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28

  上官元讓和戰虎率領兩千風軍過江,雖然還是折損兩百多名士卒,但值得慶幸的是主力人員還在。
    在江岸的樹林中歇息片刻,上官元讓向眾人揮揮手,然后用刀尖指指東方,無聲地下達了進攻的命令。士卒們見狀,紛紛站起身,并把綁住頭的帶子解下來,將刀把緊緊纏在手上。人們已做出死戰的架勢,只要人未倒下,就與敵人血戰倒底。
    現在戰虎沒有使用他那把大鐵錘,畢竟鐵錘在重,不利于渡江,他換了一把大型號的砍刀,雖然不象鐵錘那么得心應手,但以他的力氣和修為,在亂戰之中的的威力也不可小覷。
    上官元讓和戰虎領著一千多號風軍,在密林中悄悄潛行,他們行進的度很快,但出的聲響卻不大,沒人說話,只是時而出沙沙的聲音。
    越接近梨山城對岸的那片樹林,眾人的心越是緊縮,他們心里都清楚,現在隨時都可能與敵人接觸上,生激戰。要說不緊張反而還興奮異常,兩眼放光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上官元讓。
    他身罩白色的靈鎧,手提靈化后的三尖兩刃刀,走在隊伍的最先面,并未刻意隱藏形跡,旁若無人的大步向前闖。
    正走著,突然前方傳出斷喝聲:站住!什么人?糟糕,有敵軍的暗哨!戰虎心中一緊,下意識地頓住身形,后面的一千多風軍也紛紛停下腳步,尋聲向前方望去。可是目光所及之處,皆是密密匝匝的樹林,枝繁葉茂,哪里能看到半個人影。
    上官元讓腳步未停,甚至連度都未減慢,邊繼續向前走,邊面不紅、氣不喘地沉聲回了一句:自己人!他說的理直氣壯,把前面的暗哨也虎的一愣,上官元讓又向前走出數米,突然之間,就聽頭頂上方有嘩啦啦的聲響,緊接著,五名身穿紅色盔甲的鵬軍從樹上蹦了下來,先是打量一番上官元讓,再悄悄他后面的戰虎等人,還真沒認出來他們是敵人。
    上官元讓一眾沒打旗號,身上又沒穿風軍的軍裝和盔甲,一各個赤身,只著短褲,突然出現在北岸,鵬軍的探子一時間也分辨不出他們是敵是友。
    請問,將軍是……看上官元讓罩著靈鎧,想必是這些人的頭領,幾名鵬軍暗哨的態度還算客氣,拱手問道。
    趁著對方問話,上官元讓已走到五人近前,笑道:我是上官元讓!啊!原來是上官……幾名暗哨還想寒暄幾句,可話到一半,猛然意識到不對勁,上官元讓不是天淵軍的第一猛將嗎?這么說,這些人風軍?就在幾名暗哨意識到不好的時候,上官元讓手中的靈刀已橫掃而出。
    撲!
    五名暗哨連看都未看清楚,更別說躲避了,隨著三聲連續的悶響,站于上官元讓正前方的三名暗哨皆是被攔腰斬斷,聲都未吭一下,當場斃命,另外兩名暗哨嚇的臉色頓變,剛要出驚叫,上官元讓雙臂齊出,一刀刺穿一名暗哨的胸膛,另只手的拳頭也擊在一名暗哨的面門上。上官元讓的修為多精深,靈鎧多堅硬,他的拳頭不次于任何一件利器。只聽啪的一聲,那名暗哨的腦袋都被他這拳打個稀碎,鮮血和腦漿崩射滿地。
    上官元讓連殺五人,一氣呵成,只是眨眼工夫的事,隨后他片刻都未耽擱,掄刀向上一揮,喝道:你也給我滾下來!靈刀揮出,靈波激射,隨著咔嚓的脆響,在他頭頂上方的一根樹杈應聲而斷,連帶著,隱藏在上面的一名鵬軍暗哨也尖叫著摔落下來。他人還沒有落地,上官元讓劈出去的靈刀又由下向上的一挑,撲,這名摔下來的暗哨身子還未落地,便被刀鋒削掉了半個腦袋,撲通,尸體落地后,人們定睛細看,只見僅剩下半個腦袋的鵬軍暗哨嘴里還叼著一只木制的哨子,看得出來,他是想吹哨示警,可是上官元讓的刀太快了,甚至連吹口氣的時間都未給他。
    上官元讓,當真是厲害的令人咋舌!戰虎在旁暗暗點頭,打心眼里佩服上官元讓的靈武,下面的士卒們則是心氣更足,主將厲害,全軍的士氣自然也會水漲船高,此時人們感覺,即便敵軍的人數再多,只要跟著上官元讓往前闖,也沒有什么好畏懼的。
    上官元讓掃視地上的尸體,哼笑一聲,只吐出兩個字:鼠輩!說完話,他向身后的眾人揮下手中刀,繼續向前走。
    鵬軍守衛之森嚴連天眼和地網的探子都接近不了,所安插的明哨、暗哨當然不止這一處,上官元讓等人向前走出不遠,又遇到了鵬軍的巡邏兵,上官元讓這回連裝都不裝了,直接快步上前,掄刀就劈。
    十名鵬軍的士卒當然不是他的對手,紛紛倒于他的刀下,不過他們這邊的戰斗引起不遠處暗哨的警覺,先是一聲尖銳的哨音響起,緊接著又響起第二聲、第三聲……時間不長,林中報警的哨音已響成一片。
    上官元讓不驚反笑,既然形跡已然暴露,他更是肆無忌憚,無所顧慮,大步流星的直向梨山城對岸的那片樹林沖去,那里也是鵬軍的主營所在。
    他剛剛接近到主營的邊緣,就聽前方的樹林中喊殺聲四起,緊接著,從密林之中沖出至少千余名的鵬軍,這些人或是持矛,或是提弓,看到上官元讓之后,人群中的弓箭手們紛紛捻弓搭箭,二話不說,抬手就射。
    嗖、嗖、嗖!
    箭支破風,齊齊向上官元讓飛去。
    如此近的距離,不管上官元讓的靈武有多厲害,都不可能閃躲開這么多的箭支,他依仗修為深厚,靈鎧堅韌,對敵人的箭射倒也不是那么畏懼,隨著一陣叮叮當當的脆響聲,上官元讓被密集的箭矢足足退五大步,不過未等對方再射第二輪,他已猛然大吼一聲,掄刀沖殺過去,人未到,刀先至,刀未至,靈波已呼嘯而出。上官元讓上手便釋放出靈亂·極。林中無風,但隨著靈亂·極的釋放,林中硬是刮起一股颶風,飛沙走石,地面的雜草樹葉都被卷起多高。
    由于雙方的距離并不在靈亂·極的攻擊范圍之內,大多數的靈刃都是打空了,倒是地面上留出一條條橫七豎八的劃痕,讓人看了觸目驚心。上官元讓之所以這么遠便使出靈亂·極,傷敵不是目的,他是要擾亂敵人的視線,讓敵軍中的弓箭手無法立刻射出第二輪箭陣。
    果然,在靈亂·極所引的颶風下,前方的千余名鵬軍無不是以手遮面,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等靈亂·極掃過之后,人們睜開眼睛,再看對面的上官元讓,后者已經竄到他們的近前,最前面的鵬軍嚇的驚叫出聲,本能反應的將手中長矛刺殺出去。
    近戰交鋒,沒有箭陣的威脅,上官元讓哪里還把這些普通的鵬兵放在眼里,三尖兩刃刀由左至右的橫向一掃,就聽咔嚓、咔嚓的脆響聲不絕于耳,再看刺向他的十多根長矛,無不是中間斷裂,矛頭落地。
    殺??上官元讓斷喝一聲,靈刀揮舞,靈亂·風釋放出來。這一次的靈亂·風對鵬軍的殺傷太大了,如此密集的站位,又是在如此近的距離下,鵬軍的士卒瞬間就倒下一大群,那滿空旋轉、四處飛射的一支支靈刃,如同一把把死神的鐮刀,將所及之處的一切生靈絞裂、撕碎。
    在混戰之中,尤其是敵眾我寡的混戰,上官元讓不會節省靈氣,大范圍攻擊的高級技能連續釋放,在他近乎于瘋狂的攻擊下,千余名鵬軍頃刻之間便有數百人傷亡,其余人等也嚇的魂飛魄散,紛紛向后潰敗。
    后邊跟上來的戰虎看得清楚,暗贊一聲打的好,他揮動手中的大砍刀,對左右的風軍士卒大吼道:兄弟們,跟著元讓將軍殺啊!殺啊??嘩??
    一千多名風軍士卒,被勇猛無敵的上官元讓鼓舞的熱血沸騰,士氣也漲到頂點,此時人們已經完全丟棄了生死顧慮,腦海中只剩下殺敵的念頭,一千多人,如同一千多頭下山的猛虎,大喊著齊齊向前沖殺。
    上官元讓一眾是追殺潰敗的鵬軍沖進敵人主營地的,這時候,整片樹林就象是炸了鍋,人喊馬嘶,叫聲不斷,前面的鵬軍在跑,可是還有無數的鵬軍源源不斷的從四面八方沖殺出來,與上官元讓一眾戰到一處。
    偌大的林地之中,充斥著雙方你死我活的拼殺聲。
    對岸。
    唐寅與木筏之上的萬余名風軍早已做好沖鋒的準備,此時聽到對岸突然大亂,喊殺聲此起彼伏,唐寅立刻預感到是元讓和戰虎率領兩千兄弟殺到了。果不其然,時間不長,樂天和艾嘉的飛鴿傳書便到了,說明上官元讓和戰虎已率眾渡江成功,現在正與敵軍主力交戰。
    看罷之后,唐寅面露喜色,深吸口氣,將手臂向前一揮,同時喝道:擂鼓,進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