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93

  那么兇猛的戰無敵在經過這一場大戰后也累的氣喘吁吁,體內靈氣消耗大半。
    戰無雙、戰無敵、鐘天率領麾下這兩萬不到的殘兵敗將倉皇而逃,直奔封城,這時候他們本以為自己的處境終于安全了,進入封城可以好好休整一下,哪知情況根本就不是他們想象的那樣。
    剛剛接近封城一箭地的地方,就聽半空中嗖的一聲傳來急促的破風聲。
    走在前面的戰無雙、戰無敵和鐘天等人嚇了一跳,急忙勒住戰馬。
    啪!
    在他們停馬的瞬間,一支雕翎箭釘在他們眼前的地面。
    這完全是敵軍對待敵軍的示警。見狀,眾人臉色皆是一變。鐘天最先從震驚中回神,他仰頭看向封城的城樓,只見城樓上燈球火把,亮子油松,將封城的城墻照的亮如白晝。仔細看,封城城頭上懸掛的確實是鵬旗沒錯,想來是沒被天淵軍攻陷,但又怎么會對己方放箭示警呢?
    鐘天轉念一想,恍然大悟地哦了一聲,他催馬上前幾步,抬頭對城上高聲喊道:“封城城主馮海何在?”
    等了一會,城頭上有人大聲回喊道:“我是馮海,城外來者何人?”
    “馮海,本王到此,還不快快打開城門,迎接本王入城?”
    等鐘天說完話,城頭上頓時沉寂下來。
    此時封城城主馮海確實就在城頭上,也聽到了鐘天的話,但他卻遲遲沒有做出反應。他周圍的部下見狀,紛紛低聲提醒道:“大人,聽來是大王到了城外……”
    馮海看了看左右眾人,瞇了瞇眼睛,幽幽說道:“未必吧!天淵軍狡詐,萬一是他們冒充大王,騙我開城,豈不是中了對方的詭計?”
    “哦……”眾人聞言,皆為之語塞,相互,誰都沒有再說話。
    馮海深吸口氣,然后大聲喊道:“笑話,我們大王現在正在宛城,怎么會到這里?爾等修要再使詐,快快退去,如若不然,我可要放箭了!”
    鐘天聽完,也不知是該氣還是該欣賞馮海的忠誠,只可惜現在是黑天,己方軍中火把又有限,無法讓城頭上的人看清楚己方。他喝道:“大膽馮海,竟敢質疑本王的身份?你現在可派一將出城,來本王是真是假!”
    馮海現在是王八吃秤砣,鐵心認定種天為假,他哈哈大笑兩聲,說道:“我不會讓我的部下出城去送死,爾等的奸計也瞞不過本官的法眼。”
    該死的!鐘天這時已失去耐性,向身邊的一名侍衛招招手,然后從懷中取出君王的玉印,交給那名侍衛,讓他去往城前,交給城上的馮海。
    那名侍衛急忙領令,接過王印,快馬向封城的城門前跑去。
    他剛跑出本陣,城頭上的馮海等人就看清楚了,一名部將伸手指著城外,說道:“大人,對方奔來一騎!”
    我看到了!馮海在心中默默嘟囔一句。沉吟片刻,他抬起手里,喝道:“射殺此人!”
    “大人,萬一來人是……”
    沒等部下說完話,馮海的臉色已陰沉下來,喝道:“休要廢話,按令行事,射殺此人!”
    “是!大人!”
    馮海是城主,在封城他的命令最大。周圍的部下們即使心存質疑,但也不敢違背,按照馮海的意思,眾人下達的放箭的命令。封城的守軍可不少,足有數千之眾,接到放箭的命令后,士卒們紛紛捻弓搭箭,對準那名快奔來的鐘天侍衛,齊齊射出雕翎。
    嗖、嗖、嗖——城頭上箭如雨下,全部向那名侍衛飛射而去。那侍衛聽聞到亂箭之聲,嚇的臉色頓變,高聲大喊道:“不要放箭,我是自己……”
    撲、撲、撲!
    他話還沒有喊完,雕翎已到近前,那上千支的箭矢一瞬間便把侍衛連同下面的戰馬射成刺猬。
    “啊?”沒想到馮海讓都未讓自己的侍衛接近就下令放箭,鐘天腦袋嗡了一聲,他怒吼著怪叫道:“馮海,你射殺本王侍衛,難道是要造反不成?”
    其實現在馮海已基本能確認來人確是鐘天沒錯,但他卻不敢放鐘天入城。
    鹽城防御如何?比封城勝過百倍,鐘天都被天淵軍打到宛城去了。宛城城防又如何?勝過封城十倍,可鐘天依舊被天淵軍打出城來。現在到了封城,就能抵御住天淵軍的進攻了?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他可不想做鐘天的死忠,跟著鐘天去亡命天涯。
    但是馮海也沒有明目張膽背叛鐘天的膽量和氣魄,此時借著天黑,他充愣裝傻,硬是認定鐘天為天淵軍假冒,如此一來,即能止住鐘天入城,又能為自己留有退路,兩全其美。
    “風賊休要再恐嚇本官,封城內有箭支十萬,無論是誰,膽敢越雷池半步,本官必讓他命喪黃泉!”馮海一字一頓地正色說道。
    “你……”鐘天又氣又恨,牙根都直癢癢,但是又哪城頭上的馮海毫無辦法。他轉頭對戰無雙說道:“無雙將軍,我們攻入城內,拿下馮海,讓此賊本王究竟是真是假!”
    戰無雙深深看了鐘天一眼,苦笑著搖了搖頭。他想不明白,鐘天那么聰明,怎么到現在還沒有看透馮海的意圖。對方明顯就是根墻頭草,即不敢得罪鐘天,又不敢得罪天淵軍,裝呆賣傻,硬是不放己方入城。
    想強攻封城,哪是那么容易的,現在己方將士已不足兩萬,而且疲憊不堪,就連兄弟戰無敵都成強弩之末,坐在馬上連連打晃,即便真能打入城內,己方將士也剩下不了幾個人,到時天淵軍再把封城一圍,己方這些人誰都跑不掉。
    他長嘆一聲,說道:“君上,這個馮海并非是你的忠臣,你也不要再指望他能給我們開城門了……”
    他話音還未落,忽聽身后有人尖叫道:“報——”
    一名寧軍士卒從后面慌慌張張跑過來,到了戰無雙和戰無敵近前,單膝跪地,插手施禮,急聲說道:“報,將軍!天淵軍已重整旗鼓,從后方追殺上來,將軍快做準備!”
    “啊?”
    聽聞此話,戰無雙、戰無敵、鐘天等人心頭皆是一顫,想不到子纓的大軍在被己方突破之后,這么快的做完調整,追殺上來。戰無雙皺著眉頭,沉思了三秒鐘,喝道:“傳我將領,全軍繞過封城,繼續向南撤退!”
    “是!”傳令官答應一聲,將戰無雙的軍令傳達下去。鐘天在旁則急的直搓手,問道:“無雙將軍,我軍疲憊,已無法再趕路了,還是先進封城休整……”
    你能進得去嗎?!戰無雙翻翻白眼,本想訓斥鐘天幾句,可轉念一想,把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和不懂軍事的人說這些根本沒用。他正色道:“進封城,是死條,想活命,必須得南撤!”
    “可是……”
    “君上,再耽擱時間,等后面的敵軍追殺上來,我們想撤都來不及了!”戰無雙冷聲提醒道。
    罷了!鐘天心中哀嘆,現在他已指望不上別人,只能依賴戰無雙了。他點點頭,有氣無力地說道:“就依將軍之見吧!”
    寧軍和鵬軍被封城城主馮海拒之于門外,無奈之下,只得繞過封城,向南敗逃。
    他們前腳剛走,馮海就迫不及待的令人打開城外,去外面剛才射死的那人身上帶有什么東西。他猜測那人身上肯定是帶有詔書之類的東西,來讓自己看,以確認鐘天的身份。自己可把這份詔書留起,日后再給天淵軍,證明自己未讓鐘天入城,即表明自己向風的決心,又可借此邀功。
    事情的結果出人意料,在那名侍衛的尸體上未找到詔書,倒是把鐘天的玉印翻出來了。
    看到這支鐘天自造的鵬王王印,馮海的部下們都嚇傻眼了,意識到己方確實是殺錯人了,剛才來者確實是鐘天,而馮海卻興奮的一蹦多高,捧著玉印仰天大笑。他正愁自己投靠天淵軍身無寸功,現在好了,若是把這鵬王的王印獻給唐寅,這得是多大的功勞啊?
    寧軍和鵬軍逃走時間不長,以子纓為的天鷹軍就殺到了。
    經過剛才一戰,天鷹軍的傷亡也有四萬多人,現在子纓眼睛都紅了,一是因為部下傷亡慘重,再者,他剛剛得到消息,朱諾已重傷不治,不幸身亡,在子纓看來,朱諾的死完全是他的責任,若想抵過,只能擒下鐘天。
    主將急紅了眼,下面的將士們哪敢不拼命,六萬余眾的天鷹軍兜著寧軍的屁股追殺上來。
    鐘天要入封城,馮海沒敢開城門,現在看到天淵軍來了,不同招呼,他倒是主動打開城門,邀請天淵軍入城。只是現在子纓已不把封城放在眼里,片刻未停,跟在寧軍的屁股后面,繞開封城,繼續追殺。
    寧軍和鵬軍的敗逃可是慘到極點,一開始掉隊是重傷員,等逃到子時的時候,輕傷號也開始掉隊,他們是跑,傷員扔,對待這些寧軍和鵬軍的傷兵,子纓一點沒客氣,傳下將領,凡是見到敵軍傷兵,一律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