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17

  子纓說道:“回大人,山上的面積不大。【】有伏兵人數也不會很
    多
    唐寅點點頭,沉思片刻,側頭喝道:“程錦”。
    “屬下在”。程錦聞令,急忙上前。
    唐寅沖著他揮下手,說道:“你立刻招集暗箭一隊。隨我上山
    殺敵”。┄┄“啊?。唐寅要親自上山。程錦為之一怔。這座大山光禿禿的
    ,想找個落腳點都難,若是在往上攀爬的時候遭到山頂伏兵的攻擊
    。那情況可是十分兇險。他拱手說道:“大人,此事由我們暗箭去
    做就行了,無須大人親自出馬。”
    “哎?。唐寅擺擺手,瞇縫著眼睛說道:“我也想,山頂
    之上到底埋伏著什么人”。說完,不等程錦多言,他又側頭對子纓
    說道:“子纓將軍”。
    ,“末將在”。
    “你立刻令將士們運過來軍中所有的破城弩,以弩樁擊穿巖石
    ,給我在此山上釘出一條天梯出刺。唐寅凝視著前方的鬼見愁,
    斬金截鐵地說道。
    子纓先是一驚,隨后暗道一聲高明。大人好快的反應和應變能
    力啊!破城弩威力巨大,將木樁釘在巖石上根本不成問題,由下至
    上的釘一排,別說修靈者。即便是普通士卒都能輕松攀上山頂,何
    況大人和暗箭又都是暗系修靈者,以此作為依托,施展暗影漂移。
    登上山頂只是瞬間的事。
    想罷,子纓連連點頭,領令而去。
    這時,上官元讓走到唐寅近前,說道:“大人,我陪你一同上
    山
    唐寅想了想,搖搖頭,說道:“不妥,山上有伏兵,萬一登山
    著眉頭望望前方的群山峻嶺,繼續道:“既然山上有伏兵,難保山
    下不會有埋伏,等會我與暗箭上山之時,軍中也需要有人壓陣,元
    讓,你還是留在山下吧”。
    聽他這么說,上官元讓也不好再多堅持,插手說道:“是!大
    人!”
    時間不長,在乎纓的指揮下,天鷹軍士卒紛紛把破城弩推了出
    來,一直推到距離鬼見愁還有三十米的地方才停止,然后子纓按照
    唐寅的意思,令士卒們用破城弩在山崖上直上直下的釘一列木樁。
    這些士卒可是經過專門元練過的,早已熟悉破城弩的功效,眾
    人做了精確的瞄準,然后紛紛射出弩箭。
    破城弩的弩箭就是由村樁制造而城。前方裝有鋼制的箭頭,通休包著鐵皮。經過巨型強弩彈射出去,威力可謂是驚天動地。隨著
    一陣咔咔咔的脆響聲,三十架破城弩衣齊射出弩箭,釘在前方的懸
    崖上,劈啪作響,石屑飛射,瞬間,在光禿禿的懸崖峭壁上便多出
    三十根深深刺入其中的大木樁。┄┄而后。子纓又下令射第二輪、第三輪”三十臺破城弩,足
    足射出了五輪,在懸崖上也足足釘下了三剩樁子。子纓很細心,如
    果只釘一到的話,他擔心山上敵人突然進攻,唐寅等人不好閃躲,釘三列樁子,也可讓唐寅等人多些閃躲和周旋的空間。
    唐寅對子纓的執行結果非常滿意,他甩掉身后的大氅,又整了
    整身上的錦衣,覺得沒有繃掛之處,便準備率領暗箭出。
    舞媚在旁拉住他的手腕,緊張地說道:“寅,小心啊”。
    唐宣一笑,做然說道:“當初我只身一人潛入王宮。都不怕他鐘天,今日我又豈會怕他區區幾個伏兵?放心吧,不會有事的!”說完話,他拍拍舞媚的手背。然后拉下她的手,向程錦等人揮下胳膊,說道:“我們走!”
    唐寅帶領以程錦、江默為的暗箭一隊人員。騎上戰馬,快地向鬼見愁山腳下沖去。
    看著唐寅等人漸漸遠去的背影,舞媚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禱。祈
    禱唐寅不要生意外。
    寧國的戰馬度飛快。只眨眼之間。唐寅一行人已到山下。
    走到一根釘在崖壁上的木樁前,唐寅伸享用力拉了拉,木樁過
    半都刺入巖石內,異常牢固,文絲未動。他滿意地點點頭,回身對
    后面的程錦等人說道:“弩樁很結實。兄弟們一口氣沖上山頂有沒
    有問題?”┄┄“沒問題,大人!”程錦等人齊聲答道。
    “很好!上山之后。所遇敵軍。一律殺無赦,不用考慮要不要
    留活口。明白嗎?”
    “明白!”
    “隨我上!”
    唐寅率先下了戰馬,凌空躍起兩米多高。一把抓住一根木樁,接著雙臂上提,如同靈猿一般。身子輕靈地站于木樁之上,由于木樁包有鐵皮,異常光滑,人在上面無法久站,就在他身軀要失去平
    衡的瞬間,他彎曲的雙腿猛的伸直,人也隨之又向上彈出兩米,再
    次抓住一根木樁。借著搖蕩的慣性。唐寅的身子又向斜上方甩出去
    。等飛到極限,雙腳正好又踩到另一列的木樁上。
    他雖然可以施展暗影漂移直接閃上去,但暗影漂移也是耗費靈
    氣的,能不用自然不用。
    越往上去,就越難攀爬。畢竟破城弩是由下向上射的,木樁剛
    開始與地面平行,漸漸的,已開始傾斜,等唐寅過了懸崖中段的時
    候,木樁的傾斜幅度更大,這時上面已無法站人。只能做為把手,
    將其抓牢,不至于讓自己的身休墜落下去。
    此時唐寅已無法再憑借自己的身法繼續攀爬了,只見他身子的
    周圍突然騰出一圈黑霧,身子憑空消失,再閃身時,已躍過了數根木樁,他片刻都未耽擱,連續施展暗影漂移,在半山腰上,他人如
    鬼魅幽靈。時而現身,時而消失,所過時間不長,唐寅已憑借木樁
    做支撐,順利登上山頂。
    到達山頂的瞬間,他身上的靈鎧也隨之罩起。純黑色的靈鎧遍
    布鱗片狀的紋路,閃爍著蒙蒙的烏光,若仔細觀瞧,不難現在其
    靈鎧表面還散著一層淡淡的黑霧,靈鎧將其周身上下包裹的嚴嚴
    實實,只露出兩只眼睛,雙手和雙腳的靈鎧皆有又尖又長的指甲探
    出,鋒利如刀。┄┄出人意料的時,唐寅上到山頂之后并沒有看到滿山的敵軍,山
    頂上空蕩蕩的,鬼影子都沒看不到一只。倒是滿地的鮮血和肉塊格
    外刺眼,那明顯是被靈武技能殺傷導致。唐寅暗暗皺眉,他邊向四
    下張望。邊慢步走到地上的殘肢斷臂前。通過殘破不堪的衣服,唐
    寅判斷出來,這是己方的士卒,若不出意外,正是天眼和地網剛剛派出去的那幾名探子。
    唐寅的拳頭漸漸握緊,尖銳的指甲摩擦掌心的靈鎧,生吱吱
    的尖銳聲。
    呼!
    這時,他身后突然有異響,唐寅本能的轉回身,原來是程錦和
    江默二人不分先后的上到山頂。看到空蕩蕩的山顛,沒有預想中的
    enetbsp;處于關閉狀態。
    上山,程錦則走到唐寅身邊,看到地上的尸體后,他暗吸口涼氣。
    驚訝說道:“大人。這些……是我方的兄弟!”
    “恩!”唐寅若有所思地應了一聲。
    程錦邊向左右張望。邊幽幽說道:“可是,山上怎么沒有敵軍”
    唐寅低頭凝視尸體的雙眼突然閃出一道精光,原本握緊的拳頭也緩緩松開,雙手摸于后腰。靈鎧裂開縫隙。兩只刀把探到鎧外。他握住雙刀,將其抽出。雙臂甩動之間。雙刀同時靈化,兩把月牙形的彎刀變的又窄又長。
    他嘴角上挑,冷笑一聲。說道:“有人自以為行蹤詭異。做事
    隱蔽,別人不知道,可是世上哪有不透風的墻。殺人償命,縱然躲
    到天涯海腳,也得血債血償!”他話音剛落,整個人已橫著射了出
    去。身形之快,好似離弦之箭,瞬間沖到一顆怪石近前。雙刀衣出
    ,在空中畫出兩道弧形的寒光,隨著咔嚓的巨響聲,那快怪石已被他的靈刀硬生生斬為三段。
    程錦還未搞清楚唐寅在做什么,就在斷裂開來的怪石后面突然
    竄起一條黑影。這人彈起兩米多高。身子向后飛退出三、四米遠才
    落于地上。┄┄“有敵人!”程錦驚叫出聲,第一時間持劍沖到唐寅的身側,
    兩眼死死盯著前方的黑衣人。
    與此同時。登上山頂的暗箭人員也紛紛圍上前來,與唐寅、程錦并肩對敵。
    “唐寅?!”黑衣人看到唐寅之后。兩眼頓時留出精光。
    他認出了唐寅。唐寅也同樣認出了他。
    “追風創!”唐寅眼中亦是光芒大盛。
    沒有想到,唐寅能親自上山,這對埋伏在山上的追風列而言絕
    對算是意外的收獲,不過他也覺得很奇怪,忍不住開口問道:“你
    沒有釋放靈壓,我也隱去了我身上的靈氣,你是如何現我在石后
    的。”
    “呵呵!”唐寅笑了,回手點點自己的鼻子,說道:“你或許
    能隱掉你身上的靈氣。但你隱不掉你身上的血腥味和殺氣。哦,忘
    記說了,我的鼻子一向很敏銳。我的神經也一向很敏感。”
    追風劍怪異地打量他,不知道他說的這些究竟是真是假,不過
    不管真假已無關緊要,重要的是該如何取下唐寅的項上人頭。
    防:抱歉還有一章要晚上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