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446

  戰無雙的命令很快便傳達到南城的戰無敵、郝召、江凡那里。三人接令之后,片刻都未耽擱。立刻令人打開南城的城門,率領早已經準備好的兩萬精兵,悄悄出了漳渝南門,直向天淵軍的中軍大營奔去。
    他們所率的兩萬人,是漳渝城內最精銳的將士,大多都是郡軍出身,投軍的時間早,經驗豐富,戰斗技巧也純熟,雖然說和普通的正現軍無異,但和那些臨時拼湊出來的壯丁比起來,強過甚多。
    戰無敵、郝召、江凡三人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面,距離天淵軍大營還有一段距離,三人便看到轅門旁的塔樓上有風軍在了望。
    他們看到了放哨的風軍。風軍也同樣看到了他們。兩名風軍士卒見有大隊的敵兵突然殺來,皆是大驚失色,正要向營內示警,這時。江凡已在馬上捻弓搭箭,對準塔樓,連射兩箭。
    這兩支金箭,分別是幽魂箭和鎖魂箭,脫離箭弦之后,真好象兩支金色的閃電,在夜色中畫出兩道金光,眨眼工夫就到了兩名風軍崗哨的近前。
    耳輪中就聽撲撲兩聲悶響,如此遠的距離,江凡箭射的精準和威力依然令人咋舌,雙箭好象長了眼睛似的。準確無誤地釘在兩名崗哨的頸嗓咽喉,而且將其脖頸直接射穿,金黃色的箭尖從其后脖根探出來。書吧細防姍不樣的體驗,小溉閱讀好去處
    沒有出任何的叫喊聲。兩名風年崗哨雙雙癮軟在地。
    江凡身邊的戰無敵和郝召二人暗暗點頭。雖然江凡是被他倆甚為瞧不起的暗系修靈者,但也不得不承認,江凡的箭術已練到出神入化的程度。
    鏟除掉風軍的崗哨,戰無敵一眾的沖鋒更是肆無忌憚,兩萬人,好象奔騰的洪水一般,直接沖到天淵軍大營的轅門前。這里還有數名守衛,直到對方沖殺到了近前他們才猛然現到有敵軍偷襲,看著面前人山人海撲殺過來的敵軍,幾名風軍士卒嚇的連攔都未敢連,連聲尖叫著跑回營內。
    他們是跑了,可是連轅門的大門都未來得及關閉,這讓戰無敵一眾暢通無阻的順利沖進天淵軍的大營里。
    近來之后,戰無敵四下觀望,雖然能聽到風軍士卒的尖叫聲,但大營里卻是空空蕩蕩,連出來迎戰的風軍都找不到。
    看罷,戰無敵忍不住仰面大笑起來,天淵軍果然中了大哥之計。全軍的主力已轉移到北營,現在的南營就是一座空營,此時不殺它個底朝天,豈不是浪費現在這個絕佳的機會?
    他回頭大聲喝道:,兄弟們,隨我向里沖,我們今晚先殺唐寅,再把敵軍的大營燒光!“殺啊??,沒有敵人迎戰,高”軍將士們也都來了精神,紛紛大喊大叫著,跟隨戰無敵、郝召、江凡,突入到天淵軍大營的腹地,直奔主帥所在的中軍帳。
    現在天淵軍的中軍帳倒是燈火透明。帳簾高挑,只是門口連個侍衛都沒有,只有成排的火把立在那里。氣氛神秘又詭異,不過正處于興頭上的戰無敵、郝召、江凡等人可沒管那么多。催馬直沖過去o
    等到了中軍帳的帳門前,他們紛紛勒住戰馬,舉目向帳內一瞧,只見里面空空如也,就是在帥案后面坐有一人。這人身穿銀甲,頭上無盔,向臉上看,黑黝黝的面膛黑的亮,濃眉虎目,一臉的剛毅,在其身邊,還豎立著一把怪形大刀,刀有雙刃,前有三尖,那正是飲血無數的三尖兩刃刀。
    ,諸位來的好晚啊,本將軍已在這里等候多時了!燦,說話之間。那黑面將軍猛然睜開眼睛。兩道利電從他的雙目中射
    出。隨著話音。他緩緩站起身形。同時將桌案上的銀盔拿起。動作
    從容不迫。不緊不慢地將銀盔戴在頭上。
    他哪從骨子里透出來的自信和傲慢自然而然的讓人感覺到一股難以形容的壓迫感,戰無敵、郝召、江凡三人。隨便哪一個都是一
    等一的武將。同時面對他們三位還能如此從容的。除了上官元讓。
    再沒有第二個。
    ,上官元讓!,看清楚中軍帳里的那名黑面將領之后
    。戰無敵、郝召、江凡三人下意識地同時驚叫出聲,他們做夢都沒
    想到,在敵軍的中軍帳里沒有看到唐寅。而是看到了最令人頭痛的
    上官元讓。
    ,哈哈??,對于他們又驚又駭的反應。上官元讓十
    分享受。他仰面大笑。邊向帳外走,邊慢悠悠地說道:,我家
    大人早已經料定你們會偷襲我方中軍大營,故派本將在此等候。招
    待諸位,既然諸位都已經來了,那么。你們就都不要走了,留在我
    軍大營之內吧!,說話之間。上官元讓已走出中軍帳的帳門。
    只見他身子周圍靈霧繚繞。彌漫開來,轉瞬間,身上的銀盔銀甲之
    外又罩起一層潔白如玉的靈鎧甲,手中的三尖兩刃刀也完成靈化,
    變成猙獰恐怕的靈刀。
    上官元讓在完成靈鎧化和兵之靈化的同時,中軍帳的后身哨聲
    大起。緊接著。從暗中、角落里、營房內突殺出無數的風軍。一支
    支點燃起來的火把將黑夜罩的亮如白晝,舉目望去。風軍之多,無邊無沿,人頭涌涌。都分清個數,士卒們都是手持長弓,弓上搭箭
    ,箭鋒直指戰無敵、郝召、江凡以及麾下的兩萬鵬軍。哎呀,不好。己方中了敵軍之計!這時候。戰無敵、郝召、江
    凡三人才恍然意識到情況不對勁。可是還未等三人做出相應的反應
    。上官元讓已將手中刀向前一揮。大聲喝道:,放箭!燦,,放箭、放箭、放箭!,風軍中的兵團長、干夫長們重
    復著上官元讓的命令。一時間。萬箭齊,鋪天蓋地的向戰無敵一
    眾飛射過來。訪問o…!愚良明朝肘代網游專區。舊”日四…
    由于是偷襲,兩萬的鵬軍都是輕裝上陣,沒有攜帶盾牌,面對
    著風軍的箭陣,又是在如此近距離下的勁射,其后果可想而知。
    隨著箭陣的射到,鵬軍陣營立刻炸開了鍋,在那一瞬間,有多少將士被箭陣秧及到已無法統計,只見鵬軍陣營中的士卒們在成批
    成片的向下撲倒,有不少人已被射的如同刺猬一般,渾身上下插滿
    了雕翎,連倒都倒不下去。
    即便是戰無敵、郝召、江凡三人也未能幸免,好在他們有靈鎧
    護體,但是跨下的戰馬就沒那么好運了,中箭之后,嘶吼著翻倒在地。
    ,撤退!全軍撤退!,此時,戰無敵已戰意全失,回頭向己方將士扯脖子大喊。看得出來,敵軍是早有準備,不僅事先設好埋伏,布好箭陣,而且還有上官元讓親自壓陣,這仗根本就沒
    法打,只要能全身而退,撤出天淵軍大營,就要謝天謝地了。
    鵬軍近來容易,可是想出去就太難了。
    風軍箭陣的犀利程度根本不次于以此用名的寧軍,箭陣源源不
    斷,一輪接著一輪,仿佛永無止境,在風軍的箭陣之下。就如同身處于阿鼻地獄里似的。不管是修靈者還是普通的士卒,只能在心里
    無助的期盼這一切能趕快結束。
    風軍的箭陣不會停止,對于鵬軍而言,箭陣的結束就代表著生命的終結。
    一輪輪的箭射好象雨點一般,不時地落在鵬軍的頭上、背向,
    中箭撲倒的鵬兵已快將中軍帳前的偌大空地鋪滿。
    戰無敵、郝召、江凡三人好不容易穿過己方的陣營,頭陣頭一
    直跑到陣尾,然后連聲叫喊著指揮將士們跟隨他們向營外退。閩讀最新童節就造徊書吧細比昭饑姍刷慌齊全
    可嘆這兩萬的鵬軍。被風軍追著屁股射。退一道,死一道。等
    戰無敵等人好不容易要退到轅門附近的時候。舉目向前。腦袋
    同是嗡了一眼。
    只見天淵軍大營的轅門處,不知何時已站滿了風兵風將,人數之多。比身后的伏兵有之過而無不及。士卒們戰陣整齊有序,即相
    互獨立又互有聯系,一字派開,將轅門封堵的嚴實合逢,滴水不漏
    ,別說是人。就算是只蒼蠅也飛不出去。
    在戰陣的前剩。站有兩名風將,左邊的一人,三十多歲。相貌
    清秀,頂盔貫甲,罩袍束帶。英氣勃。氣宇不凡,右邊的那位。
    只二十多歲的模樣,身上無甲。只著錦衣。頭頂玉冠,向臉上看。
    白面無須。創眉朗目。鼻梁高挺。五官深刻。相貌英俊。嘴角微微
    上揚。似笑非笑。其容貌給人的感覺很是和善。不過。英俊又討喜
    的相貌并不能掩掉他身上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陰邪之氣。這兩位不是旁人。正是天淵軍的統帥唐寅和平原軍主將蕭慕青
    。
    看到戰無敵率眾向自己這邊敗退過來,唐寅臉上的笑容漸漸加深,距離還有好遠,他便大聲喝道:,戰將軍,多日不見,別
    來無恙吧?!,這次偷襲天淵軍大營,戰無敵的第一目標就是
    唐寅。可走到了現在。他最不想看到的也正是唐寅。
    見唐寅站起前方。并向自己喊話。戰無敵身子猛然一震,心涼
    半截,后方的敵軍固然可怕,但前方的敵軍更可怕。既然唐寅在那
    里,說明敵軍的主力也在那里。看唐寅身后的方陣,得有四、五塊
    ,說明敵軍的人數已達四、五萬之多,己方損兵折將無數,而敵軍
    卻是以逸待勞。又人數眾多,這讓自己如何能沖殺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