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34

  徊書吧細比昭饑姍不一樣的體驗,小溉圃讀好去處
    看到戰虎的巨錘砸向自己。郝召心中暗叫一聲不好,他想閃躲
    ,可是雙腳還掛在馬鐙子上,此時再想甩掉馬鐙子,閃出戰虎的攻
    擊范圍,已然來不及了。
    眼看著郝召就要斃命于戰虎的巨錘之下時。突然間,斜刺里急射過來的一道金光,直取戰虎的頸嗓咽喉。
    這道金光來的太快了。如同一道金色的閃電,只是瞬間就到了
    戰虎的近前,戰虎反應也夠快。腰眼用力一擰。腦袋盡力向旁一偏
    ,嗖,金光幾乎是帖著戰虎的脖子飛射而過,他掄出的一錘也因為
    身子的扭動而砸偏了方向。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悶響。戰虎的重錘
    未砸中郝召,卻結結實實砸在馬身上。靈錘的力道太重了,戰馬的血肉之軀哪里能抵御得住。隨著悶響聲。戰馬的身軀被巨錘以及散
    出來的靈壓震的四分五裂。血沫橫飛,就連沒被打到的郝召也被
    那強大的靈壓彈出數米開外。
    “什么人?。戰虎一錘砸空之后。沒有追擊郝召,而走向金光射來的方向望去。
    只見,在鵬軍的陣營前方站有一名鵬將,這人中等身材,年歲不大,未到三十的樣子。穿著金盔金甲。手中提有一把金色的長弓
    ,此弓奇異。并無弓弦。冷眼看去,就如同一根彎彎扭扭的銅條。
    仔細看。上下兩端異常尖銳,好似槍尖。而弓的正面則又扁又薄,鋒利如刀。在其背后,背有箭囊,囊內還插有數根形狀不一的金色
    箭支。此人渾身上下都是金色,站在人群中,金光閃閃,異常扎眼。┄┄不用問,剛才那道金光定是此人射出的箭,只是戰虎覺得奇怪
    。他手中的弓沒有弓弦,又是如何把箭射出來的呢?
    ,“江凡”。那名金甲鵬將輕描淡寫的報出自己的名姓,接著,
    身子周圍騰起一層黑霧。黑霧依附在他周身上下凝而不散,瞬間便凝化成閃爍著烏光的漆黑靈鎧,與此同時,他手中的金弓也與黑霧融合,化成紫金色的靈弓。
    還沒等戰虎繼續說話,那名鵬將的身軀在鵬軍陣營前列突然消失,再現身時,他已出現在郝召的身側,伸手把他從地上拉起來,平淡地說道:“郝兄,你且回城,我來戰他”。
    現在,郝召的威風勁頭已一掃而光,他面前的江凡,再悄悄不遠處的戰虎。面紅耳赤地點點頭,低聲說道:“此人厲害,江凡,你可不要大意啊”。書吧細防昭比姍不樣的體驗,小蛻閱讀好去處
    江凡慢慢點下頭,輕聲說道:“我知道從他平緩幾乎沒有升降調的語氣中,讓人完全感覺不到他的情緒。
    等郝召退回到己方陣營中后,江凡這才挺直身軀,面對著戰虎,同時把手中的紫金弓也緩緩抬起。
    此時戰虎也看出來了,對方是暗系修靈者,而且還是修為極為精湛的暗系修靈者。戰虎雖然有些驚訝,但也毫無懼怕之意,見對方擺出韋釁的姿態,他斷喝一聲,拖著巨錘直向江凡沖去。
    他還未到江凡近前,后者身形在他面前消失。突然出現在他身后,手中的紫金弓猛戳他的后心。
    紫金弓兩端本就是尖銳的,又經過靈化,和靈槍無異,若是真被他刺中,戰虎身上的靈鎧也抵御不住。不過戰虎早有準備,龐大的身軀異常靈活,提溜一轉。輕易便閃過對方的鋒芒,同時手中的巨錘橫掃而出。
    他快,江凡的度也不滿,身軀凌空越起,閃過巨錘的同時,紫金弓又由上至下的猛劈過去。嗡!紫金弓前方的鋒芒破風,出震人魂魄的悶響,戰虎連想都未想,雙手揮錘,由下向上掃。
    當榔哪掄出去的巨錘正撞在下劈的紫金弓上,這時江凡的身軀還在半空之中,被戰虎這一錘震的足足又彈起五、六米高,雙方觀戰的眾人都以為江凡這下要兇多吉少,哪知他人在空中,快地從背后箭囊里抽出一根金箭,手腕抖動之間,金箭靈化,變為了
    紫金靈箭。同一時間。他另只手上的紫金弓黑霧繚繞。只剎那間黑
    霧便凝結成一根黑色的靈弦,他在空中。捻弓搭箭,對準下面的戰虎,冷然就是一記勁射。
    說來慢,實則極快,江凡一系剩的動作都是在空中的瞬間一口
    氣完成。
    紫金靈箭從上而下的射落,其度之快,已出人的眼力。若
    是在稍微遠點的地方觀望,只能隱約看到一道黑金色的閃電由半空
    中直墜向戰虎。
    戰虎萬萬沒料到對方還有這么一手,準備不足,只能憑借本能
    反應的向旁讓了讓。
    啪、撲!
    這記靈箭,沒有射中戰虎的要害,卻射在他的眉頭上,先走一
    聲脆響,戰虎肩膀上的靈鎧被硬生生的擊碎,而后又是一聲悶響。
    紫金靈箭去勢不減,深深刺入他的皮肉之中,箭尖在其肩后探出。
    戰虎那么魁梧的身軀也受其沖力,被一箭釘坐在地上。
    “殺┄┄江凡由空中落地,只是低喝一聲,人已沖到戰虎的近前,手中
    紫金弓順勢向前一遞,直取戰虎的喉嚨。
    戰虎肩膀中箭,但戰斗力未失,何況又是生死關頭,他集中全
    力,單手掄起巨錘,橫砸江是
    他想以命博命。但江凡可不想和他拼個兩敗俱傷,他施展暗影
    漂移,由戰虎的身前閃到他身后。手中弓又斜刺他的后脖根。
    戰虎正坐在地上,轉身不便,正要就地翻滾,轱轆出對方的攻
    擊范圍時。就聽后方有人大吼道:“叛賊,拿命刺”隨著吼聲,
    上官元讓已催馬沖來,人未到。靈波先橫掃而至,直取江凡的后腦
    。
    江凡聽背后惡風不善。激靈靈打個冷戰,顧不上再搶攻戰虎,
    急忙施展暗影漂移,閃出好遠。┄┄
    上官元讓釋放的靈波掃到的只是一團未散盡的黑霧,同時從戰虎的頭頂上方橫掃過去。趁著江凡閃開的空擋,上官元讓也策馬奔
    到近前。他只瞥了一眼戰虎,見他身上的箭傷并不致命,放下心來
    ,一句話都沒有多說,又直追江兒而去。
    他剛到江凡近前,手中的三尖兩刃刀已順勢斬出,靈亂?風形
    成的漫天靈刃紛紛向江凡襲去。
    先不說江凡的修為和上官元讓有無差距,單憑他暗系修靈者這
    一點就拿對方的靈武技能沒辦法,在靈亂?風的大范圍攻擊下,江
    凡沒有抗衡和閃躲的空間,只能施展暗影漂移,退到對方的攻擊范
    圍之外。可是他才剛剛現身,上官元讓的殺招又來了,這回是追魂
    刺。江凡無奈,只能再施展暗影漂移閃避。
    上官元讓釋放靈武技能耗費靈氣,而江凡所施展的暗影漂移也
    同樣是靈武技能,所耗費的靈氣并不比上官元讓少多少,上官元讓
    連續不斷的殺招的江凡毫無還手之力,也只能連續不斷的施展暗影漂移,左躲右閃,上官元讓把兩人的比拼變成純拼靈氣修為,而
    在這方面。他當然占有絕對的上風。
    戰虎已經負傷。又見上官元讓敵住鵬將江凡,并穩占優勢,他不甘心地暗暗嘆口氣,但沒有在戰場上多加逗留,直接退回到己方
    方陣中,見到唐寅之后,戰虎單膝跪地,拱手說道:“大人,末將
    enetbsp;處于關閉狀態。
    出戰不利,請大人降罪”。
    唐寅皺著眉頭揮下手。說道:,“快起來”。說著話。他在馬上
    向前探著身子,關切地問道:“戰虎,你是箭傷怎樣?。
    戰虎向自己的肩膀,這時插在他肩頭的紫金靈箭已恢復成
    原狀,箭身金黃,上面還有兩排倒鉤形的話齒,戰虎搖搖頭,說道
    :“沒有傷到骨頭。只是皮外之傷
    “哦!”唐寅松口氣,甩頭說道:“你先回營,把傷口處理一
    下。不可耽擱
    “是”。戰虎吃了敗仗。精神萎靡。有氣無力地答應一聲。┄┄唐寅能理解戰虎此時的心情,沖著他悠然一笑,安慰道:,“勝
    敗乃兵家常事,只是一次失利,你也不過掛在心上,何況,以你的
    實力并不次于那名敵將,只是準備不足。方吃了大虧,日后若是再
    對陣此人的話,多加些小心便走了。”
    他的話讓戰虎的臉上立刻又恢復光彩,后者急忙拱手,必恭必
    敬地說道:“大人教幣的是!”
    “去吧”。唐寅揮揮手,又派出自己身邊的幾名侍衛,送戰虎
    回營療傷。
    等戰虎走后,他的雙眼馬上投回到戰場上,直看的目不轉睛,
    聚精會神。
    上官元讓和江凡的對戰,是難得一見的光明系修靈者和暗系修
    靈者高手之間的對決。唐寅又難道的做為旁觀者,他當然不會放過
    這樣的機會,他并不擔心上官元讓是否能取勝,而是在設身處地的
    把自己假設成江凡,若是自己碰上象上官元讓這樣的高手,當如何
    應對?徇書吧卿比昭饑姍不一樣的體騎,小慌閱讀好去處
    見戰場上江凡連續施展暗影漂移閃躲上官元讓的殺招,唐寅慢
    慢搖了搖頭,看得出來。江凡的靈氣遠沒有元讓深厚,只是一味的
    閃躲,用不了多久就會將體內靈氣耗盡,到時就只能落得任人宰害
    的地步了。若是自己的話,應采用貼身近戰的策略,以全力的快攻炮對方釋放不出靈武技能。
    他正琢磨著,戰場上的江凡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再這樣下去不是
    辦法,他突然沉喝一聲,以暗影漂移足足閃出十多米開外的地方,
    拉開自己和上官元讓的距離,然后飛快地從箭囊中抽出兩根金箭,
    同時搭在靈弦之上,對準上官元讓,雙箭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