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32

  徊書吧細比姍不一樣的體驗,小溉回讀好去處
    正所謂是兩軍交戰,需未雨綢殊。【】天淵軍現在連洋水還沒有完
    全渡過,唐寅已把進攻漳渝的計劃先制定下來。┄┄這兩天,天淵軍把被俘的鵬軍能遣散的遣散,冥頑不化的全部
    處死,而后唐寅又分派出數支兵力,前去收復漳渝周邊的村鎮,先
    把漳渝城徹底孤立起來再說。兩天后,平原軍連同軍中糧草插重如期全部渡過洋水,唐寅不再耽擱,統帥大軍。向漳渝進。
    由于先前吃過教記,這次進軍,天淵軍可是小心翼翼,負責刺探的眼線已派到全軍二十里外的地方,將沿途所經的要地、險地都
    仔仔細細的檢查一遍。上,天淵軍走的不急不緩。未生意外
    ,三天后。順利抵達漳渝城。
    高川郡到處都是山地,惟獨漳渝城這里是處大平原,放眼望去
    ,一馬平”若大的郡城位于平原之上。也異常顯眼,距離好遠就
    能看清楚漳渝城的輪廓。
    唐寅現在的傷勢已痊愈十之,他騎在馬上,由麾下眾將陪
    行,走到一處地勢相對較高的小土包上。舉目眺望漳渝。漳渝城四
    四方方,城墻并不算高,在兩丈五左右。堪堪接近八米,對于非邊
    塞城池而言,這樣的城墻規格也算是不錯了,向城內望,隱約可見
    高臺樓閣,看得出來,漳渝城還是十分興盛的。
    觀望了一會,唐寅側頭問道:“現在清楚城內的敵軍數量嗎?
    樂天和艾嘉雙雙上前,說道:“大人,漳渝已封城數日,我方探子進不去城內。所以暫時還不清楚敵軍數量具體有多少,但是通
    過周邊村鎮的調兵情況,可知漳渝所增兵力接近兩萬人
    恩!這和肖新當初的估計倒是差不多,漳渝自身有兩萬郡兵,
    加上從其他村鎮抽調上來的兩萬,兵力已達到四萬,若是再在城中抓捕壯丁充軍,其總軍力應在五萬左右,以三倍攻城的定理攻城
    方的兵力是守城方的三倍來算,己方的十五萬大軍只能說是剛好
    夠用。
    唐寅點點頭,又對蕭慕青和子纓說道:“在距離漳渝兩里外的地方安營扎寨,體息一天,明日清早,全軍攻城”。
    “是!大人”。蕭慕青和子纓雙雙拱手應道。
    按照唐寅的命令,天淵軍在漳渝的兩里外扎營,負責扎營的是
    子纓。子纓是正規的統兵將軍出身,其軍事基礎理念要強過蕭慕青許多,他的扎營也是十分有學問。
    子纓是環繞漳偷城扎營,將敵方城郭圍了個水泄不通。而十五
    萬的軍隊,想把偌大的郡城圍住是不現實的,也容易被敵軍突破,
    而子纓的扎營則是虛虛實實,單從表面上看各處營塞基本都一樣。
    而實際上兵力主要集中在幾處要點上,相互呼應,一旦對方盲目進攻,很容易遭到天淵軍的合力痛擊。
    等子纓把營寨扎好之后,天色已暗。唐寅親自視察了一困,對
    子纓的表現很滿意,毫不吝嗇地夸贊一番,便回中軍大帳消息去了
    。
    且說另一邊的漳渝城。
    現在漳渝的兵力很多,甚至過唐寅的想象。上上下下加到一起,足有六、七萬人,不過這么多的兵力,真正能派上用場的并不
    多,只有那兩萬多的郡軍,另外兩萬則是從地方上征調過來的預備役,所謂的預備役其實都是些早已退伍的老兵,年歲都有四、五十
    了,有些人連走路都需要拐杖,更別提上陣打仗了,剩下的兩三萬
    人倒是清一色的壯丁,只是這些壯丁都是從漳偷城的百姓當中臨時
    湊出來的,即沒上過戰場又無戰斗技巧,說白了,就是兩三萬的肉
    盾而已。
    漳渝現在的狀況唯一能讓人放心的就是城防完備,糧草充足,這也成了鐘天、戰無雙、戰無敵、肖尚等人抵御天淵軍的最大信心
    所在。
    當晚。鐘天、戰無雙等人齊聚在郡府內,大廳里聚集的人雖
    然多,但卻鴉雀無聲,氣氛陰沉,壓抑的快讓人喘不上氣。
    天淵軍已兵臨城下,環城扎寨,把漳渝城圍的水泄不通,這才
    只是開始,后面還有源源不斷的天淵軍援兵,只憑借漳渝這座孤城
    。想抵御住兵力眾多又士氣如宏的天淵軍。任誰都無法樂觀的起來┄┄。
    “大王!大人!”隨著說話聲,肖尚麾下的眾將中走出一人。
    這人一身的銀盔銀甲,身材高大、魁梧,年歲在三十出頭,白面黑
    須,相貌堂堂。英姿颯爽。威風凜凜。
    呦!鐘天對肖尚手下的那些部將們一直都未放在心上,這時看
    到這員戰將,眼睛也不由得一亮,暗道此人好精神啊!他面露疑惑地看向肖尚,問道:“尚弟,這位是心
    “哦!大王,這些是臣弟的部下。名叫郝召。”說著,肖尚側頭看向那員戰將,皺著眉頭問道:“郝召,你有何事?”
    “大人,末將認為,今晚我軍當偷襲敵營。”
    哦?聽月此話,鐘天、戰無雙、戰無敵皆把目光投到郝召的臉
    上。
    肖尚則暗暗皺眉,這個郝召,說什么不好,怎么偏偏說要出城攻敵呢?自己現在連躲都躲不及,怎么還能出城作戰?!他臉色一
    沉,呵斥道:“體要胡言亂語,退下!”
    “大人。天淵軍遠道而來,又馬不停蹄的在我城外扎下一座如
    此規模的大營,其上下將士必定異常疲憊。晚間若是趁夜攻營。出其不意,定能把敵軍打個措手不及,使我軍取得一場大勝。”郝召
    正色說道。訪問四…!愚良明朝時代網游專區。舊”日四…
    肖尚現在是打心眼里不愿意出戰,什么話都聽不進去,等郝召說完,他臉色更是陰冷,喝道:“打仗豈是兒戲,哪有你說的那么
    簡單,還不快快退下沒等他把話說完,鐘天擺擺斷,幽幽說道:“本王
    倒是覺得這些將軍所言有理說著話,他又看向戰無雙,問道:
    “無雙將軍,依你之見呢?。
    戰無雙凝目想了想,說道:“唐寅其人甚是狡猾,身邊的能人
    良將也極多,恐怕,天淵軍不會不防我軍的趁夜偷襲啊!”
    郝召眼睛一瞪,對肖尚說道:“大人,敵軍扎營之時末將也有
    仔細觀察,敵軍的營寨虛虛實實,看是兵多的地方實則內部空虛。
    而看似薄弱之處又暗藏殺機,表面上,敵軍大營的中軍帳似乎防守
    森嚴,而實則天淵軍的主要兵力并未在此,大人,你只需給我三千
    人馬,我趁夜偷襲敵軍的中軍帳,定能取回唐寅的項上前級┄┄肖尚看著主動請纓的郝召,非但沒有喜悅之意,反而恨的牙根都直癢癢,偷襲敵人中軍帳,取唐寅的級,說的輕巧,事實上哪會那么容易。如果唐寅真那么好殺的話。戰無雙、戰無敵甚至鐘天
    ,何至于會落到現在這副田地?
    肖尚猛然一拍桌案,兩眼噴火,怒視郝召。大聲喝道:“郝召
    ,你體要再胡言亂語,若是再敢惑我軍心,我必嚴懲不貸!退回去
    。”
    郝召本還想繼續進言。這時,一名年歲不大的金甲戰將出列,抓住郝召的手腕,把他強行拉回到隊剩之中。同時低聲說道:“郝
    兄,大人已不滿你的言詞,還是不要再說了
    “可是”可是錯過這個絕佳的機會,我軍便再無取勝之望了
    ”。郝召搖頭嘆道。幗書吧細比姍不樣的體驗,小蛻閱讀好去處
    那個身穿金甲的青年戰將深深看了郝召一眼,幽幽說道:“盡
    人事,聽天命吧!有許多事情,并非你我所能左右。”
    “唉!”郝召仰天長嘆一聲,故意提高聲音說道:“現在不出
    戰,只怕日后我軍連出戰的機會都沒有了。”
    肖尚沒好氣地哼哼一聲,看都未看郝召,假裝沒聽見。就肖尚
    的為人而言,還算是比較開明的,性格也非常柔和,不管他的能力
    怎樣,對那些與他意見不合的將領們倒還是能容忍的。
    其實,戰無雙也在考慮郝召的計謀是否可行,不可否認,他說
    的沒錯,天淵軍遠道而來,又毫未停歇的扎下大營,上下疲憊是肯
    定的,今晚也確實是實施偷襲的好機會,只是己方能想到,唐寅和他手下那些將領們會想不到嗎?萬一人家防著這一手,事先做好準
    備,草率偷襲,豈不是羊入虎口,徒增傷亡嗎?
    戰無雙經過反復思量,覺得趁夜偷襲,風險太大,不如嚴守城
    池來的那么穩妥,何況,現在正處危急之時,他們也再經受不起任
    何的散失了。最終,戰無雙還是沒有表態,以沉默的態度否決了郝
    召的提議。
    這一晚,天淵軍沒有攻城,也沒有做出試探性的騷擾,而漳渝
    方面更是規規矩矩。一兵未出,雙方風平浪靜地度過一個晚上。
    等到第二天,清晨,天色剛蒙蒙亮,天淵軍的大營里鼓聲四起
    ,點兵之聲不絕于耳,時間不長,一支兩萬人的風軍方陣從南營涌
    出,在距離漳渝一里外的地方穩住陣腳,隨后,前軍士卒向左右一
    分,從陣營當中走出一名高人一頭。乍人一背的步將。此人手提一
    把大型號的巨錘,站在風軍陣前,望著漳渝城頭,高聲喝道:”
    城中的叛軍聽著,我乃天淵軍戰虎是也,誰敢出城與我大戰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