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27

  唐寅肯與眾人一齊沖鋒陷陣,無疑是在說此戰只能勝,不能敗,同時也表明了取勝的信心。【】木筏上的將士們聞言,士氣立刻提升起來,連主帥都肯和自己并肩作戰,那還有什么好怕的了?眾人齊齊吶喊:“大人,我們不怕!”
    “好!”唐寅神采飛揚,大喝道:“今天大家隨我殺過泮水,全殲對岸的敵軍,為三天前陣亡的兄弟們報仇雪恨!”
    “殺!殺!殺——”
    將士們的心氣已被唐寅提升起來,無論是木筏上的還是岸邊上的風軍,無不是連聲吶喊,喊聲如雷,直沖云霄。
    見狀,蕭慕青、子纓等將暗暗咧嘴,水戰可不是6戰,唐寅親自出戰,一旦生危險,在江面上連躲都沒地方躲,他最引以為傲的暗影漂移也完全揮不出功效。子纓急道:“大人,水戰危機重重,還是不要以身涉險的好啊!”
    “危機重重?”唐寅笑了,反問道:“何謂危機?危機就是危險與機會并存!何況話我已出口,難道你想讓我當眾食言不成?”說著話,他環視圍攏上來的眾將,斬金截鐵地說道:“誰都不要再來勸我,否則的話就以擾亂軍心論處!”
    一聽這話,本還想進勸的蕭慕青立刻閉上嘴巴,其他眾將也都不敢再多句。子纓暗嘆口氣,側頭問蕭慕青小聲說道:“蕭將軍,平原軍內可有大型的攻城器械?”
    蕭慕青點點頭,疑問道:“子纓將軍問這做甚?”
    “唉!蕭將軍,趕快令人把破城弩和投石機統統運到岸邊吧!”子纓嘆道。
    “可是……”蕭慕青明白了他的意思,不過望望對面,目測一番距離,幽幽吸了口氣,搖頭道:“我看泮水少說也有百余丈寬,破城弩和投石機即便能打到對岸,威力也會銳減,而敵軍又都隱于林中,恐怕難以奏效啊!”
    “現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即便只能擾亂一下敵軍也是好的。”
    蕭慕青苦笑,心里嘀咕道:看來也只能如此了!他叫來傳令官,讓其馬上回營,把營中所有的破城弩、投石機統統搬運過來。
    唐寅是登上了木筏,可是他可沒有立刻下令進攻,而是在等,等上官元讓和戰虎那邊偷偷渡江。
    且說上官元讓和戰虎,二人率領兩千風軍,由樂天和艾嘉引路,悄悄去往城東麗山腳下的淺灘。
    這兩千士卒身上皆無甲胄,頭上也無盔,輕裝上陣,身上只帶有佩刀,肋下夾著唐寅分下來的長條形木板。等到了淺灘之后,士卒們把身上的軍裝也脫掉了,上身赤膊,下身短褲,蹲在岸邊,靜靜觀望對岸的動靜。
    艾嘉蹲在上官元讓的身邊,手指對岸,低聲說道:“通過這幾天來的觀察,對岸的巡邏兵每隔一個時辰便會從此經過一隊。”說著話,她抬頭太陽,又道:“算時間,敵軍的巡邏兵也應該快到了,元讓將軍先令將士們躲藏起來,隱蔽形跡。”
    “恩!”上官元讓點點頭,雙指入口,吹出一聲尖銳的哨響,將手下士卒們的注意力吸引過來,然后向后擺擺手,做出隱藏的手勢。隨著他的命令,兩千風軍開始齊齊后退,全部躲藏到岸上的密林之中。
    上官元讓、戰虎、樂天、艾嘉四人也都躲到一塊巨石的后方,只探出腦袋,觀察對岸的動靜。
    這時,上官元讓又是興奮又是心急,邊等邊不時太陽的方向,感覺已經過了半個時辰,對岸依舊是風平浪靜,連鵬軍的影子都未看到,上官元讓不耐煩地問道:“艾嘉,你不是說敵軍的巡邏兵快到了嗎?怎么還沒出現?”
    艾嘉皺皺眉頭,她也覺得奇怪,按時間推算,鵬軍的巡邏兵確實早應該到了,為何遲遲未見到人影呢?她無法回答上官元讓,轉頭充滿疑惑地看向樂天。樂天眨眨眼睛,轉思一想,沖著上官元讓三人笑了,說道:“現在大人已集中全部的兵力,擺出全軍要做正面強攻的架勢,想必此舉已成功吸引到敵軍的注意力,所以巡邏兵才遲遲沒有過來。”
    上官元讓一拍大腿,說道:“那我們還在這里等什么嘛?!現在就趕快渡江吧!”說著話,他就要繞過巨石走出去。
    這時,戰虎和樂天同時伸手,把上官元讓拉住,異口同聲地說道:“不可!”
    上官元讓不解地看著二人。
    戰虎說道:“對岸敵軍的統帥很可能就是戰無雙,大人可不止一次說過,戰無雙其人甚會用兵,即便他被大人擺出的進攻陣勢吸引,但也有可能會提防我軍的偷渡,還是再等等吧!”
    樂天在旁邊聽邊點頭,忍不住多看了戰虎兩眼。他這是第一次和戰虎配合,對其了解也進一步的加深。戰虎雖然看上去活象個野人,一副四肢達頭腦簡單的模樣,但心思倒是極為細膩、縝密,為人也很謹慎,這真是難得啊!
    上官元讓倒是不以為然,冷笑一聲,說道:“等?我們在此要等到什么時候?戰無雙算是個什嘛東西?你們怕他,我可不怕,要等,你們自己在這里等好了,我率兄弟們先過江!”說著,他又要向外走,正在這時,艾嘉出噓的一聲,低聲急促道:“敵軍的巡邏兵來了!”
    聞言,上官元讓已邁出去的腳立刻又縮了回來,探出半個腦袋,瞇縫著眼睛,運足目力,向對岸望去。
    果然,只見對岸的樹林中緩緩走出一行身穿紅甲的鵬兵,人數不多,每人皆提有長矛,在岸邊慢慢向前走動著,不時的東張西望,沒有什么現后,又慢慢的退回到林中。
    還真有巡邏兵過來!上官元讓的雙眼緊緊盯著對岸那隊巡邏兵,直至其身影徹底消失在林海中,他方縮回頭,聳聳肩,嗤笑出聲,說道:“戰無雙的膽子可真夠小的,即便面對著我軍的全力進攻,仍要派人巡視岸邊……”
    那不叫膽子小!那叫謹慎,思考周全!戰虎、樂天、艾嘉三人齊齊在心里回了一句,不過三人也很有默契的不與上官元讓爭論,又等了一刻鐘,確認鵬軍的巡邏兵已經走遠,樂天對上官元讓正色說道:“元讓將軍,現在可以渡江了,度要快,無論生什么狀況,都不可在江內停留!”
    “明白!”上官元讓應了一聲,回頭向身后的密林揮下手,然后大步流星走到岸邊,放下木板的同時,身上也罩起靈鎧。
    兩千風軍紛紛從樹林中走出來,做著各自的準備。
    樂天和艾嘉輕車熟路,將埋藏于亂草和碎石下的繩索拉出,遞交給上官元讓和戰虎二人,同時叮囑道:“兩位將軍多加小心,此戰我軍勝負的關鍵,也就看兩位的了!”
    “呵呵!”上官元讓笑了,掄了掄手中的三尖兩刃刀,說道:“戰無雙不在對岸也就罷了,若是在,你倆就等著我取下他的狗頭吧!”說完話,他第一個下水,身子趴伏在木板之上,一手抓著繩索,一手以靈刀劃水。
    上官元讓帶頭渡江,戰虎可沒有立刻跟他下水,而是在岸邊幫助己方的士卒們。他先讓風軍士卒趴在木板上,然后用力推動,給木板個助力,使其更容易向前滑行。兩千名士卒,基本都是由戰虎一人由岸邊的淺水推入深水的,也只有他才會有這樣的力氣和耐力。等全部的士卒都已下水后,戰虎這才和樂天、艾嘉二人打聲招呼,跟隨著眾人最后下水。
    只見上官元讓和戰虎這兩千人,全部趴伏在特制的木板上,把著繩索,緩緩的向對岸游去,二千人,分別排列在繩索的兩側,遠遠望去,連成了密壓壓的一大長串,也甚是壯觀。
    有木板,可以抵御自身的下沉之力,有繩索,可以防止被江水沖走,但即便如此,想抓著繩索過江應是極為困難的,尤其是到了江心,這里江水的水流最急,只要一不小心,抓著繩索的手稍微滑一下,立刻就會被江水卷走。
    這兩千風軍士卒都是懂得一些水性的,又都是身強體壯的精銳,可是游到江心時,還是不時有人被江水沖離繩索,只眨眼工夫,在江面上就看不到人影了。前后兩側的人若是不出手搶救還好點,一旦想伸手救援,自己也會被立刻沖走。
    聽著身后不時有慘叫聲傳來,上官元讓沒有回頭,只是咬緊牙關,拼命地劃著江水,將前游的度揮到極至。作為最前面的領軍人物,他現在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最快的度過江,少耽擱一刻,后方的將士們就少一分的危險。
    最后過江的戰虎要比上官元讓痛苦的多,他是眼睜睜地看著己方的士卒們一個又一個的被卷入江底,而他連出手營救之力都沒有,只看瞪眼看著士卒們在江水中掙扎、呼救,最后消失無蹤。
    這短短百余丈的距離,可以說是上官元讓和戰虎有生以來最難走的一段路。
    上官元讓第一個抵達江對岸,等上到江岸之后,他連歇息都未歇息,回過身來,探臂膀將后面的那名士卒胳膊抓住,向回一拉,直接甩到岸上,接著再抓第二個、第三個……
    他邊把士卒們一各個的扯上岸,也邊在心里默默數著,等到最后的戰虎上岸后,上官元讓也剛好數到一千七百八十人。兩千兄弟,渡過泮水,整整折損了二百二十人。
    :還有一章下午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