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420

  唐寅上山殲滅伏兵,結果卻是與追風創大戰一場。【】最后拼了個
    兩敗俱傷,追風創墜崖而逃,唐寅也被暗箭人員帶下山峰。┄┄等回到天淵軍本陣之后,人們見唐寅是被暗箭人員抬回來的,
    而且身上血流不止,都嚇的變的臉色,紛紛上前。七嘴八舌地問道
    :“大人怎么了?哪里受傷了?嚴不嚴重?。
    舞媚比任何人都緊張,不過她冷靜的也最快,怒視周圍的眾人
    ,嬌斥道:“你們現在問這些做什么?快找軍醫來啊!”
    “是、是、是”。左右的眾將如夢方醒,立刻派人去找蘇夜蕾
    ,為唐寅療傷,暗箭人員也趁機把唐寅抬到馬車內。
    舞媚未管旁人,率先跟上馬車,近來之后,低頭看著唐寅小腹
    的傷口,因為是被一創刺穿,血流的極多,他衣服的下擺已完全被鮮血濕透,躺在塌上。只眨眼工夫,連方塌都被染紅好大一片。
    看到唐寅的傷勢如此嚴重,舞媚再忍不住,嗚嗚的哭出聲來。
    現在唐寅并未昏迷,看著坐在自己身邊哭成淚人的舞媚,他心
    有感觸,隨即又生出悲憤之情。他很了解自己的身體。也知道什么樣的傷能致命,什么樣的傷不足以危及生命,現在他倒是心疼江默
    ,暗系修靈者本就稀少,修為精深的更少,而又能對自己忠心耿耿
    的更是少之又少。那么有能力又對他那么忠誠的江默慘死于追風創
    的列下,這就如同把唐寅的心頭肉刻下一塊似的,也讓他恨不得把
    追風創抽筋、錄皮、碎骨。
    他暗暗嘆口氣,抬起手來,輕輕握住舞媚的柔荑,喘息著說道
    :“不要哭了,我沒事”。
    聽唐寅還能說話,舞媚止住哭聲,急忙抹了抹眼角的淚珠,看
    著臉色蒼白嚇人的唐寅,眼淚又滴落下來,哽咽著說道:“你都傷
    成這樣了……怎么會沒事呢剮
    唐寅想解釋,但沒有說話的力氣,正在這時,車簾撩起,蘇夜
    蕾從車外鉆了近來。她先是查番唐寅的傷勢,暗暗皺眉,隨后
    面無表情地說道:“我要為大人療傷,閑雜人等立刻離開。”
    她說完話,見舞媚依舊緊緊握著唐寅的手,沒有任何要下車的意思。蘇夜蕾眉頭簇動一下。提高聲音,說道:“如果舞媚小姐希
    望大人平安無事的話,就立刻下車!”
    聽人家指名點姓的說到自己頭上,舞媚這才回過神來,意識到
    蘇夜蕾剛才所說的閑雜人等就是指自己。她本就心急唐寅的傷勢,
    此時再聽到蘇夜蕾的冷言論語。小姐脾氣頓時生出,瞪著蘇夜蕾喝
    道:“你看清楚了,我不是什么閑雜人等!我要留在這里陪他…
    不等她把話說完,蘇夜蕾已打斷道:“我留在這里只會讓我分心。不要再耽擱時間。下車,立刻!”
    舞媚氣的身子亂顫,手指著蘇夜蕾的鼻子,道:“你一你…,她本還想再呵斥蘇夜蕾幾句,可瞥眼唐寅,感覺他的傷勢確實不能再耽擱了,舞媚激動的情緒冷靜下來,咬了咬嘴唇,還是走下
    馬車,不過臨下車前也沒忘了狼狠瞪了一眼蘇夜蕾,并牢牢記下她
    的樣子,準備等以后再找她算帳。
    等舞媚下了車后,唐寅沖著蘇夜蕾苦笑,斷斷續續地說道:”
    小媚的脾氣就是這樣。…也別見慢…”
    “當然不會。”蘇夜蕾依舊冷著臉,毫無表情,拿起剪刀,邊挑開唐寅的衣服邊說道:“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嘛!我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蘇夜蕾的靈牙利齒把唐寅一并罵進去了,后者只能報以苦笑。┄┄
    把唐寅的衣服全部剪開,蘇夜蕾邊仔細的擦拭血跡。邊觀察傷
    口。傷口不是很大。又窄又薄。不過卻是極深。她動作麻利的給傷
    口消毒、上藥,同時幽幽說道:“傷你的人一定很厲害,他的出列
    非常快。”
    唐寅目露驚光。疑問道:“你怎知對方用列?又怎么知道對方很厲害?”
    “能把你傷的這么嚴重的人,當然厲害了。這么小又這么深的
    傷口,對方用的肯定是創,傷口如此平滑,說明對方刺中你時,你
    連些許的閃躲都未做出來。所以他的列也肯定快的驚人。”蘇夜蕾邊處理傷口邊冷靜地分析著。
    唐寅暗暗點頭。沒想到蘇夜蕾如此細心。只通過一處傷口就分
    析出這么多的事情。他咧嘴笑了笑,說道:“你其實更適合做法醫
    “法醫?”蘇夜蕾沒懂他的意思。
    唐寅閉上嘴巴,不再多話,也懶著多做解釋。
    他的傷其實很嚴重。對普通人而言這已是致命傷了。不過好在他是暗系修靈者。第一時間已把內腑受到的刺傷用暗之靈氣恢復。
    再經過蘇夜蕾的治療,已無大礙。但元氣大損倒是真的,包扎完傷
    口之后。唐寅仍顯得異常虛弱。
    不管怎么樣,唐寅沒有性命之憂讓天淵軍的將士們無不長出口
    氣。眾將們紛紛聚集在車外。向暗箭人員打聽山上到底生了怎樣
    的激戰。暗箭人員將事情的經過大致講述一遍,人們聽后。也忍不
    住一陣驚訝和后怕。
    原來潛伏在山上的敵軍只有追風列這一人,不過此人實在太厲
    害了,連暗箭的昏頭領江默都未能在他手里走過一招便被刺死,大
    人也傷在他的創下。讓人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上官元讓又悔又恨地
    用力跺跺腳。咬牙道:“早知道追風創在山上,我就跟大人一同上
    山了,哪會讓他在傷了大人之后還能順利跑掉!”
    “跑掉?”暗箭人員無不大皺眉頭。說道:“從那么高的懸崖
    上摔下去。怎么可能還活著?”
    “哼!”上官元讓冷笑一聲,幽幽說道:“對于修為達到靈神
    境的修靈者而言。從一百丈的高度向下跳和從一丈的高度向下跳沒
    什么區別。”
    暗箭人員司言還有些不服氣,正要說話,這時,車內的唐寅開
    口說道:“不用再爭了。我僅僅是傷到追風劍而已,他逃脫的可能
    性很大。”
    聽聞話音,眾人的精神皆為之一振。只是有門簾的隔擋。眾人
    看不到車內什么情況。人們紛紛問道:“大人。你沒事了吧?!”
    “恩!”唐寅輕輕應了一聲,這時,蘇夜蕾也在他的授意下將
    馬車的車簾撩起,掛住。眾人不約而同地向車內望去,只見唐寅半
    臥在塌上,上身,小腹纏著又寬又厚的繃帶,雖然臉色蒼白一些
    ,但眼中還不失光彩和神韻。
    看罷,眾人長出口氣。一齊跪倒在地。卞聲說道:“恭喜大人安然無恙!”
    唐寅擺擺手。示意眾人都起來,隨后他神色黯然下來,對馬車
    旁的暗箭人員輕聲交代道:“令人把江默的遺體送回鹽城,要厚葬
    定要厚葬川
    提到江默,暗箭人員的眼困都紅了。嗓音沙啞地應了一聲:”
    是。大人。”┄┄唐寅閉上眼睛,沉默了許久,然后深吸口氣,張開眼睛,說道
    :“樂天、艾嘉。”訪問四…!愚良明朝時代網游專區。舊”日四…
    “屬下在!”
    “追風劍不會無緣無故的跑的山頂上,他一個人的修為再高,也砸不死我軍多少兄弟,我想他的作用只是投下巨石,堵住官道。
    切斷我軍,如果不出意外,附近定有敵軍埋伏,你二人派人去
    查!”
    “是!大人!”樂天和艾嘉雙雙領令而去。
    唐寅是聰明人,而且擁有著近乎野獸般的敏銳,一點即透,通
    過追風創一人跑到山頂上,立刻將對方的真實意圖判斷出個不
    離十。
    事情真被唐寅猜對了,追風創跑到鬼見愁的山頂上,是受戰無
    雙的拜托。
    戰無雙很早就得到消息,唐寅已統帥大軍直奔高,郡而來。┄┄高川郡的郡軍只有不到三萬人,這點人力若是死守漳渝的話,
    恐怕難以抵御得住天淵軍的猛攻,戰無雙經過仔細斟酌,決定采用
    沿途偷襲的策略。
    高川郡到處都是群山峻嶺,適合埋伏的地點也多,在戰無雙看
    來,鬼見愁這里是選。
    先這里位于高”郡的邊緣,天淵軍行到這里時警惕性應該還不足,其次,鬼見愁的地勢十分險峻,只要在山上埋伏下重兵,便
    可給山腳下行軍的敵人造成極大的殺傷。不過戰無雙也怕對方放出
    眼線偵察,他退而求其次,將重兵埋伏到別處,只安排追風創一人
    上山,將山上的一塊巨石挪到崖邊,當天淵軍通過鬼見愁的時候。他突然將巨石推下,便可將天淵軍一分為二,攔腰截斷,尾難以照應,這時,潛伏在暗處的伏兵再突然殺出,必定能大敗天淵軍。
    他的設計很好,但事情完全未按照他設想的那樣進展。先是子
    纓向唐宣的進言使天淵軍停在鬼見愁之外。而后天眼和地網探子又
    上山看出破綻。并把追風劍引出。雖然最后全部被殺。但也成功引
    起唐寅的警惕。最后唐寅親自上山,打跑了追風創,也使戰無雙的
    種種設計全部付之東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