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51

  郝召的刀猛劈向戰無敵,在他看來,戰無敵已連中自己五記重刀,人肯定是不行了,事實上也確是如此,跪坐在地的戰無敵已是奄奄一息。【】可是令在場眾人皆大感意外的是,就在郝召的刀馬上要劈中戰無敵脖頸的時候,后者那對已變成死灰色的雙眼猛然又乍線出光芒,毫無預兆,手中的紫電幽光刀橫掃而出。
    郝召出刀在前,戰無敵出刀在后,但是戰無敵的刀卻是先一步砍中郝召。
    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再看郝召,全力劈出的一刀砍空,人不由自主地向后仰倒,撲通,郝召的身軀重重摔在地上,他不甘心的正想從地上爬起,猛然感覺雙腿傳來一陣鉆心的劇痛,他支撐起上身,探頭,只見他的雙腳齊踝而斷,依舊立在地上,而自己的雙腿只剩下光禿禿的斷口,鮮血正由斷口處源源不斷的汩汩噴出。
    "啊??"郝召看罷,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不知道是疼的還是嚇的,滿地翻滾,叫聲不斷。
    咔!戰無敵將靈刀拄在地上,用盡全身的力氣,支撐起自己的身軀,當他站起來的時候,身子都在突突打顫,鮮血順著他的靈鎧滴滴答答的滑落。他低頭看眼在地上痛苦又絕望哀號的郝召,本要舉起的靈刀又收了回去。對于一名武將而言,失去了雙腳就等于是失去了一切,再沒有什么能比這更殘忍的了,此時殺了郝召,倒是便宜他了。戰無敵沒再理他,轉回身,看向前方的唐寅。因為失血過多的關系,戰無敵的視線已極為模糊,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虛影,甚至連唐寅在哪都分不清楚,他以刀支撐地,憑感覺艱難地拖動雙腿,緩慢地向前走著,嘴巴一張一合,斷斷續續地說道:"唐寅……我不服你……你可敢出來與我一戰……"傷成這種程度,平常人早就倒地絕氣身亡了,而戰無敵還能站立,還能走動,甚至還要找唐寅一戰,即便是他的死敵風軍眾將士看罷,也紛紛在心里挑起大拇指,贊嘆一聲戰無敵真乃鐵血漢子!
    看著向自己左側走去的戰無敵,唐寅先是嗤笑一聲,而后手指著目不能視物的戰無敵,仰面大笑起來。場內,風軍將士的心都在為戰無敵縮緊,場面異常安靜,只有唐寅在笑,笑聲也顯得異常的刺耳。
    只可惜現在神智模糊的戰無敵已經聽不到了,依舊向自己的前方緩步走去,嘴里不停地喃喃說道:"唐寅……滾出來與我一戰……"唐寅側頭對身后的一名侍衛招招手,說道:"拿弓來!"那名侍衛猛然驚醒,怔怔地看著唐寅,沒聽清他剛才說的是什么。
    見他毫無反應,唐寅瞇著眼睛再一次說道:"我讓你拿弓來!""啊!是、是!大人!"侍衛這回聽明白了,急忙取出弓箭,遞交給唐寅。
    唐寅接過,將箭搭上弓弦,向戰無敵瞄了瞄,笑問身邊的蕭慕青道:"蕭將軍,戰無敵現在距我有多遠?"蕭慕青眨眨眼睛,目測了一番,回道:"有百余步!""恩!"唐寅點點頭,又問道:"那你說我這一箭能不能射中他?"蕭慕青暗暗咧嘴,戰無敵,寧國堂堂的中將軍,戰場上勇冠三軍、鐵骨錚錚的硬漢子,而在唐寅的眼中,他甚至都不算是個人,僅僅是個能供他娛樂消遣并且肆意羞辱的獵物而已。有時候,唐寅表現的重情重義,有時候又冷血的可怕,連蕭慕青都對唐寅反復無常的性格感覺難以琢磨,揣摩不透。
    他咽口吐沫,呵呵干笑一聲,獻媚地說道:"大人文滔武略,樣樣精通,箭術也是神乎其神……"唐寅翻了翻白眼,不等蕭慕青把他的廢話說完,他鉤住弓弦的手指已先松開。
    嘭、嗖!弓弦彈動,箭支飛出,在空中掛著一道勁風,直向戰無敵射去。
    撲!這一箭,正中戰無敵的大腿,他身子現在已經沒有靈鎧的保護,箭支毫無阻力地射穿他的大腿。
    "呃……"戰無敵痛叫出聲,身子也是連連搖晃,他硬著拄著戰刀沒有倒下,他低頭,嗓音沙啞地嘶吼道:"暗箭傷人,算什么好漢,唐寅,你出來??"他話音剛落,唐寅的第二支利箭又到了。
    撲!這一箭,射中了戰無敵的左肋下,箭支入體之深,僅僅剩下只箭尾在外面。唐寅看罷,連連搖頭,又抽出第三支箭,同時對身邊的蕭慕青說道:"你說我的箭術神乎其神,為何我兩箭都未射中他的脖子?"蕭慕青臉色有些泛白,硬著頭皮說道:"肯定是因為距離太遠,天色又甚黑的關系,若是白天,我相信大人定能一箭命中!""哈哈??"唐寅被蕭慕青的話逗的大笑,手中箭也隨之射了出去,只是這回偏差更大,射中了戰無敵的腳面。唐寅也不介意,抽出第四支箭的同時,他又對左右眾人大聲說道:"來、來、來!兄弟們隨我一起射,無論是誰,只要射中戰無敵,皆可領賞銀一兩!"風軍將士們對戰無敵的欽佩之情隨著唐寅這句話減輕了許多,人們紛紛回神,戰無敵從鐵血漢子又變回人們心目中的那個死敵,這時,風軍將士們紛紛捻弓搭箭,一致對準了戰無敵,唐寅見狀一笑,大喝道:"射!"說完話,他手中的箭最先射出。風軍的箭支則緊隨其后,齊齊向戰無敵飛去。撲、撲、撲……
    一時間,場上箭矢破體之聲不絕于耳,寧國名將,那么厲害的戰無敵,最終慘死于風軍的亂箭之下。直到死,他都沒有倒下,以刀支撐,身軀跪坐于地,立而不倒,在他身上,已數不清插有多少根箭支了,甚至都看不清楚人形,只剩下黑黢黢一團的箭羽。
    哼!唐寅心中冷哼一聲,將手中弓扔還給后面侍衛,然后對蕭慕青正色說道:"等天亮,在我軍營前立起一根稈子,然后把戰無敵的尸體掛上去,再寫上他的大名,只要漳渝城內有人敢跑出來搶尸,一律射殺!""是!大人!"蕭慕青急忙點頭應道,心里也不由得暗暗打顫,大人可夠狠的,即便戰無敵已經死了,仍不放過他的尸體。
    交代完之后,唐寅又看眼戰無敵的尸身,幽幽噓了口氣,戰無雙、戰無敵統兵四十萬眾進入風地,多少風人死在這兩兄弟的手里,又有多少風軍將士的鮮血在戰無敵的刀下流干,這回總算是報仇血恨,一雪前恥了。
    他點點頭,邁步向前,緩緩走向雙腳已斷的郝召。
    郝召這時候疼的都麻木了,躺在地上,臉上、身上都是虛汗,斷口處的鮮血將地面也染紅了好大一灘。
    看到唐寅走到自己近前,處于半昏迷狀態的郝召精神頓是一振,聲音虛弱,顫巍巍地哀求道:"唐……唐大人……快……救我……救救我……"唐寅低頭看著他,瞇縫起眼睛,笑吟吟地說道:"失去雙腳的武將形同廢人,我為何還要費力救你?"聞言,郝召臉色頓變,他結結巴巴道:"我……我已經歸順唐大人了……"沒等他說完話,唐寅已打斷道:"若你不是被到絕路,你豈能向我投降?"說話之間,他手掌向身后一摸,緩緩拔出一把月牙形的玩刀,彎刀寒光閃爍,陰氣人。
    郝召即便再傻再笨,這時候也能看出唐寅的意圖。他尖聲叫道:"唐大人……你不能殺我……我已經聽你的話傷了戰無敵……啊……"他最后的話音變成了一聲慘叫,唐寅根本就沒給他多話的機會,手起刀落,一刀將郝召的頭顱直接劈砍下來,斷頭滾出好遠。
    唐寅彎下腰身,在尸體的衣服上蹭蹭刀身上的血跡,然后收刀如鞘,他環視鋪滿鵬軍尸體的戰場,心滿意足地深吸口氣,下令道:"將投降的鵬軍暫且關押起來,等到明日,全部遣散,我軍沒有余糧供養他們。""是!"跟上來的蕭慕青點頭答應著。
    唐寅又道:"樂天!""屬下在!"樂天快步上前,躬身施禮。
    唐寅問道:"子纓將軍那邊已經撤了嗎?"樂天如實答道:"回大人,還未撤兵,不過子纓將軍并未全力攻城,只以虛張聲勢的騷擾為主!""恩!"唐寅滿意地點點頭,漳渝城北肯定埋伏有重兵,若是全力攻城的話,己方損失必然甚大,佯攻方為上策。他說道:"傳令子纓將軍,全軍撤退,回歸大營!""是!屬下這就去!"樂天沒敢耽擱,轉身快步離去。
    唐寅又在場上觀望了一會,方向中軍帳走去,同時交代蕭慕青道:"把大營清理干凈,尸體就地焚化,現在天氣悶熱,留下尸體,恐生瘟疫。""末將明白!""還有,把江凡帶到中軍帳,我要見他。""是!"蕭慕青連連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