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02

  上官元讓的到來讓戰無敵失去了最后一絲的戰意,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戰馬被上官元讓劈成兩半,他連手都未還,轉身形向戰場外跑去。【】上官元讓根本不把其他的人放在眼里,在他看來,唯一能稱得上對手的只有戰無敵。
    此時見戰無敵要跑,上官元讓哈哈大笑兩聲,催馬就追殺過去。戰無敵跑的慌亂,邊跑還邊向周圍的寧兵寧將喝道:“攔住他!快攔住他!”
    寧兵寧將們都傻眼了,戰無敵在他們心目中簡直就是戰神,什么時候敗得如此之慘過,甚至和對方連招都未過就直接敗下陣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驚訝歸驚訝,眾多的寧兵們還是蜂擁圍上前來,紛紛攔住上官元讓的去路。
    上官元讓哼笑,策馬沖到寧兵近前,三尖兩刃刀猛的向前一刺,就聽撲的一聲,連續兩名寧兵被刀鋒刺穿,身體串在刀桿上,上官元讓手臂抖動,猛然大喝一聲,就聽咔嚓兩聲脆響,兩名寧兵的身軀連同身上的盔甲被硬生生震裂,斷成兩截,噴射而出的鮮血濺了周圍人滿臉滿身,沒等其余的寧兵回過神來,上官元讓單手將三尖兩刃刀高高舉起,全力向下斬出。撲哧!陰森森的寒光閃過,擋在他側方的四名寧兵腦袋齊齊被削掉一半,只剩下半個頭顱的尸體站在地上晃了幾晃,相繼撲倒在地。
    “啊——”
    另一側涌上來的數名寧兵大吼著將手中長戟向上官元讓猛刺過去。上官元讓想都未想,快收刀,反手上挑,咔嚓,數支長戟被挑個正著,戟尖斷落,散了滿地,不等對方撤退,上官元讓緊接著又是一刀橫掃而出,將手里還拿著半截武器的寧兵斬翻在地。
    寧兵固然人數眾多,可是和上官元讓比起來,和螻蟻沒什么兩樣,即使不用靈武技能,大刀掄開,劈人也和切菜一般,無數的寧兵沖上來一批,倒下一批,上官元讓所過之處,血流成河,殘肢斷臂鋪滿地面,這真是名副其實的殺出一條血路。
    戰無敵沒有向兄長戰無雙那邊跑,而是跑向鐘天。
    關鍵時刻,戰無敵非但沒有沖動,頭腦反而異常冷靜。上官元讓太厲害,確實不是他能應付得了的,但是鐘天身邊那三名神池高手可不簡單,只是那三人始終不肯出定主意,把上官元讓引到鐘天那里,看那三名神池高手還能不能置身于事外?
    他逃跑的度并不快,剛好是能讓上官元讓看到他,但是又追不上他。
    等戰無敵跑到戰場的邊緣時,一眼看到正在觀戰的鐘天,好象生怕身后的上官元讓聽不到似的,扯脖子大喊道:“君上,快跑,上官元讓殺上來了!”
    他這一嗓子,聲音之大,在亂軍中猶如晴空炸雷一般,別說后面的上官元讓,即便是在戰場令一側的人都能隱約聽到。
    果然。一聽見‘君上’二字,上官元讓身子一震,虎目也立刻亮了起來,能被戰無敵稱之為君上的,肯定就是鐘天了,難道,鐘天就在附近?想到這里,他運起靈氣,三尖兩刃刀光芒大盛,靈亂•風呼嘯而出。
    只是瞬間,當在他前方的寧兵士卒就撲倒一片,借著這個空擋,上官元讓伸長脖子,探頭觀瞧,只見戰無敵正向一人快跑去。
    那人四、五十歲的樣子,身穿黑色的錦緞長袍,腰間系有玉帶,頭頂戴有玉冠,白面黑須,濃眉細目,模樣稱不上英俊,但也不算是丑陋。看罷之后,上官元讓幾乎百分百的肯定,此人就是鐘天沒錯。
    看到鐘天,上官元讓立刻就把戰無敵拋到腦后,畢竟鐘天的腦袋要比戰無敵值錢得多,就連那么冷靜的吳廣都能為斬殺鐘天不顧一切,何況是上官元讓。
    他大吼一聲:“不想死的就統統給我讓開!”說話之間,他雙腿緊夾馬腹,戰馬吃痛,長嘶一聲,向前一個跳躍,足足竄出兩、三米遠,上官元讓就如同猛虎下山似的,眼睛都紅了,催馬直奔鐘天而去。
    寧兵寧將們本就已經被他嚇跑了膽,此時見他又象瘋子一般猛撞過來,哪還膽擋他去路,紛紛向兩旁退讓,上官元讓幾乎是暢通無阻的到了鐘天近前,至于把他引過來的戰無敵,早已經轉頭跑了,去找他的兄長戰無雙。
    且說上官元讓,沖到鐘天面前,二話沒說,輪起手中的靈刀,斜肩帶背的就是一記重劈。
    鐘天倒是想閃躲,可是他的度哪有上官元讓的刀快,當他回過神來意識到不好,再想躲閃,刀鋒已到了他的肩頭上方。正在這時,站于鐘天身后的追風劍突然伸手扣住他腰間的玉帶,接著用力向回一拉。
    唰!
    撲通!
    上官元讓的刀幾乎是貼著鐘天的前胸掠過,而鐘天受追風劍那一扯之力,身體好象離弦之箭似的,直挺挺向后方射了出去,足足飛出五米多遠,他才落到地上,又翻滾出三米,總算是停下來。
    再看鐘天,雖然躲開了上官元讓那要命的一刀,但這一摔之力也幾乎要了他半條命,灰頭土臉的躺在地上,渾身上下的骨頭都快散架,哼哼呀呀的半晌站不起來。
    眼看著就要把鐘天斃于刀下,偏偏這個時候有人出來作梗,上官元讓氣的七竅生煙,看著站在自己馬前的追風劍,他叱牙咧嘴的怪叫道:“老子生撕了你!”說著,他手中刀輪圓了,對準追風劍的頭頂,全力劈砍。
    居高臨下的一刀,也是勢大力沉、雷霆萬鈞的一刀。
    刀鋒摩擦空氣已不再是尖銳的呼嘯,而出沉悶的嗡嗡聲。追風劍站起原地沒有動,只是身體周圍騰出一團白霧,將他的身體瞬間籠罩起一層銀白色的靈鎧,與此同時,他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把又薄又長的靈劍,足足有五尺左右,比普通的劍要長出大半截。
    他將手中的靈劍舉起,一手握住劍柄,一手托住劍身,要硬接上官元讓的重刀。
    你是自己找死啊!見狀,上官元讓緊咬牙關,將落刀的力氣使出十二成。
    當啷啷——這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仿佛要天崩地裂一般。這是靈兵與靈兵的碰撞,也是靈波與靈波對決。追風劍腳下的石塊、土地被強大的靈壓直接壓成粉末,土屑隨著靈波飄蕩滿天,地面憑空多出一個兩米見長的大圓坑,冷眼看去,追風劍好象整個人都快陷入地里。
    空氣中激蕩的靈波、靈壓的周圍人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那劇烈的聲響也讓左右眾人的耳朵嗡了一聲,什么都聽不到了,即使被甩飛出去好遠的鐘天都被震的胸口悶,身體佝僂在地上,雙手捂著耳朵,又是尖叫,又是干嘔,好象身處在煉獄中似的。
    上官元讓跨下的戰馬經受不起那強大的靈壓,被震的七竅竄血,撲通一聲趴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了。
    可以說雙方都未想到對方的修為竟然如此高深。
    此時上官元讓已站到地上,他雙手握刀,刀鋒依然壓在靈劍之上,而追風劍寸步不讓,即便身處在坑里,也未后退半步,依舊雙手撐劍,死死頂住上官元讓的三尖兩刃刀。
    這二人即是在較量力氣,也是在較量各自的修為。
    不過上官元讓畢竟是主動的一方,而且身處坑外,居高臨下,兩人對峙了片刻,追風劍感覺自己有些抵擋不住對方的壓力,他將牙關一咬,全力喊喝出聲,與此同時,架住三尖兩刃刀的靈劍突然散出濃濃的白霧,白霧包裹住靈劍,慢慢化為實體,緊接著,靈劍劍身閃現出刺眼的精光,一瞬間,靈劍的劍尖暴長數尺,猶如一根銀白色的觸角,在空中扭個彎,直向上官元讓的頸嗓咽喉刺去。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太不可思議了,也太違反常理。現在,追風劍的靈劍還架著上官元讓的靈刀,但靈劍的鋒芒卻已神奇般的刺向上官元讓的要害。
    對于普通修靈者來說,此時肯定會以為追風劍用的是妖術,但上官元讓知道,對方用的并不是什么妖術,而是只有修為達到極深造詣的修靈者才能夠使用的‘兵之靈變’,這也是兵之靈化的進階。
    暗叫一聲厲害!上官元讓來不及細想,腦袋急忙向旁一偏,唰!靈劍的鋒芒貼著他的脖子刺過。
    但這并未完,刺過去的靈劍柔軟如鞭,在空中急轉個彎,又反刺回來。
    上官元讓早有防備,再次低頭,把回刺的靈劍也閃躲過去,未等對方再進招,他收回三尖兩刃刀,同時身體向后連竄,足足退出到三米開外的地方才把身形穩住。
    這時,兩人對對方的實力已都有一定的了解,不約而同的使用洞察之術,查看對方的具體修為。
    “好一個靈神一體!”
    “靈神境!”
    前句話是追風劍說的,后句話則是上官元讓的感嘆,他還是第一次碰到修為達到靈神境的高手。
    他在感嘆,追風劍又何嘗不是如此。
    他也算是適合修靈靈武的天才,并在神池苦苦修煉數十載,修為才堪堪達到靈神境,而上官元讓還未到三十,只因為擁有神靈一體的體質修為就不在自己之下,這也讓人不得不感嘆老天的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