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33

  鐘天、戰無雙、戰無敵、肖尚都站在城樓上,望著在城外耀武揚威的戰虎,四人皆未說話。【】
    在他們看來,己方唯一能與戰虎一拼高下的只有戰無敵了,可是戰無敵現在并沒有要出戰的意思,他和戰虎交過手,深知此人的
    厲害,自己就算出戰。也難以取勝,何況對方還有上官元讓,自己
    若走出戰,弄不好就有去無回了。
    見漳渝城上久久無人答話,戰虎叫罵道:“城內的叛軍既然有膽叛變朝廷,難道沒膽出城迎戰嗎?爾等鼠輩,還打什么仗?統統
    回家抱孩子去算了!”
    “哈哈隨著戰虎的嘲諷和挖苦,風軍將士吝衣大笑起來
    ,城上的鐘天等人臉色也越難看。
    這時,郝召走到肖尚身側,拱手說道:“大人,讓末將出戰吧
    。”┄┄“這…”肖尚轉頭郝召,皺眉未語,他雖然沒有見識過
    戰虎的本事,但連戰無敵那么厲害的人物都不敢輕易出戰,郝召前
    去就能取勝?他心里實在沒底,沉默片刻,搖頭說道:“戰關系全軍士氣,不可大意,你暫且退下!”
    郝召正色說道:“大人,若是我方無人敢出去迎戰,對士氣影響更大,還是讓末將出戰吧!”
    “可過…”
    沒等肖尚再回絕,一旁的戰無敵突然插話道:“肖大人,既然
    郝召將軍一再請戰,我看,讓他出去會會敵將也未嘗不可。”
    肖尚心中冷哼一聲,郝召并非寧將,死活當然都和你沒關系了
    ,但自己可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出去送死。他深吸口氣,正要說話
    ,這時,鐘天也道:“尚弟,就由郝召將軍出城打頭陣吧”。
    他能不聽戰無敵的話。但可不敢違背鐘天的意思。見鐘天也這
    么說,肖尚暗嘆口氣,瞧瞧一臉期盼的郝召,無奈地點下頭,說道
    :“好吧!郝召,我給你五干人馬,由你出城迎戰!”
    “多謝大人”。郝召月言,精神為之大振,插手轉身就
    要走。
    肖尚不放心地又把他叫住,低聲叮囑道:”我看城外的這負敵
    將極不簡單,你務必要小心應對,能戰則戰,不能戰立刻退回城內
    ,我不會怪你。明白嗎?。
    聽完這話,郝召心里甚是感動,咬了咬嘴唇,重重點下頭。說
    道:“大人盡管放心,此戰末將定取回敵將的項上人頭,獻予大人
    。”
    其實以肖尚平庸的能力,根本做不到郡的位置,全靠和鐘天
    粘親帶故的關系,郝召之所以肯心甘情愿的輔佐他,很大程度也是
    因為肖尚平和又開明的性格,在公務上,無論下屬和他的意見分歧
    有多大,甚至當場生爭執,但他從來不會因此記恨,即便是私下
    里他的為人也十分隨和。
    郝召主動清纓,率領五千鵬兵出城迎敵,肖尚還是頗感不放心
    ,側頭說道:“江凡!”
    “末將在”。隨著應話之聲,鵬將之中走出一名身穿金色盔甲
    的青年。插手施禮。┄┄肖尚說道:“江凡,你去為郝召壓陣,他若是不敵敵將,你立
    刻把他帶回城內
    那金甲青年面無表情地應道:“是!大人”。說完話,轉身向
    城樓下走去。
    且說郝召,他率眾沖出城門,在漳渝城前列好方陣,隨后,催
    促戰馬,直接沖到兩軍陣前。到了戰虎的面前勒住韁繩。低頭打量他幾眼,嘴角一撇,傲然說道:“匹夫體要猖狂,死到臨頭還敢大
    言不慚,今日我郝召便用此刀取你的狗頭”。說著話,他晃了晃手
    中的靈刀。刀尖直指戰虎的鼻子。
    戰虎先是一愣,然后仰面大笑起來。說道:“鼠輩不知天高地厚。你想找死,我就成全你”。說話之間,戰虎前向急沖兩步,然
    后高高躍起,對準郝召,全力就是一記重錘。
    現在他的大錘還未經過靈化,但破風之聲已然震人心魂。郝召
    看的清楚,不敢大意,急忙橫刀招架。不過他可不是硬架,而是刀
    身傾斜,使其產生向外的滑力。
    但即便如此,當戰虎的大錘砸中他的刀桿時,郝召仍覺得雙臂
    又酸又疼又麻,虎口如同被撕裂般的疼痛。耳輪中就聽當榔哪一聲
    脆響,郝召連人帶馬。橫著退出五、六步才算站穩,戰馬的四蹄都
    直打顫。
    此人好大的力氣啊!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郝召硬接了戰虎一錘后,立刻收起輕視之意,打起十二分的小心。靈鎧罩起,手
    中刀也完成靈化,撥轉馬頭,向戰虎沖殺過去。
    對方能接自己的重錘還安然無恙,戰虎也意識到自己遇到勁敵
    ,他沒敢托大,和郝召一樣,靈鎧、靈兵同時完成,大吼著掩錘迎
    向郝召。與其戰在一處。
    這二人,一個在馬上。一個在馬下。各使出全身的本領。時而
    用兵器展開近身搏殺。時而又釋放靈武技能相互對抗、壓制,只見
    場內二人,如走馬燈似的轉個不停,靈兵與靈兵的碰撞聲此起彼伏
    ,不絕于耳。
    只眨眼工夫。戰虎和郝召已戰了三十個回合,兩人半斤八兩。
    未分勝負。
    在城上觀戰的戰無雙、戰無敵兩兄弟暗暗吸氣,風國當真是臥
    虎藏龍啊。在高川郡這么一個閉塞的小山區竟然還有這么厲害的武
    將,實在是不可思議,就連鐘天都不自覺地瞪大眼睛。對肖尚、對
    高”郡的實力不由得刮目相看。┄┄對面的天淵軍。唐寅等人也在陣前觀望,剛開始,他見漳渝城
    沖出一名鵬將來與戰虎交戰。心中冷笑,認為此人用不上兩三招便
    會死于戰虎的錘下。可哪里想到,三十招都過去了,戰虎仍未能傷
    到對方分毫。唐寅暗暗吃驚。側頭問身旁的樂天道:“此將是誰?
    怎么如此厲害?。
    由于距離太遠。樂天也沒聽清楚對方的名字。他派出一名天眼
    探子,去往前軍問個清楚。時間不長,探子返回,在樂天耳邊低語
    了幾句。后者點點頭。對唐寅說道:“大人。此人名叫郝召。是肖
    尚的部下。”
    “哦!原來他就是郝召”。唐宣聽過他的名字,在肖新那里。
    只是當時他沒太往心里去,覺得高川郡的武將不會厲害到哪去,沒料到他這回倒是猜錯了,這個郝召確實不簡單,能與戰虎拼這么久
    還絲毫不落下風,也堪稱是一流武好了。
    ,“大人知道他?。樂天好奇地問道。
    “恩”。唐寅點頭應道:“當初被我們俘獲的肖新曾提起過此
    人,說他十分厲害
    ,“哼!”
    這時。在唐寅另一邊的上官元讓哼笑出聲,傲然說道:“大人
    。讓我替換下戰虎吧。我愿以人頭擔保。三招之內。取此賊性命!
    周圍的眾將們司言無不暗暗搖頭。感覺上官元讓實在太狂了,訪問“日”口o…!逐;良明朝肘代網游專區。舊”口o…
    簡直已到了目中無人的程度。不管怎么說,對方的本事不在戰虎之
    下。他若是三招內能殺掉郝召。豈不是也能三招內殺掉戰虎嗎?天
    下敢出此狂言的恐怕也只有上官元讓了。
    唐寅倒是不在意,反而還樂了,他就喜歡上官元讓這種舍我其誰的個性,這和他也很象。他擺擺手,說道:“不用著急。郝召雖
    然厲害。能頂住戰虎一時,但卻不能長久
    聽他這么說,似乎戰虎有穩勝的把握,上官元讓也不好再說什
    么。聳聳肩。退了回去。
    戰場上,戰虎與郝召又戰了二十多個回合。雖然后者在馬上。
    無論進攻還是防守都要比戰虎省力,但是漸漸的,他卻有些后力不
    足。戰虎的修為和他在伯仲之間,但戰虎的力氣太大了,如同蠻牛
    一般。仿佛體內的力氣永遠沒有枯竭的時候。重錘掄起來一記接著
    一記,郝召每一次的格擋都得使出渾身的力氣。幾個或者幾十個回合這樣他還能支撐,但時間一久,他的體力也宣告不支。
    見后者的招架已顯得吃力,出招也沒有剛開始那么兇猛,戰虎
    立刻意識到機會來了。剛好這時郝召一刀向他的面門劈來,戰虎假
    裝閃躲吃力,向后連腿兩步,可身子還未停穩,腳下突然打滑,一屁股坐到地上。
    郝召見狀大喜過望。心中暗道:今天合該自己立功出風頭啊!他想都未想,撥馬沖到倒地的戰虎近前。雙手持刀,使足了力氣,
    對準戰虎的頭頂重重的斜劈下去。┄┄
    隨著寒光乍現。靈刀瞬間就砍到戰虎的頭頂上方,正在郝召以
    為戰虎要斃于自己刀下之時,后者坐在地上的身軀猛然縮成一團。好似皮球一般,向前滾動,不僅把他這刀避開,而且直接轱轆到郝
    召戰馬的馬腹之下,還沒等郝召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的時候,就聽
    戰虎嗷的大吼一聲,縮成一團的身軀站起。以肩膀頂住馬腹,全力
    上撞。
    呼郝召連人帶馬。竟被下面的戰虎硬生生地頂了個底朝天
    ,連重達數百斤的戰馬都凌空彈起多高,可見戰虎這一撞之力有多
    大。
    隨著撲通一聲悶響,郝召和戰馬從半空中雙雙摔到地上,他還
    想掙扎著站起身,戰虎已片刻不停地沖到他近前,巨錘掩起,立劈
    華山的猛砸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