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43

  通過蕭慕青。【】唐寅已把對方的計謀猜測出了大概。他沉吟了片刻,問道:,蕭將軍。你認為敵軍這次會派誰偷襲我方?機咕蕭慕青說道:,若不出意外,戰無敵、郝召、江凡等人皆會傾巢而出!“呵呵!,唐寅輕笑一聲,幽幽說道:,敵軍的計謀雖然詭詐,但對我們而言。倒也不失是個消滅敵軍核心將領的好機會。“正是”蕭慕青目露精劫也接道。
    唐寅又凝聲問道:,你就那么確定敵車一定會偷襲我方的中軍大營?“是的,大人,現在敵軍也只有成功偷襲我方的中軍大營才有勝算。畢竟大人在這里。我軍的輒重、糧草也統統在這里,偷襲別處。無論成功還是失敗,對敵軍而言毫無意義。,蕭慕青說道:劾果以前我這么說僅僅是猜測的話,那么通過古豐把我軍向北營那邊引這件事,我已敢肯定自己的猜測沒錯。”恩!,子纓點點頭,正色說道:,我贊同蕭將軍的說法,敵軍要么不出擊,出擊必會選擇我軍的要害所在”唐寅瞇縫著眼睛,站起身形。背著手在桌前來回踱步,邊走動他的心思也邊在急轉。過了好一會,他方收住步伐,冷笑著說道:,既然敵軍想對我們使用瞞天過海之計。那我們就給他來個將計就計好了。我軍表面上向北營移動,而于暗中。在中軍設伏,敵軍不來也就罷了,若是真來偷襲。就讓他們有來無回!幼山,請慕青和子纓對視一眼,雙雙插手施說道:,大人圣明(明見)!,唐寅回手將己方軍營的地圖取了出來。鋪在桌案之上,然后向蕭慕青和子纓二人招招手,讓他倆走到近前來。接著。他低著頭,手指地圖說道:,我軍可在中軍的四周設下四支伏兵,分別封堵住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只要敵軍一近來,就讓他如同甕中之鱉,唐寅、舞慕青、3纓三人在中軍帳內密謀,很快便商議出了應對之策。三人確認無誤之后。唐寅叫來帳外的侍衛統領。令其立刻派人去找上官元讓。
    時間不長,上官元讓從帳外大步流星走了近來,見蕭慕青和子纓也在,他微微一愣,但也沒有多說什么,直接走到唐寅近前,躬身笑呵呵地問道:,大人。你找我?,由于現在不
    是升帳,也非議事,上官元讓顯得也非常隨意。
    不過唐寅的表情可沒有一點私下里的輕松。他伸手從帥案上拿起一支令箭,喝道:,上官元讓聽令!,呦!見狀,上官
    元讓心頭一震,立刻收起臉上的笑意。單膝跪地,應道:,末
    將在!“我給你兩萬精兵,今晚你哪都不要去。就給我
    坐在中軍帳內!啊?,上官元讓司言傻眼了。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疑問道:,大人讓我坐哪?,唐寅指指自己屁股下的椅子,說道:就坐這里!,大人讓自
    己坐他的位置?先不說這合不合規矩,那大人自己去哪啊?
    上官元讓正要問。唐寅已搶先說道:不準多問。你
    需按令行事!,大人給自己兩萬精兵。又哪都不去。就坐鎮中
    軍帳,這是要干什么?此時,上官元讓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唐寅也不管他明不明白,繼續道:,你在中軍帳內,一旦遇敵,必須全力以赴抵擋,如若有一人從你這里突殺出去,我必嚴
    懲不貸。還有,我交代你的這些,無論對任何人都不準透漏。走漏
    出半點風聲,你便提頭見我!明白了嗎?,不明白!上官元讓現在根本就沒搞懂唐寅究竟在干什么。但見他一臉的冷峻,表情嚴
    肅,目光陰森,也沒敢多問,應道:,末將明白了!飛咖匕去吧!,唐寅把令箭向前一遞。交給上官元讓,后者皺
    著眉頭接過。想問問唐寅要去哪,但話還未出口,便被唐寅犀利的
    目光了回去,他暗嘆口氣,說道:,末將告辭!,說完
    話,他站起身形,走出大帳。
    而后,唐寅又派人找來上官元武、上官元彪二人,同樣是給他
    二人兩萬精兵,令其埋伏在中軍大營的左側,和對上官元讓的說詞
    差不多。也是令他二人嚴陣以待,若見敵軍不可放跑一個,同時此
    事也不準向泄露出半句。
    最后,唐寅找來負傷未愈的戰虎以及程錦,讓戰虎統帥兩萬精
    兵埋伏在中軍大營的右側。程錦帶暗箭人員從中協助,封堵來犯之敵。
    唐寅一口氣傳達了三道密令。以上官元讓為中。上官元武、元彪和戰虎、程錦為左右。他自己則和蕭慕青、子纓統帥余下的將士們。埋伏在轅門附近。切斷來敵的退路。把一切都交好穩妥之后。唐寅噓了口氣。問身邊的蕭慕青和子纓道:,蕭將軍。子纓將軍。我的安排可有不妥之處?“大人天資聰穎。心思敏捷。運籌帷幄。決勝干里。排兵布陣。并無不妥!,蕭慕青似乎生怕吹噓的詞會被旁人搶走似的。急忙搶先說道。
    又來了!子纓側頭瞥了蕭慕青一眼。頗有些哭笑不得。
    如果是不了解內情的人見到此時這番情景。定會以為蕭慕青和那些只會阿諛奉承卻腹中空空的小人沒什么兩樣。而實際上卻恰恰相反。蕭慕青的頭腦和揣摩對手心思的本領絕對是一等一的。平原軍只有區區十萬人。卻能排在眾軍之。固然是因為將士們的戰斗力強悍。但和辭慕青這個優秀的統帥也脫不開干系。
    見蕭慕青和子纓對自己的安排部署皆無異議。唐寅繃得緊緊的神經總算是松緩了一下。他坐在椅子上。身子向后一靠。喃喃說道:,我軍能否順利攻下漳渝。生擒鐘天老賊。也就在此一戰了,”蕭慕青和子纓面色一正。異口同聲道:,大人盡管放心。此戰我軍必勝!唐寅瞇縫起眼睛,笑而未語。不過雙手已慢慢握緊。
    唐寅這邊已經做好了相應的準備和部署。另一邊的漳渝城內。氣氛也是極為緊張的。古豐出戰之后。按照原定的策略。確實被天淵軍生擒活捉了。可是古豐有沒有取得天淵軍的信任。又有沒有順利把敵軍主力弓到北營。鐘天、戰無雙、戰無敵、肖尚等人可都不知道。
    這天。幾乎是天色剛剛放亮的時候。戰無雙就登上塔樓。眺望天講軍的大營。看著天淵軍的一舉一動。令他失望的時。一上午的時間過去。天淵軍的大營里風平浪靜。沒有一丁點兵馬移動的跡象。
    看到這里。戰無雙不由得暗暗擔心,覺得古豐可能未能起到當初預想中的作用。
    等到開飯的時候,戰無雙也沒下塔樓,只是令人把飯菜送上來
    ,放到一旁。
    這時,鐘天、戰無敵、肖尚、郝召、江凡等人全來了。鐘天裝模作樣地向城外天淵軍大營望了幾眼,問道:,無雙將軍,天
    淵軍可有上鉤?,戰無雙緩緩搖了搖頭,至少,直到現在還沒
    有看到天淵軍有向北營集中的跡象。鐘天咽口吐沫,安慰道:,無雙將軍也不要太著急。也許
    天淵軍不敢在白天動兵,想等到晚上再向北營集中也不無可能啊!,知道鐘天所言也有道理。不過戰無雙還是放心不下。
    戰無敵上前輕聲說道:,大哥,不管敵軍有沒有中計,飯
    總是要吃的嘛!,戰無雙苦笑,現在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哪里還有胃口。此戰對他們而言太重要了。若能成功,便有反敗為
    勝的可能,若是失敗。他們恐怕就再回不了寧國了。
    正在這時,站在箭垛前向外眺望的江凡突然開口說道:細田,敵軍已經中計了,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但兵力已在向北營云集
    。所鬧這話。在場眾人的精神皆為之一震,下意識地紛紛抬頭。眺望天淵軍大營。可是,目光所及之處,并未看到有大隊人馬在營中移動的情況,人們不約而同地皺起眉頭,怪異地衣看向江凡
    。不知道他剛才那句話是如何得出來的。
    郝召與江凡的私交甚好,若換成旁人。他早就出言諷刺了,但
    即便如此,他還是不滿地白了江凡兩眼。
    戰無雙率先開口問道:,江凡將軍,你如何看出敵軍已然
    中計?“是啊,本王也未看到敵營有何變動啊!柚,鐘天這時也不懂裝懂的插話道。
    江凡轉回身。對鐘天施禮,面無表情地說道:,大王,戰將軍,天淵軍雖然未在營中做出大規模的調動。但是末將敢肯定,說著話,他仲手向天淵軍的大營一指,說道:,敵軍的糧車可是一直在動,糧草正源源不斷的從中軍運送向北營方向,可見,敵軍主力要么是已在北營集結完畢。要么是將去北營集結。鐘山眾人鬧言皆吸口氣,運足目的,望向江凡手指的方向。
    由于距離太遠,想看清楚的糧車,對于鐘天這個未修煉過靈武的人而言根本不可能。他盯著天講軍的大營良久。眼睛都看的生痛,也硬是沒現江凡所說的糧車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