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49

  唐寅的手臂如同鐵鉗一般,越收越緊,江凡體內的力氣也越來越小,漸漸的,身子已不受大腦的指揮,慢慢停止了掙扎。【】
    就在他以為自己要死于唐寅的肘臂之下時,唐寅突然松開臂膀,在他耳邊輕聲說道:"江凡,你輸了!"說著話,他挺身從地上站起身,低頭看著正大口大口吸氣的江凡,幽幽問道:"還要再比試嗎?"對江凡這種心高氣傲的修靈者而言,輸是極難啟齒的一個字,不過現在他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是輸了,而且輸的心服口服。他坐在地上,喘了好一會,緩緩站起,散掉身上的靈鎧,說道:"我服輸!"唐寅笑了,他喜歡江凡這種干脆的性格,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唐寅抬起手臂,向己方的本陣喝道:"把江凡拿下!"隨著他的話音,天淵軍陣營里走出來十多名侍衛,等到了江凡附近后,人們面面相覷,皆有些不敢上前。江凡雖然不是唐寅的對手,但畢竟還是個極為可怕的暗系修靈者,人們擔心輕易靠前,會遭受對方的毒手。
    見狀,唐寅皺起眉頭,喝問道:"你們還在等什么?"聽到唐寅的催促,侍衛們不敢再駐足不前,人們把心一橫,壯著膽子走到江凡近前,其中有人取出散靈丹,手掌顫巍巍地遞到江凡的嘴巴前,沒等他往里硬塞,江凡倒是主動張開嘴巴,探頭將散靈丹吞進嘴里,然后一口咽肚。
    眼睜睜看著他把散靈丹服下,侍衛們這才長出一口氣,人們取出繩索,拉肩頭,攏二背,把江凡捆綁起來。侍衛們對愿賭服輸、一偌千金的江凡也十分佩服,沒有象對敵將那么粗魯,動作還算是客氣,即便是把他捆綁好了也未打未罵。
    這時,唐寅的目光已看向遠處正向東突圍的鵬軍,隨意地擺擺手,說道:"帶下去!""是!大人!"侍衛們紛紛應了一聲,把江凡帶回己方陣營之內,并嚴加看管起來。
    蕭慕青走到唐寅的身邊,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后也順著唐寅的視線望向突圍的鵬軍,同時輕聲問道:"剛才大人明明能致江凡于死地,為何要手下留情?"過了一會,唐寅才收回目光,轉頭看向蕭慕青,悠悠一笑,說道:"這個人,我要了。"現在唐寅麾下要謀士有謀士,要帥才有帥才,要猛將有猛將,惟獨缺少一位出類拔萃的暗系修靈者武將,江凡無疑是最佳人選。其實,早在上官元讓與江凡對戰之時唐寅就生出了愛才之意,這次江凡來襲受困,他哪能錯過這個機會,之所以要與江凡打賭,也是要用話壓住江凡,生怕他施展暗影漂移跑了。
    "大人要收他入麾下,只怕并非易事。"蕭慕青皺著眉頭搖說道。
    "呵呵!"唐寅輕笑出聲,說道:"我想要的,還從沒有得不到的。"蕭慕青一怔,看著目現精光的唐寅,閉上嘴巴,沒有再多話。
    且說戰無敵和郝召二人,他倆率領數千的殘兵向東面突圍,可是跑出沒多遠,便聽到前方一聲哨響,緊接著,火把亮起,紅彤彤的一大片,無數的風軍在黑夜中現出身形,將其去路攔的嚴實合縫。
    "戰無敵、郝召,別跑了,此路也不通!"風軍陣營中響起一聲炸雷般的喊喝,人群里走出一名彪形大漢,這人身高得有兩米開外,體壯如牛,高猛如山,手中一把巨錘,即便兩三個成年人合力抬起都費勁,而在他手中,卻象是輕若無物。
    "戰虎!"戰無敵和郝召同是驚叫出聲,他二人都與戰虎交過手,也深知此人的勇猛和厲害,在這個時候看到戰虎攔路,二人的心都涼半截。兩人下意識地收住腳步,停在原地,足足頓了三秒鐘,郝召把牙關一咬,叫道:"戰將軍,我們和敵軍拼了,沖吧!"現在戰無敵也無突圍的良策,留下來是死,硬沖或許還有一線生機。想到這里,他重重地點下頭,說道:"此戰是生是死,皆由天命,沖!"說著話,他提刀向戰虎跑去。
    戰虎身上有傷,并不適合作戰,而且他也不是莽撞之人,哪會給對方近身肉搏的機會,戰虎提錘站在己方陣營前面沒有動,只是傳令道:"放箭!射死一切來犯的敵軍!"在他身后的兩萬平原軍將士聞言,捻弓搭箭,對準迎面沖來的鵬軍,展開齊射。
    可嘆戰無敵、郝召二人,一身的本事施展不出來,連平原軍的陣營都能靠近,便被如雨點一般的箭支硬生生的退回去,兩人身上的靈鎧已算不清有多少裂紋了,本來僅僅是肩膀、手臂有箭傷,一場沖鋒下來,身上也被箭支射傷數處,雖然靈鎧抵御了不少的力道,但箭頭仍然釘入皮肉之中。
    至于兩人麾下的那些鵬軍,又是折損過半,現在還能站立不倒的僅僅剩下兩千來人。
    看到對方落得這副慘狀,戰虎暗暗嘆口氣,提聲喝道:"鵬軍的兄弟不要再執迷不悟了,死抗下去,你們統統都是死條,只要現在你們能繳械投降,我保你們不死!"若是在雙方勢均力敵的情況下,戰虎這話沒人會聽,但是此時此刻,他這話的威力太大了,原本已經絕望的鵬軍心里又重新燃燒起了希望,眼前的黑夜似乎也露出曙光,人們相互看著,手中的武器慢慢放了下去。
    有這些士卒做墊背,想沖出去都勢如登天,若是這些士卒再投降,那更沒有沖出敵營的可能了!郝召這時候眼睛都紅了,沖著左右的鵬軍大吼道:"誰若敢投降,一律以軍法處斬,聽到沒有?!"鵬兵是都聽到了他的喊聲,只是已經沒人再聽他的指揮,咣當,不知是誰最先把手中的武器扔到地上,這象是點著導火線似的,引出一連串的連鎖反應,鵬兵士卒們紛紛將武器扔掉,頭盔甩到地上,接著,呼啦啦的坐倒一片。
    "起來!統統都給我起來作戰!"郝召伸手提起身邊的一名鵬兵,可是他能提起一個、二個,卻提不起全部,而且剛一松開手,那名被提起的士卒又軟綿綿地坐了回去。
    "該死的!"郝召咒罵一聲,輪刀將那名士卒劈成兩截,然后沖著周圍的士卒大喊道:"這就是投降者的下場……"這一晚,鵬軍士卒已經看到太多太多的死亡,身邊有太多太多的兄弟倒下,郝召劈死一人,人們麻木的表情都沒有一丁點的變化,甚至在士卒的眼睛里都看不到恐懼之色。
    此時別說是郝召,即便天神下凡也會拿這些毫無斗志可言的士卒沒有辦法。
    郝召不甘心,還想繼續揮刀劈砍,戰無敵上前一步,把他的手腕抓住,搖頭說道:"不要再浪費力氣了,郝將軍,你我向西突圍吧!"心里明知道西邊十之也會有敵人的伏兵,但求生的還是讓戰無敵不得不去嘗試。
    郝召聞言,多少冷靜下來一些,他喘了兩口粗氣,點頭應道:"好,戰將軍,我聽你的!"戰無敵和郝召二人,現在手下已無可用之兵,走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兩人向西突圍,也是孤投一擲的放手一搏。
    只可惜,在西面也是死條,那里有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兩兄弟所統帥的兩萬平原軍。
    看著擋在眼前人山人海的敵軍,戰無敵和郝召不約而同地倒吸口涼氣,心里的最后一絲希望也宣告破滅。
    完了!看來今日是真的沖不出去重圍了!戰無敵和郝召皆有大難臨頭的乏力之感,前后左右,四面八方,只要是目光所及之處,都是風軍風將,十萬的平原軍,將他二人圍的是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插翅難飛。
    "戰無敵、郝召,你二人現在不降,還等待何時?"不知什么時候,轅門處的伏兵已壓到戰、郝二人的附近,身罩靈鎧、手持長鐮的唐寅站在隊伍的前方,兩眼閃爍出讓人心里毛的綠光,死死盯著他二人。
    "呵呵……哈哈……"戰無敵先是輕笑,接著仰面狂笑起來,好一會,他才收住笑聲,充滿血絲的眼睛瞪著唐寅,吼叫道:"唐寅,小人!我告訴你,今天我戰無敵可以敗于此地,但我寧軍的軍威絕不會折損于此,我寧軍內也沒有茍且偷生的投降之將!來來來,唐寅,你可敢出來與我一戰?""呵呵!"唐寅笑了,非但沒有出戰,還把身上的靈鎧散掉,搖頭說道:"縱然你有萬人不敵之勇,也只不過是個不識時務的匹夫而已,區區一匹夫,豈值得讓我出手?!"說完話,也不理戰無敵的反應,他又轉目看向郝召,問道:"郝召,我最后一次問你,你是想陪戰無敵一同上路,還是想投靠我軍?""這……"郝召猶豫著沒有立刻答話,可就在他猶豫的瞬間,唐寅已抬起手臂,大聲喝道:"準備放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