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11

  眼看著霸關軍的箭陣要射到自己的近前,追風劍突然大吼一聲,手中的靈劍乍現出刺眼的光芒,緊接著,靈亂•風生出,只見漫天的靈刃飛出,與迎面射來的箭支撞到一處,等這波靈刃飛過后,他手中的靈劍又是激射出數以百記的靈刃,這依舊是靈亂•風,追風劍一口氣連續釋放三次靈亂•風,射來的箭矢無一幸免,皆被靈刃打掉。【】
    位于中軍的英布等人簡直都看傻眼了,象靈亂•風這種高級靈武技能,讓他們釋放一次都得醞釀一會,而對方竟然連氣都未緩,一下子釋放三次靈亂•風,這已經不是不可思議了,而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追風劍剛才施展的其實是靈亂•風的進階技能,靈亂•風•連,這也是他自己獨創的。追風劍和上官元讓、戰無敵這樣的猛將還是有本質區別的,他即不是將領,又不喜歡闖蕩天下,平日里所有的精力都是用于研究和潛修靈武上,所以在靈武技能方面,連上官元讓都遠不如他。
    靈亂•風•連與靈亂•極的效果類似,但要比靈亂•極節省很多的靈氣,當然,它也有不及靈亂•極的地方,那就是靈刃的威力要比后者小許多,但用于對付眼前的箭陣是足夠用了。
    以靈亂•風•連擊下所有的箭支,不等霸關軍的弓箭手們進行第二輪齊射,他已如旋風一般沖向英步所在的中軍。
    他剛剛沖殺過來,霸關軍所列雁形陣的雙翼便開始回縮,原本是‘v’字的陣形,瞬間就變成‘o’字形,將追風劍團團圍在當中。
    “殺——”
    隨著霸關軍將士們的喊喝,追風劍的四周蜂擁沖上來數十名手持長矛的士卒,紛紛向他周身的要害猛刺。
    身陷重圍,面對著數以千計的敵人,追風劍毫無懼色,站在原地動都未動,只是腰身扭轉,手中的靈劍環掃而出。只見一道環行的寒光乍現,緊接著咔嚓咔嚓的脆響聲不絕于耳,周圍刺來的長矛皆被靈劍斬成兩截。
    就在眾人一怔之機,追風劍已猛然向前竄去,手中的靈劍也順勢前刺。
    撲哧!
    他這一劍,連續貫穿兩名士卒的胸膛,連劍都未拔,手腕猛然抖動,將兩名士卒的身體硬生生震成兩半,隨后靈劍再猛然橫斬出去,隨著靈波掃過,數名士卒又被砍成兩段。
    追風劍的靈武太厲害了,霸關軍將士們在他面前脆弱的如螻蟻一般,不過數千將士卻無一人臨陣退縮,也沒有一人被追風劍殺倒,即便明知道上前是送死,仍然不管不顧的沖殺上去。
    在霸關軍將士們不要命的沖鋒下,追風劍前突之勢也被頂住。
    就亂軍混戰而言,追風劍的經驗遠不如上官元讓、戰無敵那樣的武將,動手的時候,他總想保存實力,節約靈氣,即便有空機釋放靈武技能他也不會輕易釋放,可是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對敵人最有效的壓制正是采用連續不斷的靈武技能造成大范圍的死傷,壓下敵人的勢頭,制造敵軍將士的心理壓力,使其產生畏懼,不然的話,用靈兵一各個的去砍殺敵人,那得殺到什么時候?就算最后能把敵人都殺光了,自己也得被活活累死。
    現在追風劍就陷入這樣的怪圈,他越想節省靈氣,越不愿意使用技能,周圍的霸關軍沖殺的更加拼命,如此一來,追風劍變越覺得敵軍難纏,更不敢輕易釋放靈武技能。
    到最后,他非但沒有沖破敵圍,反而還被周圍的霸關軍牢牢困住,身上的靈鎧也因不時受到攻擊而出叮當的脆響聲。
    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這時候追風劍總算意識到情況對自己已極為不利,生死攸關之際,他也顧不上再節省靈氣了,猛然大喊一聲,將手中的靈劍進行兵之靈變。
    只見他手中狹長的靈劍突然爆長五尺有余,原本堅硬的劍身也隨之變的如同鞭子一樣柔軟,靈劍仿佛一條有生命的靈蛇,鉆入霸關軍的陣營當中,而且還在不斷的變長,很快,靈劍又從人群的另一側縫隙鉆出來。
    還沒等霸關軍眾人搞明白怎么回事,追風劍猛然一收手臂,同時喊喝道:“斷!”
    在人群中繞了一個大圈的靈劍突然回縮,也就在一瞬間,被靈劍圈起來的數十名士卒齊齊被攔腰斬成兩截,停頓了兩秒鐘,折斷的尸體才紛紛倒地,一時間,霸關軍的陣營撲倒一片,形成一個圓形的大缺口,向地上看,沒有一具完整的尸體,殘肢斷臂、內臟鮮血鋪滿地面。
    嘩——別說霸關士卒們驚駭的連連后退,就連騎在馬上,在后方觀戰的英布以及手下眾將們也皆嚇的身子一哆嗦,冷汗當即流淌出來。以前他們只聽說過兵之靈變,但還從未親眼見過,現在他們算是見識到了,兵之靈變的威力不知比兵之靈化要強過多少倍。
    因為追風劍的兵之靈變走陰柔一系,靈兵在靈變后沒有固定的形態,可以任意改變,同樣的也更加陰險毒辣,令人防不勝防。
    頓了好半晌,霸關軍將士們才反應過來,看到對方一下子殺掉己方這么多兄弟,數名士卒壓抑不住心中的激憤,大喊著掄刀向追風劍殺去。
    追風劍站在原地動也未動,手中的靈劍倒是突然爆長,向前方射去。撲!迎面沖來的那名士卒連靈劍是如何攻擊的都沒看清楚,胸膛便被靈劍的鋒芒刺透,而靈劍去勢不減,在空中急轉方向,又奔另一名殺向追風劍的士卒刺去。
    靈劍在空中不斷的變換方向,只是眨眼工夫,殺向追風劍的那幾名士卒無人幸免,皆被靈劍刺死在地。
    這仗打不了了!英布此時已是汗流滿面,對方的靈武已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匹敵,若是硬打下去,自己麾下這數千士卒就得統統被對方殺掉。想到這里,他再不猶豫,大聲喝道:“撤退!全軍撤退!我軍將士統統退回城內!”
    說完話,英布撥轉馬頭,率先向城內跑。
    英布一撤,下面的將士們頓時無心戀戰,后隊變前隊,紛紛向城內敗逃。
    追風劍心里明白,一旦讓敵軍退回到城內,以霸關高數丈的城墻做依仗,恐怕連自己也沖不進去。這時,他突然加緊攻勢,手臂抖動之間,靈劍仿佛成精了一般,時而變長,時而變短,時而攻左,時而又擊右,直殺的周圍霸關軍將士慘叫不斷,尸體疊羅,血流成河。
    在追風劍近乎于瘋狂的追殺下,英步不得不在己方士卒還未完全退回到城內的情況下就急急下令關閉城門,阻止對方突入城內,同時又對城頭上的士卒下令,放箭射殺敵人。
    軍令如山倒。英步一聲令下,霸關軍的士卒們只能立刻執行,別說關在城外的是己方的同袍兄弟,即便有自己的親爹親娘,箭也得照射不誤。
    霸關軍可不是僅僅三千人,其總兵力可是在兩、三萬人左右,城頭上兵甲如林,齊齊射出雕翎,箭矢之密集,威力之巨大可想而知。
    追風劍前沖的身形被城頭上飛落下來的箭雨硬生生擋住,被的連連后退,而那些遺留在城外的霸關軍也受其波及,成片的士卒慘死于己方的箭陣之下。
    城頭上箭雨不斷,一波接著一波,那么厲害的追風劍也不敢抵其鋒芒,無奈的一退再退,到最后,他不得不退到霸關軍的射程之外。
    這時再看戰場,橫七豎八的都是霸關軍尸體,其中大半是被追風劍所殺,另有一部分則是被己方將士的箭陣誤殺,草草算去,尸體足有上千具之多。
    可以說此戰讓英布吃了一個大教訓,算是真正領略到敵人的厲害,至此之后,他再不敢輕易出戰,始終是嚴守城池,閉門不出。
    且說追風劍,退出霸關的射程,緩了幾口氣,不甘心的又再次沖上前去。可是這一次霸關的箭陣更猛更利,追風劍僅僅前沖了數十米就被硬射回去。
    如此反復數次,追風劍皆無功而反,最后他也泄氣了,喘息著向左右瞧了瞧,見戰無敵就站在他身后的不遠處,正眼巴巴地看著他。追風劍暗嘆口氣,皺著眉頭問道:“戰將軍,現在有何辦法能沖破敵軍的城防?”
    戰無敵添了添干的嘴唇,幽幽說道:“除非霸關塌陷,或者你我背生雙翅!”說完話,他無力地搖搖頭,未再多言,向回走去。
    等戰無敵走回到戰無雙那邊,他身子一晃,撲通一聲直接坐到地上,喃喃說道:“大哥,這次我們真的是離不開風地,甩不開追兵了!”
    戰無雙拳頭握的緊緊的,牙關也咬的咯咯作響,舉目看著前方的霸關城,心中五味具全。
    如果敵軍出城迎戰的話,他們確實有機會趁亂殺入城內,但現在敵軍已全部龜縮到城里,死守城池,以己方這點人,想強行攻進去,那根本不可能。
    這時候,鐘天也傻眼了,呆呆地問道:“那……那我們現在怎么辦?”
    怎么辦?戰無雙也想找人問問自己到底該怎么辦呢!他瞪著鐘天,又氣又憤地問道:“君上,鹽城以南這么多的君縣,這么多的城池,難道就沒有一個郡、縣或者城主是你的心腹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