著朱諾的鼻尖掠過,形勢之險,把五大三粗的朱諾也嚇出一身的冷汗。
    他躺下去的身軀才剛剛挺起,戰無敵的第三刀又到了。這一次不是劈砍,而是前刺。這一刺要比劈砍更快,當朱諾看到對方的殺招時,刀尖距離他的胸口只剩下一尺的距離。
    哎呀!朱諾暗叫不好,來不及細想,完全是本能反應的側身形閃躲。
    撲哧!
    戰無敵這刀沒有刺中朱諾的胸口,卻挑中他的左肋,隨著破甲聲,朱諾左肋下的靈鎧被刺開一條三寸長的口子,刀鋒已沒入其中兩寸有余。
    “啊——”
    朱諾痛叫一聲,咬著牙向后退讓,使對方的靈刀抽出自己體內,接著,他使出渾身的靈氣,施展出靈武技能,追魂刺。
    由于二人的修為相差懸殊,他的追魂刺在戰無敵看來根本不構成威脅。后者冷笑著揮動紫電幽光刀,靈亂•風呼嘯而出。
    朱諾釋放的靈刺沒有傷到戰無敵分毫,全部被漫天的靈刃擊碎,同時還有不少靈刃去勢不減,繼續向朱諾罩去。
    啊?朱諾大吃一驚,看著呼嘯而來的眾多靈刃,他已全然失去閃躲的空間,只能硬著頭皮,揮動靈刃。
    他能擋開一支兩支靈刃,但卻擋不開數十上百支。
    很快就有靈刃穿過他的靈槍,掃中朱諾的身軀。只聽咔咔咔數聲脆響,同時有五支靈刃砍中他的肩頭、手臂和腰腹。靈亂•風的靈刃鋒利異常,碰上靈鎧,靈刃破碎,靈鎧也隨之被撕裂開,在其身上劃出一條條深可及骨的大口子。
    撲!
    一瞬間,朱諾的周身上下騰起數團血霧,他感覺自己的身軀都象要被撕碎一般,劇烈的疼痛感讓他差點當場暈死過去。靈刃不僅掃中他的身軀,也掃中了他跨下的戰馬,戰馬吃痛,不受朱諾的指揮,長嘶一聲,調頭就跑,直向風軍陣營沖去。
    呦!見敵將落荒而逃,戰無敵先是一愣,然后想都未想,催馬就追殺上去,同時大叫道:“鼠輩還想往哪里跑?”
    朱諾趴伏在馬背上,神智已開始模糊不清,連手中的靈槍都抓握不住,落到兩軍陣前。
    見朱諾身負重傷,又被戰無敵追殺,形勢岌岌可危,子纓可嚇的不輕,急忙給麾下士卒下令,布箭陣,阻擊敵將,接應朱諾。
    隨著子纓的命令,天鷹軍陣營里立刻沖出數名將領,策馬前沖,接應敗退回來的朱諾,與此同時,下面的士卒們也紛紛捻弓搭箭,把朱諾讓過去后,對準后面追殺上來的戰無敵,齊齊射出雕翎。
    箭支密集,好象一團遮天敝日的烏云,鋪天蓋地的向戰無敵罩去。
    在如此密集的箭陣下,修為那么高深技能那么純熟的戰無敵也不敢托大,急急勒住戰馬,揮舞靈刀,撥打箭支。
    連續不斷的箭射令戰無敵不由自主的連連后退,舉目再看,朱諾已被數名風將帶回陣營中,追上去也已無濟于事,他這才撥轉馬頭,退回到兩軍陣前的中心地帶,然后用手中刀一指風軍陣營,大喝道:“誰不怕死,就出來與我一戰!”
    這時,天鷹軍吶喊的士卒已止住喊聲,十萬人的陣營,鴉雀無聲。子纓身邊的幾名武將受不了了,齊齊催馬上前,對子纓拱手說道:“將軍,請讓末將出戰!”
    別人不認識戰無敵,可子纓認識,別人不知道戰無敵的厲害,但子纓知道,他這幾位主動請纓的武將,緩緩搖頭,別說讓他們出去與戰無敵單打獨斗,即便是把幾人捆在一起也打不過戰無敵一個人啊!他幽幽說道:“沒有我的將領,誰若私自出戰,一律按軍法論處!”
    他一句話,把麾下眾將們都說沒詞了。而后子纓沒理會在陣前叫囂的戰無敵,前去查看朱諾的傷勢。
    現在朱諾已被眾將士們抬到后方,人業已昏迷過去,雙眼緊閉,臉色蒼白,渾身上下都是血,出氣多,入氣少,眼看著就不行了。
    子纓看罷,對兩側眾人急聲喝道:“叫軍醫,快叫軍醫!”
    “將軍,軍醫馬上就到!”
    “唉!”子纓暗暗咧嘴,先不說這段時間他與朱諾的私交怎樣,后者可是唐寅的心腹大將,若是在自己的指揮下朱諾不幸陣亡,那自己要如何向唐寅交代?他用力握了握拳頭,對周圍將士說道:“無論如何,一定要保住朱諾將軍的性命!”
    “是!將軍!”
    前方還在交戰,子纓無法長時間逗留陣后,他又交代幾句,然后急急策馬跑到陣前,命令全軍將士擺出迎戰的陣勢,不再派將領與對方單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