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399

  唐寅被邱月一直讓進城主府,在大廳里,邱月把唐寅讓到上座,他則坐到下手邊,剛客氣沒幾句,樂天從外面大步走進來。【】
    看都未看邱月,樂天直接走到唐寅近前,伏下身來,在他耳邊低聲說道:“大人,鐘天一眾失去蹤跡了。”
    “什么?”唐寅一皺眉頭,不解地看著樂天,沒明白他這話什么意思。寧軍有接近兩萬之眾,怎么可能會憑空消失呢?
    樂天小聲解釋道:“剛剛得到探報,寧軍目前未在去往紡城的官道上,至于去了哪里,下面的兄弟們還在查。”
    這真是奇怪了,鐘天不向紡城逃,還能逃到什么地方?難道他還想再重新組織兵力,與自己一較長短?唐寅冷哼一聲,對樂天說道:“把你和艾嘉所能調動的兄弟統統派出去,無論如何也要把鐘天和寧軍的行蹤追查出來。”
    “是!大人!”樂天答應一聲,不敢耽擱,急忙又快步走出大廳。
    見樂天來去匆匆,又是一臉的緊繃,邱月不知道生了什么事,疑聲問道:“唐大人,是不是生了什么意外啊?”
    唐寅沖著他一笑,揮手說道:“沒什么事,邱大人不用擔心。”說著,他頓了片刻,問道:“邱大人,剛才鐘天一眾繞城而過的時候,你可看到他們是向哪個方向走的?”
    “向南!”邱月想都未想,語氣肯定地說道:“看方向,肯定是去往紡城了。”
    “哦?這就奇怪了。”唐寅瞇縫著眼睛,喃喃說道。
    邱月疑問道:“唐大人,怎么了?”
    唐寅若有所思地幽幽說道:“我剛剛得到探子的回報,在簡城去往紡城的路上,并無鐘天一眾的蹤影。”
    邱月怔住,想了一會,他連連搖頭,說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一定是探子沒有探察清楚,鐘天確確實實是向紡城方向跑的,這不僅是下官親眼所見,全城的官員也都有看到。”
    聽他這么說,那些官員、幕僚們紛紛附和道:“沒錯、沒錯,鐘天確實是向紡城方向逃竄,唐大人應再派探報,查個清楚。”
    唐寅了解樂天的性格,謹慎又穩重,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他絕不會把信息報告給自己,而且以天眼和地網的能力,若寧軍真在官道上,他們不可能查不到。
    這時,子纓說道:“大人,以末將之見,應該敵軍藏起來休息去了。”
    “哦?”唐寅轉頭看向子纓,等他繼續說下去。
    子纓說道:“寧軍已經整整苦戰了兩天一夜,而且在逃亡過程中,軍中的輜重和糧草幾乎都丟干凈了,可以想象,現在寧軍上下必定是又累又餓,疲憊不堪,而去往紡城,至少要行軍三百里,以寧軍目前的狀態,只怕還未堅持到紡城就得倒下大半,所以末將判斷,寧軍現在定是已去到一處僻靜之地躲藏起來,想趁著天黑休息一晚,天亮之后再做行軍。”
    “恩!”唐寅邊聽邊點頭,覺得子纓的分析還算靠譜。他疑問道:“那依子纓將軍之見,寧軍現在會躲藏到什么地方呢?”
    子纓低頭想了想,說道:“據末將所知,在簡城以北四十里的地方有座三圣山,那里地勢險峻,環境也復雜,若不出意外,寧軍應會躲藏到那里。”
    子纓稱得上是神機妙算,也將敵人的情況摸透了,敵方的一舉一動,即使他未能親眼所見,也能了如指掌。只是他對寧軍選擇藏匿的地點判斷錯了。正常情況下,三圣山確實是更利于寧軍隱蔽,但是鐘天和寧軍對當地的地形都不熟悉,根本就不知道還有三圣山這處地方,所以他們選擇隱藏的地方僅僅是官道下面一片不大的小樹林,而這就不在子纓的預料之內了。
    聽完子纓的分析,唐寅撫掌而笑,贊道:“子纓將軍所言有理。我軍現在就去三圣山。”
    子纓一笑,搖頭說道:“大人不用著急。現在天色太黑,不適合在山中作戰,而且大人長途跋涉而來,定已疲憊,現在可留在城內休息,等天亮之后再去攻敵。”
    唐寅哦了一聲,反問道:“若是寧軍在半夜跑了呢?”
    子纓早已想到這點,信心十足地說道:“三圣山是三山夾一溝,只有一條入口,一條出口,別無它路。我天鷹軍可分成兩波,先行前往,一波堵住出口,一波堵住入口,只守不攻,困住寧軍。使其成甕中之鱉,等到天亮時,大人再帶養足體力的輕騎趕來,指揮大軍,前后夾擊,可一舉全殲敵兵!”
    唐寅仰面而笑,點頭說道:“好!就依子纓將軍之見!”
    子纓站起身形,對唐寅插手施禮,說道:“末將這就親自統兵前往。”
    “子纓將軍多加小心。”
    “大人盡管放心。”說話之間,子纓帶上天鷹軍眾將向外走去。
    等子纓離開之后,唐寅對邱月說道:“邱大人,我麾下有萬余名騎兵兄弟要住在城內,你來安排。”
    “是、是、是!”這時邱月總算能插上話了,他連連點頭,應道:“下官馬上就讓人去收拾營房。”說著話,他向下面的官員們揮揮手,令他們立刻去辦。
    隨后唐寅又說道:“今晚我住在行館內,邱大人幫我多準備幾間房。”
    “是、是、是!哦……唐大人,行館的條件實在差得很,我看唐大人和各位將軍還在住在下官的府上好了,下官去行館住。”邱月獻媚地說道。
    唐寅哈哈而笑,說道:“邱大人的好意我心領了,不用那么麻煩,行軍打仗,風餐露宿是家常便飯,能住在行館就很不錯了。”
    邱月不放棄的繼續挽留,不過唐寅還是婉言拒絕了,見他執意要住行館,邱月也沒辦法,只好令人先去行館那邊,將里面收拾干凈,并將閑雜人等清空。
    在邱月的府上又少坐片刻,唐寅以及麾下眾將由邱月陪同著去往行館。
    此時已是深夜,但簡城并無宵禁,街頭巷尾仍不時能看到行人的身影。
    許多百姓已聽聞唐寅統帥天淵軍入城的消息,紛紛在駐足在街道兩側,見到去往行館的唐寅等人,百姓們指指點點,紛紛猜測眾人當中究竟誰是唐寅。
    現在唐寅的名聲早已傳遍風國每一個角落,可以說只要是風人,就沒有不知道他的名字的。簡城百姓們對唐寅也是充滿好奇,皆想一睹他的模樣。
    街道上圍觀的百姓越來越多,而且張燈結彩,好象過節似的。對于百姓們而言,風軍入城確實和過節沒什么兩樣。沒有人愿意做所謂的鵬人,百姓們表面上不敢多說什么,但私下里根本就不承認鵬國,依舊以風人自居,現在風軍入城,無疑是說簡城又重歸風治,百姓們自然都是喜出望外,打心眼里高興。
    由于唐寅是和邱月在馬上并肩而行,走在前面,其他眾將則是跟在后方,雖然百姓們沒見過他,也覺得這個青年看上去有些太年輕了,不過還是把他的身份猜出個大概。
    唐寅正和邱月向前走著,前方人群突然一陣騷動,從人群里擠出兩位老者,抬頭看著馬上的唐寅,雙雙躬身施禮,說道:“唐大人,老夫給您見禮了。”
    邱月嚇了一跳,不知道這突然冒出來的兩個老頭是干啥的,他急忙回頭,對隨行的侍衛連聲叫道:“快、快、快!快去把這兩個不長眼的老家伙拉開,別擋了大人的道。”
    唐寅沒有他那么緊張,沖著邱月擺手一笑,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他在馬上向下伏了伏身,和顏悅色地問道:“兩位老人家是……”
    他話音未落,從人群中又擠出幾名老者,這些人雖然都身著舊衣,也上了年歲,鬢須花白,但腰間都掛有佩劍,兩眼倍亮,精氣神看上去也比同年的老人足得多。
    其中一名老者躬身說道:“我們都是中央軍退役的老兵,聽說唐大人率領風軍入城,我們特意是來向唐大人見禮的!”說著話,幾名老者再次拱手,必恭必敬地跪地施大禮。
    啊!原來是退伍的老兵!唐寅聞言,敬意油然而生。他最喜歡的就是兵將,即便是退役的老兵,他也是尊敬得很。
    他在馬上坐不住了,急忙翻身下馬,快步上前,將幾名老者攙扶起來,同時又客客氣氣地還了一禮,正色說道:“諸位老人家即為風軍,就是我大風的功臣,你們的大禮,我實在承受不起。”
    唐寅這個舉動令幾名老者感動不已,同時也令周圍的百姓們為之心折。唐寅是什么身份?名譽上雖然只是郡,而實際上已掌控風國的大局,他對待退役老兵的客氣程度,連邱月這個區區的城主都遠遠不比上,如此愛兵愛民的大官,是百姓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又如何不讓百姓們心生敬意呢?
    “唐大人,我們也給您見禮了!”
    唐寅把幾名老兵扶了起來,但兩旁的百姓們卻是呼啦啦的跪倒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