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401

  戰無敵是人如其名,其驍勇善戰,的確是萬人不敵。【】他沖入天鷹軍的陣營中,左沖右突,簡直如入無人之境,三萬天鷹軍將士,無一人能擋其鋒芒,也可以說只戰無敵一人便把天鷹軍的陣營攪的大亂。
    劉柱是名武將,也是三萬將士的統帥,但即便是他也不敢上去抵擋戰無敵,而是躲的遠遠的,生怕戰無敵現自己,找到自己的頭上,現在,他唯一期盼的就是子纓或者唐寅的援軍能馬上趕過來。
    天眼和地網探子的飛鴿傳書確實很快,戰斗剛剛展開沒多久,信息就傳回了簡城。此時,唐寅以及麾下眾將正在行館內休息,唐寅也是剛剛進入夢鄉,正在他酣睡香甜之時,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
    “該死的!”唐寅睜開眼睛,緩了片刻,翻身從床上坐起,同時郁悶地咒罵一聲,他隨手拿起外衣,披在身上,然后語氣不善地說道:“近來!”
    “大人!”他話音剛落,樂天和艾嘉二人就從外面沖了近來,見到唐寅之后,兩人連禮都未失,便急聲說道:“大人,天鷹軍在城南二十里外遭遇寧軍主力的埋伏,已向我方求援!”
    “什么?”唐寅聞言身子一震,睡意也消失的無蹤影,他疑道:“二十里外遭遇埋伏?子纓不是說寧軍會隱藏在三圣山嗎?”
    “看來這次子纓將軍是預料錯了,大人,快做定奪吧!”樂天緊張地說道。
    “恩!”唐寅挺身站起,揮手說道:“召集其他眾將,立刻隨我趕過去增援!”
    “是!大人!”樂天和艾嘉雙雙答應一聲,快步走了出去。
    唐寅則快地穿好衣服,等他出了房間,來到行館的院落中,舞媚、上官元讓等人也紛紛從各自的房間里出來,聚集在院中。
    “大人,聽說天鷹軍剛出城二十里就遇到敵人的埋伏,三圣山不是在四十里外嗎?”上官元讓大步走到唐寅近前,不解地問道。
    唐寅苦笑,說道:“看來寧軍是沒躲到三圣山,不知道藏到哪個犄角旮旯了。”說著話,他目光落在舞媚舞英身上,走上前去,低聲說道:“此去是與寧軍主力作戰,你二人還是留在簡城吧!”
    “不!”舞媚和舞英異口同聲地反對。舞媚正色道:“這次我非要親手砍下鐘天老賊的腦袋不可,就算是刀山火海,天上下刀子,我也要去!”
    “恩!”舞英在旁大點其頭。
    見狀,唐寅苦笑一聲,沒有再多勸阻兩姐妹,而且現在也沒有時間在這里耽擱,他翻身上馬,回頭對眾人說道:“走!”
    唐寅一行人走到南城的時候,麾下的萬余名士卒們也都趕了過來,兩方匯合一處,齊齊出城,直奔天鷹軍與寧軍交戰地點趕去。
    他們這支騎兵可不是普通騎兵,跨下的戰馬都是莫馬,度極快,提上全后,如同風馳電掣一般,萬余人行在官道上,真好象一道旋風刮過。
    子纓一眾距離交戰地點比簡城要近得多,而唐寅卻是率眾先趕來的,由此也可看出莫國戰馬之迅猛。
    唐寅趕到交戰地點的時候,雙方已兵對兵,將對將,打成了一團。
    現在,不僅以戰無敵為的寧兵寧將都上了,就連有傷在身的鐘武已跨上戰馬,沖入戰場參與撕殺。鐘天是沒有動手,不過他就站在戰場的邊緣,身邊的侍衛、親兵已齊齊上陣,只留下三名神池高手在他身邊保護。
    遠遠的,唐寅沒看到別人,倒是看到了戰無敵在己方陣營之中如入無人之境,一把紫電幽光刀揮舞的虎虎生風,斬殺己方士卒就如同切菜一般。看罷之后,唐寅怒火中燒,氣血上撞,沉喝一聲,催馬就向戰無敵沖殺過去。
    在前沖的過程中,他釋放靈鎧,同時抽出雙刀,將其靈化,合為一把長長的鐮刀。只眨眼工夫,唐寅就到了戰場前,他大喝道:“風軍兄弟統統讓開!”
    天鷹軍士卒被他這嗓子皆嚇一跳,出于本能反應,紛紛向兩側退避,唐寅片刻不停,直接策馬奔入戰場之內,看準戰無敵所在的方位,策馬沖到其近前,二話沒說,輪刀就劈。
    戰無敵并未看到唐寅從側方殺來,倒是感覺到身側惡風不善,出于修靈者的靈敏,他身子猛的向下一低,唰!鐮刀的鋒芒幾乎是貼著他頭頂上的靈鎧掃過。
    好快!這是戰無敵對這一刀的第一反應。他又驚又駭,下意識地喝問道:“什么人?”說著話,他也停直身軀,轉頭向唐寅看去。
    唐寅并不接話,一擊不中,手腕立刻翻轉,輪出去的鐮刀又立刻反削回來。
    “唐寅?”
    戰無敵和唐寅也不是第一次交手了,雖然后者身罩靈鎧,但還是把他認了出來。戰無敵心中暗暗叫苦,若是自己在全盛狀態下,自然不用懼怕唐寅,可是現在自己靈氣已耗光大半,如何還能是唐寅的對手?
    唐寅的刀太快了,也太詭異,戰無敵來不及細想,當即將刀向前一豎,硬接唐寅的回削。
    當啷!
    鐮刀的刀鋒正回砍在紫電幽光刀的刀桿上,星火竄起,鐵器的碰撞聲刺耳。戰無敵擋下這刀后,立刻將紫電幽光刀一橫,以刀纂猛刺唐寅的胸口。他的招式用在旁人身上或許還能管用,但用在以招式見長的唐寅身上,簡直如同兒戲。
    唐寅嗤笑出聲,身子只是微微一側,將刀纂輕松讓過,趁對方要收招的瞬間,他手臂猛的向后一縮,嘭的一聲,將戰無敵的紫電幽光刀死死夾在自己的肋下,緊接著,他另只手握起拳頭,對準戰無敵的面頰,狠狠的就是一擊擺拳。
    戰無敵沒想到他還有這手,準備不足,倉促躲閃,只可惜他的低頭慢了半步,唐寅的拳鋒還是刮到他頭頂的靈鎧,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戰無敵頭頂的靈鎧應聲而碎,頭散落下來,好象厲鬼一般。
    其實以二人真實的修為來論,唐寅的拳頭未必能擊碎戰無敵的靈鎧,但是現在戰無敵體內靈氣消耗嚴重,靈鎧的堅固程度已大大縮減。這還多虧他反應夠快,不然他半個腦袋都得被唐寅擊碎。
    好厲害的唐寅!戰無敵被唐寅的重拳嚇出一身的冷汗,好象不敢再與其戀戰,撥轉馬頭,向己方那邊敗退過去。
    唐寅一擊得手,哪肯放他逃走,想也未想,拍馬便追。戰無敵戰馬的度與唐寅跨下的如影比起來相差懸殊,只是頃刻之間,唐寅已追到戰無敵的身后,他手中鐮刀高高舉起,對準戰無敵的后心,就準備猛砍下去。
    可正在這時,原本敗逃的戰無敵突然轉回身形,同一時間,手中的靈刀也回斬過來。刀未到,靈波先至,這道靈波又薄又長,好象一把巨大的半月形彎刀,直取唐寅的脖頸。
    原來是回馬刀!
    唐寅心中冷笑,身子向后一仰,使出個鐵板橋,整個人平躺在馬背上。
    唰!
    靈波在唐寅的身子平平掠過。等靈波過去,唐寅立刻直起身,鐮刀揮舞,反削戰無敵,同時喝道:“戰無敵,看你這回還往哪里跑……”
    他話音還未落,忽聽身后有人叫道:“大人小心!”
    唐寅心中一動,還沒搞清楚怎么回事,突然感覺腦后惡風不善,空氣波動,似有利器已襲到自己近前。
    若換成旁人,這時候無論如何也閃躲不開了,但唐寅不是普通的修靈者,他有他保命的法寶——暗影漂移。
    原本坐在馬背上的唐寅突然化成一團黑霧,憑空消失,也就在他消失的瞬間,戰無敵剛才釋放的那道靈波又反射回來,將他散的那團黑煙斬成兩截。
    戰無敵剛才回斬的那一刀可不單單是回馬刀,其中還暗藏著靈武技能靈斬•歸。本來他的回馬刀就夠出人意料的,加上飛射出去的靈波還能反斬回來,更是令人防不勝防,若非有人提醒,唐寅也險些著了他的道。
    唐寅以暗影漂移閃開戰無敵的的靈斬•歸,這時,一匹戰馬從后面沖殺上來,馬上坐有一員白色靈鎧的大將,手中提有一把靈化后的三尖兩刃刀,他快沖到戰無敵近前,大聲喊喝道:“戰無敵,上官元讓來也!”
    伴隨著他的話音,三尖兩刃刀由下而上的挑出,一道豎立的靈波射出,在地面劃出一條長長的裂痕,直奔戰無敵而去。
    聽到上官元讓這個名字,戰無敵的腦袋嗡了一聲,可以說在風國內,他天不怕、地不怕,只怕上官元讓這一個。別說現在他靈氣消耗太多,即使是全盛狀態之下,他也不是上官元讓的對手。
    見上官元讓的靈波向自己射來,劃過地面時都出咔咔的脆響聲,其聲勢之驚人,駭人心魂。那么厲害、那么高傲的戰無敵都不敢硬抵其鋒芒,嚇的連戰馬都顧不上了,驚叫出聲,側身從戰馬上蹦了下去。
    咔嚓!
    靈波沒有劈中戰無敵,卻結結實實擊在馬臀上。靈波由馬臀入,從馬頭射出,那么大的一匹戰馬,被上官元讓的一記靈波由正中間生生切開,變成兩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