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39

  在戰無雙、戰無敵、郝召、江凡等人的選說下,肖尚最終還是同意了出兵偷襲風軍大營的策略。【】
    此戰究竟該如此來打,戰無雙和郝召倒是產生了分析,以郝召的意思,應該盡快展開偷襲行動,不能再拖延下去,但戰無雙認為不妥,覺得偷襲之前應做好相應的部署,以起到迷惑敵軍的作用,也只有這樣才能穩勝卷。
    郝召眉頭擰成個疙瘩,疑問道:"戰將軍所說的部署是什么?敵軍的援兵可隨時都有可能趕到,我們沒有過多的時間耽擱。"戰無雙正色說道:"這點我明白,但郝將軍也不要了天淵軍,我與天淵軍大仗小仗已打過數次,深知天淵軍的詭計多端,若是草率偷襲,萬一中了對方的埋伏怎么辦?"什么狗屁埋伏?!郝召對他的說詞不以為然,剛要諷刺幾句,這時,肖尚插口說道:"郝召,你先讓無雙將軍把話說完嘛,聽聽無雙將軍的見解。""恩!"郝召心不甘、情不愿地應了一聲,等戰無雙繼續說下去。別人或許畏懼戰無雙的名頭,但他并不放在眼里,覺得戰無雙也僅僅是徒有虛名罷了,若真是厲害,又怎么會被天淵軍打的如此之慘呢?
    戰無雙也不把郝召對自己的輕視放在心上,他眼珠轉了轉,環視眾人,最后沖著肖尚微微一笑,說道:"肖大人,我有一條計謀。明天上午,我方可派出一名得力武將,主動出城,討敵罵陣,引敵軍出戰……"戰無雙快地把他的計謀講述了一遍,然后含笑問道:"不知諸位覺得此計如何?"眾人聽后,面面相覷,皆陷入沉思,過了好一會,還是肖尚率先拍掌說道:"好計策!我看無雙將軍此計可行!"郝召雖然并不怎么尊崇戰無雙,但也不得不承認他的心思非常周密,他又沉吟了片刻,方幽幽說道:"不知無雙將軍覺得明日派何人出戰合適?"戰無雙說道:"我對貴軍的將軍們并不熟悉,由誰出戰,當然還是要由肖大人和郝將軍、江將軍你們來商議決定。不過我必須得提醒諸位,此人的武力即使不是最強,但也絕對不能太弱,不然的話,非但達不到效果,反而還會引起敵軍的疑心,適得其反。"肖尚連連點頭,應道:"對、對、對!無雙將軍所言極是!"說完話,他眼珠骨碌碌轉個不停,考慮派誰出戰為好。郝召和江凡肯定都不合適,這二人是己方的頂梁柱,絕不能有散失,而且他二人已經出戰過,再出戰的話也難以達到效果。想了半晌,他試探性地問道:"郝召、江凡,你二人覺得派古豐出戰如何?"他說的古豐是高川郡的老將,只有四十出頭,但投軍已有二十多年,就軍齡而言,絕對是高川郡郡軍中資格最老的,其靈武修為也不弱,算是一名久經沙場又驍勇善戰的武將。
    江凡是個沉默寡言的人,不太會表意見,聽聞肖尚的問話,他也沒有答言,郝召倒是想也沒想,點頭應道:"大人明見,屬下也正有此意。"聽他這么說,江凡倒是轉頭怪異地看了他一眼,同時心里暗嘆口氣。郝召算是高川軍中的新興將領,文武雙全,自命不凡,而古豐則是軍中老將,德高望重,頗有威望,一個平步青云,一個占據高位,二人之間也是矛盾重重,現在肖尚提議讓古豐出戰,郝召連想都未想,就點頭同意了,由此也可看出兩人的罅隙之深。憑心而論,江凡覺得派古豐并不合適,可話到嘴邊,最后還是沒有說出口,又咽了回去。
    見郝召贊同自己提出的人選,肖尚又問江凡道:"江凡,你覺得如何啊?"江凡拱手說道:"末將愿聽大人之見!"聽江凡也沒有異議,肖尚重重點下頭,說道:"好吧!明日一早,便由古豐將軍出城罵陣,引敵軍出戰!""是!"郝召和江凡齊齊應了一聲,尤其是前者,嘴角挑起,面露笑意。
    翌日,清晨,漳渝城門大開,從城內涌出一支兵馬,人數在萬人左右,為的是名中年將軍,這人跨騎棗紅馬,身穿金鎖甲,后披紅色征袍,掌中一把月牙戟,寒光凜凜,殺氣人,向臉上看,相貌堂堂,濃眉虎目,腮下黑髯,隨風擺動。
    鵬軍在城前列好戰陣,中年武將催馬來到陣前,以長戟指著風軍大營,指名點姓的讓唐寅出營迎戰。
    很快,風軍士卒便跑回中軍帳內,向唐寅稟報。
    現在唐寅還在等己方的援兵,突然聽說鵬軍出城,主動挑戰,他為之一愣,疑問道:"討戰的敵將是誰?""對方自稱是古豐!"士卒如實回答。
    "古豐?"唐寅對這個名字沒有印象,轉目看向樂天和艾嘉,問道:"古豐是何人?"樂天忙答道:"大人,古豐是高川郡郡軍中的老將,此人不僅在軍中聲望高,即便是在整個高川郡,也是極具威望的人物!""哦!"聽聞樂天的介紹,唐寅點點頭,對方把這樣的一員老將派出來討戰,看來不是虛張聲勢,而是要與己方真打。
    他還沒說話,上官元讓已跨步上前,拱手說道:"大人,末將愿出戰迎敵!""恩……"唐寅沉吟了一聲,沒有馬上應允,好刀要用在刀刃上,上官元讓固然厲害,但唐寅也舍不得讓他連番出戰。
    這時,上官元彪出列道:"大人,末將愿出戰會會古豐!"若是別人與自己掙搶出戰,上官元讓還能諷刺對方幾句,此時見自己的兄弟出來請纓,他皺皺眉頭,沒有多說什么。
    唐寅點頭一笑,對上官元彪說道:"好!元彪,這次就由你迎戰,我來為你壓陣。不過,既然古豐是敵軍老將,想來也是身手不凡,你要多加謹慎,不可掉以輕心。""大人放心,末將明白!"上官元彪插手領令,轉身向外走去。
    唐寅也沒有在大帳內多做耽擱,立刻率領眾將,出了己方大營,為前去迎敵的上官元彪觀敵壓陣。
    且說上官元彪,出了營地之后,策馬直沖到兩軍陣前,到了那名中年將領的近前,他勒住戰馬,上下打量了對方幾眼,嘴巴一撇,抬了抬手中槍,問道:"你就是古豐?""沒錯!你又是何人?"中年將領冷聲回問道。
    "上官元彪!""哦!原來是上官元讓的兄弟!"古豐嗤笑一聲,說道:"你的兄長倒是有兩下子,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及得上其兄的十之一二。"古豐明白,上官元讓那么厲害,上官元彪也肯定弱不到哪去,自己若要取勝,必須得先激怒對方,只有對方失去理智,主動犯錯,自己才有機會。
    果然。上官元彪最討厭的就是別人用二哥的光環來衡量自己,此時聽完古豐的話,他氣的環眼圓睜,臉色漲紅,怪叫一聲,喝道:"老賊該死,看槍!"說著話,手中的長槍也隨之刺了出去。長槍在刺出去的時候還保持著原樣,等刺到古豐近前的時候,也變成一把白色的靈槍。
    見對方的出槍又快又猛,古豐不敢大意,打起十二分的小心,全力迎戰。
    剛把上官元彪這槍彈出去,后者立刻收槍,追魂刺釋放而出。
    暗叫一聲厲害。古豐以靈亂·風相抗,兩人的技能在戰場上碰撞,悶響之間不絕于耳,場內也是靈波四射,風聲呼嘯,地面的塵土都被卷起多高。
    兩人實力相當,戰在一處,也是半斤八兩,打的格外激烈。上官元彪心生怨恨,靈武技能接連而出,古豐是能躲則躲,能避則避,實在讓不開才會以靈武技能抵擋,表面上看,上官元彪占盡優勢,時常把對方的狼狽不堪,但內行人一眼就能看出來,古豐是有意積攢靈氣,準備要后制人。
    唉!觀戰的唐寅暗暗搖頭,交戰之時,最為忌憚的就是心服氣燥,而現在的上官元彪恰恰如此,估計用不了多久他便會后力不足,到那時,必會傷于對方的戟下。想著,他側頭對上官元武說道:"元武,你去替換元彪。"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雖然是雙子兄弟,但他的性格可比元彪沉穩得多,擔心兄弟的安危,元武未敢遲疑,急忙答應一聲,催馬沖出本陣,加入正在激戰中的二人。
    正打在興頭上的上官元彪見三哥突然上了戰場,心中又急又是氣悶,叫道:"三哥,你怎么來了?""大人叫你回去,我來接戰!"上官元武說道。
    這時候讓上官元彪退出,他哪肯答應?元彪頭也不沒回,也不接話,假裝沒聽到,只是手中的靈槍快如閃電,一槍接著一槍,向古豐周身的要害猛刺。他不退,上官元武更不會退,此時戰場上成了上官兩兄弟合力戰古豐一人。
    古豐再厲害,經驗再豐富,也架不住元武和元彪二人的聯手,兩兄弟,兩桿靈槍,直把古豐的手忙腳亂,連挖苦對方以多欺少的話都沒機會說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