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31

  沒等肖新把話說完,程錦已提腿一腳,重重踢在他的后背上。
    肖新吭哧一聲,腦袋沖下的向前撲到,在地上滑出好遠,一直滾到
    唐寅的近前。程錦快步跟上,一腳踩在他的背后,喝道:“大人問你什么就說什么,用不著你來做分析,膽敢再多說廢話,我踢碎你
    的腦袋!”
    肖新又驚又怕又渾身疼痛難忍,鼻涕眼淚流的更多了,沖著唐
    寅連聲尖叫道:“大人僥命!大人饒命啊二。
    唐寅微微一笑,見肖新的臉上搶破了幾塊皮,又粘滿灰塵,他
    將手帕抽了出來,和顏悅色地遞給肖新,柔聲說道:“先把臉擦擦
    。”說完,他又對程錦道:“既然肖新一心向著朝廷,就是我們自
    己人,不可再如此無禮。”
    對這樣的小人,唐寅能裝出一昏平易近人的樣子,但程錦裝不
    出來,他狠狠瞪了肖新一眼,不過還是拱手說道:“是。大人!”
    讓肖新緩會氣,唐寅笑瞇瞇地看著跪在自己塌前的肖新,問道
    :“剛才你沒有把話說完,另外什么?”
    “哦…心肖新想了一會才想起自己要說什么,他轉頭心驚膽
    寒地程錦,見程錦也正用一對充滿殺機的眼睛瞪著他。他嚇的臉色蒼白,哆哆嗦嗦地說道:“另外,肖尚手下還有兩員大將十分
    厲害,一人叫郝召,另一人叫江凡,尤其是江知…”他還想多做
    解釋,突然想起程錦剛才的警告,吞口吐沫,將下面的話又咽了回
    去。
    唐寅看出他的顧慮,笑道:“你不用擔心,有什么話,盡管說嘛!”
    “啊,大人,尤其是江凡,他和大人一樣。也是暗系修靈者,
    雖然年歲不大,沒到三十,但投軍以來,還從未遇過敵手,大人可
    要小心此人啊!”
    “哼!”程錦在旁忍不住冷哼一聲,嗤笑著說道:“的高
    郡,能有什么高手?在那里沒有遇到過對手。也說明不了什么,如果你說的那個什么江兒真能如此厲害。鐘天豈不早就把他召入麾
    下了嗎?”
    肖新苦笑,高,郡山高皇帝遠,如果郡肖尚不主動推薦,鐘
    天怎么可能知道還有江凡這么一號人物?不過他現在是打心眼里懼
    怕程錦,也不敢多做解釋,連連點頭應是,說道:“是、是、是!
    將軍所言極是,是小人目光短淺!”
    唐寅雖然有仔細聽,但也沒太往心里去,他和程錦的想法一樣
    ,高”郡太小太閉塞了,他并不認為肖尚手下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大
    將。他轉回頭,對上官元武招下手,后者會意。取來漳渝的地圖,
    遞給唐寅。┄┄他接過后看了兩眼,然后向肖新面前一放,說道:“你把漳渝
    的城防情況詳細標注出來,如果一切屬實,我饒你不死。若是你膽
    敢騙我,呵呵,那可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
    肖新嚇的一機靈,急忙接過地圖,這時上官元彪又把筆墨送過
    來。肖新提起筆,看著地圖沉思片刻,然后為難地看向唐寅,說道
    :“大人,小人在洋水這里駐守有十多天了,這十多天里漳渝城的
    城防生多少變化,小人也不清楚啊!”
    唐寅揚頭說道:“你只管把你知道的詳細標出來,至于其他,
    你不用管!”
    “是!大人!”
    肖新松了口氣,拿著筆。在地圖上勾勾畫畫,將哪里城防堅固
    ,哪里城防薄弱,哪里囤積重兵,哪里又兵力缺少,以及城防武器擺設在哪里,種類、數量有多少,糧草囤積之處等等重要的信息全
    部在地圖上畫出,并作好標注。
    等他全部寫完,拿起地圖。自己又從頭到尾地看了一遍。確認
    無誤,這才滿意地點點頭,沖著唐寅沒笑擠笑,說道:“大人。我知道的已經全部標注在上面了。”┄┄“恩!”唐寅接過,略微看了兩眼,感覺還算是合情合理,他
    方滿意地點點頭,將地圖合起,笑呵呵擺弄著指甲,說道:“很好
    ,看來。你果然是我大風的忠臣。”
    “是、是、是!大人明見,小人對大風由始至終都忠心不二。”肖新立刻順著唐寅的話再次表明自己的立場。同時眼角的余光也
    瞥到唐宣的指甲,干凈、光滑又飽滿。縫隙之間連丁點的灰垢都沒
    有。
    “既然你這么忠誠…”唐寅笑呵呵地伸出手來。手掌一翻,
    掌心朝上,毫無預兆,隨著呼的一聲。他的掌心里突然竄起一團黑
    色的火焰。純黑色的火團在他掌心凝而不散,凌空漂浮、跳動,隱
    隱出藍光。
    “那你就去陪先王做伴吧!”說話之間,唐寅不等肖新反應過
    來,手掌突然按在他的頭頂上。呼!黑暗之火由肖新的頭顱瞬間燒
    到他的全身,只出極短的一聲尖叫,人便額然倒地,一動不動,
    當場斃命。同時。他身上升起騰騰的白霧。被唐寅一絲不剩的全部
    吸入體內。
    吸干肖新化出的靈氣,唐寅幽幽噓了口氣,閉上眼睛,沉默片
    刻,隨即點點頭,確認肖新在地圖上所做的標注沒有虛假,這才重新拿起地圖詳看。其實他可以從肖新的靈氣中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只是他沒有耐心去對方的記憶中去一點點的收尋。
    見唐寅認真看著地圖。已不再理會地上的尸體,程錦上前。抓
    著尸體的衣服,如抱死狗一般拉出營帳。
    按照肖新所注,漳渝的防御是西、南強,東、北弱,其城防武器以及軍中的糧草物資也大多固積在西城和南城,若現在也是如此
    的話,那己方猛攻漳渝的東、北兩側便可輕松取勝。想到這里,唐
    寅一笑,將地圖遞給身后的元武和元彪,問道:“你二人,我
    們進攻漳偷時當采用什么戰術?”
    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沒想到唐寅會突然問自己意見,兩人急忙
    上前,接過地圖細看。仔細瞧過一遍,上官元彪咧開大嘴笑了,說
    道:“大人,漳渝城東城北的防御都極為薄弱,兩邊的守軍合起來
    還不過三千人。我軍若是全力猛攻這兩個方向,一輪進攻就能破
    城。”
    唐寅邊聽邊含笑點頭,沒有接話。┄┄上官元武則搖搖頭,不無擔憂地說道:“就算肖新所注是真,但他所掌握的情況也是十多天前的,誰知道這十多天里漳渝的城防
    又會生什么變化,大人應該小心為上。不能以此圖來指定攻城策
    略。”
    對!”唐寅收斂笑容,正色說道:“元武所言極走。但走,
    肖新所提供的情報雖然未必是漳渝的實際情況,不過,對方的糧倉
    和軍械庫分別位于城西和城南是假不了的,無論敵軍如何改變布防
    ,都不可能把糧倉和軍械庫突然搬走。所以,城西和城南的防御也
    勢必要強過城東和城北,要進攻,我們的主攻方向還是要放在這兩
    個點上。”
    “恩!”上官元武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上官元彪則笑道:“還是我說對了吧!”
    唐寅白了他一眼,嘟囔道:“你是蒙對了。”
    “呵吼…”上官元彪聳肩聳動著連連干笑。
    唐寅將地圖又看過一遍,然后叫來外面的侍衛,令其把己方眾
    將統統找來,商議進攻漳渝的策略。
    enetbsp;處于關閉狀態。
    侍衛離開時間不長。以上官元讓、戰虎為的武將和以蕭慕青
    、子纓為的將領相繼趕到。
    唐寅先把地圖遞給眾人。等他們都看過之后,他方問道:“蕭
    將軍,平原軍最快還需幾日能全部渡江?”
    “回大人。”蕭慕青跨前一步,必恭必敬地拱手說道:
    “還需兩日。”
    唐寅應道:“好。兩日后,等平原軍全部渡過洋水,我大軍便
    直取漳渝。”頓了一下,他又問道:“諸位的意思呢?”
    沒等旁人答話,蕭慕青已搶先贊嘆道:“大人明見!現在已快
    到五月。天氣越悶熱,尤其是山地,潮濕多水,我軍將士極不適
    應。戰決方為上策。大人所慮深遠,令人佩服!”
    他說的這些都是事實,只是話由蕭慕青說出口后,在場的眾人
    怎么聽怎么覺得別扭。怎么看都覺得蕭慕青象個善于阿諛奉承的
    人。
    唐寅則仰面大笑,心里多少也有些飄飄然,他頓了一會,又道
    :“漳渝的地圖大家都看過了,上面的標注是十多天前的城防情況
    ,我決定,等大軍抵達漳渝后,先攻城東、城北這兩處。蕭將軍。你看呢?”
    蕭慕青聽后不敢大意,拿過地圖,仔細又查看了一番,過了半
    晌。他收攏地圖,贊道:“大人英明神武,機敏過人,所定之策也
    堪稱上策,末將并無異議。”
    子纓暗嘆口氣,蕭慕青的獻媚樣雖然令人討厭。但唐寅所指定
    的兩個進攻方向也確實沒有問題,還真不能說蕭慕青的奉承有錯。
    唐寅又含笑看向子纓。問道:“子纓將軍,依你之見呢?”
    子纓拱手道:“末將也認為可行
    “好”。唐寅笑呵呵地說道:,“平原軍主攻漳渝城北,天鷹軍
    隨我主攻漳渝城東,如果諸位都無異議。那么此事就這么定了吧!
    ,“是”。眾人齊卞躬身領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