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444

  別說鐘天沒看清楚,就連戰無雙都看不到那么遠。【】
    他側頭瞥眼戰無敵,輕聲說道:,無敵?,戰無敵明白大哥的意思。他此時也在仔細觀望。戰無敵修為深厚。目力也強,在天淵軍的大營中。他確實隱隱約約中見到有成排的馬車走動。至于馬車上拉的是什么東西。他就實在看不清楚了。
    張望了好一會,他轉過頭來,對戰無雙微微點下頭,示意江凡所言不假。他雖然并未看真切,可也不想當眾承認自己的修為不如江凡,而且,既然真有馬車在運送,車上即便不是糧草也是插重,江凡的推測也應該是沒錯。
    經過兄弟的確認,戰無雙這下可長松口氣,他忍不住仰天而嘆。幽幽說道:,此乃天助我也!鐘天這時候也來了精神。興奮地問道:,無雙將軍,你決定晚上如何部署?,既然敵軍中計,正向北營秘密集結,那么一切都好辦了。戰無雙信心十足地一笑。甩頭說道:君上,我們回去再說吧!鐘天點點頭,與眾人下了城樓,回到郡府。
    等到了郡府的大廳,戰無雙環視眾人,正色說道:,通過剛才的觀察,看起來天淵軍已中古豐將軍之計,其軍中主力正向天深施一禮。說道:,希望,今晚君上能鎮守北城!飛咖,啊?種天激靈靈打個冷戰,險些當場嚇暈過去。自己既不會靈武,又不會領軍打仗,鎮守北城,迎擊天淵軍主力,那不是找死嗎?書吧咖胎昭垃況姍不一樣的體驗,小溉閱讀好去處
    看出他有懼怕之意。戰無雙暗暗嘆息,說道:君上不用擔心,我會與君上并肩而戰。現在我方的總兵力才六萬余人。能用于駐守北城的兵力最多也就四萬,靠四萬人想頂住天淵軍主力的進攻十分艱難,也正因為這樣,君上才更應該親臨戰場,使將士們的士氣得到最大限度的提升,另外,敵人的進攻也持續不了多久。只要天淵軍的中軍大營被我軍攻破。敵軍不戰自亂,屆時我方非但不
    用再死守,反而還可以沖殺出去,殺敵軍個措手不及!,哎呀
    ,說的輕松,實際上會有那么容易嗎?鐘天暗暗咧嘴,不過見眾人都在大眼瞪小眼充滿期待地看著自己,他也不好當眾開口說自己不
    敢親臨戰場督戰,最后,鐘天把心一橫。說道:,無雙將軍所
    言極是!即便無雙將軍不開口,本王也會與眾將士們同生死,共患難,絕不會芶且偷生!,恩!鐘天這個弒君篡位的君王總算是表現出一點應有的氣魄了!戰無雙再次躬身說道:君
    上肯如此身先士卒,是我全軍的福氣!“大王英明,我
    軍必勝!,以肖尚為的高”郡眾將們齊聲高呼。
    鐘天表面上看是笑呵呵的。一昏輕松自在的模樣,實際上整個心已揪成一團。戰無雙交代完城北的事情后,又問眾人道:,偷襲敵營,
    我軍只有兩萬將士可用,不知哪位將軍愿意領兵出戰?他話音剛落,戰無敵、郝召、江凡以及數名偏將齊齊跨前一步,沖著戰
    無雙說道:,末將愿往!,沒想到高”軍眾將的士氣會這
    么高漲,對天淵軍似乎也沒有畏懼的心理,戰無雙非常欣慰。郝召
    和江凡二將的靈武都不次于自己的兄弟戰無敵,由他二人統兵出戰
    ,也是再穩妥不過的了,至于無敵嘛”
    戰無雙眼珠轉了轉,對戰無敵說道:,無敵。我看率兵偷
    襲之事就交由郝召和江凡兩位將軍吧,你留守城內。協助我軍抵御
    天淵軍主力!“對、對、對!無敵將軍能留在城內是最好不過了!,戰無雙話音剛落,鐘天已急忙隨聲附和。現在他
    們這邊能稱得上數的武將也只有戰無敵、郝召和江凡。如果這三人都出去偷襲敵營,那天淵軍舉兵攻城的時候,漳渝城內連個象樣的
    武將都沒有。豈不危險了嗎?
    戰無敵司言皺起眉頭。這時的戰機實在太好了。天淵軍主力集
    中在北營,中軍大營必然空虛,己方趁虛而入,豈能不勝?戰無敵
    是打心眼里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他深吸口氣。正色說道:,大哥,以四萬的守軍抵御天淵
    軍主力雖然艱難。但敵軍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突破我軍的城防,城
    內多我一人不多。少我一人不少。但偷襲敵營可就不一樣了。這是
    我軍勝負的關鍵,容不得出現半點差沁”大哥,就讓我去吧!6咖匕戰無雙此時心里也是矛盾的很,正如戰無敵所說,偷襲敵軍
    大營才是重中之重,但他又實在不放心讓兄弟深入敵營腹地。萬一
    生個意外怎么辦?他握緊拳頭,雙目緊緊盯著戰無敵。加重語氣
    ,沉聲說道:,無敵!”大哥!,戰無敵一撩
    征袍。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緊咬牙關,說道:,此戰我方只能
    勝。不能敗。我一定要隨軍出戰,不成功。則成仁!,戰無敵
    越是這么說。戰無雙就越有種不安的感覺。越是放心不下。但現在鐘天等人都在眼巴巴地注視著他兩兄弟。戰無雙若是再強留戰無敵
    ,那他的私心就太過明顯了。
    最終,戰無雙只能無奈地點點頭。說道:好吧!無敵。今夜你也隨軍出戰,不過。你務必要多加小心啊!,說著話。他又深深地看了戰無敵一眼。這一眼也包含了戰無雙想要說的千言
    萬語。
    戰無敵自然也能體會到大哥對自己的擔憂,他從地上站起身形
    ,挺直腰板,傲然說道:,大哥,唐寅不再中軍大營也就罷了
    ,唐寅若是在,這此他必取下他的項上人頭!,戰無雙點點頭
    ,沒有再多做叮囑,他振作精神,轉身對郝召和江凡二人說道:6仙,吟夜,只要天淵軍來攻北城,兩位將軍和無敵立刻統帥兩萬
    將士,從南城殺出,別的什么都不用管。只要一鼓作氣殺入敵人的
    中軍大營,然后給我放火燒,無論是營帳還是糧草、插重。總之凡
    是能燒毀的東西統統都要燒光,明白嗎?”末將明白!,郝召和江凡二人雙雙拱手應道。
    把該交代的都交代完。戰無雙慢慢閉上眼中,心里默默向上蒼祈禱。祈禱己方這次能一戰成功。脫離險境。
    江凡等人看的沒錯。天淵軍大營現在確實是在運輸糧草。將中
    軍大營所囤積的糧草全部運送到北營去。這么做的目的有兩個。其一是掩人耳目,糧草做大現模的運送
    ,無疑也是說明天淵軍的主力已轉移到了北營,其二,兩軍交戰的訪問o…!愚良明朝肘代網游專區。舊”日四…
    時候糧草是最為重要的資源,也是全軍的命根子,唐寅即便在中軍
    大營布置好了埋伏,也怕在亂戰之時己方糧草受損,所以先行轉移
    走,以確保己方糧草的絕對安全。
    天淵軍大規模轉移糧草,不僅迷惑了漳渝城內的鐘天、戰無雙
    等人,就連身在天淵軍大營里的古豐也一并被迷惑住了,雖然他沒
    有見到天淵軍有做大規模的調動,但糧草的轉移說明天淵軍這邊已
    開始有所行動了。古豐甚是高興,自己總算是不辱使命,成功讓天淵軍上當了,接下來他所要考慮的就是該如何脫身。只是現在雙方還沒有交戰,他暫時并不能走,必須得耐心等下去。
    從天亮一直等到天黑。到了晚間,古豐已明顯地感覺到中軍大
    營的兵力在迅的減少,但這些兵力都被調到何處、又有沒有去往
    北營,他可一點不清楚,為了確認無誤,他想親自去中軍帳向唐寅
    問個清楚
    想罷,古豐在自己的營房里也坐不住了,略微整了整身上的盔
    甲,跨步向外走去。
    可是他剛剛出來,就見前方里面走了十數人,這些人和普通的
    風軍士卒完全不同,身上無甲,皆穿著黑色的錦衣,后彼紅色的大
    氅,手中沒有武器。腰間掛刀,清一色純黑蛇皮的刀鞘油光錚亮。
    這十余人走到古豐近前,伸手將其攔住,為的一位黑衣人面
    無表情地問道:,閣下可是古豐古將軍?“正是在
    下!你們是”暗箭!,為的黑衣人回答的干
    脆,他不是旁人,正是和程錦、江默、傲晴同時投靠唐寅的四名暗
    系修靈者之一的嘉熙。
    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路。古豐雖然沒和暗箭接觸過,但也聽說過他們的名頭。暗箭在天淵軍的身份非常特殊,對外,他們是令
    人閏風喪膽的冷血殺手,對內,則是鐵面無私的監察者,其成員級
    別不高,但權利甚大,屬唐寅身邊近軍中的近軍。
    不明白暗箭怎么會突然找上自己,古豐心頭一顫。不過表面上
    還裝出沉穩的樣子。笑道:,原來是暗箭的兄弟,不知諸位找
    在下有何貴干?嘻熙和大多數的暗系修靈者一樣,死氣沉沉
    ,說話時臉上的表情也不會生什么變化。他冷漠地說道:,我們是受大人指派,特來照
    跟古將軍,今夜會有大戰,大人的意思是,古將軍就留在自己
    的營房里,哪都不要去”說完話,他根本不管古豐的反應,
    只走向前擺擺手,做出請古豐回帳的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