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413

  聽司對方自稱是鐘天,幾名鵬兵臉色皆是一變,二話沒說,紛
    紛撥轉馬頭,向回跑去。【】
    “你們還沒施,”鐘天還想問個清楚,但那幾名探子跑的飛
    快。時間不長就跑回本陣。
    過了一會,前方行來的那支兵馬中快地奔來一隊騎兵,這隊騎兵有千人左右,為的一位是個頂盔貫甲的中年人,白臉黑須,八字眉,小眼睛,塌鼻梁,尖尖嘴,一臉的賊眉鼠相。自┄┄這人催馬沖到鐘天等人近前停下。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著鐘天
    。他沒把鐘天認出來。后者倒是認出他了。看清楚來人的模樣。鐘
    天幾乎要從戰馬上蹦起來,他尖聲叫道:“肖尚,難道你不認識本
    王了嗎?。
    來的這位中年人。不是旁人,正是鐘天的表弟,高”郡郡肖
    尚。肖尚是真的沒認出鐘天。鐘天現在模樣也太慘了點,身上的王
    服已是破爛不堪,而且粘滿泥污,向臉上看,他整個人比之從前瘦
    了一大因,眼窩深陷,面頰消瘦,而且精氣神全無,與以前那個神
    采奕奕又意氣勃的鐘天比起來,現在的鐘天確實象是變了個人似
    的。
    聽司他的話音肖尚才算把鐘天認出來,他急忙翻身下馬,搶步跑到鐘天的馬前,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必恭必敬地說道:“臣弟肖
    尚,不知大王駕到,有失遠迎。清大王恕罪!”
    已經有多少天沒被人如此必恭必敬的稱之為大王了,鐘天心有
    感觸。此時見到肖尚,這個平日里與他不怎么親近的表弟很可能已是他在世上的唯一親人,連日來的擔驚受怕、家仇國恨衣齊涌上心頭,老頭子悲由心生,再受不了,艱難地下了戰馬,走到肖尚近前
    ,一把將其攫住,放聲大哭。
    鐘天大哭,肖尚不明白怎么回事,但為了不失禮也只能跟著哭
    ,這二個老頭子都快哭成了一團。
    戰無雙、戰無敵等人在旁看著,頗覺不耐煩,尤其是戰無敵,
    現在己方將士已餓的前胸貼后背,好不容易碰到己方這邊的大軍,
    光哭有什么用,趕快吃飽肚子才是最要緊的。他剛要開口說話,戰
    無雙將他拉住。自┄┄知道自己兄弟沖動,說話也難聽,現在可不是得罪鐘天的時候
    。戰無雙在旁輕輕咳了一聲,說道:“現在后有追兵。還望君上節
    哀
    他的話令鐘天激靈靈打個冷戰,神智也恢復過來,他喘了兩口
    氣,將臉上的淚水擦了擦,然后倒退兩步,疑問道:“尚弟,你不
    是在漳渝嗎?怎么突然率領大軍到這里來了?。
    肖尚正色說道:“大王,我是去找你的啊”。
    見鐘天面露疑惑之色,肖尚解釋道:“我聽說大王離開宛城之
    后。南下,看方向應該是去往莫國,大王要走,臣弟豈還能留
    下,所以臣弟率領高”郡的兩萬郡軍去往霸關,要與大王匯合
    他只是說的好聽,其實鐘天若是跑了,那么唐寅的下一個目標
    肯定是他們這些鐘天的親威和親信們,所以聽說鐘天向莫國方向逃
    跑時,肖尚在漳渝也坐不住了,集結所有能集結的人力。帶上全家
    老也向莫國那邊跑,這正好和前去投奔他的鐘天碰個正著。
    “唉”。聽完他的話,鐘天仰面長嘆一聲,連連擺手,說道:
    “尚弟,霸關已經去不得了
    “啊?。肖尚暗吃一驚,不解地眨眨眼睛,疑問道:“怎么”
    “霸關守將英步已投靠了唐寅,現在英步掌控霸關,緊閉城門
    ,我們根本無法通關
    哎呀!聽完這話,肖尚的腦袋嗡了一聲,霸關不通,那還怎么逃往莫國?己方豈不是必須得留在風地與天淵軍交戰嗎?”
    大王,那、那我們怎么辦?。
    “不用擔心”。鐘天說著話,拍拍身旁的戰無雙,說道:“無
    雙將軍已經向寧王上書,請寧王出面,責令莫國出兵攻擊霸關,
    要霸關被莫軍攻下,我們非但不用再外逃,或許還能借助莫國的軍
    力,打回都城去呢”。
    “啊!原來如此!這樣我就放心了剛才臉都嚇白的肖尚立
    刻又恢復常態,他轉頭看向戰無雙,一躬到地。客氣地說道:“原
    來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無雙將軍,在下久仰、久仰”。
    “肖大人客氣了。”戰無雙不緊不慢的還了一禮,心里卻大感不以為然。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鐘天的表弟和他還真象,對
    自己這個外人倒是無比的尊敬,時常擺出搖尾乞憐的獻媚樣。
    他正色說道:“我們現在已不能再去霸關,肖大人,請你立刻
    下令,后軍變前軍,原路返回。這段時間我們必須得死守漳渝,等莫國出兵之后,我們再聯合莫軍,與唐寅決一死戰”。
    “是、是、是!無雙將軍所言極是”。肖尚連連點頭,剛要下令,恍然想起自己的頂頭上司是鐘天,而非戰無雙,他滿面干笑地
    問道:“大王,你的意思呢?。
    鐘天暗嘆一聲,點頭說道:“就聽無雙將軍的吧”。
    “是!大王”。
    鐘天、戰無雙、戰無敵這支奄奄一息的殘部在去往漳渝的路上
    倒是和肖尚的大軍碰上了,這也算是無形中救了他們的命,在肖尚
    軍中,他們得到了久違的食物,甚至還有了馬車可以體息。
    按照戰無雙的意思。肖尚指揮手下的兩萬將士調頭,原路返回
    漳渝。
    而另一邊,唐寅的所統帥的追兵已抵達霸關。
    見到天淵軍的旗號,英布連想都未想,立刻大開城門。親率麾
    下部眾,出城迎接。
    天淵軍現在氣勢如宏。其軍容規模自然也遠非寧軍可比。
    走在前面的前軍。是清一色的馬隊,士卒們手持長槍,腰間椅
    刀,背掛長弓,可以說是快要武裝到了牙齒,向后看,旗幟招展,
    繡帶飛揚,密壓壓的步兵陣形整齊。舉目望去。士卒們頭頂的紅纓鋪天蓋地。象是要把整條官道鋪成紅巴自┄┄看到這里,英布倒吸口氣,一是被風軍的陣勢嚇了一跳。其二他猛然想起自己忽略的一件很重要的事,還未改旗易幟。目前霸關
    城頭懸掛的依然的鵬旗,而將士們身上的盔甲也依舊是鵬軍鎧甲。
    這時候再想換衣服已然來不及了,英布揮手叫來一名偏將。對其急道:“快、快、快!你趕快回城,把城上的鵬旗統統換掉,換
    成風旗!”
    “是!將軍!”那偏將答應一聲。作勢要回去。頓了一下,他
    面露難色地說道:“將軍。我……我們城中哪里還風旗。當初不是都讓周順給燒光了嗎?”
    這倒是。英步撓撫面頰。說道:“不管怎么樣,把鵬旗統統撤
    掉,就算找些黑布來也行,先掛起再說。”
    “明白了。”編將答應一聲。領令而去。
    偏將離開時間不長,以唐寅為的中軍也抵達霸關。看到騎著
    高頭大馬、左右部將、侍衛眾多的唐寅。英步整了整身上的盔甲,訪問四…!愚良明朝時代網游專區。舊”日四…
    然后快步上前,走到唐寅的馬前,甩動戰袍,單膝跪地,插手施禮
    ,大聲道:,“末將英步,參見唐大人”。
    就官階而言,身為郡的唐寅要比英步高出一截。自┄┄唐寅含笑下馬,伸手把英步攙扶起來,說道:“英步將軍這次
    為我大風可是立下了大功!”
    他已然聽說鐘天一眾行到霸關受阻的事。對英步的表現也很滿
    意,而且英步與他私交不薄。唐寅對其也是十分客氣的。
    英步受寵若驚,連聲說道:,“唐大人過獎了說著話,他把
    身形一側,躬身說道:“唐大人請入城歇息”。
    唐寅點點頭,說道:“英步將軍請!”
    ,“唐大人先請!”
    唐寅在英布的隨行下,進入霸關。不過他所率的將士沒有全部
    進城。跟隨唐寅入城的是麾下眾將和騎兵,天鷹軍則留在城外駐扎
    。
    進入霸關后,英步想直接把唐寅請入自己的將軍府體息,而唐
    寅則搖搖頭。說道:“英步將軍,我想先到城墻上。不知方不
    方便
    英步愣了一下,然后忙說道:“沒什么不方便的,唐大人請!
    。說著話,他就把唐寅向北城墻上讓。
    唐寅擺手說道:“我們去南城墻瞧瞧
    “哦,”英步不解,疑問道:“大人,鐘天和寧軍殘部都在
    國內,他們要想強行攻城,也只能進攻城北
    “呵呵”。唐寅輕笑一聲,背著手,邊向前走邊說道:“鐘天
    和寧軍根本不足為慮,以他們目前的戰力,即使是插翅也飛不過霸
    關。現在,我只擔心南方的莫國會突然難
    “啊?。
    英步倒吸口氣。沉思了半晌,他方低聲問道:“前些時候。大
    人不是悄悄去了一趟莫國疏通關系嗎?。自┄┄“世事瞬息萬變。人心更是難測。當初的承諾會不會在日后遵
    守,誰都說不準。所以,我們也不能不防啊”。唐寅瞇縫著眼睛,
    笑呵呵地說道。
    “哦!”英步應了一聲。正色說道:,“末將明白了說著。
    他帶著唐寅去往南城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