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25

  “哦,原來如此!”唐寅點點頭,當初風國出征寧國,二十多萬的大軍慘敗,最終沒有逃回多少人,這一仗也使風國的元氣損傷不小。【】他嘆口氣,說道:“令兄是為國盡忠,為國捐軀,生是風國的志士,死亦是風國的英雄。”
    聽聞唐寅這話,趙安甚是感動,他說道:“大人能這么說,那大哥在九泉之下也可以含笑了。”
    唐寅邊和趙安交談,邊向前趕路,倒也不覺得無聊。走了許久,正在樂天、艾嘉、程錦三人頗感不耐煩的時候,趙安停了下來,回頭對唐寅笑道:“大人,到了,就是這里!”
    眾人精神一振,舉目四望。此地稱得上荒涼,面前是泮水江面,后面則是雄壯的麗山,樹木密集,雜草叢生,地上亂石成堆,附近別不到人煙,連鬼影子都沒有,就是一處荒野江岸。
    程錦走到江邊,向里面望了望,沒有看到底,隨手揀起一塊碎石,投入江中,就聽撲通一聲悶響,碎石瞬間沉入江底,程錦不知道這里的江水具體有多深,但感覺沒過人的頭頂應該不成問題。他回頭看著趙安,疑問道:“這里就是你所說的淺灘?”
    趙安干笑一聲,說道:“只有在八、九月退潮的時候這里的江水才會變淺,現在只是四月,江水還是很深的。”
    唐寅問道:“你所說連到對岸的繩索在哪?”
    “在這!”趙安走到一塊巨石前,蹲下身形,先是把地上的雜草撥開,然后再搬開幾塊石頭,伸手在地上一抓,握住一根兩指多粗的繩子,用力的拉起,隨著嘩啦啦的聲響,繩子徹底從亂草和碎石下拉起,一頭盤繞著那塊巨石底端,一頭直通向江水中。
    此人所言果然不假!唐寅快步上前,低頭仔細瞧瞧這根粗粗的繩索,然后向程錦甩下頭,說道:“程錦,你拉下試試!”
    “是!大人!”
    程錦快步上前,接過繩索之間,他先將自己的雙手罩起靈鎧,然后雙掌如同鐵鉗一般,死死扣住繩子,用盡渾身的力氣,猛然向回一拉,只聽啪的一聲,原本藏于江水內的繩子彈出江面,雖然僅僅露出一部分,但程錦還是能感覺得出來,繩索的另一端確實被固定在對岸了。為了確認自己沒有判斷錯,他又連續全力回拉數次,繩索繃的緊緊在,在江面上若隱若現,甚至隱約能看到對岸的江面上也似乎浮現出繩索的影子,他噓了口氣,散掉雙掌靈鎧的同時將繩索放下,對唐寅點點頭,示意趙安所言沒錯。
    唐寅臉上的笑容加深,看著趙安,問道:“趙安,你平時就是拉著這根繩索過江的?”
    “是的,大人,有了這根繩索,游到對岸去很容易,即不用擔心會沉入江底,又不用擔心會被江水沖走。”趙安笑呵呵地說道。
    唐寅一手捂著小腹,慢慢彎下腰身,邊仔細查看這根繩索,邊喃喃說道:“不錯,不錯,你倒是挺聰明的嘛!”
    “小人只是為了剩下過江的渡錢,讓大人見笑了……”趙安搓著粗糙的雙手干笑著說道。
    唐寅笑瞇瞇地沒有說話,眼珠轉來轉去,心中在盤算自己有沒有可能通過這根繩索過江。他也不識水性,不會游泳,不過感覺自己若是在身上無傷的情況下,借著這根繩索做輔助,過江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充其量就是被灌幾口江水而已,自己能做到,那么麾下的將士們也應該可以。想著,他看向樂天、艾嘉、程錦三人,問道:“用這根繩子,你們能否過江?”
    樂天和艾嘉相互看了一眼,不約而同地說道:“可以。”
    程錦倒是更干脆,把身上的外衣直接甩掉,說道:“大人,我來試試!”
    這正合唐寅心意,他點頭說道:“程錦,小心一點。”
    “是!”
    程錦幾下把衣服和鞋子都脫掉,只著短褲,雙手抓著繩子,快地向江內走去。時間不長,他就走出二十多米,這時候,江水已能沒過他的頭頂,不過因為有繩索輔助,程錦沒有沉下去,在江面上只露出個小腦袋。
    唐寅、樂天、艾嘉在岸上觀望,隨著程錦越來越深入江心,他們的心也漸漸提到嗓子眼。時間不長,程錦已深入江內百余米,但人依舊沒有沉下去,遠遠觀望,只剩下一個小黑點在江面上漂浮。
    看到這里,唐寅已基本放下心來,程錦能入水百余米都沒事,那么順利渡江也沒問題,這個趙安當真是幫了己方大忙,似乎冥冥之中老天也在助自己一臂之力。他正暗自興奮的時候,突然,對岸有了動靜,一支由十人組成的鵬軍巡邏隊由西邊走過來。
    江面本就有百余丈寬,這么遠的距離,常人很難看清楚對岸的情況,可唐寅的目力驚人,加上鵬軍身上的紅甲又異常顯眼,他第一時間現敵人的身影。唐寅暗道一聲不好,沉聲說道:“糟糕,鵬軍的巡邏隊過來了!”說話的同時,他先是低身揀起一塊碎石,然后一把拉住身旁的趙安,抓著他閃到不遠的巨石后方,樂天和艾嘉雖然沒有看到敵人在哪,但兩人反應也快,立刻趴伏到地上,借著地面的雜草隱藏形跡。
    唐寅看到了鵬軍巡邏隊,可是正處于江心之中與江水奮戰的程錦還不清楚,此時也不敢再用喊聲去提醒他,唐寅探出頭來,看準程錦的方位,手腕猛的抖動,剛才被他抓于掌中的石塊脫手而出,直向程錦飛去。
    撲!
    石塊不大,落入水中也沒有出多大的聲響,不過這塊碎石不偏不正,剛好是在程錦的面前掉入水中的,后者不明白怎么回事,本能的轉回頭,向岸上的唐寅等人望去。不過這時岸上哪里還有人,空蕩蕩的,好象唐寅四人憑空消失了似的。
    這是怎么回事?大人他們即使要走,也不可能扔下自己不管啊!程錦只是稍微愣了一下,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了,急忙收回目光,抓著繩索,伸長脖子,向前方的岸邊望去,這,剛好看到走過來的那支鵬軍巡邏隊。
    程錦腦袋嗡了一聲,自己若是被現那還了得,這根可讓己方過江的繩索也定會保不住。想到這里,他深吸口氣,隨后身子向下一沉,整個人沒入江水之中。
    這支鵬軍巡邏隊的度不快,好象勞累了一整天似的,士卒們的臉上都帶著濃烈的疲憊,走動時,連個說話交談的人都沒有,死氣沉沉。他們在岸邊慢悠悠地走過,時不時地向對岸飄幾眼,沒有現異常,方收回目光,繼續機械性地向前走動、巡視。
    他們動作緩慢,唐寅的心可是急的快要著火,程錦正在江水中閉氣,一、兩分鐘或許沒事,但事情一久,任誰都會受不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鵬軍巡邏隊依舊是不緊不慢地走著,在唐寅等人感覺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那么長的時間,鵬軍巡邏隊才算是走遠。唐寅再次扣住一塊碎石,以剛才同樣的手法和力度將石塊甩入江中。
    等了一會,江面上毫無反應,程錦根本沒有露出頭來,唐寅見狀,暗叫一聲不好,從巨石后面竄出,搶步上前,連衣服和鞋襪都未來得及脫,就要向江水里跳,趴在地上的樂天和艾嘉二人嚇了一跳,雙雙從地上竄起,把唐寅強行拉住,急聲說道:“大人,危險……”
    現在唐寅已經失去江默這位暗箭的支柱之一,可再不能失去程錦這另一根支柱了,此時他整個心都系于程錦身上,也顧不得那么多了,什么話都沒說,用力推開樂天和艾嘉,想繼續向江水里蹦,正在這時,就聽江面撲的一聲,在江水中足足憋氣有五、六分鐘的程錦終于探出頭來,仿佛體內的氧氣已被渣干似的,仰著腦袋,張大嘴巴,大口大口吸著氣,聲音之大,好象拉動的風箱,連岸邊的唐寅等人都隱約能聽到。
    看到程錦無事,唐寅的身軀僵住片刻,接著,如釋重負的撲哧一聲笑了,提到嗓子眼的心也終于是落了回去,他倒退兩步,慢慢坐到地上,也稍微有些氣喘。
    因為有敵軍的巡邏隊剛剛經過,程錦也沒敢繼續向對岸深入,抓著繩索,快地退了回來。
    等他上岸之后,樂天和艾嘉二人立刻把他的衣褲送上前去,幫他披在身上,程錦如同剛經過一場惡戰似的,連連喘著粗氣,緩了一會,他方走到唐寅近前,咧嘴笑道:“大人,剛才好險啊,差點被鵬軍的巡邏隊現了。”
    艾嘉在旁說道:“剛才大人見你在江中閉氣許久沒有出來,都要下水去救你呢,還好被樂天和我攔下了。”
    程錦先是一愣,然后心中亦是充滿感動,對唐寅拱手說道:“大人……”
    唐寅擺擺斷他的話,沒有就此事多提,反問道:“有繩索輔助,入水之后的感覺如何?”
    “還不錯,不過若想靠繩索過江,還是需要很大力氣的。”程錦如實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