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50

  聽聞唐寅要放箭的命令,郝召嚇的頭皮麻,兩腿軟,現在可是生死存亡的一刻,如果天淵軍真亂箭齊的話,自己就算有九條命都保不住。
    在性命攸關之際,什么尊嚴、忠誠,郝召已全然顧不上了,只聽咣當一聲,他把手中武器扔到地上,緊接著,他沖著唐寅連聲叫道:"等……等一下!唐……唐大人,我愿投降!"唐寅直勾勾地看著郝召,頓了片刻,他咧嘴幽幽笑了,慢悠悠地說道:"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郝召,看起來你比戰無敵可要聰明的多了!"也不知道他這話是褒獎還是諷刺,郝召面紅耳赤,連頭都沒好意思抬,他偷眼瞥瞥身邊的戰無敵,而此時后者也正用快殺人的目光死死盯著他,看得出來,戰無敵已憤怒到了極點,牙關咬的咯咯作響,手掌的關節出嘎嘎的脆響聲。
    郝召心頭一顫,垂下目光,再不敢多看戰無敵。
    唐寅笑呵呵地說道:"郝召,我不能因為你的一句話就就相信你投靠我軍的決心,你必須得拿出證明!"郝召皺皺眉頭,疑聲問道:"唐大人要我拿出什么證明?""很簡單!"唐寅含笑指指郝召身邊的戰無敵,說道:"只要你能取下戰無敵的項上人頭,我便會相信你投靠的決心。"啊?聽完這話,郝召忍不住倒吸口涼氣,下意識地倒退一步。他本能地再次看向戰無敵,現后者眼中的殺機更盛。
    戰無敵可不是普通的小角色,乃寧國名將,驍勇善戰,武力極強,哪是他想殺就能殺的,何況現在自己身上還有箭傷。
    唐寅可不管郝召心里是怎么想的,有沒有殺掉戰無敵的能力,此時他只報著看好戲的心態。郝召和江凡同是高川軍的將領,但在唐寅心中的分量,兩人根本無法相提并論。他瞇縫著眼睛,笑道:"要么殺掉戰無敵,要么和戰無敵同歸于盡,郝召,何去何從,你自己選吧!"郝召的臉色一會白,一會青,瞬息萬變,他心里也正在做著掙扎,不知過了多久,他似乎終于做出了決定,身上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濃濃的殺氣。戰無敵能感受到他的變化,他猛然將手中的紫電幽光刀提起,沖著郝召斷喝道:"郝召,你這懦弱的鼠輩,貪生怕死之徒,要動手就盡管來吧!""戰將軍,你誤會了,要動手,我也會先斬唐寅!"說著話,郝召低頭重新揀起戰刀,沖著唐寅咆哮道:"殺人不過頭點地,唐寅,你如此辱我,我與你不共戴天!"說完話,他又對戰無敵道:"戰將軍,你我一起沖殺上去,即便不能斬掉奸賊,至少也可堂堂正正的戰死沙場,青史留名!"恩,這還象句人話!戰無敵暗暗點頭,雖然郝召剛才有些動搖,不過現在倒是表現出一名將軍在生死關頭應有的氣節和魄力。他幽幽說道:"能與郝將軍一起殺身成仁,也不枉此生,殺??"說完話,戰無敵率先向唐寅沖殺過去。
    郝召度也不慢,緊隨其后,效仿戰無敵,也大吼了一聲:"殺!"喊話的同時,他手中刀突然全力斜劈下去。他距離唐寅甚遠,所劈砍的當然不是唐寅,而是就在他前方沖鋒、與他近在咫尺的戰無敵。
    這一刀,可以說是出乎在場所有人的預料,包括戰無敵在內。戰無敵本以為郝召已橫下決心,要以身報國了,哪知道他只是說的好聽,實際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當戰無敵意識到背后惡風不善時,再想躲避,已然來不及了。
    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郝召的這記重刀結結實實地劈在戰無敵的背后,其強大的力道令戰無敵的身軀向前彈飛出五、六米遠,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然后撲通一聲摔落在地,即便落地之后,戰無敵又翻滾出數米遠才算把身子穩下來。
    吃了郝召偷襲的一記重刀,人們皆以為戰無敵肯定命喪黃泉,哪知戰無敵穩住身形后,從地上直接爬了起來,只是在站起后,他身軀連續搖晃,最終還是沒有站立住,單膝跪地的同時,哇的一下噴出口血水。
    現在再看戰無敵的背后,多出一條斜肩帶背一尺多長的大口子,不僅靈鎧被撕裂開,就連里面的盔甲、內衣也全都破裂,皮開肉綻,已露出白森森的骨頭,鮮血順著傷口不斷涌出,只是瞬間便將他背后的靈鎧染紅。
    這還是多虧戰無敵反應夠快,在靈刀近身的瞬間盡力向前讓了讓,不然郝召這記重刀得當場將他劈成兩截。
    "啊??"那么剛硬堅強的戰無敵也忍不住痛叫出聲,他跪在地上,抬頭看向郝召,眼角都快瞪裂,五官移位,臉色鐵青,他獰聲叫道:"郝召,你這卑鄙無恥的小人……"在戰無敵近乎要吃人的注視下,郝召剛開始顯得手足無措,不過很快他便恢復了平靜,沖著戰無敵搖頭苦笑,說道:"戰將軍,我這也是沒有辦法,剛才唐大人說的沒錯,識時務者為俊杰,我們現在已敗,而唐大人又有心收攏,你我何必還要死拼下去呢?""呸!"戰無敵這時真想一口吐沫吐在郝召那張厚顏無恥的臉上,只可惜他已沒有那個力氣了,他搖頭說道:"小人……小人啊!我錯看了你,大哥也錯看了你,就算死,我也要拉你做墊背!"現在戰無敵恨郝召更勝于恨唐寅,喊話之間,他以紫電幽光刀支撐起傷痕累累的身軀,搖搖晃晃地向郝召跑去。
    剛剛吃了自己一記重刀,戰無敵竟然還能戰斗,郝召也嚇了一跳,但他立刻又看出戰無敵已是強弩之末,沒什么好懼怕的。他深吸口氣,故做鎮定,又露出一副心安理得的表情,說道:"既然戰將軍依舊執迷不悟,也就別怪在下無情了!"說著話,郝召提刀迎向戰無敵,兩人剛一接觸到,郝召就下了死手,掄起靈刀,橫斬戰無敵的脖頸。
    戰無敵低頭閃躲,郝召接緊著又是一刀立劈,直取戰無敵的天靈蓋。這回戰無敵沒有閃躲,舉起紫電幽光刀硬擋。
    當啷!
    郝召以為身負重傷的戰無敵無論如何也接不下自己的這記重刀,沒想到戰無敵非但硬接下來,而且還未想后倒退半步,就在郝召一怔之機,戰無敵的紫電幽光刀已橫掃向他的小腹。
    好厲害的戰無敵!郝召暗暗吃驚,不敢大意,身子向下一低,躲開鋒芒的同時,以刀尾的鋒芒猛刺戰無敵的大腿。
    戰無敵不躲不擋,而是反手一刀,砍向郝召的頭頂。
    撲、咔嚓!
    郝召的刀尾深深刺入戰無敵的大腿,而戰無敵的靈刀也將郝召的肩膀劃開一條大口子。戰無敵心里明白,以他現在的狀況,連站都站不穩,根本不可能是郝召的對手,想要致他于死地,就得使用與其同歸于盡的打法。
    一夫拼命,十人不敵,何況是戰無敵呢?雖然他受了重傷,但使出以命搏命的打法,還是把郝召的手忙腳亂,連連后退。
    觀戰的蕭慕青暗暗皺眉,在唐寅身邊擔憂地說道:"大人,我看郝召似乎不敵戰無敵啊,是不是……"沒等他把話說完,唐寅已擺擺斷他的話,滿面輕松地笑道:"沒關系,無論誰勝誰負都無關緊要,我們只管看戲就好,何況象郝召這樣的人,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死不足惜。"蕭慕青聞言笑了,唐寅對江凡和郝召的態度可謂是大相徑庭啊,不過也可以理解,郝召能在生死關頭向己方投降,日后,他也可能在這種情況之下向己方的敵人投降,這樣的將領即不可信,又不可靠,留在軍中也是累贅、禍害。
    場內,戰無敵和郝召二人還在做生死搏殺,兩人都使出渾身的本事,兩把靈刀,揮舞開來,寒光閃爍,不時有血光乍現,時間不長,戰無敵和郝召二人身上已布滿大大的刀口,鮮血將二人身上的靈鎧染的猩紅。
    "風、風、風??"這時候,周圍的平原軍將士展開齊聲吶喊,振臂高呼,聲音嘹亮,直沖云霄。
    不知道郝召是不是真把自己當成風軍中的一員了,聽聞周圍的喊聲,他精神為之一振,不知道從哪生出來的力氣,對準戰無敵的周身要害連砍五刀。戰無敵這時候根本就不躲閃,也無力躲閃,只是反手回了一記重劈。
    郝召將他回砍的一刀輕松避開,而他劈出的五刀則全部命中在戰無敵的身上,隨著這五記重刀的加身,戰無敵再也堅持不住,撲通一聲跪坐在地,雙手支撐著地面,血水順著他的鼻尖、脖頸等處汩汩流淌到地面。
    戰無敵終于是不行了!郝召長出口氣,他走到跪地的戰無敵近前,將靈刀高高舉起,對準戰無敵的脖子,喘息著說道:"戰無敵,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忌日!你的人頭,是我郝召的了!"說完話,他舉起的靈刀惡狠狠地全力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