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40

  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兩兄弟合戰古豐一人。【】只十幾個回合過后
    ,古豐已被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累的滿頭大汗,形
    勢炭可危,看上去險象還生o
    隨古豐出城的幾名偏將見他漸漸不支,心中大急,相互吆喝一
    聲。紛紛沖上戰場。與古豐合力戰上官兄弟。
    這些偏將的實力與上官兄弟比起來相差太遠,即便一起上,也
    對二人起不到多大的威脅。
    不過上官元讓生怕兩個弟弟生意外,對唐寅說道:,大
    人。我去助元武、元彪一臂之力!”恩!,唐寅點
    點頭,然后又叮囑道:,其他人我不管,但古豐要抓活的。6咖匕樂天已經說過了,古豐是對方的老將,又在高”郡擁有極高
    的威望,對這樣的人最好還是生擒活捉,盡量收為己用。┄┄,放心吧,大人,手到擒來而已!,上官元讓應了一
    聲,催馬沖上陣去。
    上官元讓加入戰團,使場上的雙方立刻失去了平衡性,他剛到
    近前,手中的三尖兩刃刀便向著一名鵬將攔腰斬去,對方急忙橫刀
    招架,別看上官元讓身材并不魁梧,但一身的力氣極大,加上修為
    又高深莫測。他的重刀哪是普通武將能硬接得住的?
    耳輪中就聽當哪一聲脆響,那名偏將被震的連人帶馬橫移出三
    米多遠,其人在馬上也坐立不足,側身栽下戰馬。還沒等他從地上爬起身,上官元讓已策馬奔到他的近前,手起刀落,咔嚓,又快又
    干脆的一刀直接斬下那名鵬將的級。
    他片刻都未停頓,刀劈一名鵬將后,撥轉馬頭,又向古豐沖去
    ,只眨眼工夫,他已沖到近前。向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二人大喝道
    :,元武、元彪,讓開!所司他的喊聲,上官元武
    和上官元彪偷眼一瞧,只見上官元讓如同一根離弦似的,直向自己這邊狂奔過來,兩兄弟心頭一震,不約而同的撥馬避讓,閃開一條
    通道。
    他二人剛剛讓開,上官元讓也剛好到了。他從兩兄弟中間穿過
    ,來到古豐的面前。手中刀借著前沖的慣性,猛然刺出,直取古豐
    的頸嗓咽喉。他的出刀本就奇快無比,再加上前沖之力,這一刀如
    同閃電一般。
    古豐嚇的渾身汗毛都豎立起來,來不及招架。身子向后一仰。
    使出個鐵板橋,整個人幾乎已平躺在馬背上。唰!上官元讓的刀在他的鼻尖上方呼嘯而過,就在古豐想挺直身軀準備迎戰的時候,上
    官元讓并不收刀,而是手腕一翻,使靈刀的刀面沖下,對準古豐的
    面門,狠狠拍打下去。┄┄這一招大出古豐的預料。此時再想閃躲。已然來不及了,就聽啪的一聲脆響,三尖兩刃刀的刀面結結實實拍在古豐的腦門上。后
    者頭部的靈鎧應聲而碎,腦袋嗡了一聲,接著眼前一片漆黑,身子在馬上搖晃兩下,撲通一聲,一頭栽倒在地。
    這還是上官元讓特意的手下留情了。不然要是刀鋒向下的話。
    古豐的半個腦袋就得被削掉。眼看著古豐被敵將一刀砸下戰馬,幾名鵬將大驚失色,紛紛要上前營救,上官元讓冷笑出聲,手中靈刀
    霞光四射,靈亂,風釋放出去。
    唰、唰、唰??
    漫天的靈刃向幾名鵬將射去,有兩人使出全力,釋放靈武技能相抗,另有兩人,連技能都未來得及施展出來。便被嚇的跌落戰馬
    ,雙手抱著腦袋趴在地上,尖叫不斷。
    上官元讓哼了一聲,也不管自己的靈亂,風有沒有傷到對方。
    催馬到了半昏迷的古豐近前,身子下探,一把將其脖子扣住,如拎
    小雞一般調轉馬頭,跑回己方陣營。
    太快了,上官元讓由出戰到回歸,只是轉瞬之間的事,不過就這一會的工夫。鵬軍中的老將古豐已落到他的手里。
    上官元武和上官元捌日互,皆露出哭笑不得的無奈之色。身為弟弟,有這么一個勇猛無敵的哥哥也不知道是運氣還是悲哀。對方只剩下幾名無足輕重的偏將,他二人也沒興趣再打下去,跟隨上官元讓,雙雙退回己方方陣。書吧細肛比垃氓姍不一樣的體臉,小蛻閱讀好去處
    上官元讓奔回到唐寅近前。將抓在手中的古豐向地上一扔。喝道:,綁起來!,說完話。他又對唐寅拱手笑道:6仙匕大人。古豐已被末將生擒回來!“很好”唐寅一笑,舉目看向鵬軍的方陣,只見漳渝城前的那萬余名鵬軍在古豐被擒之后,已是一片大亂,呼喊連天。你擁我擠的紛紛向城內跑去。
    唐寅也不追殺。而且此時追殺也占不到什么便宜。畢竟敵方不是傾巢而出,城頭上的鵬兵依然眾多,若是追上前去,必會引來城頭上的箭射,得不償失。既然生擒了古豐,今天的收獲已算不小了。唐寅嘴角挑挑,把手一揮,傳令道:搬兵!,此次漳渝方面主動出城挑戰。結果以古豐被上官元讓生擒活捉而草草結束。
    回到大營之后,唐寅立刻令人把古豐帶入中軍帳。
    這時,古豐已從半昏迷狀態清醒過來。但卻被服下了散靈丹,一聲的靈氣已無法凝聚。唐寅對他還算是客氣。見古豐被帶入大帳時身上還系有綁繩,他令人把繩索松開,又讓人搬把椅子,請古豐落座。
    古豐倒是倔強得很,立而不坐,腦袋高高揚起,看都不看唐寅。見狀,上官元讓險些氣笑了。說道:,古豐。你一個被俘之將還厲害個什么勁?!現在你的生死全憑大人一句話。若是識趣,你就乖乖合作一點!,他不說話還好點,此話一出。立刻引來古豐的怒目而視,后者咬牙說道:,上官元讓,若非你出手偷襲本將,我豈會敗于你的手中?,上官元讓先是一愣。隨即仰面大笑起來,他沖著古豐伸出一只手,然后,又把另只手也伸出來訪問四…!愚良明朝時代網游專區。舊”日四…
    ,嘲笑道:,別說你一個,就是十個你捆在一起,我上官元讓也不會放在眼里。“你川古豐氣的老臉紫青,嘴唇哆嗦著說不出話來。
    這時,唐寅突然開口問道:,古將軍,我聽說你在高”郡投軍已久?“沒錯!,古豐直到這時才正眼看向唐
    寅,其實唐寅能如此年輕,也讓他多少感覺有些意外。
    ,不知古將軍投軍多久了?“我十六歲參軍,現在已經四十二歲”二十六年的軍齡,確實是夠久的了。唐
    寅點點頭,站起身形,繞過帥案,走到古豐的近前。
    后者不解地皺起眉頭,直勾勾地看著唐寅,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唐寅在古豐面前站定,說道:,古將軍投軍已有二十六年
    ,可算是我大風的老將,也深受先王的知遇之恩,為何古將軍不圖
    回報,為國盡忠,反而要追隨叛賊,與我大風為敵呢?知吐這,”!古豐被唐寅說的老臉一紅,支吾未語。┄┄,既然古將軍當初選擇了投軍,必然是已下定決心,要為
    國效力,可是,現在古將軍卻是在為我大風的敵人效力,幫著國賊
    、幫著寧人來打我們風人,古將軍不覺得自己即背叛了風國,也背叛了自己的祖上嗎?這即是不忠,也是不孝!,唐寅的話令古
    豐甚是難堪,他滿面漲紅。瞧瞧大帳中的其他風將,見眾人也都是
    面露鄙夷地看著自己,他緩緩低下頭,硬著頭皮說道:,我只是區區一名郡軍之將,只能服從郡大人的命令行事,心中縱有不滿,也苦無回天之力!,唐寅點點頭,和善地說道:,身
    為部將,古將軍的難處我能理解。所以古將軍以前的所作所為,我也可以既往不咎,現在,擺在古將軍面前有兩條路,一條是繼續忠
    于肖尚、忠于鐘天,與國賊同流合污,做我大風的叛徒,第二條路
    ,是叛離國賊,重歸我大風旗下,以功抵過,為重振大風出一份風
    人應盡之力,何去何從,古將軍自己選吧!,說完話,唐寅又深深看了古豐一眼,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這一古豐面露難色。低著頭,久久答不上來話,看得出來。
    他此時也在做心理斗爭。
    上官元讓沉哼一聲,說道:這還有什么好考慮的?選第
    一條路,你立刻就會被處死,即便是死。你也留下一身的罵名。受
    無數風國百姓的唾棄,選第二條路,你非但可以保住性命,還能成
    為我大風的功臣,受萬眾敬愛。只要不是傻子,是人都知道該如何
    去選擇了!,他的話雖然難聽,但也是實情,古豐咬了咬嘴唇
    ,最后把心一橫,沖著唐寅曲膝跪到,一頭叩在地上,顫聲說道:,罪將古豐。向唐大人請罪!,唐寅司言,精神頓是一震
    。再次站起身形,走到古豐近前,將他攙扶起來,同時目現精光地
    幽幽說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古將軍肯重歸我大風旗下
    ,實乃明智之舉,快起來吧!“罪將不敢!,古豐
    以頭杵地,硬是不肯起來。┄┄唐寅無奈,只好手臂加力,將他硬托起來,說道:,剛才
    我已經說過了,古將軍以前的所作所為,我可以既往不咎,古將軍
    也不用再以罪將自稱了”古豐聞言甚是感動。眼圈一紅,老
    淚流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