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418

  追】身軀震動之間,靈鎧化與兵之靈化同時完成
    ,然后抬起靈創,指向唐寅,陰森森地說道:“或許你有諸多的不
    同尋常之處,不過。那并不能確保你不會步你手下這些人的后塵!
    唐寅仰面而笑。隨意地晃了晃手中的雙刀。說道:“上次你跑
    的快,這次,你恐怕就沒有那么好的運氣了!”說著話,他側頭對
    程錦為的暗箭人員喝道:“你們讓開。此人我來對付。你們去別
    處查看還沒有其他的敵人,若有現。殺無赦!”
    別看唐寅表面輕松,實際上對陣追風創,他心里也沒底。追風劍是與上官元讓同等級的靈武高手。不僅修為精湛,靈武獨到,而
    且還能使用兵之靈變,若是暗箭與自己并肩作戰,只怕非但幫不上忙,反而還會徒增傷亡。
    “大知…”程錦不放心唐寅一個人留下對戰追風創,還想說
    話。后者已斬金截鐵地說道:“少羅嗦,按我命令行事!”
    聽聞唐寅的語氣異常嚴厲。程錦不敢再多話,向麾下人員擺下
    手,帶領暗箭眾人慢慢撤開了,不過他可沒有走遠,而是圍著唐寅
    和追風創的四周打轉,只要一有不對。他也可第一時間出手援助。┄┄支走了暗箭眾人。唐寅原本緊繃的神經反而松緩下來,體內血
    液的溫度在上升,流轉在加快。他的兩只眼睛也隱隱放出詭異的綠
    光。從內心深處來講,唐寅有對靈武有種狂熱,一旦遇到高手。也抑制不住心底里生出的興奮。
    他腳下站著丁字步。身子前傾。雙刀背于身后。已拉開準備進
    攻的架勢。追風刻也不敢大意,唐寅的修為固然沒有他高,但也相
    差不是很懸殊,更重要的是他是暗系修靈者。這點十分難纏。想致
    修為深厚的暗系修靈者于死地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唐寅率先難。他與追風列之間有五米左右的距離,可是他一
    個箭步竄出。幾乎就到了追風刻的近前。雙刀在空中畫出兩道長長的電光,直奔追風劍的胸膛刺去。┄┄暗道一聲來的好。追風列身形提溜一轉。讓開雙刀的鋒芒。緊接著手中的靈創橫掃而出。反擊唐寅的小腹。唐寅不躲不閃,對對
    方的靈劍視而不見,雙刀變刺為斬,掃向追風創的脖子。
    他這完全的以命博命的打法,對方能傷到他,他同樣也能傷到對方,不過因為他是暗系修靈者的關系,即便受了重傷也不至于斃命。但追風列則不然。他可沒膽去和暗系修靈者拼個兩敗俱傷。
    追風劍的身法極快,沒見他如此蓄力,整個人已向后倒飛出去
    ,唐寅的雙刀也隨之斬空。他快,可是唐寅更快,他的周圍突然騰起黑霧,接著人憑空消失,再現身時。已出現在追風列的身后,手
    中雙刀順勢刺向追風列的后腰。
    追風劍的反應奇快無比,唐寅的刀才剛剛刺出,他的創已反手
    掃來。
    靈創碰上靈刀。出清脆的聲響,追風劍猛然大吼一聲,靈列
    由下而上的挑起,直擊唐寅的,后者雙刀交叉,向下硬接,當哪
    ,又是一聲刺耳的鐵器碰撞聲。唐寅感覺刀下一股強大的勁道傳來
    ,他控制不住身軀,整個人向上彈了起來。
    追風劍得勢不饒人,單腳一塌地面。身形如箭,由地面竄起。直向半空中的唐寅射去,同時手中劍也直刺向唐寅的心口窩,唐寅在空中已無著力點,更無法閃躲,就在這時,他再次施展暗影漂移
    ,追風創看上去是刺中了唐寅,而實際上只是刺中了他留在空中的
    殘像,唐寅現身于追風創的身側,雙刀連出,或挑或刺,或劈或砍。連續攻出十二刀。追風創被唐寅突如其來的快刀打的措手不及。無力還擊,只能招架。
    叮叮當當就聽半空中響起一連串的脆響聲,幾乎看不到人影,只能見到靈兵與靈兵碰撞時爆起的團團火星。唐寅壓制追風刮,由半空中一直把他壓回到地面,隨著咚的一聲悶響,追風創雙腳落地。腳下的巖石都被他踩的粉碎。
    與此同時。唐宣也從空中飛落下來。借著下落的慣性。雙刀猛劈追風劍的頭頂。后者也強硬。并不躲閃,橫創硬架。站新地址已里改為:o脅愿姍敬請光后閱讀!
    當榔哪!咔嚓!
    這已不再是靈兵之間的碰撞,而是兩人靈氣的直接抗衡。那一瞬間所產生的靈壓把二人周圍的怪石都震斷七、八根。場內飛沙走石。遮天蔽日。受反彈之力。唐寅落下的身軀又重新彈回到半空中。追風劍大喝一聲,跳出腳下硬踏出來的大圓坑,也竄到半空中。他這回比唐寅還高還快,到了后者的頭頂上方,他獰聲道:“你也接我一創!”┄┄嗡!
    追風劍把創當刀用。對準唐寅的頭頂劈砍下去。唐寅腰身用力。原本直立的身軀突然打橫,雙刀交叉。硬接對方靈列的同時,下面也順勢點出一腳。
    當榔!嘭!
    追風劍的重擊結結實實輪在唐寅的雙刀上。后者在空中的身軀仿佛瞬間變成一塊巨石。急墜落下來。隨著撲通一聲悶響。唐寅重重撞在地上,將地面前砸出一塊兩米見長的大深坑。即便如此。殘余的沖力仍將他的身軀推出五、六米遠。在地面的巖石上留出一條觸目驚心的劃癮。
    而他剛才反擊的一腳也正點在追風創的小腹,后方象是斷線的訪問“日”口o…!逐;良明朝肘代網游專區。舊”口o…風箏,在空中向后彈出數米遠才摔落到地,落地時他又連續撞斷兩根石柱,才算勉強把身軀穩住,這時追風創就覺得小腹如同被火燒了似的,火辣辣的灼痛,同時。體內氣血上涌。嗓子眼甜,一口鮮血險些當場噴出來。
    這一場連續的過招和硬碰硬,兩人都沒有占得對方的便宜,各自受了不輕的內傷。
    唐寅躺在地上,喘了幾口氣,然后一個鯉魚打挺又從地上竄了起來,腰身微微下彎,邊喘息的同時邊用一對綠幽幽的眼睛死死盯著對面的追風創。此時,追風創眼中的兇光也亮的駭人,直勾勾地對上唐寅的目光。站新地址已里改為:。丑鵬咖敬請光后閱讀!
    兩人默默對視,誰都沒有再輕易動進攻,場面上一下子出奇的安靜下來。
    現在,兩人都在考慮究竟用什么辦法能致對方于死地。唐寅的搬手餉就是快和詭異。而追風列的度并不比他慢,其反應更快。他的兩大強頂都難以在對方身上奏效,而追風列也拿唐寅設有太好的辦法,對他使用靈武技能,根本無濟于事,浪費靈氣,他只要一個暗影漂移就能閃躲出去,而硬碰硬的話,唐寅的招式又太難以琢磨,自己非但占不得便宜,反而還易吃到暗虧。
    想來想去,追風列把心一橫,決定再次使用兵之靈變。書吧細比昭饑姍不一樣的體驗,小蛻閱讀好去處
    只見追風創緩緩抬起手中的靈劍,掌心中散出騰騰的白霧,白霧與靈劍迅融合,化為一休,緊接著,靈刮光芒大盛,通體晶亮,如同變成一把光創,其場面又漂亮又震懾人心。
    毫無預兆,追風刻手中的靈刻突然射出。直奔唐寅的咽喉而去。
    靈劍的射出并非是整只列飛出,而是創身突然伸長,度之快,比離弦之創有之過而無比及。若換成旁人,定會被眼前的奇景嚇一跳,回過神時,喉嚨恐怕已被靈創刺穿,而唐寅的應變度太快
    了。身形只是微微一側。變將靈創的鋒芒讓了過來。
    可是未等他的身形穩住。靈創突然變刺為橫掃,又斬向他的脖
    子。
    靈創的變化雖快,可快不過唐寅的暗影漂移。后者的身軀化成
    一團黑霧。在追風列的面前活生生的消失。當他現身之時,已到了
    追風列的身后。知道對方的靈列已完成兵之靈變,千變萬化。無窮
    無盡,唐寅已不想再和追風列單純的比拼靈兵。而是打算近身纏斗
    。如此一來。可將對方靈變后的靈兵威力壓制到最底程度。
    唐寅倒握雙刀,以刀把猛擊追風列的左右太陽穴。追風刻急忙
    向下低身。同時縮回延伸出去的靈創。向回頭刺身后的唐寅。哪知
    唐宣根本不給他回刺的機會。單膝向前一頂。正撞在追風創的膝彎
    處。后者站立不住。單膝跪倒在地,唐寅雙臂向前一探,一把將追
    風創的脖子勒住,雙臂用力回縮,隨著咯吱吱的聲響。追風創脖頸
    處的靈鎧都被勒變了形。
    這又是什么怪招!現在追風創已被唐寅層出不窮的怪招搞的頭
    大,他用盡渾身的力氣,雙腳蹬踏地面,使他連同背后的唐寅一衣
    倒飛出去。
    咚!撲通!
    二人撞倒一根石柱后才落于地上,受撞擊力,唐寅的雙臂也隨之松了松。趁著這個機會,追風創猛然拉開唐寅的雙臂,想要站起
    身形,可是這時他才現。唐寅的雙腿已扣住他的腰間,他起身的
    同時。還是把唐寅帶了起來。
    未等他回過神。唐寅右手的刀把已重重砸在他的腦門上。這記重擊打的可謂是結實。隨著啪的一聲脆響。追風列腦門的靈鎧應聲
    而裂,險些徹底被擊碎。追風劍疼的嗷的怪叫一聲,在地上竄起多
    高。控制靈列,反刺自己的頭頂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