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48

  唐寅與江凡的激烈還在繼續,由于二人的修為都很深厚,可以連續使用暗影漂移,想傷到對方并非易事。唐寅的斗志被勾了起來,雙刀并為長長的鐮刀,在鐮刀揮舞之后,上面附著了一層黑色的火焰。
    江凡心中一顫,作為一流的暗系修靈者,他當然能看出鐮刀上的黑火是什么,那是內宗暗系修靈者的獨門絕技,黑暗之火,看其火苗為黑,而火心是藍,其黑暗之火已修煉到第二層境界,靈魂燃燒。
    達到靈魂燃燒的黑暗之火,連江凡都不敢確保自己身上的靈鎧能抵御得住。
    就在他心中稍微恍惚愣神的一瞬間,唐寅的鐮刀已掛著勁風橫掃過來。江凡拿敢大意,急忙抬弓招架,當啷!鐮刀的鋒芒擊在紫金弓上,火星子都蹦起多高,沒等江凡展開回擊,唐寅已順勢近身,抬頭一拳,直擊江凡的面前。他的拳頭在劃過空中的剎那也燃燒起黑暗之火,黑色跳動的火苗散出濃烈的詭異和殺氣,能讓人從內心深處生出絲絲的寒意。
    江凡極不適應唐寅的快攻,他無從招架,也不敢招架,身子急忙向下一低,險險將唐寅這一記重拳避開,哪知唐寅這拳只是虛招,并未用全力,當拳鋒打到江凡頭頂上方時立刻頓住,變前擊為下砸,惡狠狠猛擊江凡的頭頂。
    這一下可大出江凡的預料,此時已來不及躲閃,江凡只好本能地抬起胳膊,以皺臂硬接唐寅這拳。
    啪!
    呼??
    這一拳,結結實實砸在江凡的肘臂上,由于二人的修為相當,肘臂上的靈鎧也異常堅韌,江凡硬接唐寅這拳倒是沒什么,不過唐寅拳上的黑暗之火立刻竄到江凡的肘臂上,隨著呼的一聲悶響,黑暗之火瞬間就擴散到江凡的整只手臂,只見在黑暗之火的焚燒下,他臂膀上的靈鎧仿佛被濃酸腐蝕了似的,冒起騰騰的黑霧,只是頃刻之間,黑色之火消失,但是江凡手臂上的靈鎧也被焚化的一干二靜。
    這還多虧他修為夠深,靈鎧夠堅韌,不然黑暗之火就得竄到他的周身,把他全身的靈鎧都燒化。
    作為暗系修靈者,泰山壓頂都不會動容的江凡這時候都忍不住出一聲驚叫,再不敢耽擱片刻,以暗影漂移閃躲出去。
    在距離唐寅十米之外的地方,江凡現身,低頭失去靈鎧保護的手臂,驚出一身的冷汗。
    好厲害的黑暗之火!好厲害的靈魂燃燒!江凡吞下一口吐沫,將快從嗓子眼蹦出來的心向下壓了壓,然后抬頭凝視著唐寅,手臂平伸,黑霧散出,眨眼工夫,一層新的靈鎧重新將他的手臂罩住。
    這時,唐寅也在含笑瞅著江凡,心里暗暗點頭,江凡的修為確實非同凡響,以外宗暗系修靈者而言,能修煉到這種程度,不僅需要苦修,更需要天賦,江凡絕對稱得上是難得一見的奇才。真沒想到,的高川郡竟然還有這樣的人才!大千世界,臥虎藏龍啊!
    唐寅突然把鐮刀向后一背,伸手指著十米外開的江凡,說道:"江凡,你可愿和我賭一場?"江凡一怔,愣愣地看著唐寅,沒搞懂他這話是什么意思。
    不等他接話,唐寅又伸出五根手指,笑呵呵地傲然說道:"五招之內,你不使用暗影漂移,又能不敗,我便放你離開,如何?"他這話也算是夠狂的,五招之內便想擊敗那么厲害的江凡,恐怕也只有唐寅能說得出口。
    江凡為人陰沉,早就練到喜怒不形于色,但聽完唐寅這話,還是氣的差點笑出聲來。唐寅已狂的無邊無沿了,就算他的出刀快的驚人,就算自己不使用暗影漂移,但拼盡全力躲過他五招還是不成問題的。
    想了片刻,他凝聲問道:"此話當真?""當然,我身為全軍統帥,豈會戲言?"唐寅嘴角揚起,臉上露出邪氣的笑容,只可惜,他對面的江凡看不到。
    "好!我和你賭!不過,有兩個條件。""你說。""其一,既然我不使用暗影漂移,那你也不能使用黑暗之火。""可以。"唐寅答應的干脆。
    江凡眼睛一亮,又道:"五招之內,我若不敗,你不僅要放我走,也要放走我手下的兄弟們!"其實以江凡的本事,想要脫困并不難,除非有修為高出他甚多的修靈者能以靈壓封住他的暗影漂移,不過天淵軍內還沒有這樣的高手,即便是上官元讓也做不到。江凡之所以沒有趁亂逃走,想除掉唐寅是一個原因,另外,他很大程度也是不想舍棄麾下的兄弟們。這些鵬軍都是郡軍,與江凡的相處時間很長了,別看江凡平日里冷漠寡言,但那并不能代表他的真實內心。
    唐寅沒料到他會提出這樣的條件,很是意外,同時也打內心里佩服江凡。他只是略微想了一會,便點頭道:"好,這一條我也可以答應你。"江凡聞言大喜,再不多說廢話,他抬起紫金弓,從背后的箭囊里抽出追魂箭,追魂箭的特點在于可以鎖定對手身上的靈氣,無論對手閃躲到哪里,它都能追隨而至,令人防不勝防。
    唐寅的目力極強,一眼就看清楚江凡所取出的箭支,當初上官元讓與江凡對戰時他也見過此箭,深知其中的厲害。他深吸口氣,腰身微微下彎,單手提刀,刀鋒在后,刀尾在前,接著,他喊喝一聲:"小心了!"說話之間,唐寅沖著江凡急奔跑過去。
    他的度快的驚人,在黑夜之中,好似一道黑色的閃電。
    暗道一聲來的好!江凡將箭尖對準迎面而來的唐寅,猛然射出。
    嗖!
    追魂箭在空中出刺耳的呼嘯聲,直奔唐寅的面門而去。
    由于箭太快,唐寅沒有時間用刀格擋,身子全力向下一低,只聽沙的一聲,追魂箭擦著他頭頂的靈鎧掠過,追魂箭雖然射空,但躍過唐寅之后,箭支在空中突然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又回射向唐寅的后腦。
    這時候,唐寅已到江凡的近前,他沒有立刻出刀,而是身形提溜一轉,如同陀螺,詭異地閃到江凡的身后。他是閃了過去,但后面的追魂箭依舊急射而來,只是這回的目標變成了江凡自己。
    正所謂是以彼之道,還使彼身。江凡激靈靈打個冷戰,急忙抬起紫金弓,將回射向自己的追魂箭全力打飛,可也就在這時,他身后的唐寅突然難,單膝高高提起,狠狠掂向江凡的后腰。
    江凡聽身后惡風不善,來不及回頭查看,身子就地一滾,直直向前轱轆出去。他快,可是唐寅的度更快,后者一個箭步竄出,立刻又縱到他的近前,單手持鐮,對準江凡的腦袋全力劈砍下去。
    好厲害的唐寅!江凡渾身的汗毛都不自覺地豎立起來,雙手持弓,硬往上舉。
    當啷啷??
    這一聲劇烈的脆響聲,好似晴空炸雷一般,江凡感覺自己不象是架住一把刀,更象是架住一座正在崩塌的大山,雙臂麻的快失去知覺。唐寅這刀力道之大,把江凡身上的地面都震出一個大圓坑,后者的身軀已陷入地里。
    還沒等江凡緩過這口,唐寅的鐮刀不收,繼續下壓,另只手握緊拳頭,由上而下,猛擊江凡的頭顱。
    以唐寅的修為和力道,這一拳若真被他打中,江凡的腦袋就得碎掉。江凡緊咬牙關,雙手持弓頂住唐寅鐮刀的同時,用盡渾身的力氣,將腦袋向一旁偏去。
    啪!
    唐寅的拳頭沒有砸中江凡,卻狠狠砸在他旁邊的地面,隨著悶響聲,地面又多出一只碗口大的圓坑。
    "啊??"江凡大吼著運起十二分的力氣,將唐寅的鐮刀用力推開,接著,身子向旁一滾,總算是從坑里轱轆出來,但他剛剛從地上爬起,身形都未來得及直起,唐寅又象獵豹似的向他猛撲過來。
    這下江凡是怎樣也閃躲不開了,就聽撲通一聲,唐寅的腦袋結結實實撞在江凡的胸口,后者驚叫出聲,仰面摔倒,此時再看二人,已滾成了一團,手中的武器全都飛出好遠,唐寅頭部靈鎧破裂,江凡則是胸部靈鎧俱碎,兩人誰都沒有占到便宜。
    不過,唐寅在與江凡翻滾的時候,巧妙的控制身軀,翻到江凡的背后,等兩人停下來時,他的雙腿順勢盤到江凡的腰身上,手臂向前一扣,死死勒住江凡的脖子,這時候,別說江凡已承諾不使用暗影漂移,即便想使用,在被唐寅牢牢勒住的情況下也施展不出來。
    唐寅和江凡雙雙倒在地上,他施展出類似于擒拿手的怪招,隨著手臂暗暗加力,江凡脖頸處的靈鎧頓時被勒的變了形,深深的扣進脖肉之中。江凡喘不上來氣,奮力地掙扎,雙手胡亂地向后抓著,但此時他再想掙脫開唐寅的手臂,以是難如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