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414

  霸關的南城墻要比北城墻的城防堅固和完善許多,即使現在和莫國沒有交戰,城墻內
    的投石機也擺放有整整兩大排,一旦生交戰,這些投石機將會給攻城的莫軍造成難以估
    量的殺傷。【】
    上到城頭,舉目望去,箭垛后到處都有堆積如小山一般的滾木、擂石,成捆的箭支一
    列列、一排排,數不清有多少根。如此的城防設施,即便攻城的敵軍有數萬甚至數十萬,
    恐怕都難以在短時間內攻下霸關。
    唐寅在英步的陪同下巡視了一大圈,看罷之后,對其城防的完善十分滿意,心中對英
    步的能力也更加贊賞。風王展華未必是個才華橫溢的君主,但把英步安排在霸關,而且一
    任就是七、八年,這個決定倒還真對了,有英步在,霸關確實能成為一處讓人放心的門戶
    。
    “大人,末將若有做的不周之處,還請大人指出。”英步正色說道。
    唐寅笑了,連連搖頭,說道:“英步將軍守城的能力要遠勝于我,該請教的人是我才
    對,而非英步將軍。”
    “啊!大人太客氣了。”唐寅簡單的一句肯定令英步心中大為受用,其態度也變的越
    謙卑。
    邊跟著唐寅向城下走,英步邊好奇地問道:“大人,難道莫國真會對我大風用兵?”
    唐寅淡然而笑,說道:“這個可能性并不大,但我們也不能不防。”這段時間,通過
    潛伏在鎮江的探報,唐寅沒少得到莫國王廷的信息。
    邵方遇刺一事,確實令莫王邵庭對三子邵博生出重重的疑心和隔膜,而且也多少打消
    了一些立邵博為太子的決心,再加上右相董盛的時常進見,吹耳邊風,邵庭開始逐漸疏遠
    邵博,反倒是、重新寵愛起二子邵方。
    這時候邵方在董盛的點撥下向邵庭進見,表示不想再追查刺客一事,希望此事也能到
    此為止。邵庭對邵方的深明大意甚是欣慰,也對其為人不由得刮目相看。等邵方的傷勢慢
    慢痊愈之后,邵庭給了邵方一個新職務,衛尉。
    衛尉其職說大不大,不小,但卻極為重要,衛尉負責保衛王宮,是王宮近衛軍的
    最高指揮官,可以說衛尉直接掌管著王宮的兵權,有史以來,不管是莫國還是其它諸侯國
    ,衛尉都是由君主最為信賴的人擔任。
    現在邵庭任邵方擔任衛尉一職,可見對其的信任程度。王廷中有嗅覺敏銳的大臣這時
    候都感覺出風向變了,邵博被立為太子一事似乎已不再十拿九穩,倒是以前并不被看好的
    邵方異軍突起,很可能取代邵博在莫王心目中的地位。
    此時,莫國王廷的派系之分也更加明朗,以董盛為的大臣們支持邵方,而以太傅張
    榮為的大臣們支持邵博,另有一部分大臣則是中間派,兩頭都不參與,靜觀其變,表面
    上看莫國是風平浪靜,一副太平盛世,而實際上暗流涌涌,王廷上的派系之爭已悄然展開
    。
    唐寅對這些情況都了如指掌,他不擔心邵方,擔心的是董盛。說董盛支持的是邵方,
    還不如說董盛支持的是莫國,這樣的人一切皆是以國家的利益為出點,反復無常,根本
    沒有信譽可言,董盛會不會阻止莫國對風用兵,其實唐寅的心里也十分沒底。
    現在看到英步把霸關的城防管理的如此完善,他心里也多少松口氣。向將軍府走的時
    候,唐寅問道:“英步將軍,鐘天殘部現在跑到哪里去了?”
    英步被追風劍嚇的沒敢出城,更不清楚鐘天跑到了哪里,他面露難色地說道:“大人,這個……末將不知。”
    唐寅轉頭看了他一眼,隨即停下腳步,說道:“樂天、艾嘉!”“屬下在!”樂天和艾嘉二人急忙快步上前,插手施禮。
    “你二人可查到鐘天逃往何處?”
    “哦……”樂天和艾嘉相互看了一眼,雙雙答道:“屬下正在派人去查。”
    連天眼和地網都不知道鐘天逃到什么地方,這倒是怪了。由于鐘天和寧軍未敢走官道
    ,只穿行于荒郊野嶺,天眼和地網的探子還真未查明他們的行蹤。唐寅頓了片刻,對二人
    說道:“查明!”說完話,他繼續向將軍府走去。
    到了將軍府,眾人分賓主落座之后,英步急忙令人將飯菜端上來。霸關的條件還和以
    前一樣艱苦,連酒都沒有,至于飯菜,也都是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看著擺上來的粗茶淡飯
    ,英步面露愧色,對唐寅說道:“大人,關內只有這些東西……”
    未等他說完,唐寅已理解地擺擺斷他的話,然后環視英步及其麾下眾將,感嘆
    道:“我明白。這些年來,英步將軍和軍中的將士們在霸關真是受苦了,不過也正是有諸
    位將軍和兄弟們在,我大風的南方才穩如磐石。”
    這一句話,把在場的英步以及霸關軍的將領們都險些說哭了,人們眼圈紅潤,紛紛向
    唐寅拱手說道:“大人言重了。”
    對風國而言,霸關和潼門是同樣重要的城池、關卡和門戶,但一直以來鹽城都是更為
    看重潼門,對霸關的態度幾乎是不聞不問,這也令霸關軍將士們的心理極不平衡,也正因
    為這樣,雖然霸關囤積有重兵,但鐘天篡位時霸關將士連點反對的聲音都沒有就默默接受
    了這個事實。
    現在唐寅這么說,總算是讓霸關眾將們覺得自己數年來鎮守邊關的艱辛和努力沒有白
    費。
    唐寅對英步正色說道:“等消滅國賊鐘天之后,我便上奏朝廷,把英步將軍調回都城
    任職。”
    “多謝大人!”重回都城,英步都不知道在心里期盼多少年了,他興奮的身子向上挺
    了挺,差點直接從坐塌上竄起來。不過他很快就現麾下眾將們正眼巴巴地看著他,英步
    心中一動,問道:“大人,那……那我手下的這些兄弟們……”唐寅面露難色地苦笑,說道:“霸關對我風國的重要,不言而喻,要調走英步將軍就
    已經是大大削弱霸關的城防了,若是再調走其他的將軍們,只怕一旦生變,霸關有失啊!
    ”
    英步心里明白唐寅的顧慮沒有錯,道理也是這個道理,但讓他舍棄多年來追隨他左右
    的兄弟們而獨自回都城,他拉不下這個臉,也舍不掉這份情義。這時候,英步心中的興奮
    之情銳減,唐寅,再瞧瞧麾下的兄弟們,默默垂下頭,一句話都沒說。
    他不說話,唐寅也不言語,低頭吃著飯菜的同時,眼珠子骨碌碌亂轉,也不知道他在
    打什么主意。
    見大廳出奇的安靜,氣氛也有些壓抑,霸關軍的眾將們不約而同地欠了欠身,對英步
    強顏笑道:“將軍,既然大人有能力調你回都城,千萬別錯過這個機會啊!”
    “是啊,將軍,你不用顧慮我們,我們在霸關已生活這么多年了,如果突然回都,可
    能還不適應呢,兄弟們說是不是?”
    “對、對、對!我們就留在霸關好了,將軍無須掛念我們。”
    眾將們越是這么說,英步就越橫不下心,看著這些與自己朝夕相處、情同手足的眾將
    們,他是打心眼里舍不得,更不忍心看他們留在霸關繼續吃苦,最后他把心一橫,回頭對
    唐寅說道:“大人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若讓我獨自回都,我實在做不到,就讓我和兄
    弟們一起留守霸關吧!”
    “將軍……”
    眾將們聽完這話都急了,能被調回都城,這是多么難得的機會,怎能說放棄就放棄呢
    ?眾將們也是打心眼里替英步著急。
    唐寅則是心中暗喜,簡直要笑開了花,英步就是天生的守將,而且擔任霸關主將有七
    八年了,對這里的環境、形勢都異常熟悉,也和將士們相處的上下一心,這太難得了,如
    果他不留守霸關,換成旁人唐寅還真放心不下呢!
    不過他也很佩服英步和麾下眾將之間自然流露出的情義,稱得上是同甘共苦。他咬了
    咬嘴唇,隨后淡然一笑,問道:“英步將軍當真要留在霸關?”
    “是的!大人!末將愿意!”英步想也未想,直接回答。
    “不再考慮考慮了?”
    英步笑了,擺手說道:“此事無須再多做考慮。”
    “也罷!”唐寅點點頭,說道:“我會將此事奏明朝廷,讓英步將軍繼續擔任霸關主
    將,另外……”頓了一下,他瞇縫起眼睛,幽幽道:“另外,如果英步將軍不反對的話,
    霸關軍的將士們可以把家屬們統統接到霸關來,若是霸關安置不下,可以安頓到霸關附近
    的城鎮,以便于將士們能時常與家人團聚,不再受兩地間隔之苦,至于房地嘛,皆有朝廷
    來辦,這點軍中將士無須心。”
    此言一出,在場的眾人都傻眼了,尤其是以英步為的霸關將領們,簡直懷疑自己的
    耳朵是不是聽錯了,可以把家屬接過來?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要知道霸關可是邊塞要地,遠離都城,為了預防駐軍造反或是倒戈敵國,其駐軍將領
    們的家屬都是安頓在都城,若能把家屬接到霸關,可以說是史無前列,開了先河,何況,
    這得需要多大的信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