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22

  “這……”子纓猶豫著沉吟未語。【】
    唐寅一愣,問道:“子纓將軍有什么顧慮嗎?”
    子纓說道:“大人,目前我們還未掌握北岸那邊的具體情況,是不是等天眼和地網調查清楚了再做決定?”
    唐寅笑了笑,問道:“子纓將軍認為敵軍會在北岸設伏?”
    子纓點點頭,憂心重重地說道:“鐘天以及手下的那些鵬將們不足為慮,但戰無雙可非同尋常,此人極善用兵,大人不能不防啊!三百支木筏,就算不運戰馬、輜重、糧草也僅能渡數千人過江,一旦敵軍真在泮水北岸設有伏兵,這批過江的將士們可就兇多吉少了。”
    “哦?”這點是唐寅沒有想到的,他沉思了片刻,喝道:“來人!”
    隨著他的話音,從外面走近來一名侍衛,插手施禮,問道:“大人有何吩咐?”
    唐寅說道:“去把樂天和艾嘉二人找來這里。”
    “是!大人!”
    侍衛答應一聲,領令而去。唐寅又讓子纓把梨山城的地圖拿過來,仔細查看泮水周邊的地形。梨山城位于泮水的南岸,而北岸除了一座小碼頭外,就是一大片密密匝匝的林地,此處倒是極易藏兵。
    時間不長,樂天和艾嘉二人相繼趕到,向唐寅見過禮后,站立一旁。
    唐寅問道:“你二人可派出探子,偵察對岸的情況了?”
    樂天和艾嘉相互看了一眼,暗暗皺眉,后者沒有答話,樂天小聲說道:“大人,已經派出去了,只是還沒有帶回消息。”
    唐寅挑起眉毛,說道:“我們在梨山城已住有五日,五天的時間里都沒有把對岸的情況偵察清楚?”
    “是這樣的,梨山城已無船只,要到對岸,就只能游過去,可是我和艾將軍麾下的兄弟基本都來自天淵郡,那里寒冷干燥,兄弟們大多也都不識水性,能游到對岸的兄弟寥寥無幾,查探起來也會慢很多,現在還沒有傳回確切的消息。”
    樂天說完,連他自己都覺得此話牽強,隨軍的天眼和地網探子不多,水性好的更少,但畢竟還是有,而且天淵軍剛進入梨山城的時候,樂天和艾嘉便把探子派出去了,五天過去,音訓全無,這多少已有些不正常了。
    唐寅敲了敲額頭,疑問道:“那究竟要等到什么時候能傳回確切的消息?”
    “這……”樂天語塞,想了好一會,他拱手說道:“目前軍中已有木筏,我和艾將軍再派些兄弟坐木筏到對岸……”
    未等他說完,唐寅已打斷道:“你是讓我再等五天嗎?”
    樂天身子一震,忙道:“三日之內,屬下會給大人滿意的答復。”
    “我等不了那么久了。”唐寅瞇縫著眼睛,幽幽說道:“不管敵人在對岸有沒有伏兵,我都要強行過江!”唐寅現在畢竟還沒有成為君王,離開都城太久,他也擔心后方會生變,所以他打心眼里希望戰事能戰絕,自己好盡早回都。再者說,目前他身邊的強將甚多,有上官元讓、戰虎這樣萬人不敵之勇的猛將,即便對方真有伏兵,也奈何不了己方。
    子纓聽完他的話,心中一顫,疑問道:“大人的意思是……”
    “明日一早,元讓統帥六千將士先行過江,在泮水北岸扎下營地,穩住陣腳之后我大軍在隨后跟上。”唐寅語氣堅定地說道。
    在沒有探明對岸的情況下就草率過江,即便有上官元讓這樣的猛將壓陣,子纓仍覺得不妥,他本想進言,可一想起幾日前唐寅對自己似無意又似有意說的那句話,進言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
    聽子纓沉默未語,唐寅笑問道:“子纓將軍認為如何?”
    “哦……就依大人之見!”子纓面露難色,猶豫了一會,還是順著唐寅的話說道。
    “好!既然子纓將軍也沒有異議,那么此事就這么定了,你們都回去吧,明日一早,準備渡江!”
    “是!大人!”
    子纓、樂天、艾嘉三人相繼告退,出了唐寅的臥房。
    翌日,清晨,上官元讓接唐寅之令,率領六千天淵軍將士,準備乘坐木筏,先行渡江。
    天淵軍所做的木筏十分簡陋,把七八根長長的木樁并列排好,再用麻繩捆綁結實,每只木筏充其量也就坐二十人左右,三百支木筏,勉勉強強夠六千將士所用。
    在上官元讓臨上木筏之前,子纓走上前來,低聲叮囑道:“元讓將軍,此次渡江可要務必小心啊,不可急進,一旦現對岸有風吹草動,要立刻退回。”
    上官元讓對子纓的叮囑有聽沒有往心里去,他仰面哈哈一笑,說道:“子纓將軍不用擔心,我自有分寸。”上官元讓本就高傲狂妄,而且自投軍以來,從未遇過能與其相抗衡的敵手,更是信心滿滿,任誰都不放在眼里。
    見他這副樣子,子纓就知道自己的話算是白說了,他暗嘆口氣,未再多言。
    泮水的江面大約有五百米,百余丈,水流湍急,不易擺渡,天淵軍還特別請來梨山城熟悉水性的百姓們來為其掌舵,不至于木筏被江水沖走。
    上官元讓登上木筏,回頭望望臥于馬車內的唐寅,拱起手來,大聲喊道:“大人,末將去了!”
    唐寅以胳膊肘將身軀向上撐了撐,然后含笑向上官元讓揮揮手。后者看罷,再不耽擱,將手臂向前一擺,喝道:“進軍!”
    呼!
    在上官元讓的命令下,三百支木筏,齊齊離開江面,直向對岸劃去。只見掌舵的百姓們以長長的竹竿控制木筏的方向,船上的風軍士卒們則齊齊用特制的小木板劃動水面,一支支的小木筏在江面滑行起來,度也是極快的。
    時間不長,木筏已順利進入江心,對岸的一草一木清晰可見,看前方岸上風平浪靜,上官元讓忍不住咧嘴而笑,幽幽說道:“敵軍除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方敢攔我軍去路,抵我軍的鋒芒!”
    與他同乘一筏的將士們都笑了,紛紛說道:“別說對岸沒有敵軍,即使有敵軍,只要聽說元讓將軍親自領兵前來,也早就嚇跑了。”
    將士們的恭維令上官元讓笑的合不攏嘴,他正不可一世,得意洋洋的時候,忽聽對岸的密林中哨音四起,還沒等風軍們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見一塊塊的巨石從林中的上方飛出,直奔天淵軍的木筏砸來。
    “啊?對岸有敵軍!”上官元讓本能的大叫一聲,與此同時,他第一時間罩起靈鎧,將手中的三尖兩刃刀靈化。
    只見密林中飛來的巨石足有二十多塊,高高的砸落下來,呼嘯著砸進江水里,激起的水柱都有數米之高,周圍的木筏左右搖擺,上面的士卒有不少都坐立不足,摔入江中,人們只在江面上叫喊幾聲,便被江中的暗流卷入江底,失去了蹤跡。
    這僅僅是沒有砸重的巨石,有些巨石直接就砸到木筏之上,瞬間,數名士卒被拍成肉泥,而巨石的下墜之力又豈是血肉之軀所能抵擋?巨石砸扁風軍士卒之后,連帶著又將下面的木筏砸碎,上面的風軍連同掌舵百姓一齊掉入水中,眨眼工夫就被湍急的江水卷走。
    一時間,江面上人喊馬嘶,慘叫聲不斷,可憐眾多的風軍連敵人的影子都未看到,就葬身于江底。
    上官元讓見罷,雙眉豎立,虎目圓睜,黑臉都漲成了醬紫色,他連聲吼叫道:“不要亂!都不要亂!加快度,先沖到岸上去!”
    對方用的是投石機之類的武器,這種東西打遠不打進,上官元讓以為只要沖過投石機的射程就沒事了,可是事情哪有那么簡單。
    上官元讓所在的木筏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面,很快穿過江心,直向對岸駛去,眼看著以上官元讓為的風軍木筏距離岸邊只剩下二十余丈的距離,這時,對面的密林中哨音又起,只見無數的鵬軍沖出林子,手中皆拿著纏滿油布的箭支,迅的點燃之后,亂箭齊,向江面上的木筏射去。
    看到漫天的火箭迎面而來,上官元讓的腦袋嗡了一聲,他來不及細想,急忙揮舞靈刀,格擋箭支,他能護住自己的身軀,但是護不住船上所有人,一輪箭雨過后,他后面的士卒已被射死數人,就連掌舵的百姓都身中數箭,掉于江里。
    他這邊尚且如此,其他木筏上的情況也就可想而知了。風軍們好不容易躲過了對方巨石的猛砸,眼看著要沖上江岸,這時卻變成了人家的活靶子,在木筏之上,連閃躲的地方都沒有,密集又連續不斷的火箭將風軍士卒射到一排又一排。
    更要命的是,對方的火箭釘在木筏上,將木樁也燒起來,木樁因為被水濕透,無法完全燃燒,但捆綁木樁的麻繩受不了火燒,很快麻繩就被燒斷,失去固定的木樁四分五裂,上面的士卒也紛紛落水,有許多人還在江面上掙扎呼救,便被上游飄下來的木樁擊中頭部,慘死江中。
    一時間,江面上的江水都快被風軍的鮮血染紅,三百支木筏,頃刻之間折損大半,隨波逐流的風軍連還手之力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