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416

  十名探子相繼下馬,繞著山腳走了半晌。【】找到一州目對好攀爬
    的地方,這才紛紛摘下鐵鉤和繩索,向山上爬去。其中一名天眼的隊長度最快,他本身也具備一定的靈武修為,雙掌罩起靈鎧。抓
    扣巖石比其他探子牢固得多。
    足足爬了半個多時辰。探子隊長才總算爬到山頂,然后快地
    將繩子一頭固定在巖石上,將另一頭扔下去。有了繩索的輔助。另
    外九名探子的度快了很多。時間不長。也紛紛登上山頂。
    十人坐在地上,半喘息著邊擦拭臉上的汗水,同時向四下張望。鬼見愁的頂端面積不怪石林立。雜草叢生,若想探明有沒有伏兵,必須得進入里端,仔細巡視一番。歇息片刻,探子隊長向九名同伴揚下頭,起身說道:“別再耽擱了,都起來做事吧”。
    天眼和地網雖然是各自獨立的,但眾人中他的官階最高,地網探子也只能聽他命令行事。人們艱難地從地上站起,放下身上多余
    的零碎,然后分散開來,一各個高抬腿。輕落足,呈扇型小心翼翼地向山峰里端走去。
    山頭固然寬闊,但和山腳比起來還是小了許多,時間并不長,
    十名探子已將山頂巡視了一遍,山頂別說有伏兵,就連鬼影子都未
    看到。巡查過后,眾人聚集在一起,皆是紛紛搖頭,表示沒有任何
    現。
    探子隊長松口氣,咧嘴向同伴們一笑,說道:“看來山頂安全
    ,我們回去稟明情況”。
    “是”。九名探子答應一聲,衣齊向他們剛才爬上來的地方走
    去。
    探子隊長走在前面。行了兩步,他突然頓住身形,眉頭也緊緊
    皺了起來。后面的九名探子上前,不解地看著他疑問道:,“怎么了”
    那名隊長沒有說話。而是分開眾人。走到左側的懸崖邊。在一塊巨石前停下。他先是伸手扶了扶巨石。然后又蹲下身形。仔細地觀察地面。這時,另外九人也急忙圍攏過來。七嘴八舌地問道:”隊長,到底怎么了?”
    ,“地面有劃痕,這塊石頭被人動過”。那名隊長目露驚光,山頂上長滿雜草和苔葬。而地面的劃痕處卻什么都沒有,說明這些痕留下的時間并不長,他伸手又仔細摸了摸。劃痕刺手,更加引證這些是新留下的。
    他重新站起身,雙手抓住巨石,小心地走到懸崖邊際,低頭向下看了看,好嘛。在巨石的下方正是官道。如果在己方大軍進行的過程中。這塊巨石突然凌空落下,砸死砸傷多少人不說。單單是堵在道路的中央,便會將己方的大軍切成兩截。
    想到這里,探子隊長倒吸口涼氣。暗叫一聲不好。與此同時。他的臉色也變了,對左右的探子急聲說道:“退!退”。說完話,他也不等另外的比名同伴是否反應過來,率先向他們爬上來的地方沖去。
    只是這時他們再想回去,已然來不及了。眼看著十名探子要沖到他們登頂的地方,這時,前方的一塊怪石后面突然閃出一人,這人一席的黑衣。中等身材。面色慘白。兩只眼睛向下搭拉著。活象只吊死鬼。站新地址已里改為:蜘見胎o亞崛姍敬請光白閱讀!
    因為已經事先查過一遍。十名探子根本沒想到山頂還藏有陌生人,這人的突然現身,把十人皆嚇了一跳,不約而同的驚叫出聲,前沖的身形已硬生生的頓住。下意識地喝道:,“什么人?。
    “你們真是一群笨蛋。既然沒有看到人。就乖乖回去好了。偏偏還想立功,沒事找事。這是你們在自己找死,怪不得旁人”。那人邊說著話,邊從腰間抽出一柄長劍。這把劍有兩指寬。三尺長。劍身雪亮,在陽光的隱射下,寒芒四射。書吧細姍胎昭垃氓姍不一樣的體臉,小蛻閱讀好去處
    十名探子暗暗吸氣,受對方氣勢的壓力,本能的倒退兩步。┄┄探子隊長握了握拳頭,凝聲問道:“那塊巨石是你推到崖邊的?你究竟是何意圖?。由于沒有看到其他人,他只能把這事算在這名黑衣人頭上了,不過若真是如此,那就太可怕了,那塊巨石少說也有數百斤重,他一個人能推動的話,那得有多大的力氣?
    黑衣人眼露精光地看著探子隊長,點點頭,笑道:“足下很細心。也很聰明,不過恰恰如此,你注定要短命!”
    他這么說,無疑是承認了。探子隊長心頭一顫,冷汗頓時流了
    下來,他疑問道:“你是鐘天的部下還是寧軍的人?。
    “這點你可以問閻王去”。黑衣人慢悠悠地將手中劍抬起。刮鋒直指十名探子。
    見對方沒有再繼續多說的意思,十人互相,一齊把隨身攜
    帶的匕抽出來,然后壯著膽子,向那黑衣人緩緩近。
    “哼哼!”黑衣人冷笑出聲,幽幽說道:,“米粒之光也敢與皓
    月爭揮?!”
    他話音剛落,兩名走在前面的探子率先難,雙匕分刺黑衣人
    的胸口和小腹。后者只是輕松的一晃身。便將雙匕讓開,接著。手
    中劍順勢向前一遞。右邊的那名探子還沒看明白怎么回事,胸膛已被鋼創刺穿。
    黑衣人的度極快。刺穿一名探子之后,立刻收列,手腕翻轉之間,創鋒已向另一名探子的喉嚨劃去。后者倒是看見了,也僅此
    而已,未來得及躲避。也未來得及格擋。隨著嘶的一聲,他的脖子
    已劃開一條三寸多長的大口子,噴射而出的鮮血在空中形成一團紅
    霧。
    只眨眼工夫便有兩名兄弟在黑衣人列下喪命,另外五名探子怒
    極大吼。同時沖殺上來。那黑衣人不慌不忙,將手中的鋼創向外一
    揮。靈波激射而出,五名探子皆非修靈者,嚇的紛紛爬伏在地閃躲
    ,可是他們還未來得及站起身。又見滿天的靈刃向他們飛落下來。
    那是靈亂?風。
    可憐五名探子,在靈亂?風之下。連點絲毫的抵抗都做不出來
    ,瞬間就被絞了個粉碎。
    “啊二。
    剩下的探子隊長和兩名同伴見此情景,又驚又駭。下意識的連
    連后退。一直退到懸崖的邊緣,再無路可退為止。
    創殺七人,黑衣人面帶冷笑又向探子隊長三人慢慢走過來。
    “隊,,隊長”我們現在,”怎么辦?。兩名探子已嚇的面
    無血色,結結巴巴地問道。
    探子隊長心中明白,對方的靈武太厲害,根本不是自己這幾人
    能對付得了的,今天想要保住性命已然沒有可能。自己十人死在山
    上不要緊,可是山下的大軍并不了解山上的情況,弄不好還會再派
    人上山,那樣只會徒增無辜的傷亡。
    想到這里,他咬了咬嘴唇,抓住身旁兩名探子的手腕,沉聲喝
    道:“怕什么?腦袋掉了。碗大個疤痢。就算要戰死。我們也絕不
    能辱沒我大風的國威、我風軍的威名”。┄┄聽了他的話,那兩名探子的精神皆為之一振。深吸了幾口氣,
    猛的抬起頭。看向黑衣人,大吼道:“惡賊,來吧”。
    他二人話音還未落。探子隊長抓住他倆手腕的手臂猛的向后一
    扯。同時說道:“兄弟,對不起了!”
    那兩名探子受他的拉扯之力。不由自主地各向后退出一步,可訪問四…!愚良明朝時代網游專區。舊”日四…
    是他們本來就站在懸崖邊上。這向后一退,腳下立刻踩空,兩名探
    子的身軀失去平衡,雙臂揮動著,臉上還帶著難以置信地驚訝之色
    ,出長長的慘叫聲,雙雙跌落下懸崖。
    哦?黑衣人茫然不解地看著探子隊長,不明白他為什么要突然
    下毒手害死他的兩名同伴。
    探子隊長突然咧嘴笑了,說道:“閣下的靈武即使再厲害,也
    只是頭笨的可憐的豬!我的兩個兄弟摔下山崖,固然必死無疑。但也定會引起山下大軍的警覺。爾等的詭計也體想再如愿達成!”
    原來如此!
    黑衣人聽完隊長的話這才恍然大悟。心頭先走暴怒,而后也不得不佩服此人頭腦之聰明。反應之敏捷。他嘴角抽搐兩下,臉上流
    露出駭人的猙獰之色。兩眼閃爍的兇光都令人不敢正視,他邊走向探子隊長邊咬牙說道:“好!很好!我會讓你死的比他們都痛苦十
    倍、百倍!”
    探子隊長沒有料錯,兩名探子跌落懸崖,粉身碎骨的摔死在官
    道上,立刻引起風軍的警惕。
    很快,前去查探的士卒把殘破不堪的尸體搬運回來。相貌已經
    看不清楚了,但通過身上的衣服,樂天和艾嘉立刻判斷出二人就是
    自己剛才派出去的探子。探子們已然爬到山頂上,不可能會無緣無
    故的摔下來,這只有一個解釋,山上有敵人。
    想明白這一點,二人片刻未敢耽擱,急忙回頭去找唐寅。將此
    事稟明。┄┄唐寅聽后,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后轉頭看眼身邊的子纓,佩服
    的同時也是心有余悸。好在是有子纓的提醒,不過的話,自己真就
    率領大軍光明正大的走過去了,在那么狹窄的官道上,一旦遭受山
    頂伏兵的偷襲,后果真是難以設想。也不知得損失多少兄弟呢!
    該死的!敵軍竟然真的敢給自己設伏兵!唐寅的雙拳握的緊緊
    的,目視鬼見愁的頂峰,問道:“子纓將軍。以你估計。山上的伏
    兵會有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