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45

  嘉熙說是清古豐回營房,但態度可異常強硬,根
    本就不給古豐回旋的余地。這時候,古豐的冷汗流了出來,唐寅派
    出暗箭強迫自己呆在營房里,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他看穿了自己是詐降?
    不可能!古豐暗暗搖頭。立刻又否定了這個推斷,唐寅若是真把自己看穿的話。就不會讓自己呆在營帳里了,而是會派人來把自
    己擒住審問或者直接處死。再者說,天淵軍的糧草正向北營運送可
    是干真萬確,自己親眼所見啊!
    他心里還在翻來覆去的思量著,嘉熙不耐煩的再次說道:機吐古將軍,請!,古豐回過神來。沖著嘉熙干笑一下,轉過
    身形,慢慢退回到自己的營房中。暗箭人員留在帳外。將古豐的帳房團團圍住,嘉熙倒是跟著古豐進入營帳之內,他沒有向里走。近
    來后,一屁股坐在營帳的門口,閉上眼睛,一言不。
    看到嘉熙這昏樣子,古豐暗暗苦笑,暗系修靈者還真是討厭得
    很。眼前的這人和江凡幾乎一模一樣!嘉熙坐在那里如同磐石一般
    ,動也不動,古豐本還想從他的嘴里探探口風,可話還沒有出口,
    便又咽了回去。
    另一邊,唐寅正在做最后的部著。
    漳渝城內可是有戰無雙這樣的名將。想讓敵軍反中己方之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切部署都得謹慎小心,不能有半點的疏忽。現
    在,唐寅是把中軍大營這里做好了埋伏,但這并不代表就完事了,現在唐寅考慮的是要派誰到北營那邊做佯攻。
    想引敵軍上當,得先讓敵軍以為自己這邊已經中計,所以進攻
    漳渝北城這場仗還是要打的,而且還必須得打的兇猛。讓敵軍認為
    己方使出了全力,他們面對的是己方主力。有誰來指揮打這場并非真攻但又要表現出真攻架勢的這場仗,
    人選自然有兩人,蕭慕青和子纓。從內心來講,唐寅對蕭慕青更為放心,畢竟平原軍的戰斗力太強了。猛攻起來,所表現出的氣勢與
    犀利和己方的全軍出擊基本無異,但唐寅也不得不考慮,敵軍既然
    引己方去攻北城,那邊肯定安排了重兵把守以及充足的城防器械,
    無論由誰去攻,必將遭受敵軍的猛烈還擊,損失也必然不平原
    軍是己方精銳。不應該讓其去做炮灰,若是將士們出現大規模的折損,對己方的整體戰斗力也影響巨大。
    唐寅經過反復思量,最終還是決定由子纓為的天鷹軍去做佯攻o
    聽到唐寅的命令后,子纓也能理解唐寅的做法,平原軍作為己
    方的核心兵力,確實不適合去做佯攻。領令之后,子纓沒有多做耽擱,趁夜將數萬的天鷹軍全部調遣的北營。目前天鷹軍的兵力并不多,隨著連番的征戰和折損,天鷹
    軍的整體兵力已由原來的十五萬銳減到六、七萬人,即便如此,其
    中還有不少人負傷在身。
    想讓這區區數萬人裝成近二十萬的大軍,子纓也頗費一番頭腦
    ,不過他反應機敏,很快就想到了應對之策。
    他令人從己方的軍資庫里提出大量的頭盔和長矛,然后分下
    去,給己方的士卒每人配一頂頭盔和一支長矛。
    天鷹軍將士們頗感奇怪。他們頭上已經帶著頭盔了,手中也有
    武器,這時候將軍又頭盔又武器是什么意思?眾人皆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子纓也不解釋,他默默地拿起一根長矛,然后把頭盔掛在上面
    ,看了兩眼,覺得不妥,他把長矛放下。抽出佩列,對著矛身用力劈砍下去。
    咔嚓!長矛木制的矛身被寶創一劈兩斷,然后他拿起半米長的尾端,再次將頭盔掛在上面,這回,只要手臂稍微抬起一點,半截
    長矛上的頭盔就能于自己的頭頂卞平。
    這下。子纓方滿意地點點頭。他眼珠又轉了轉,伸手叫過來一隊士卒,讓他們效仿自己。紛紛斬斷長矛,再把頭盔掛在上面。隨
    后他又令人們站在一起,自己則連連后退,一直退出五十多米遠才
    停住腳步。
    他舉目向那隊士卒觀望過去,黑夜昏暗,能見度有限,這時。他只能隱約看到前面黑壓壓的一面人,頭盔涌涌,頂端的紅纓林立
    。也分不清個數。
    看罷之后,子纓心中暗笑。己方在城下,敵人在城上,由上往
    下看。又有夜色做掩護。己方的站隊再稍微松緩一些,敵人所能看
    到的恐怕就是密壓壓一片的紅纓,這樣一來。己方的兵力會無形中
    增加一倍。敵軍若不以為己方是傾巢而出才怪呢!
    這時候,子纓的部下們也基本明白了他的意圖,兵團長和偏將
    們紛紛圍上前來,七嘴八舌地問道:,將軍,你這是要用疑兵之計?”沒錯!,子纓將手中的半截長矛抬了抬,
    笑道:,用這個東西,可讓我軍的七萬將士瞬間變成十四萬人
    ,如此眾多的兵力集中攻擊漳渝北城,就算敵軍準備的再充分。也會嚇破他們的膽!啊,是啊,”兵團長和偏將
    們相互,最后目光皆落在乎纓手里的半截長矛上,真虧將軍想得出來。這簡直就象是兒戲嘛!
    子纓可不管麾下眾將們怎么想。傳令道:牡下面的兄弟
    們就按照我這種方法做,然后全體體息。等到四更天。隨我前去攻
    城!”是!將軍!,眾將們紛紛領命而去。
    這一夜。漳渝城和天淵軍的大營都格外的平靜。靜的出奇,也
    靜的可怕。但是在平靜的表面上。暗流洶涌。雙方皆是暗藏殺機。
    最為關鍵。也決定雙方命運的一戰也悄然拉開維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但對于雙方的眾將們而言,現在的時間
    顯得異常的漫長和難熬。訪問o…!愚良明朝肘代網游專區。舊”日四…
    天到四更,子纓正在營帳中閉目養神,這時,樂天從外面大步流星走了近來,拿出令箭,遞給子纓,說道:,大人有令,子
    纓將軍立刻進攻漳渝北城!”末將遵命!液軍中
    ,主帥的令箭可非同尋常,見令如見人,子纓站起身形,單膝跪地
    ,小心翼翼地接過令箭,然后站起身形,對樂天說道:,樂天
    將軍,請回去向大人復命,我這就率軍出擊!,樂天點點頭,
    正要向外走。但還是頓住了。半轉回身。低聲叮囑道:,子纓
    將軍也要多加小心啊!,作為傳令的人。不應該講多余的話,但樂天還真有些放心不下子纓這邊。
    子纓感激地看眼樂天,正色說道:,樂天將軍不用為我擔心。倒是大人那邊才真是危急重重呢。也是一場硬仗。樂天將軍可務必保護好大人啊!,樂天面露凝重之色,重重地點下頭,說
    道:,我明白!子纓將軍,在下告辭!,等樂天離開之后
    ,子纓立刻派人召集眾將,傳達了全軍進攻的命令。
    主帥一聲令下。全軍上下皆動,七萬左右的天鷹軍將士如潮水
    一般由天淵軍的北營涌了出來。
    四更天,正是天色最為昏暗的時候,天鷹軍又都渾身黑盔黑甲
    ,幾乎與黑夜融為一體。人們一手拿著盾牌,一手握著半截長矛,
    上面還掛著空空的頭盔,默不做聲地出了軍營,悄悄向彰渝北城接
    近過去。
    七萬人的移動,即便動作再小心,再緩慢,還是會出不小的
    聲響。
    為一邊。可以說天淵軍的北營剛有異動,潛伏在北城上的戰無雙等將便
    現了。
    由城上望外張望,只見天淵軍的大營里涌出黑壓壓的一大片人
    ,甚至前面的士卒已經離營一里多了,而后面的士卒還在源源不斷
    的向外出,戰無雙躲在箭垛后面。邊瞪大眼睛看著,邊凝聲說道:,天淵軍的果然是全軍進攻了!就在戰無雙身邊半睡半
    醒、席地而坐的鐘天司言。仿佛過電似的,嚇的猛然打了一個冷戰
    。急忙爬起身,露出半個腦袋。向外觀望。不看還好點。看完之后
    ,鐘天臉色頓時變的蒼白。他知道天淵軍的兵力不少。可沒想到會
    這么多,只見距離北城不足兩里的地方。黑壓壓、密麻麻的都是天
    淵軍,人已經分不出個數了。只能看到一片紅纓。仿佛城外憑空長
    出片一望無垠的蘆葦,無邊無沿。
    ,天”天淵軍殺來了!無雙將軍,憂”快傳令放
    箭亦…鐘天這時候又驚又怕。連話都說不清楚了。戰無雙查點笑出聲來。天淵軍傾巢而出。這是好事啊,說明己
    方的計謀已經成功了!他向鐘天一笑。輕聲說道:君上不用
    著急,等敵軍距離我方再近一些時放箭也不晚!,現在別看他
    們這邊的將士有四萬之眾,其中真正的弓箭手根本沒有幾個,大多都是臨時元練過幾天的烏合之眾,別說兩里遠的距離,即便是敵軍
    已近在咫尺了,己方這邊的士卒能不能射死人都成個問題呢!
    ,氨…要等到多近?鐘天咧著嘴問道。
    戰無雙幽幽說道:,六十丈遠為最佳!,撲!鐘天聽
    完。差點背過氣去。六十丈遠,那不等于是已經沖到近拼了嗎?敵
    人再加把勁就可以直接沖到城下。架起云梯攻城了。他還想說話。
    戰無雙已揮手叫來一名傳令官。對其說道:,你立刻騎
    快馬去
    往南城。找到戰無敵、郝召、江兒三位將軍,傳我軍令。就說敵軍
    已然中計。他三人立刻率兵出城,進攻敵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