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19

  唐寅身子后仰,躲避開追風刻回刺的同時,夾緊對方腰間的雙腿也隨之用力向后甩出。【】
    追風列的身子倒飛出去。越過數根石柱,直向懸崖邊緣墜去。
    眼看著追風列要跌落山崖的瞬間,他手臂抖動,靈創突然增長,如
    同一根柔軟的鞭子,繞在一根石柱上,順勢將自己墜落的身子又蕩
    了回來。
    等他雙腳踩回到地面上。追風創也長噓了口氣,暗道一聲好險
    ,如果不是他的動作夠快,唐寅就直接把自己甩下懸崖了。他狠狠
    咬了咬牙,手臂甩動之間,靈創的鋒芒直接刺入地面的巖石之內。
    唐寅還沒搞動他要干什么,突然感覺腳下巖石震動。有勁道急襲來,唐寅來不及細想,完全是本能的倒退一步。就在他退開的
    瞬間,只見地面的巖石上突然射出靈列的鋒芒,幾乎是貼著唐寅的
    前胸掠過。
    啊?這時他終于明白追風劃的意圖了,他是將靈創隱藏于地下
    ,從地下對自己動進攻。好個詭計多端的追風創!唐寅身形晃動
    ,以暗影漂移閃到追風創的近前,手中的雙刀還未來得及攻出,地
    面又有勁道傳出。┄┄唐寅心中一動,急忙閃躲,退讓開來,只是這回他的動作稍慢
    半拍,靈創的鋒芒是擦著他的胸口而過,將其靈鎧劃出一條尺長的
    大豁口。險險傷到他的皮肉。唐寅還在驚魂未定之時。射出的靈列重新縮回地下,而后再次穿出。這回是刺向他的,
    這時,唐寅已顧不得進攻追風劍,只能后退,可是他退一步,
    靈創就追一步,唐寅足足向后退出二十步,靈列在地面上也足足刺
    出二十次,唐寅所過之處,地面的巖石都布滿了被靈列刺穿的狹
    縫隙。
    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如此被動挨打,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就得傷在對方的創下。想到這里,唐寅施展暗影漂移,直接閃到十米
    開外的地方。以為這次肯定是退到對方的攻擊范圍之外了,可哪知
    道他剛剛現身。靈劍又從他腳下竄出。
    唐寅無奈,只能再退。可是這次他已經退到懸崖邊緣,再向后
    退就要跌落下去。正在這個關鍵時刻,追風劍的側方突然有人大吼
    一聲:“體傷我家大人”。隨著話音,江默手持靈創,向追風劍直射過去。
    人未到,創先至,靈劍掛著勁風,襲向追風創的脖側。
    追風劍冷笑出聲,唐寅難對付,但并不代表所有的暗系修靈者都難對付。他身形微側,看著靈創已到自己的近前,他身子晃動,輕松避開,還未等江默收劍再攻,就見地面的巖石上突然射出一道
    寒光,由下而上,如閃電一般斜刺江默的心臟。
    這一劍太快也太突然了,江默措手不及,下意識地想施展暗影
    漂移,要閃躲出去,可是此時他再施展暗影漂移已然來不及了,只聽撲哧一聲。這一劍結結實實地刺在江默的心口窩上,他身體的周
    圍已經騰出黑霧,但整個人卻已顧然跪倒在地,靈創的鋒芒由他的
    前心進,在其后肩探出。
    致命的一創。
    遠處的唐寅看的真切,想要搶救,根本來不及。可以說當江默
    沖上來的瞬間他就意識到糟糕了,江默的修為與追風劍相差太遠,
    無法抵擋對方的一招半式,實際上也果然如此,江默未在追風列的
    面前走過一招就被刺中要害。┄┄江默可是暗箭的元老,跟隨唐寅的時間也不短,在他身邊出生入死,立下過不少的功勞,此時眼睜睜看著江默倒在對方的創下,
    唐寅的腦袋嗡了一聲,腦中的某根神經似乎也隨之崩斷,體內的鮮血上涌,雙目充血,變的血紅,他咆味怒吼,隨著呼的一聲,唐寅的周身上下布滿了黑色的火焰,火苗是黑色的。但火心閃耀著詭異的藍光,那是黑暗之火的靈魂燃燒。
    這時,周圍的程錦等暗箭人員還想沖上前去圍攻追風創,救下
    江默,唐寅猛然大吼道:“統統給我讓開!”隨著話音,他身形如
    同一團黑色的火球,直向追風劃射去。
    追風列見過靈魂燃燒,可是沒見過整個人都覆蓋著黑暗之火的
    靈魂燃燒,看到此時此景的唐寅,他心中也是一寒,急忙收回靈列
    ,向前急刺,靈劍暴長,鋒芒迎著唐寅而去。
    唐寅根本就沒躲。撲哧一聲,靈列將他的小腹刺穿。可是唐寅度不減,任憑靈劍在自己的小腹穿過,瞬間到了追風列近前。手
    中的雙刀也狠狠刺向對方的左右胸口。┄┄現在唐寅是整個人掛在靈創上,追風創想要收創格擋,已然來不及,想要閃躲,可是唐寅的刀太快了,沒給他閃躲的空機,追風劍硬著頭皮將身軀向后仰了仰,勉強先把自己的要害避開。
    撲哧!
    唐寅的雙刀沒有刺中追風劃的前胸,卻深深刺入他的左右雙肩
    ,勁道之猛。不僅刺穿了追風列身上的靈鎧,連刀尖都由追風劍的
    后背探出。
    啊,
    追風創疼的慘叫出聲,眼前黑,險些當場暈死過去,不過他
    來不及緩氣,只見唐寅身上的黑暗之火已順著雙刀蔓延,眼看著就要燒到自己的傷口處。沒有靈鎧的保護。縱然以他靈神境的修為以抵御不住黑暗之火的焚燒。
    只是一瞬間,追風列的冷汗就流了出來,此時他想縮短把靈創
    ,再從唐寅身上拔出來,哪里還有那個時間,沒有辦法,追風創
    能舍棄自己的靈創,同時身子向后急竄出去。
    隨著他的后躍。雙刀由他的雙肩拔出,連帶著,他的左右肩膀
    的傷口也射出兩道血箭,噴在唐寅的臉上和身上。失去主人靈氣的
    灌入。靈變后的靈劍立刻恢復成原形,剛才長達數丈的創身又變回
    三尺。
    唐寅看也沒看插在自己小腹的靈刮。兩只血紅的眼睛緊盯追風劍。身形如電,再次追上前去。雙刀在空中劃出兩道長長的寒光。橫掃向追風劍。后者手中已無武器,哪里還敢抵擋渾身都是黑暗之
    火的唐宣,他嚇的頭皮麻。只能再次后退。
    他退。唐寅則進。后者的雙刀始終不離他胸前的要害。追風列
    強忍肩頭的疼痛,由山頂的前端一直退到后端。中途都記不清撞到
    多少根石柱了,只是山頂上劈啪的轟鳴聲不絕于耳。
    已退到懸崖邊緣。再無路而退,抬頭前看。唐寅的刀又直直向
    自己的胸口刺來,追風創無處躲閃,又無從招架,看眼著要斃命于
    唐寅的刀下,他把心一橫。身子后仰,從崖頭直接仰了下去。┄┄追風劍仰下懸崖。如同斷線的風箏。向下急墜。只是等到他墜
    落到山峰中段的時間。雙掌平伸。猛的向前一刺,只聽咔嚓一聲。他的雙掌如同兩把刀子,深深插入崖壁之內。
    嘩由于下墜的慣性太大。他的雙手硬是在崖壁上留下半尺
    多長的深深劃痕。這才將身軀的下落之勢止住。他是掛到了崖壁上
    。但雙肩上的傷口因為用力過猛。更是血流如柱,鮮血一直淌到他
    的腳尖。不斷的向下滴落。
    他稍微緩了口氣。將插入崖壁的手抽出,整個人如同壁虎一般
    ,向懸崖的峭壁上迅爬下來。訪問o…!愚良明朝肘代網游專區。舊”日四…
    且說山上的唐寅。把追風創嚇山頂。隨后他也力氣用盡,撲
    通一聲半跪在地,他緊咬牙關。將小腹上插的那把鋼刮抽出。揮手扔到一旁。同時忍不住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大人,你沒事吧?”
    程錦等人從后面追上前來。見唐寅蹲跪在地,手捂著小腹,鮮血順著手指縫隙油油流出。眾人嚇的激靈靈打個冷戰。紛紛圍攏過
    來。將唐寅攙扶住。
    唐寅晃動身軀,把周圍的眾人統統推開,然后站起身。深吸口
    氣。說道:“我死不了。”說著話。他晃晃悠悠的向回走去。同時
    問道:“江默怎樣了?”
    沒有人回答,程錦等人紛紛低下頭。
    唐寅沒有回頭看他們的反應,但沒有聽到他們的回話,他心中
    已有種不好的預感。他加快腳步,等到山頂的前端,舉目一瞧,江默動也不動的平躺在地,身上的靈鎧已然消失,另外有幾名暗箭人
    員跪在旁邊,雖然沒人哭泣,但他們的臉上已充滿哀色。
    快步走到江默近前。唐寅低頭細看。已涼半截的心徹底冷了。
    江默雙眼緊閉,臉色蒼白的毫無血色。向下看,傷口正個于心臟處
    。這一創。即便神仙中了也難以保住性命,何況是江默呢?
    唐寅足足呆站了半分鐘。不知道是傷勢過重還是悲傷過度,身
    子搖晃幾下。撲通一聲坐在江默的身邊。靈鎧散去。露出一張與江默同樣慘白的臉。
    “大人”。
    程錦急步上前,對左右的眾人顫聲說道:“快!快帶大人下山救治,快啊!”
    暗箭眾人反應過來,不約而同的上前,將唐寅抬起。并用繩索
    固定住。順著他下山。
    這時候唐寅的身子已經不支,但神智并未喪失,他對程錦有氣
    無力地說道:“山上必須得有人留守,不可讓敵人再潛伏上山。還
    有,江默的尸體不能留在山上,如…一并帶志…”
    “大人放心,屬下明白怎么做。”程錦連連點頭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