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41

  古豐在唐寅的勸說下決定投靠朝廷,唐寅自然十分高興,己方不僅得到一員不錯的老將,而且還可以從古豐身上得知大量漳渝方面的情報。【】
    請古豐落座之后,唐寅正色問道:"古將軍,目前漳渝的城防如何?"古豐如實回答道:"十分堅固,無論是城防武器還是糧草軍備,都儲備的非常充足……"古豐一板一眼的講述起來,子纓則在旁瞇了瞇眼睛,舉目看向唐寅,見后者聽的認真,他又轉頭看向樂天。
    身為天眼的負責人,樂天這時候聽的也十分仔細,不過,他還是敏感的感覺到有人在注視著自己。樂天側過頭來,正好看到子纓眼巴巴地瞧著自己,樂天沒懂他什么意思,不過此時大帳里異常安靜,人們都在專心致致地聽著古豐的講述,樂天也不好開口詢問,他以眼色狐疑地看向子纓。
    子纓也沒有說話,只是想外微微甩了下頭。樂天會意,子纓是有事情找自己出去談。不過現在正是古豐講述漳渝情況的時候,他實在不想錯過這個機會,但見子纓一再向自己甩頭,樂天無奈地暗嘆口氣,倒退兩步,從眾將們的身后慢慢退出大帳。
    子纓和樂天相繼離開大帳,唐寅也注意到了,只是沒太往心里去,繼續詳聽古豐的講解。
    且說樂天,他走到帳外之后,回頭向帳內瞧了幾眼,然后低聲問跟出來的子纓道:"子纓將軍,你到底有何事非要在這個時候找我出來?"子纓沒有馬上說話,而是拉著樂天向旁邊走了一段,見離開營帳足夠遠了,他這才正色問道:"樂天將軍,你可知古豐的家人現在何處?"樂天一愣,想了片刻,說道:"古將軍是漳渝人啊,他的家人自然也在漳渝城內了。"聽聞這話,子纓眉頭皺的更深了,幽幽說道:"古豐一旦投靠了我軍,那他的家人怎么辦?留在漳渝城內,豈不是死條嗎?""這……"這一點樂天還真沒想過,經子纓這么一提醒,他恍然大悟地拍拍腦袋,連連點頭,應道:"沒錯、沒錯,古將軍的家人都在城內,他投靠我軍,家人可就兇多吉少了!可是,我手下的兄弟并沒有混入漳渝城內,無法營救古將軍的家人……"沒等他把話說完,子纓擺擺斷了他的話,說道:"這并不是重點,樂天將軍,你不覺得奇怪嗎?古豐肯投靠我軍,竟然對自己家人的安危只字未提,甚至我看他根本就沒有往這方面想過。""哦……"樂天眨眨眼睛,疑道:"會不會是他把此事給忘了?""呵呵!"子纓笑了,說道:"作出倒戈的決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先會衡量其中的利害關系,古豐又不是從石頭里蹦出來的,他怎么可能會把家人忘了呢?""也許……""也許他忠肝義膽,完全不顧家人的死活了?甚至可以連想都不想,在家人命懸一線的時候還可以坐在大營之中和我們夸夸其談?我想即便是沒心沒肺的人也做不到這一點吧?!"子纓是過來人,他當初就是從鐘天麾下倒戈向唐寅的,也深知做出倒戈的決定得下多大的決心,得有多強的意志力,如果不是被到絕境,不想看到麾下的數萬兄弟死于非命,他當時也不會選擇投降,那時他完全是在用自己家人的性命來換麾下將士的性命,做出這樣的決定,整個心都在滴血,好在后來天眼和地網的探子在危急之時救出他的家人,不然他這輩子都得受良心的譴責。
    而現在,古豐在家人還留在漳渝城內的情況下變被唐寅的三言兩語打動了,并表示愿意歸順唐寅,這在子纓看來,太不可思議了,若非意外,其中十之有詐。
    經過子纓的連翻質問,樂天也沒詞了,是啊,細細想想,古豐的倒戈確實太容易了,完全不顧城中的家人,這也不合常理啊!樂天不是傻子,他眼珠轉了轉,猛然吸口涼氣,驚訝道:"子纓將軍的意思是……古豐詐降?""噓!"子纓對著樂天豎起食指,然后向兩旁看了看,低聲說道:"先不要聲張,畢竟我們還沒有真憑實據,如果古豐真是詐降的話,我們也無需點破,可以給他來個將計就計!""恩!"樂天沉吟片刻,重重地點點頭,又想了一會,他突然倒退兩步,對著子纓必恭必敬地深施一禮,正色說道:"子纓將軍的提醒真是幫了我軍的大忙啊!若非將軍點破,大人和我們恐怕都得被古豐這老賊蒙在鼓里呢!"子纓一笑,對樂天還了一禮,說道:"樂天將軍太客氣了,自家兄弟,也不用講這些客套話嘛!"樂天連連點頭應是。
    子纓和樂天在帳外談完,雙雙走回到帳內,直到這時,古豐還在口若懸河地講述漳渝的城防,而且還找來了地圖,將哪里安排的兵力多,哪里安排的兵力少,都標注出來。
    唐寅看的十分開心,有了古豐的講述,己方便對漳渝的城防情況了如指掌了,即便選擇強攻,取勝的機會也將大增。
    一直等到中午開飯之時,唐寅才宣布退帳,并令人安排古豐的住處,讓他好好休息。
    等眾將相繼離開之后,他看著古豐所標注的地圖,感覺其城防的輕重與當初肖新標注的很不一樣,不過這也可以理解,畢竟后來戰無敵又親自指導了漳渝的城防,出現大的改變也并無問題。
    唐寅正仔細查看著地圖,忽聽有人輕聲喚道:"大人?""恩?"唐寅頭也沒抬地應了一聲,目光依舊落在地圖上。
    "大人!"對方加重了語氣。
    "到底什么事?"唐寅不滿地抬起頭,看向案前。只見子纓、樂天二人都站起帳內沒有離開,唐寅一怔,問道:"怎么沒去吃飯?有事嗎?"子纓和樂天相互看了一眼,后者問道:"大人覺得古豐這人怎樣?"沒想到他會突然問出這樣的問題,唐寅有些意外,不過他多聰明,聽樂天這么問,馬上意識到他話中有話。唐寅的心神終于從地圖上收回來,含笑看著樂天,說道:"樂天,為何這么問?"樂天深吸口氣,上前兩步,來到唐寅的身邊,伏下身子,在其耳邊將子纓對古豐的分析原原本本的講述一遍。樂天絕對是唐寅的心腹之人,不僅跟隨唐寅的時間長,而且也深得唐寅的重信和重用,另外兩人的私交也甚好,所以在唐寅面前,樂天沒有太多的顧慮,也可以近身說話。
    聽完樂天的轉述,那么沉穩,泰山壓頂都不動聲色的唐寅也不由得臉色一變,很快,臉上的表情變的凝重起來,他瞇縫著眼睛,仔細琢磨著子纓的分析,暗暗點頭,沒錯啊!子纓的顧慮和懷疑并非沒有道理,倒是自己這次太大意了,竟然連這么明顯的破綻都沒有看出來,險些釀成大禍!
    他心里尋思著,眼中精光乍現,亮的讓人不敢正視,手也隨之慢慢握緊,桌案上的那張地圖被他抓的揪成一團。
    "該死的!"唐寅猛然站起身,提腿一腳,將面前的桌案直接踢飛出去。
    撲通!
    什么時候見過唐寅這么大的火,子纓和樂天二人皆嚇了一跳,不由自主地雙雙跪倒在地。帳外的侍衛們聽帳內有桌案砸地的聲音,不明白怎么回事,紛紛沖入近來,看到唐寅的帥案翻出好遠,子纓和樂天二人雙雙跪在地上,侍衛們都愣住了,大眼瞪小眼地看著唐寅。
    唐寅的自控里強的驚人,這時候雖然肺子都快氣炸了,但將體內的火氣又硬生生壓了下來,向擠在門口的侍衛們一揮手,喝道:"沒你們的事,出去!""啊……是,大人!"侍衛們相互,紛紛退出大帳。
    唐寅手里抓著古豐標注的地圖,對子纓和樂天說道:"這么一張虛虛實實的狗屁東西竟然耽誤我整整一上午的時候,可惡!老賊可惡至極!"說著話,他將手中的地圖狠狠摔在地上。喘了兩口粗氣,唐寅對樂天道:"樂天!""屬下在!"樂天跪在地上,連頭都沒敢抬。
    "立刻通知程錦,把古豐給我抓起來……"唐寅話未說完,眼角的余光正好瞥到子纓將他剛扔的那張地圖揀起來,還認真的上下查看,唐寅又好氣又好笑,蹲下身子,看著子纓,問道:"子纓將軍,明知道古豐是詐降,地圖所注十之是假,為何還要看它?"子纓跪在地上沒有起身,只是抬起頭,對上唐寅詢問的目光,低聲說道:"大人,末將分析古豐為詐降,這也僅僅是末將的猜測而已,并不一定準確。即便是真猜對了,我覺得大人已不應該這么快把古豐抓起來,而應坐觀其變,他到底要干什么,如果他真是詐降,那必有目的,只要大人沉得氣,他自己便會找機會主動開口,到時我們隨機應變,或許還能利用古豐,起到意想不到的奇效。當然,大人即便現在擒拿古豐,嚴加審問,也未嘗不可,一切皆由大人定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