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400

  子纓將天鷹軍分成兩波,每波三萬人,他率領第一波,先行出,去封堵三圣山的出口,又令自己的偏將劉柱率領另外的三萬將士,隨后出城,封堵三圣山的入口。【】兩波人馬,分為一前一后,開出簡城。
    子纓統帥的三萬天鷹軍走在前面,出了簡城之后,只走出二十余里,就路過戰無雙和鐘天等人所隱藏的那片小樹林。他們還未到,寧軍的眼線便現了他們的形跡,第一時間把消息稟報給戰無雙和戰無敵兩兄弟。
    聽說天淵軍的人已出了簡城追殺上來,戰無雙等人同是一驚,沒有想到唐寅竟然如此咄咄人,連夜間都要行軍追殺。戰無敵氣的眉毛豎立,怒吼連連,他對戰無雙說道:“大哥,反正我們已經跑不了了,就和敵軍拼了吧!”
    “這……”戰無雙眉頭緊鎖地緩緩搖了搖頭,現在只剩下這點兵將,如何能拼得過士氣正盛的天淵軍?只怕剛一交戰,己方這點人就得全軍覆沒。沉思了片刻,他問探子道:“你可看清楚對方來有多少人馬?”
    “應該在三萬左右。”探子小心翼翼地答道。
    “三萬左右?”戰無敵疑惑地撓撓頭,說道:“不對啊!子纓統帥的敵軍至少還有六、七萬人,再加上趕過來支援的唐寅,敵軍即使沒有十萬,可也差不多了,怎么可能才三萬?你沒有看錯?”
    那探子打個冷戰,軍機大事,豈能有誤?他立刻答道:“無敵將軍,屬下已是一探再探,對方確實只有三萬人左右,絕對錯不了。”
    戰無敵吸口氣,轉頭看向兄長戰無雙。這時候,鐘天等人也湊了過來,人們的目光都集中到戰無雙一人身上,看他如何決定。若對方真是三萬人,此戰倒還有一打的可能,畢竟對方在明,己方在暗,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即使人數差了許多,但還是有取勝的希望。
    戰無雙眼珠連連轉頭,腦筋也在飛轉,腦海中琢磨著敵方究竟是在使用什么樣的戰術。
    他足足有兩三分鐘沒有說話,對周圍眾人仿佛有幾個世紀那么長,就在人們急的抓耳撓腮,等的不耐煩時,戰無雙終于開口說道:“我估計敵兵很可能是兵分兩路了。我軍藏于樹林內,想必天淵軍的探子已查不出來我們的具體行蹤,而天淵軍又怕貿然追擊會中我軍的埋伏,所以先分出三萬人做前軍,如果不出意外,再三萬敵軍的后面還有敵軍,那才是主力。”
    聽完戰無雙的分析,眾人連連點頭,覺得他說的有道理,就連不懂軍事的鐘天也不得不佩服戰無雙心思之周密。
    他疑問道:“無雙將軍,那依你之見,我們當……”
    “把這三萬的敵軍讓過來,要打,我們就打敵軍的主力。此戰若是能一擊成功,必會讓追殺我軍的敵人軍心大亂,我軍也可乘機南下,順利撤入莫國。”戰無雙一字一頓,鏗鏘有力地說道。
    “大哥,你做決定吧!我聽你的!”不等旁人接話,戰無敵搶先說道。
    戰無雙點點頭,環視其他眾人,問道:“諸位的意思呢?”
    “哦……”鐘天等人相互,雖然覺得偷襲天淵軍的主力非常冒險,但現在也只能拼了,不然讓天淵軍趕到己方的前面去,也就別想再向南逃了。
    “就請無雙將軍定奪吧!”
    “好!”
    很快,剛剛休息了還不到一個時辰的寧軍士卒紛紛又都從地上爬起,藏匿在樹林中,作好戰斗準備。好在他們事先沒有生火,這時候做迎戰準備也迅。
    他們這邊剛剛準備好,子纓所統帥的三萬天鷹軍將士也到了。
    對于這片位于官道旁的小樹林,子纓沒有多加留意,在他看來,寧軍不可能躲藏到這樣的小地方,一旦讓己方現就得被團團包圍,想跑都跑不了,只有三圣山那樣的地方才適合寧軍躲避隱藏。
    子纓經過小樹林的時候沒有做片刻的停留,直接穿行而過,而隱藏于樹林中的寧軍也沒有動偷襲,兩支勢如水火的軍隊一個在明,一個在暗,幾乎近在咫尺,倒是出奇的相安無事。
    等天鷹軍從樹林前方的官道走過去之后,戰無雙也長出一口氣,好在敵軍對己方的形跡毫無察覺,這可真是天助己方啊!天淵軍過去了好一會,戰無雙連續派出數批探子,打探后方是不是還有敵軍向這邊進。
    果然,派出的探子沒過多久紛紛返回,帶回來的消息和戰無雙預測的一樣,后面確實又有一支天淵軍趕過來,其人數與前面剛過去的那支天淵軍差不多,也在三萬左右。
    聽完探子的回報后,戰無敵驚訝道:“又是三萬人,大哥,這是怎么回事?”
    戰無雙也覺得奇怪,三萬人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天淵軍如此派軍,究竟是什么意圖,他也搞不清楚了。他沒有回答戰無敵,而是問探子道:“這支敵軍后方還有其他的敵軍嗎?”
    “沒有了!”探子肯定地搖搖頭,說道:“簡城只開出這兩支軍隊,再沒有其他的敵兵出現了。”
    “恩!”戰無雙應了一聲,點點頭,幽幽說道:“很好。”又想了片刻,他振作精神,對左右部下說道:“諸位,準備戰斗,這次,我們無論如何也要擊垮這支敵軍。”
    “是!”眾將們紛紛領令,釋放靈鎧,并將手中的武器靈化,士卒們則紛紛摘下弓箭,瞄準林外的官道。
    另一邊,劉柱統帥三萬天鷹軍很快也走到樹林這邊。由于前方子纓一眾已經平安無事的過去了,他毫無防備心理,率領三萬將士,大搖大擺的從林前走過。
    天鷹軍行進很快,時間不長,已有半數的士卒走過樹林,可正在這時,林中突然響起尖銳的口哨聲,還未等天鷹軍將士反應過來,耳輪中就聽一陣急促尖銳的呼嘯聲。
    撲、撲、撲!
    幾乎是瞬間,天鷹軍靠近樹林那邊的士卒就倒下一大片人,他們連怎么回事都沒弄清楚,便當其沖的成了箭靶子,被樹林中射出來的密集箭陣打個正著,人們皆是身中數箭,撲到在地,有些人渾身插滿箭支,當場斃命,有些人則是身上中箭,躺在地上連連痛叫,一時間,雕翎飛射聲、箭頭刺肉聲以及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連成一片。
    林中連續不斷的箭雨射的天鷹軍措手不及,一批批的士卒在箭陣的勁射下死于非命。這時候,劉柱才恍然意識到不好,己方遭到了敵軍的埋伏!他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指揮全軍迎敵,而是把天眼和地網的隨軍探子叫來,令他們馬上給子纓以及城內的唐寅飛鴿傳書,請求兩方立刻援救。
    他這個舉動看似窩囊無能,但無疑也是最正確的,敵軍雖然不多,但以他的能力和三萬的兵力,想頂住寧軍還是不太可能。
    交代完這些,他才調轉馬頭向回跑,指揮全軍列陣支盾,頂住敵軍的箭陣。
    在他的指揮下,天鷹軍總算是制止住混亂的局勢,人們紛紛架起盾牌,抵擋對方的箭雨。但是此時折損于寧軍箭陣下的士卒已有數千之多。
    穩住陣腳后,天鷹軍士卒也紛紛捻弓搭箭,向樹林展開回射還擊,但是密林的樹木成了寧軍最好的掩護,天鷹軍回射的箭矢沒有傷到幾名寧兵,大多都射在樹木上,如此一來,反倒給箭矢不足的寧軍提供了武器,許多寧兵射完自己的箭支后,把釘著樹木上的箭支拔下來,回射給天鷹軍。
    寧軍是以箭陣犀利聞名,此時他們依仗林中樹木,肆無忌憚的箭射,給天鷹軍造成極大的威脅和殺傷,即便支起盾牌,可仍不時有箭矢穿過盾牌之間的縫隙,射到下面寧軍的身上,即便劉柱趕回來指揮也在戰馬上坐不住,被呼嘯而來的箭雨下戰馬,躲藏到己方將士支撐的盾牌之下。
    漸漸的,天鷹軍整體陣營被寧軍箭陣的節節后退,眼看著要退下官道的另一側。
    正在這時,就聽林中突然有人大吼一聲,接著,從里面沖出一支人馬。前面幾人皆是騎著戰馬的寧將、鵬將,后面跟著大批的寧軍士卒,為的一位,身罩靈鎧,手中持有一把紫幽幽的靈刀,這位不是旁人,正是戰無敵。
    戰無敵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面,邊沖還邊連連吶喊,吼聲如雷,震人耳膜,氣勢之盛,攝人魂魄。天鷹軍將士幾乎是本能的紛紛將箭支向這隊人馬射去,戰無敵自然當其沖,只見他將手中的大刀輪的風雨不透,箭矢打在刀幕中紛紛折成兩斷。
    由于距離太近,天鷹軍還未來得及展開第二輪箭射,戰無敵就沖殺到了近前,手中的紫電幽光刀向前一刺,正中一名士卒手中的盾牌,鐵制的盾牌抵擋不住靈刀的鋒芒,只聽咔嚓一聲,紫電幽光刀直接把盾牌刺穿,刀鋒去勢不減,一并刺透那名舉盾士卒的胸膛。
    “啊——”
    士卒出一聲凄厲的慘叫,戰無敵斷喝著,雙臂用力,把掛著刀鋒上的士卒橫輪出去。就聽撲通一聲悶響,那士卒的尸體橫著飛出,將身側數名風軍撞翻在地,滾成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