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07

  此戰過后,當初深入風國的四十萬寧軍已基本宣告全軍覆沒,到最后只剩下戰無雙、戰無敵以及數百名殘兵敗將,鐘天這邊則更慘,身邊除了追風劍外已是一個人都沒剩下。【】
    本來鐘天還報有一絲希望,期盼其子鐘武能以他那一身出類拔萃的靈武修為逃出重圍,可是很快又有消息傳回來,鐘武已戰死沙場,尸也被懸掛于簡城城頭,這個消息徹底粉碎了鐘天的希望,也令老頭子悲痛欲絕,整個人看上去已毫無生氣。
    戰無敵還勸鐘天,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能回到寧國,還是有希望卷土重來,報仇雪恨。鐘天聽后毫無反應,但心里恨的牙根癢癢,如果當初不是戰無敵非要把自己帶走,鐘武又怎會死于沙場?最后還落得暴尸的下場。
    只是他心里也清楚,自己再怨再恨戰無敵也沒用,若想報仇,他現在只能依附戰氏兄弟。
    鐘天和寧軍逃亡的下一個目標是紡城,不過從簡城到紡城也有數百里之遠,步行的話再快也得走三、四天。
    而此時,鐘天和寧軍的狀況太艱苦了,上下人員疲憊到了極點,也饑餓到了極點。軍中早已經斷糧,包括鐘天在內,已有兩三天沒吃過象樣的東西了,下面的將士們更慘,因為人們或多或少皆有傷在身,而軍中又沒有藥品,再加上得不到休息的時間,傷口慢慢惡化,原本身上的小傷變成大傷,大傷則變成重傷,只一天走下來,許多士卒身上的傷口便散出腐臭味。休息一個晚上,等第二天要繼續趕路的時候,已有數十號人爬不起來,一部分人因為傷口惡化而一命嗚呼,另有一部分人是因為傷口炎起高燒,無力再走。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戰無雙再善于治兵,再善于統兵,這時也是束手無策,毫無辦法。
    看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無法行走的那些將士們,戰無雙幾乎是含著眼淚下令,將其全部刺死,給他們一個痛快的了斷。
    鐘天和寧軍向南方的紡城進,其人員可以說是走一道,死一道,原本還有數百號人,等三天后抵擋紡城的時候,只剩下區區百余人。
    俗話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此言不假。鐘天和寧軍戰敗的消息早已傳到紡城,其城主得知鐘天和寧軍只剩下百余人跑到自己這里時,他立刻下令,關閉城內,絕不能放鐘天和寧軍進城。
    現在鐘天和寧軍都快變成了瘟神,令人避之不及。
    看著城門緊閉的紡城,鐘天、戰無雙、戰無敵三人心頭皆是一顫,齊齊沖上前去叫喊,令城主立刻打開城門,放他們入城,可是不管他們如何喊喝,紡城城主就是不問不答,裝聾作啞。
    這下,鐘天等人總算是看出來了,紡城城主也倒戈到天淵軍那邊。
    鐘天忍不住仰天長嘆。現在他算是體會到自己的基礎有多么的薄弱,他當初稱王的時候,各郡、各縣、各城之紛紛向自己伏稱臣,而現在自己落了難,這些滿口忠義的郡、縣、城主們竟無一人忠于自己,全部倒戈向唐寅,當真是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啊!
    只是他現在再氣再狠也無濟于事,以他們這百十來人,想強行攻打紡城是不可能的,沒有辦法,又怕后方的追兵趕到,他們只能繞過紡城,繼續南下。
    可以說鐘天和寧軍被紡城城主拒之門外是對他們的雪上加霜,別說下面的將士們,即便是戰無雙、戰無敵、鐘天三人餓的都是兩眼放綠光,好象要吃人似的,修為那么高深的追風劍也感覺自己快要堅持不住了。
    紡城不能進,這回鐘天和寧軍選擇直奔風國的南大門??霸關。
    路上,戰無敵有氣無力地對鐘天說道:"君上,你的臣子們紛紛背叛,倒戈向唐寅,若是霸關守將也背叛你的話,我們可就出不了風國,進不了莫國了!"鐘天聞言忍不住吸了口涼氣,頓了片刻,他又搖搖頭,肯定地說道:"不會、不會!霸關守將英步雖然非我心腹,但是我早已在他身邊安插了我的眼線,若是他真和唐寅有過接觸的話,絕對瞞不過我。"戰無敵將信將疑地的瞥了鐘天一眼,幽幽說道:"希望如此吧!"現在戰無敵對鐘天已不報有任何信心。
    鐘天所說的眼線自然是指霸關的副將周順。周順是鐘天的嫡系,也是他的心腹,當初鐘天把周順安排到霸關,當然不是預想到自己會有一天要從霸關逃跑,而是覺得霸關的位置與潼門極為相似,也甚為重要,自己必須得把它牢牢掌握在手里,當然,鐘天身為一代梟雄,也是有他獨到的眼光。
    現在他暗暗慶幸自己當初所做的決定,把周順安排到霸關還真做對了。
    從紡城到霸關倒是不算遠,但也有上百里的路程,當他們行到霸關兩里外、城郭輪廓已浮現在眼中的時候,鐘天等人是再也走不動了,戰無雙派出一名士卒騎著他的戰馬,先行一步去往霸關,要其守將英布親自出城迎接。
    不用戰無雙派人來報信,霸關的探子已先一步將消息帶回,英步也已知道他們就在霸關之外。
    英步在驚訝的同時不由得暗暗佩服唐寅料事如神,當初早在數月之前唐寅路過霸關的時候就和他說過,鐘天一定會通過霸關南下進入莫國,當時他還不以為然,沒想到事情的進展還真被唐寅算對了,鐘天真的逃向了自己的霸關。
    英步沒有在府內多做停留,立刻招集麾下的部眾們,上到北城樓,舉目向外觀望,他環視了一圈,根本沒現寧軍的影子,他皺了皺眉頭,問報信的探子道:"你不是說鐘天和寧軍到了霸關之外嗎?人呢?"聽英布未叫鐘天大王,而是直呼其名諱,那探子嚇了一跳,愣在原地有些反應不過來。周圍的眾將們相互,心照不宣地微微點下頭,看來英布是已經改變了立場,要投向唐寅那一邊了。
    英布是忠于鐘天還是倒戈向唐寅,對眾將們而言都無關緊要,他們都是英布的老部下,跟隨他鎮守霸關也有七、八年的光景,早已對其忠心耿耿,死心塌地,所以無論英布做出怎樣的抉擇他們都會支持,當然,英布若選擇倒戈唐寅,在眾將們看來還是十分明智的,至少自己這些人還能留在風國,不用跟隨鐘天去逃亡了。
    "你倒是說話啊!"久久沒有聽到探子的答話,英布不滿地轉回頭,瞪著探子,說道:"鐘天和寧軍到底在哪呢?"探子回過神來,急忙伸手指向前方,說道:"在……在那邊,距離我城只有兩里,不過,寧軍的數量不多,只有百余人,而且又未打旗號,所以將軍可能會看不太清楚。""百余人?"英布先是一怔,隨即忍不住仰面而笑,喃喃說道:"真沒想到,堂堂的四十萬寧軍,竟然被唐大人打到只剩下百余人,哈哈,這當真是漲我大風的士氣,滅寧國的威風啊!""哈哈??"左右的眾將們也都笑了,現在他們已能百分百的確定,英步確實是倒戈向唐寅了,眾人心里也或多或少的松了口氣。
    "諸位將軍在笑什么?"隨著陰陽怪氣的問話聲,周順在數名親兵侍衛的伴隨下,漫步走上城頭。
    如果說以前英布對周順還有三分的忌憚,那么現在他心里已再無顧慮。他挺直腰板,悠悠一笑,問道:"周將軍可知道寧軍已抵達我霸關城外?"聽聞這話,周順的臉上立刻堆滿笑容,連連點頭,說道:"我也剛剛才得到的消息,所以上來。"哼!英步冷笑一聲,剛要說話,這時,一名士卒突然回頭叫道:"將軍,城外來有一騎!""哦?"英步精神一振,急忙向城外望去。果然,只見遠處快地奔過來一名騎兵,這人身穿寧國的鋼盔鋼甲,頭頂白色的長纓,就知道是寧兵。
    "是寧兵!是寧國的騎兵!"看到來的是寧兵,周順比任何人都興奮,在城樓上一蹦多高,其歡天喜地的模樣,仿佛見到了自己的親爹親娘一般。
    英步在旁冷眼看著,他不知道周順在高興什么,連自己都要大難臨頭的都不知道。
    "英步將軍,你還等什么?快快打開城門,歡迎寧軍入城啊!"周順有些忘乎所以,根本就沒注意到英步以及周圍眾將們眼中流露出的怪異目光。
    聽完周順的話,眾將們紛紛將手臂抬起,放到腰間的佩劍上,只要英步一聲令下,他們會毫不猶豫地斬殺周順。
    不過英布并未話,反而說道:"好!我們這就出城!"說著話,他向麾下部眾們一揮手臂,帶頭走下城墻,并令人打開城門。
    英布、周順以及數名將領帶著三千兵馬,涌出城門,在城外列好方陣,等那名寧國騎兵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