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24

  兩天后,天眼和地網打探的消息終于傳回一些,但敵軍具體的情況仍不是很清楚。這倒不是探子們不想查清楚,而是根本查不出來。
    泮水對岸的鵬軍防備極為森嚴,巡邏的侍衛甚至都延伸出數十里外,尤其是梨山城對面的密林,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天眼和地網的探子稍有接近便會被現,先前派出的那些探子也正是因此而全部遭了敵軍的毒手。
    這次的探子未敢太接近,所查的消息也非常籠統,只探明鵬軍的兵力在一萬到兩萬人之間,就從遠處所觀察到的林中空地來判斷,藏于其中的投石機應該也不止二十臺。
    只這點少的可憐的信息,對于唐寅而言幾乎毫無用處,不過樂天和艾嘉卻帶回一個村民,令唐寅十分意外。
    這村民有三十左右歲的樣子,長的又黑又瘦,個頭也不高,年紀不大,但皮膚已粗糙的象干枯的橘子皮,身上的衣服還算不錯,稱不上新,可也沒打補丁。他被樂天和艾嘉二人領近來后,東張西望,眼睛都不夠用了,看什么都覺得新鮮。
    唐寅打量了此人幾眼,聳肩一笑,然后看向樂、艾二人,問道:“他是誰?”
    “他叫趙安,是梨山城城東的村民。”樂天答道。
    艾嘉回頭瞥了村民一眼,皺著眉頭斥道:“見到大人,還不趕快見禮?!”
    “大人?什么大人?”趙安毫無避諱地看向唐寅。唐寅現在只披著一件外衣,里面赤膊,在趙安眼中,他自然沒有頂盔貫甲的樂天和艾嘉二人來的威風,自然而然地認為他的官也應該沒有樂天和艾嘉大。
    艾嘉狠狠瞪了他一眼,低聲說道:“這位是唐寅唐大人。”
    聽聞這話,趙安驚訝地啊了一聲,顯然沒想到眼前這個病怏怏的青年就是唐寅,他先是一愣,接著,撲通一聲跪倒地在,連連叩,顫聲說道:“小……小人……趙安,見……見過唐大人!”
    唐寅現在哪有心思浪費在村民身上,他只是隨意地擺下手,說道:“起來吧!”說完話,他不解地看向樂天和艾嘉。
    艾嘉上前一步,正色說道:“大人,趙安說他知道泮水有處淺灘,即使不需要船只木筏,也能過江。”
    “哦?”唐寅聽后,眼睛頓是大亮,轉目向趙安看去。
    趙安從未見過人的眼睛能如此明亮的,幾乎要放出光來,他本已站起,但在唐寅的注視下,雙腿軟,身子一低,又再次跪倒,頭都不敢抬,更不敢與唐寅對視。
    見狀,唐寅笑了,柔聲說道:“趙安,你不用害怕,我又不是老虎,不會吃你的。”
    他本是一句玩笑話,哪知趙安跪在地上仍不敢抬頭,反而還連聲應道:“是、是、是!大……大人不是老虎,不會吃我……”
    噗嗤!艾嘉在旁忍不住笑出聲來,唐寅也樂了,示意左右的侍衛,搬把椅子過來,讓趙安落座。
    趙安這輩子從未面對過唐寅這么大的官,也沒見過什么世面,這時又是緊張又是害怕,身子都哆嗦成了一團,即便坐在椅子上,也僅僅是屁股粘個邊,身子僵硬,好象隨時都會從椅子上滑下來似的。
    唐寅笑呵呵地問道:“趙安,你知道泮水有淺灘,即使不用船也能過去?”
    “是……是的!”趙安結結巴巴道。
    “在哪?”唐寅原本臥于軟塌上的身軀也下意識地坐了起來。
    “回……回答人,就……就在梨山城東十里外的地方。”
    “哦?”唐寅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趙安,其犀利的目光仿佛要直接看到他的心里。頓了半晌,他眼珠轉了轉,回手抓起塌旁的地圖,向趙安一甩,說道:“指給我看!”
    趙安始終都是低著頭,冷然被扔來的地圖打在身上,嚇的直接從椅子上出溜到地,呆了一會,他才回過神來,雙手哆嗦著展開地圖,正著,反著再瞧瞧,最后壯著膽子抬起頭,為難地看眼唐寅,小聲說道:“大人……小人看不懂……小人也不認字……”
    唉!唐寅無力地嘆口氣,對這樣的村民,還真是拿他沒辦法。他呵呵一笑,說道:“那你,你是怎么知道那處淺灘的?又有多少人知道那個地方?為何我從未聽人提起過?”
    “回大人,那處淺灘知道的人不多,小人也是無意中現的,而且只有七、八月份泮水退潮的時候那里才是淺灘,平常月份,那里的江水還是很深的……”
    唐寅聽后,氣的想要罵娘,現在正是四月初,距離七、八月份還遠著呢,等到七、八月的時候,己方的主力大軍早就到了,上萬支木筏都能打造出來了,還用找什么淺灘渡江嗎?
    他臉上依舊是和顏悅色,但拳頭已慢慢握緊,目光不時地向樂天和艾嘉二人飄去,不滿之意已流露出來。
    樂天和艾嘉也暗暗咧嘴,當初找到這個村民的時候,他可沒說過要等到七、八月份啊,這不是沒事找事,給大人添麻煩嗎?
    等趙安告一段落后,唐寅坐起的身子又臥了回去,閉上眼睛,揮他走。”
    “大人,我……”樂天想要解釋,但實在不知該說什么,最后只能無奈地搖搖頭,對趙安說道:“老兄,走吧!”
    樂天正要拉著趙安向外走,但后者卻急道:“大……大人,小人還未說完呢!”
    唐寅已懶著再多看他,閉著眼睛問道:“你還有何話要說?”
    “是、是這樣的!大人想不用船渡江,還是有辦法的。”
    唐寅嗤笑道:“繼續走你說的那處淺灘?”
    “是的,大人。”趙安咽口吐沫,詳細解釋道:“江北潮氣重,林中也潮濕,幾乎一年四季都長滿蘑菇,小人經常去江北那邊采摘,即能養家,也能拿到城中換些家用,可是每次過江都要交渡錢,小人哪有那么多錢天天交啊,所以小人就等到八月退潮的時候,在淺灘那里從南岸拉了一根繩索到北岸,以后無論是漲潮還是退潮,只要抓著這根繩索,小人便可從南岸輕松游到北岸去,多年來,從未生過意外,而且這根繩索藏于江水之中,除了小人,幾乎沒人知道。”
    “哦?竟然還有此事?”唐寅的身子又坐了起來,雙目也再次放出光彩,腦筋飛轉,仔細分析著趙安的這番話,細細想來,倒也覺得合情合理,他不動聲色地點點頭,含笑問道:“你所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
    “小的就算有天的膽子也不敢欺騙大人啊!”
    唐寅歪著腦袋,眼珠轉了轉,笑瞇瞇地說道:“好!你帶我去,如果你所言是真,我賞你黃金百兩,若你所言是假,我可要你的項上人頭!”
    趙安聽后,非但沒有害怕,反而興奮的滿面容光,險些當場蹦起來。要知道百兩的黃金對普通村民而言,足夠活上一輩子的了,橫空飛來這筆橫財,他哪能不高興、不激動?他連連點頭,急聲說道:“是、是、是!小的這就帶大人前去查看!”
    對他的反應,唐寅很滿意,由此也可看出此人不象是冒充使詐,若他真是鵬軍的細作,那演技就太高了。
    此事關系重大,唐寅顧不上有傷在身,決定親自前往,不過他也擔心梨山城內有鵬軍的眼線,未敢大張旗鼓的出行,而是換上便裝,身邊只帶了樂天、艾嘉、程錦三人以及那個趙安,從縣府的后門悄悄出來,坐上馬車,直奔城東而去。
    出了城后,確認身后沒跟有探子,唐寅這才令趙安引路,去往他說的那處淺灘。
    趙安所說的淺灘位于梨山城城東的十里外,這里是麗山山腳,沒有道路,地上都是石塊和雜草,馬車無法通行,走到這里,馬車只能停下,唐寅也從車內走來,由程錦等人攙扶著,步行前往淺灘。
    邊走著,唐寅也邊好奇地問道:“趙安,你說繩索是藏于江水之內嗎?”
    “是的,大人!”趙安必恭必敬地回答道。
    “已經多久了?”
    “差不多有五年了。”
    唐寅一笑,隨口問道:“五年?這么長的時間,難道繩索在江水中不會腐爛掉嗎?”
    呦!這一點樂天和艾嘉還真沒想過,兩人不約而同地向趙安看去。
    趙安樂呵呵地答道:“不會、不會,小人用的是油繩,別說五年,就算在江里泡上個十年、二十年也沒事。”
    唐寅、樂天、艾嘉、程錦四人對他所說的油繩都不陌生。油繩是由特殊的藤條反復在油中浸泡而成,即結實又耐水,通常應用在軍中,做捆綁盔甲的繩帶之用。唐寅笑道:“你會制作油繩?”
    “是的,小人是從大哥那里學來的。”
    “令兄是……”
    “我大哥是中央軍,曾經是……”
    “哦?”
    “不過在兩年前,大哥出征寧國,戰死在河東郡了。”說到這,趙安的表情落寞下來,眼神中也露出哀色。河東地區是風、寧兩國斗爭的焦點,風國也一向把河東地區視為自己的領土,所以在風國內一般也稱河東地區為河東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