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03

  真正的天才難得一見,也容易遭人嫉恨。
    追風劍提著已靈變成鞭子一般的靈劍慢慢走出圓坑,兩只眼睛閃爍著惡毒又充滿妒忌的兇光,死死盯著上官元讓,這時,就連在旁觀戰的火焰劍、冰魄劍也雙雙走了出來,看架勢是要與追風劍合力戰上官元讓一人。
    面對著出身于神池的三名靈武高手,上官元讓面無懼色,他揮動靈刀,靈氣騰出,與靈刀再次融合,這也是兵之靈變的前奏。
    毫無預兆,追風劍、火焰劍、冰魄劍三人分從三個方向,直直向上官元讓撲去。火焰劍和冰魄劍分走左右兩路,兩把靈劍,快如閃電,刺向上官元讓的雙肋,追風劍走中路,手中的靈劍經過兵之靈變后已化成一支鋒利無比又軟又長的鞭子,直刺向上官元讓的心口窩。
    大喝一聲來得好,只見上官元讓雙手握住刀尾,三尖兩刃刀的刀桿突然變寬變薄,兩側并生出鋒芒,三尖兩刃刀也隨之變化成一把大型號的砍刀,他雙臂運足力氣,猛然向外輪出。
    嗡!
    靈刀掛風,勁氣四射,靈波自然而然的生出,以上官元讓為中心,一道圓弧形的靈波向攻向自己的三人掃去。感覺這倒靈波勁道之猛,似能劈天裂地,火焰劍、冰魄劍臉色同是一變,再不敢上前,紛紛收劍閃躲。
    追風劍的修為要比火焰劍和冰魄劍高出一個檔次,面對兇猛無比的靈波也沒有他二人那么緊張,他身子向下一低,輕松避開鋒芒,人蹲在原地未動,但手中的靈劍又暴長數尺,繼續刺向上官元讓的胸口。
    此人好麻煩!上官元讓并不怕冰、火二劍,只是對追風劍滿懷忌憚,他的兵之靈變是走剛猛一系,而追風劍的兵之靈變則恰恰相反,走的是陰柔一系,兩者互克,誰占有先手誰就占有優勢。
    上官元讓的身子橫著移出半米遠,堪堪將對方的靈劍閃過,不用回頭他也知道,對方的靈劍定要在自己身后反折回來,攻擊自己背后的要害,這回他沒有再躲避,而是舉起靈刀,對準追風劍,全力猛劈下去。
    變成大砍刀的三尖兩刃刀不僅模樣怪異嚇人,而且威力巨大,刀鋒下落之時,都出猶如晴天霹靂的咔咔聲。追風劍知道厲害,也不敢硬抵其鋒芒,蹲在地上的身軀順勢一倒,向旁邊轱轆出去。
    咔嚓!
    這一刀雖然沒有劈中追風劍,但卻將地面劈出一條六、七米長的大裂口,由此也可看出上官元讓這一刀的威力之大。
    趁著他一招力盡,后招未出的空擋,冰火二劍又竄了上來,到了上官元讓近前,兩人施展快劍,分向上官元讓的要害連刺三劍。
    別看靈變后的三尖兩刃刀異常巨大,但在上官元讓手中輕如無物,他身子也靈活,提溜一轉,快閃到兩人的攻擊范圍,隨后靈刀又橫掃而出。
    呼!
    火焰劍、冰魄劍二人哪敢硬接他的重刀,二人一個向下低身,一個向上竄起,閃躲靈刀的鋒芒,沒等上官元讓再出招,追風劍的攻勢又向他襲來。
    追風劍、火焰劍、冰魄劍三人在修為上有高有低,但配合起來倒是出奇的默契,追風劍防的時候,冰火二人攻,冰火二人防的時候追風劍攻,三人的攻擊一波接著一波,之間毫無間隔,更不會給對方喘息之機,上官元讓與三人交戰時間不長,已累的鼻凹鬢角都是汗。
    上官元讓的修為是高深,靈武也出類拔萃,但是和三名實力與其接近的神池高手過招,還是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正在他受三人圍攻形勢極為被動之時,寧軍的人群中突然又殺出一人,這人快地打量一番戰場上的局勢,正要向前近身,可是眼角的余光正好瞥到縮在一棵老樹旁邊的鐘天,這人眼睛一亮,調轉方向,拖著鐮刀,大步流星沖了過去。
    “鐘天,你可認識我是誰?”這人度極快,只幾個箭步便到了鐘天近前,兩只眼睛閃爍出詭異的綠光,在鐘天身上掃來掃去。
    此時鐘天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前面的戰場上,根本沒注意到身旁多出一人,猛然聽聞話音,他嚇的激靈靈打個冷戰,急忙扭頭尋聲看去。
    只見在自己的身旁不知何時多出一名身罩黑色靈鎧的修靈者。這人是從頭到腳一身黑,幾乎要與黑夜融為一體,手里還握有一把黑色的大鐮刀,隱隱射出烏光,他只有兩只眼睛是不同顏色的,那閃爍綠幽幽光芒的眼眸讓人很難分辨出他是人還是鬼。
    “你……你……”鐘天當初雖然是手握重兵的四大權貴之一,但他本身并不會靈武,突然身邊多出這么一號陌生人,他嚇的結結巴巴說不出話來。
    那人看著滿面恐懼的鐘天,嘴角慢慢挑起,腦袋一晃,散掉頭部的靈鎧,露出本來相貌,同時邪笑著說道:“這回你再!”
    “你……你是唐寅?!”
    鐘天總算是把來人的身份認出來了,不過他的腦袋也嗡的一聲,險些癱軟到地上,他做夢都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唐寅找上,而且還是在三名神池高手不在自己身邊的情況下。
    “很好,你還能記得我,這樣,你死也能死個明白了。”唐寅嘴角高挑,因為過于興奮的關系,他眼中的綠光變的更盛,他單手舉起鐮刀,眼睛微微一瞇,對準鐘天的脖子,惡狠狠劈砍下去。
    別說鐘天不會靈武,即便他會,在如此近的距離下也未必能躲得開唐寅的重刀。
    就在唐寅的刀馬上要砍中鐘天脖頸的瞬間,斜刺里突然射來一道銀光,不是擊向唐寅,而是去封堵唐寅下落的鐮刀。
    當啷啷!
    唐寅這一刀沒有劈到鐘天,倒是結結實實劈在那道銀光上,受其反彈之力,唐寅也被震的手腕麻。他本能反應的倒退一步,低頭細看橫在自己面前的銀光,這象是一把狹長的劍,又象是一只柔韌的鞭子,一時間唐寅也未分辨清楚是什么東西。
    就在他愣神的瞬間,這根似劍又似鞭的怪兵器突然彎折,其鋒芒如閃電一般刺向唐寅的胸口。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唐寅也聽到不遠處的上官元讓急聲叫道:“大人小心……”
    唰!
    呼!
    上官元讓的提醒沒有怪兵器的刺殺快。他話才剛出口,其鋒芒已刺到唐寅近前。怪兵器是把唐寅刺穿了,只不過刺穿的是一團黑霧和殘像,而唐寅的真身已憑借暗影漂移閃了出去。
    在不遠處的陰影中現身,唐寅這才抽出機會仔細觀瞧,原來擋住自己殺招又折刺向自己的怪兵器是敵人手中的一把靈劍,很難想象,那人站在數米開外的地方,但手中的靈劍卻能刺到自己這邊,而且還能違反常理的進行折刺,實在是難以想象。
    即便是在嚴烈的記憶中也找不到這樣的靈武技能。
    還沒等唐寅搞清楚對方到底用的是什么技能時,就聽前方有人大吼道:“唐寅,休傷我父王!”隨著話音,一名鵬將騎著戰馬沖殺過來,手中的九轉乾坤槍借著戰馬的沖勁,直刺向唐寅的小腹。
    唐寅沒見過鐘武,但聽他叫鐘天父王,也就把他的身材猜出個大概。他冷哼出聲,身子向下一低,閃過鐘武的靈槍,與此同時,他手中的鐮刀平掃出去,喝道:“給我滾下來!”
    他這刀不是斬鐘武,而是平掃向戰馬的馬腿。
    鐘武沒料到他會使用這樣的招式,準備不足,想提馬閃躲對方的鐮刀已然不可能了,無奈之下,他甩掉馬蹬,先行跳下戰馬。
    咔嚓!
    戰馬的兩只前腿被鐮刀的鋒芒掃個正著,雙腿盡斷,一頭搶到地上,由于鐘武跳馬及時,未受到波及,但即便如此,也是在地上翻滾的灰頭土臉。
    唐寅哈哈一笑,說道:“你來的正好,我今天就先殺小的,然后再殺老的!”說著話,他箭步沖到剛剛從地上爬起身的鐘武近前,揮刀就斬。
    鐘武使出全力,橫槍招架。
    當啷!
    唐寅這一刀,足足把鐘武震退三大步,不給對方喘息之機,唐寅箭步上前,一刀又直刺鐘武的胸口。
    太快了!唐寅的快刀的鐘武無力招架,只能抽身閃躲,可身子才剛剛停穩,唐寅的第三刀又到了。
    唐寅的刀法又快又詭異,時而剛猛,時而又刀走偏鋒,根本沒有固定的套路,都是隨機而變,也正因為這樣,才更具威力,更讓人摸不著門路。兩人才打了幾個回合,鐘武便支撐不住,被唐寅得連連后退。
    其實以鐘武的真正實力,并不至于如此不濟,即便不是唐寅的對手,后者想在短時間內勝他也不容易。但現在鐘武有重傷在身,平時連走路都得靠人攙扶,此時就是在咬牙硬挺著,若有戰馬在,還可靠戰馬代步,可惜現在連戰馬都沒有了,哪里還能敵得住氣勢正盛又咄咄人的唐寅?
    :明天有點事,更新可能會有點晚。大家多擔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