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91

  戰無敵在兩軍陣前叫罵,見風軍無人敢出來應戰,寧軍士氣大增,喊殺聲、吼叫聲此起彼伏。【】看己方將士的士氣提升起來,戰無雙立刻令人擂動戰鼓,準備全軍進攻。
    咚、咚、咚——隨著戰鼓響起,寧軍都明白,這是要主動進攻敵軍了。寧軍士卒停止混亂的吆喝,列好整齊的方陣,士卒們一手持盾,一手持矛,以矛尖有節奏的擊打盾牌,出一陣陣刺耳的轟鳴,人們配合擊盾的節拍,齊聲吶喊:“殺、殺、殺——”
    這支寧兵雖然被吳廣、戰虎的伏兵殺的大敗,只是殘兵敗將,但此時所爆出來的氣勢依然震人魂魄,即便是對面的子纓也不由自主的皺起眉頭。但是現在他不能撤,只能戰,吳廣、戰虎二將只率五萬將士就把敵軍殺的大敗,自己有十萬部下,豈能丟風軍的威風?
    想到這里,他深吸口氣,對左右的傳令官喝道:“列陣!迎戰!”
    子纓命令傳達下去,天鷹軍這邊的戰鼓聲敲的更響了,士卒們和寧軍一樣,邊用武器敲打盾牌,邊連聲喊喝:“風、風、風——”
    時間不長,兩軍的方陣皆開始向前移動。子纓和戰無雙的選擇一樣,都采用魚鱗陣。
    魚鱗陣的特點是把全軍的兵力集中于中央,分成若干小方陣,遠遠看去就如同魚鱗一般,一層又一層,此陣是采取中心突破的策略,如果把全軍比喻成手掌,那魚鱗陣就是一只握起來的拳頭,集中全軍的力量,攻擊敵人的中心要害。當然,魚鱗陣的缺點和優點同樣突出,其要害在陣尾,一旦在交戰中陣尾受到襲擊,將有全軍覆沒的危險。
    子纓用魚鱗陣是在賭,賭背后的封城不敢出兵夾擊本軍,而戰無雙用魚鱗陣則是無奈之舉,現在寧軍數量只剩下幾萬人,若不采用魚鱗陣這種集中兵力的陣勢,根本沒有突破敵軍的可能。
    這是一場軍團與軍團之間的正面交鋒,更是一場針尖對麥芒的較量。
    兩軍陣型一致,齊齊向前推進,只見雙方的突擊方陣在前,后面則是清一色的弓箭手,主將位于陣后方。隨著雙方距離越來越接近,戰場上的氣氛也越來越緊張,空氣都仿佛凝結了似的,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再吶喊,戰場上只剩下此起彼伏的傳令聲以及整齊劃一的腳步聲。
    這時候,敵我雙方的每一個人都已把心提到嗓子眼,如此大規模的軍團戰,沒有誰敢保護自己一定能活著走下戰場。等雙方進入到射程之后,兩邊的兵團長不約而同地吶喊:“準備放箭!”
    嘩——兩軍前進的度不減,但士卒們開始行動起來,凡是雙數隊列的士卒紛紛將手中武器、盾牌交給身旁單數列的同袍,然后摘下長弓,邊向前行進著邊捻弓搭箭,將箭尖指向前方的半空。
    “放箭——”
    “放箭——”
    雙方的命令又是出奇的一致,放箭的司令聲同時響起。
    嗡!
    風軍和寧軍的陣營中同時騰起兩團密壓壓的黑霧,無數的雕翎合在一起,仿佛是一面長長的黑布,將湛藍的天空都遮擋住。雙方的箭支在空中交錯、碰撞,咔咔之聲不絕于耳。一部分箭支相撞折斷,但還有更多的箭支穿過對方的箭幕,落向敵人的陣營中。
    箭支越來越近,原本沉悶的嗡嗡聲也漸漸變成刺耳的呼嘯聲。
    只眨眼工夫,箭支落入兩軍陣營里,一時間,鐵器破甲聲四起,同時從兩軍中傳出的慘叫聲也連成了一片。
    方陣內,士卒們毫無畏懼的向前推進著,可人群中不時有人被飛來的箭支射中,撲倒在地,這時候無論是誰,倒下就意味著死亡,為了整體陣型的完整,后面的士卒不可能避讓倒地的同伴,只能硬著頭皮踩踏過去,這時候,士卒們已完全變成毫無感情的戰爭機器,腦海中也只剩下一個信念,推進、推進再推進。
    在雙方大規模的箭陣之下,修靈者和普通士卒已無分別,唯一的不同是修靈者可以憑借身上的靈鎧多抵擋幾箭,僅此而已,若是不幸處于對方陣箭的中心,即便修為再高,也會被數以千計、萬計的箭矢射成刺猬,即便是戰無敵這樣厲害的修靈者都不敢位于陣前,和戰無雙一樣,退到己方的陣后指揮大局。
    此時人命已顯得微不足道,一條條鮮活的生命轉瞬之間就可能變成支離破碎的尸體。這就是戰爭。
    隨著兩軍距離的逐漸接近,雙方的箭陣也漸漸弱下去,接下來就是更加血腥的近身肉搏戰。
    雙方突擊方陣里的士卒皆已把長戟端了起來,眼睛死死盯著對面的敵人,尋找著自己的對手。
    “殺——”
    不知道是那邊的突擊方陣最先傳出吶喊聲,兩軍的士卒雙手握著長戟,齊齊向前奔跑。這是箭頭與箭頭的直接碰撞。在雙方士卒接觸的瞬間,場內爆出轟隆的巨響聲,風軍士卒用手中的長戟刺穿了敵人的喉嚨,而敵人的長戟也同樣刺穿了他們的胸膛。
    雙方士卒之間相隔有兩米,但這兩米的距離已被密集的戟身所占滿,只是一瞬間,雙方同時倒地的士卒數以百計,遠遠看去,兩邊皆是撲倒一片。有些人直接被對方的戰戟刺死,有些人受傷到地,很快又掙扎著重新站起,抽回長戟,繼續刺殺敵兵。
    這時候,雙方的箭陣已完全停止,突擊方陣的交戰完全展開。
    前方的士卒已不再是一各個的向下倒,而是成排的倒下,己方刺倒對方一排士卒,還沒等收回戰戟,便會被對方填補上來的士卒刺倒,然后己方這邊再填補上一排,刺殺敵兵,以此交錯,戰場上的尸體疊疊羅羅,鋪了一層又一層,鮮血都匯集成小河,流淌出好遠。
    戰場已變成徹頭徹尾的絞肉車,粉碎著兩邊將士們的生命。
    突擊方陣是全軍的箭尖,集中了全軍戰斗力最強的將士,但是一場大戰過后,不管勝負,突擊方陣往往剩下不了幾個人,基本都折損于兩軍陣前。
    隨著突擊方陣的將士越拼越少,中軍主力漸漸加入到戰團之內。這才是雙方整體實力的真正比拼。
    風軍這邊人多勢眾,天鷹軍起初是由鵬軍演變而來,確實是烏合之眾,但在鹽城休整數月,得到充足的訓練時間,現在的戰斗力已今非昔比,而且天鷹軍還從三水軍、赤峰軍、直屬軍那里吸納不少老兵,戰斗力得到大幅提升。
    寧軍雖然人少,也不善于近戰,但是現在他們已處絕路,只能向前,無法后退,是破釜沉舟的背水一戰,要么拼死突破風軍的攔阻,要么就得埋骨它鄉永遠也別想再回祖國,這種情況下,寧軍上下已無貪生怕死之輩,只有浴血奮戰之士,配合上他們那一身鋼鐵護甲,爆出極強的戰斗力。
    雙方的交戰已無法再用慘烈和血腥來形容,完全是用人在堆,用人的血肉之軀去把對方的武器磨鈍,磨平。
    寧軍的突擊方陣最先宣告全軍覆沒,整整一萬寧兵,打到最后無一幸存,甚至是想找具完整的尸體都很難。
    風軍這邊的突擊方陣則有兩萬人,在全殲寧軍突擊方陣的同時,他們也同樣折損萬余人,沒有歇息的時間,接下來,他們又要應對人數更多的寧軍本陣。前方的敵人好象殺之不盡,斬之不絕,倒下一排,馬上又填補上更多的人,沒到半個時辰的時間,風軍這邊的突擊方陣也宣告瓦解,如果不是子纓及時下令,撤下前方的突擊方陣,最終剩下的這三千余人恐怕一個都活不下來。
    隨著雙方突擊方陣的一邊全部陣亡,一邊折損大半撤離戰場,兩邊的中軍也展開全面交鋒。
    這時戰場上士卒的武器已不再是長戟,長矛、長槍、大刀、戰刀、佩劍,但凡是能殺人的武器都用上了。雙方前面的士卒頂著盾牌,死死壓住敵人的同時,手中的刀劍也高舉過頭頂,對著敵人又砍又刺。
    在如此擁擠的交戰中,沒有閃躲的空間,甚至都沒有格擋對方進攻的機會,想不被對方砍倒刺死,就得先一步殺倒對方。兩邊的士卒們都使出吃奶的力氣,拼命地揮舞著手中的武器,鐵器撞擊盾牌的聲響連綿不絕,破甲裂骨的聲音也此起彼伏。
    許多已陣亡的士卒連倒都倒不下去,尸體被敵我雙方的人積壓著,成了兩邊人的人肉盾牌,戰場上能看到不少頭顱已粉碎的士卒依然還戰立著……
    這一場大拼殺已不知道打了多少個時辰,由天亮一直戰到夕陽西下,雙方的死傷無法統計,只是尸體已將戰場鋪滿,而且還不止是鋪滿一層,戰場上的黃土地早已看不到本來顏色,全被雙方將士的鮮血染紅。
    但是,即便打到這種程度,雙方的戰斗仍未結束,還在無休止的繼續著,戰場上的尸體仍在迅地累積、增加著。兩邊的士卒皆已殺的麻木,腦海中已無多余的想法,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機械型地揮動著手中武器,用刺、用挑、用劈、用砍,用拳頭、用牙齒,用所有一切能用的手段殺傷著前方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