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05

  唐寅看著渾身是血又大叫不服的鐘武,他收起自己的雙刀,彎腰將掉在地上的九轉乾坤槍揀了起來,在手中掂了掂,感覺分量還算趁手,他悠然一笑,說道:“鐘武,你有今日,也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別人!”
    “唐寅……你要還是個人就痛痛快快殺了我……”鐘武厲聲吼道。
    “哼!”唐寅冷笑一聲,幽幽說道:“既然你這么說,我就成全你!”
    說著話,他跨步上前,一腳踢在鐘武的膝彎,后者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唐寅繞到他的身前,一把抓住他的面頰,五指微微用力回縮,咔嚓!鐘武臉上殘破的靈鎧應生而碎,露出一張蒼白如紙毫無血色的臉。
    唐寅臉上的笑容變濃,深吸口氣,沖著周圍的戰場大聲喝道:“你們都給我看清楚了,這就是與我天淵軍為敵的下場!”說著話,他捏著鐘武面頰的手指再次加力,后者吃痛,不由自主地張大嘴巴,唐寅將另只手的九轉乾坤槍提起,對準鐘武的嘴巴,緩緩刺了進去。
    他的動作緩慢,但卻片刻不停,槍尖順著鐘武的口腔一直刺進嗓子眼里,因為那么大的槍尖硬塞進嘴巴里,鐘武連叫聲都不出來,血水順著嘴角緩緩流出,嗓子里出咕嚕咕嚕的怪響聲。
    周圍的寧兵、鵬兵們看得清楚,無不嚇的臉色劇變,即便是天淵軍也都看著后脊梁一陣陣冒涼氣。
    九轉乾坤槍刺破鐘武的食道,又刺穿他的體腔,最后從他的后背探出。
    這時,唐寅手臂才猛然加力,只聽撲的又是一聲悶響,槍尖透出鐘武的身體后又深深刺入地里,將鐘武整個人釘在地上,想倒都倒不了。
    唐寅這一槍特意避開鐘武的要害,讓他不會馬上死去,而是要讓他因窒息慢慢斃命。雖然鐘武被自己的長槍刺穿身體,槍尾露在他的嘴巴外面,但他確實還活著,現在他的眼睛已能視物,瞪著面前的唐寅,眼角都已張裂,流出鮮血,但身子卻動也不能動,連聲音都不出來。
    看著被長槍釘在地上身子還在不停顫抖的鐘武,四周的寧兵和鵬軍們感覺頭皮麻,毛骨悚然,魂魄都要被嚇飛出來,人們滿面的呆滯和驚嚇,忘記了左右的敵人,出于本能反應的連連后退,只想立刻躲避起來,躲到唐寅看不到自己的地方。
    鐘武被唐寅以最殘酷的手段殺掉,鐘天也被戰無敵帶跑了,留下來還繼續與上官元讓惡戰的追風劍、火焰劍、冰魄劍三人已無心戀戰,三人幾乎不約而同的虛晃一招,跳出圈外,然后齊齊向戰無敵逃跑的方向竄去。
    現在他們要跑,上官元讓反而不干了,他大喝道:“爾等想往哪里跑?”
    他提著靈刀,箭步追上前去。追風劍是三人修為最高深的,而且他并非以靈武見長,真正厲害的是身法。此時他提起全,奔跑起來真如同一陣風似的,只眨眼工夫就閃進交戰的人群中,不見了蹤影。
    火焰劍、冰魄劍則比他的度慢了許多,就當他倆已要鉆進人群里的時候,上官元讓也追到二人的身后,手中的巨形靈刀由左至右的橫掃,斬向二人的腰身。冰火二人倒也不含糊,雙雙縱起身形,彈到半空中,躲開刀鋒的同時,也順勢向人群中落去。
    以戰場上敵我雙方混雜一處的局勢,真讓二人逃進人群里再想追上可就難上加難了,正在上官元讓大急的時候,冰火二人的前方突然冒出一個人來。他倆本就在半空中,前方空中憑空多出一個人來,多少讓二人感覺驚訝和錯愕。
    就在火焰劍、冰魄劍一怔之機,在半空中突然現身的那人雙臂齊出,手中的雙刀也分刺向冰火二人的胸口。若換成旁人,確實很難閃開那人的快刀,但火焰劍和冰魄劍畢竟都是神池高手,反應也快,二人不約而同的回劍格擋。
    當啷!當啷!
    隨著兩聲連續的脆響,空中頓時閃出兩團火星,原本要落向人群中的冰火二人也受反彈之力,被硬生生的退回去。
    “兩位,想走可沒那么容易!”
    突然出現的那人落地后,動作輕松又嫻熟地將手中的雙刀轉了一圈,閃爍著精光的雙眼斜視二人,同時慢悠悠地說道。
    唐寅?!火焰劍、冰魄劍心頭同是一驚,兩人先是前方的唐寅,再側身瞥瞥身后的上官元讓,這時候兩人知道,現在若想逃出戰場已沒有那么容易了。
    “如果兩位能放下武器投降,我會考慮饒你二人活命,若是還心存僥幸,想從這里逃走,那么請看……”唐寅伸手一指不遠處的鐘武,幽幽說道:“那就將是你二人的下場。”
    投降?在冰火二人的字典中從來就沒存在過這兩個字,神池的出身也讓二人承受不起投降的恥辱,即便是戰死,也絕不會繳械。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時向前近身,雙雙揮劍攻向唐寅。
    唐寅固然難纏,但上官元讓更為可怕,兩人避重就輕,決定還是從唐寅這邊突破。
    他二人快,唐寅更快,迎著兩人也沖上前去,手中的雙刀由下而上,分挑二人的小腹。
    冰火二人不閃不擋,而是雙雙施展出靈亂•風,不求能傷到唐寅,只希望能以強盛的靈武技能將唐寅開。
    兩記靈亂•風同時釋放,而且還是修為達到天境的修靈者,其威力稱得上是驚天動地,無數靈刃在空中飛射的嗡嗡聲如同鬼哭神嚎一般。
    唐寅對自己的靈武再有自信也不會硬擋對方的靈亂•風,他施展暗影漂移,恰倒好處的閃到火焰劍的身側,既避開了靈亂•風的鋒芒,又趁勢攻出一刀,猛刺火焰劍的肋下。
    啊?火焰劍暗叫一聲好快,來不及細想,下意識地向后竄去。可是這時候他犯下一個致命的錯誤,他只注意面前的唐寅,而忽視了自己身后還有個更為可怕的上官元讓。
    上官元讓這時正想揮刀出招,猛然見火焰劍向自己這邊飛退過來,他咧嘴笑了,無聲無息的掄起大刀,對準火焰劍的脖頸,就是一記橫掃。
    火焰劍忽聽身后惡風不善,這才恍然想起后方還有上官元讓在,只是此時他再想躲避,已然來不及了。火焰劍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將身子向下低了低,也就在這時,上官元讓的大刀也到了。
    呼!
    這一刀掛著勁風,雖然沒有掃中火焰劍的脖子,但卻擊中他的頭頂,只聽咔嚓一聲,火焰劍頭部的靈鎧被硬生生削掉一塊,連帶著,頭皮也被切下巴掌大小,瞬間,火焰劍頭頂流淌出來的鮮血便將他面部靈鎧染成紅色。
    “哎……”
    火焰劍痛叫出聲,落地后,向一旁連續轱轆出數米遠才敢停下身,伸手一摸自己的頭頂,掌心里黏糊糊的都是血。
    見火焰劍受傷,冰魄劍怒吼一聲,揮劍向上官元讓凌空斬去,同時一道靈波射出,斜肩帶背的劈砍。上官元讓掄起大刀,向外一輪,刀鋒正中冰魄劍射來的靈波上,靈刀并未將靈波擊碎,反而將其反彈回去。
    這也是只有靈變后的靈兵才能達到的效果。
    冰魄劍嚇了一跳,急忙又射出一記靈波,將反彈回來的靈波擋住,然后還想繼續猛攻上官元讓,唐寅又突然在他背后現身,雙刀也隨之刺向他的后腰。
    心中暗叫一聲不好!冰魄劍不敢大意,雙腿彎曲,原地彈起兩米多高,直挺挺地射向空中。他以為自己把唐寅的雙刀閃過去了,可哪知道應該在他下方的唐寅卻突然出現在他的頭頂上,雙臂輪圓了,由上而下,力劈華山的將雙刀砍向冰魄劍的腦袋。
    暗影漂移果然厲害!冰魄劍也被暗影漂移的詭異嚇的一激靈,他舉起靈劍,硬接唐寅的雙刀。
    當啷啷!
    這聲刺耳的巨響,象要把人的耳膜刺穿。
    冰魄劍受下壓之力,好象施展了千斤墜似的,在空中急墜下,落地后,出嘭的一聲悶響,雙腳在地面硬是踩出個三寸多深的腳印。
    他雙臂也被震的麻,虎口象是要崩裂似的,疼痛難忍,可他還未回過這口氣,上官元讓又殺上來了,巨型靈刀掛著勁風,直刺他的胸口,在刀尖的前端,已浮現出刀形的虛影,但那可不僅僅是影子,而是完全由靈氣凝華而成、無堅不摧的靈刃。
    上官元讓的刀刺到冰魄劍胸前三尺左右的地方便到達極限,無法再刺下去,但刀尖前方的靈刃卻飛射而出,如閃電一般刺向冰魄劍的前胸。
    冰魄劍倒是還想閃躲,不過身子正要讓出去的瞬間,半空中的唐寅又施展出暗影漂移,落到他的背后,雙臂向前一伸,將冰魄劍正準備避讓的身軀死死扣住。
    哎呀!
    這一下冰魄劍大驚失色,而這時再想甩開扣住他的唐寅,已然太晚了,耳輪中就聽撲哧一聲,上官元讓的靈刃正中冰魄劍的前胸,他胸前的靈鎧就如同豆腐一般,被靈刃輕松刺透,去勢不減,靈刃又從冰魄劍的背后探出,在他后面的唐寅則立刻以暗影漂移退到別處,讓開靈刃的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