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398

  簡城城頭箭如雨下,6吉只格擋一會,肩頭的靈鎧便被射碎,一根雕翎深深刺入他肩胛骨的縫隙中。【】
    6吉疼叫出聲,再不敢耽擱,撥轉馬頭,倉皇而逃,敗回本陣。
    等見到鐘天,6吉翻身下馬,一手捂著肩膀的箭傷,急聲叫道:“大王,簡城城主邱月膽大包天,竟投靠天淵軍,拒絕我軍入城!”
    “此賊罪該萬死!”鐘天又不是瞎子,剛才簡城箭射6吉他也看到了,他咬牙咒罵一聲,側頭對戰無雙說道:“無雙將軍,簡城兵力不多,我方應一鼓作氣攻入城內!”
    戰無雙注視著前方的城池,久久未語。看得出來,簡城的兵力是不多,但城防很完善,不僅城墻高,外面還有寬寬的護城河,己方目前將士疲憊,軍中又無大型攻城武器,即使能攻入簡城,恐怕又要徒增不少的傷亡,也得耽擱許多的時間。
    想罷,他對上鐘天的目光,幽幽說道:“君上的臣子真是令在下大開眼界啊!”
    這句話把鐘天羞的面紅耳赤,周圍的鵬臣鵬將們也是敢怒而不敢言。
    戰無雙不管鐘天等人是怎么想的,當即下令道:“繞過簡城,繼續南撤!”
    怕增加己方的損失,也怕后方的天淵軍追殺上來,戰無雙沒對簡城動一刀一槍,選擇直接繞城而過。本來人們還打算進入簡城好好休息一番,哪里想到還得繼續逃亡,甚至連口飯都來不及吃。
    越過簡城之后,在軍中做完巡視的戰無敵追上戰無雙,低聲說道:“大哥,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將士們已整整鏖戰兩天一夜了,而且一口東西都沒吃,再跑下去,只怕累都要累死啊!”
    沒等戰無雙說話,一旁的鐘天咽口吐沫,說道:“要不……我們停下來歇歇再走?現在天色已快大黑,想必天淵軍也不敢貿然追上來。”
    “恩……”戰無雙沉吟片刻,覺得戰無敵和鐘天說的也沒錯,到了現在,連自己都已累的筋疲力盡,又渴又餓,下面的將士們也就可想而知了。他點點頭,問鐘天道:“前方是什么地方?”對風國的地形,他可遠沒有鐘天熟悉。
    “再想前走三百里是紡城,過了紡城,就是霸關了,只要到了霸關,我們可隨時退到莫國領地……”
    沒等鐘天說完,戰無雙已不耐煩地揮揮手,說道:“我是問君上前方有沒有隱蔽之處,可容我軍休息。”
    “這……”鐘天皺皺眉頭,前方是什么地形,他也不是很清楚。鐘天回頭叫來一名熟悉地形的鵬將,問道:“前方有沒有適合我軍休息的地方?”
    那鵬將想了片刻,說道:“前方十里外,官道旁有片林子,雖然不大,但容納我軍已足夠用了。”
    戰無雙哦了一聲,眼珠轉了轉,揚頭說道:“好!我軍就去林中休息。”
    那名鵬將說的沒錯,向前走出十余里后,果然在官道下有片黑壓壓的林地。這時天色已然大黑,人們看不清楚林地到底有多大,等走到近前一瞧,感覺林子還不算小,戰無雙沉思了一會,說道:“我軍全部入林休息!敵軍若不敢來也就罷了,若是膽敢追殺上來,我軍正好可憑借此處林地,打對方個伏擊!”
    戰無雙善于統兵,也善于利用周圍的環境,這片林子大小適中,而且距離官道又近,加上今晚天色黑暗,正是打伏擊的好掩護。
    戰無敵聽后笑了,連連點頭,應道:“就依大哥之見!”
    在戰無雙的命令下,寧軍進入樹林,一邊休息,一邊也做埋伏。
    另一邊,唐寅統帥的天淵軍抵達簡城。簡城城主邱月站在城樓上,舉目眺望,雖然天色漆黑,但天淵軍中火把林立,人手一只,將全軍照的亮如白晝,遠遠望去,好象是蜿蜒在暗夜中一條巨大的火龍。
    向前看,天淵軍前面是清一色的輕騎兵,士卒們盔甲統一整齊,黑盔黑甲,頭頂紅纓,跨下黑色的戰馬,一各個威風凜凜,士氣昂揚,向后看,則是清一色的步兵,盔甲與騎兵無異,人數之多,無邊無際,氣勢如宏,吞噬天地。
    看罷之后,邱月也不由得暗暗咧嘴,還好自己聽信了手下人的勸言,未與天淵軍為敵,不然的話,以自己這的簡城,如何能抵御得住這么多的天淵軍。他咽口吐沫,急忙轉身跑下城墻,并令人打開城們,恭迎天淵軍入城。
    咯吱吱——隨著刺聲的聲響,簡城吊橋落下,城門慢慢打開,以邱月為的簡城官員、將士紛紛出城,黑壓壓、密麻麻的在簡城門外站了一大群。
    天淵軍中的唐寅看的清楚,對左右的眾將笑道:“邱月果然明事理,向我軍投降了。”說著話,他催促戰馬,快迎上前去。
    子纓見狀急忙追上唐寅,邊打量著簡城內外的情況邊低聲勸道:“大人,小心有詐!”
    “呵呵!借他個膽子他也不敢。”唐寅信心士卒地聳肩而笑。
    很快,他走到簡城的門前,坐在馬上沒有立刻下來,低頭俯視前方的眾人,朗聲說道:“我是唐寅,諸位是……”
    啊?站在人群最前面的邱月吸了口氣。他以前見過唐寅,那次是唐寅去霸關護送帝國公主,途經簡城,但畢竟是許久以前的事了,而且唐寅當時還只是個兵團長,邱月早把他忘記了。
    這時他激靈靈打個冷戰,沒等開口說話,他先曲膝跪在唐寅馬前,同時將手中的小盒子向上一舉,說道:“罪臣邱月,見過唐大人!”
    邱月主動下跪,后面的簡城官員們以及眾多的將士們也紛紛跪到在地,呼啦啦的聲響連成一片。
    他自稱是罪臣并沒錯,鐘天篡位之后,他以默認的態度接受了鐘天這個鵬國君主,現在唐寅已統帥天淵軍基本光復風國,他自然也難逃其咎。
    唐寅低頭看著邱月,這就是一根典型的墻頭草,兩面倒。鐘天得勢的時候他忠于鐘天,現在己方得勢他又倒戈向自己這邊,對這樣反復無常的人,唐寅是打心眼里瞧不起,若是以他從前的性格,他會立刻選擇處死邱月,但現在他可成熟多了,也明白一切應以大局為重的道理。如果現在處死邱月,那以后誰還敢向己方倒戈?弄不好已經歸順風國的那些郡縣都要生亂子,所以即便對邱月再不滿,他也得暫時忍住,等大局徹底穩定下來之后再找他算帳。
    停頓了幾秒鐘,唐寅翻身下馬,含笑將邱月攙扶起來,說道:“邱大人能及時悔悟,舍棄鐘天,非但無錯,還是我大風的功臣,快快請起!”
    “唐大人……”不知道邱月是真感動還是裝出來的,硬是擠出幾滴老淚。
    唐寅心里嗤之以鼻,但臉上沒有任何的表露,揮手對其他人說道:“諸位也都起來吧!”
    “謝唐大人!”簡城的官員和將士們紛紛道謝起身。
    唐寅的目光落在邱月手捧的小錦盒,問道:“邱大人,這是什么?”
    邱月打開小盒的蓋子,里面裝著一只官印,他顫聲說道:“下官自知罪責深重,無法彌補,所以,愿交出城主官印,請唐大人落。”
    “哦!”唐寅應了一聲,將邱月手中的盒子推了回去,正色說道:“我剛才已經說過了,邱大人能及時悔悟,只有功,沒有過,官印嘛,邱大人還是收回去吧,繼續留任簡城城主,等滅掉國賊之后,我自會提報朝廷,給邱大人獎賞的。”
    “多謝唐大人開恩!多謝唐大人!唐大人的大恩大德,下官沒齒難忘。”聽完唐寅這番話,邱月提到嗓子眼的心總算是落了下來。他再次跪倒在地,給唐寅施大禮。唐寅是好人做到底,伸手把邱月攙扶起來,說道:“邱大人就不要再客氣了。”
    “請唐大人入城休息,請!”
    邱月激動的眉飛色舞,連話音都顫抖的厲害。他側過身形,連連讓唐寅入城。
    唐寅也不客氣,與邱月并肩走進簡城。
    上官元讓、元武、元彪等人則緊跟唐寅身后,片刻不敢離遠,看上去邱月是很老實,一副真心歸順的模樣,實際上誰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萬一在城內埋伏了伏兵或者刺客,突然對唐寅難,那后果可就不堪設想了。
    唐寅倒是毫不在意,至少表面上是一副輕松隨意的樣子,邊走進城內,邊和與他同行的邱月有說有笑,他問道:“聽說國賊鐘天已繞過簡城向紡城方向跑了?”
    “是的!大人!”邱月這回可來了精神,口若懸河地說道:“鐘天到達簡城時,還想威下官放他入城,但下官早已是一心向風,豈能容此國賊入城?下官當場下令,放箭射殺,只可惜鐘天跑的快,沒能傷到他……”
    上,邱月滔滔不絕,講他如何心向大風,又如何痛恨鐘天的所做所為,而唐寅則始終是報以微笑,也不插話。單從表面上看,很難看出他對邱月是喜歡還是憎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