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452

  唐寅在中軍帳內坐定,上官元讓、蕭慕青等將分立兩旁,時間不長,江凡被兩名風軍士卒帶入帳內。【】
    看到江凡,唐寅原本冷漠的臉孔立刻布起笑容,他向士卒揮揮手,說道:把江凡身上的綁繩松開!是!兩名士卒答應一聲,動作熟練的把江凡身上的繩索解開。
    江凡暗吃一驚,不解地看向唐寅,身為敵方之將,而且自己還傷過風軍大將之一的戰虎,唐寅怎么對自己如此客氣?
    唐寅一笑,邊示意江凡可以落座,邊似隨意地問道:江凡,你投軍幾年了?江凡站起原地沒有動,面無表情地回答道:已有三年。哦,看來江凡投軍的時間還不算長,要把他爭取到自己的麾下倒是很有希望。他幽幽說道:江凡,這次你們用古豐詐降,引我軍去之攻北城之計,早已被我看穿,現在,戰無敵和郝召二人已死,你們所帶的將士業已全軍覆沒,按理說,你身為我大風的叛徒,我應把你立刻處斬,不過,現在我大風也正是用人之際,我念你一身的本事,所以,我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肯投降我軍,你以前的所做所為我可以既往不咎,只要你能忠心耿耿,我還可以給你加官進爵。聽唐寅說完,江凡的表情沒什么變化,依舊是冷漠平靜。他略微低著頭,輕聲說道:肖尚肖大人對我有知遇之恩。以為他還有下文,唐寅以及滿營的眾將都在等江凡的下文,結果說完這話,他嘴巴立刻閉得緊緊的,再沒有多說半句的意思。
    還是唐寅忍不住開口問道:然后呢?江凡抬起頭,對上唐寅的目光,說道:難道,這還不夠讓我對肖大人忠心耿耿、至死不渝的嗎?知遇之恩對于重情重義的人而言,其分量確實夠以命相還的了,何況江凡還是暗系修靈者,當初肖尚能不在乎他的出身而收留他,并且還重用他,給他高官厚祿,江凡心里一直都充滿感激之情,所以不管肖尚的能力如何,他都愿意以死相隨,此生不移。
    唐寅和程錦都是暗系修靈者,也都能理解江凡的這番話,兩人也不約而同地皺起眉頭。
    倒是上官元讓覺得江凡矯情,拿著什么知遇之恩來做搪塞的借口。他跨出一步,對唐寅插手施禮道:大人,既然江凡已死心塌地的要做大風的叛賊,哪也就不用和他多說廢話了,大人將此賊直接推出去斬既是。江凡看眼上官元讓,什么話都沒有說,把頭一低,雙手向身后一背,擺出一副要殺要剮隨便你們的姿態。
    要殺掉江凡,很容易,只是自己一句的話事,可是日后再想找到象江凡這種年紀輕輕便能如此厲害的暗系靈武天才,恐怕就太難了,甚至可以說都沒有可能,在風國再找不出第二個。
    唐寅臉上依舊是笑呵呵的,但心里卻在反復地琢磨著,想了好一會,他抬起手來,就在人們都以為他要下令處斬江凡的時候,唐寅只是輕聲說道:先把江凡帶下去,關押起來。大人……上官元讓聞言大皺眉頭,還想繼續進言,唐寅擺擺斷他下面的話,說道:元讓,不用再說了,我心里自有決斷。唉!上官元讓暗嘆口氣,拱手應道:是,大人!他看不出來江凡和郝召比起來有何不同之處,為何大人能那么干脆地殺掉郝召,而對這個江凡卻是猶豫不決。
    等江凡被士卒們帶走之后,唐寅問樂天和艾嘉道:江凡的身世可都調查清楚了?早在江凡在兩軍陣前大顯身手并射傷戰虎的時候,天眼和地網的探子便已展開對江凡的調查,現在聽唐寅問起,艾嘉出列,拱手說道:回大人,已經調查過來。!唐寅揚頭道。
    江凡是長寧鎮人,家境貧寒,無父,只有一母,他自幼修習暗系靈武,二十三歲投軍,至今三年有余……地網的調查十分仔細,可以說是把江凡的祖宗八代都能挖一遍,艾嘉見唐寅聽的認真,她講的也非常詳細。
    等艾嘉告一段落后,唐寅問道:江凡的母親現在是在漳渝城內,還是在長寧鎮?長寧鎮是高川郡的城鎮之一,距離漳渝雖然不算遠,但道路比較難走,想從漳渝趕到長寧鎮的話,得要一、兩天的時間。
    艾嘉答道:目前還在長寧鎮。哼!上官元讓聞言冷哼一聲,憤憤不平地說道:我道江凡是個多么忠義之人呢,原來也只不過是個忘本的不孝之輩,他自己在郡城享受榮華富貴,卻把老母一人扔在窮山僻壤之地,可笑也可恥之極!唐寅揉揉下巴,沒有表態,只是看著艾嘉,等她繼續說下去。
    艾嘉沖著上官元讓一笑,說道:元讓將軍可能是誤會了,江母之所以未來郡城,我想,這很可能是江母自己的意愿,和江凡沒有關系,通過下面兄弟的調查,江凡是個極重孝道的人,不管在軍中的事務有多忙,每月必會抽出時間回家探母,而且他在肖尚麾下所得的俸祿也基本都交給了自己的母親。上官元讓不服氣地質問道:你怎么知道這些?艾嘉笑道:在長寧鎮,通過江府的仆人和左右的鄰居,要調查出這些并不難。聽完艾嘉的解釋,上官元讓也無話可說了,憋了好一會,他方嘟囔道:不管怎么樣,江凡的忠誠必定是表錯了地方,現在,他即是我大風的叛徒,也是我大風的罪人!這一點眾人都無法否認,艾嘉亦是點點頭,惋惜地嘆口氣。
    上官元讓和艾嘉的談話,唐寅一直在認真聽著,眼珠也在轉個不停,既然江凡的母親沒在漳渝城內,那己方想將其擒住,易如反掌,艾嘉還說江凡是個極重孝道的人,那自己便可用其母做為要挾,江凡投順自己。
    但轉念一想,唐寅又覺得不妥,用其母迫江凡就范的話,即便成功了也只能威脅住他一時,威脅不住他一世,江凡的忠誠仍成問題,是個巨大的隱患。這可如何是好?思前想后好一陣子,唐寅突然開口問道:江母自稱是風人還是鵬人?沒想到她會突然問起這個,艾嘉一怔,沒有馬上回答,樂天接道:回大人,據江府仆從透漏,江母對鐘天軾君造反、自立為王一事也頗有怨言,為江凡加入鵬軍的事也過幾次脾氣呢!哦,如此甚好。唐寅含笑點點頭,對樂天和艾嘉二人說道:樂天、艾嘉,這次你二人親自去長寧鎮走一趟,把江母接進我軍大營,讓江母來勸江凡歸順我軍。還有,見到江母之后,你二人的態度要客氣,也要誠懇,絕不能失禮,懂嗎?明白!大人。樂天和艾嘉雙雙點頭應是。蕭慕青在旁亦是兩眼放光,暗暗佩服唐寅的反應之快,乎想象,只是在樂天和艾嘉的講述之中便想好了解決之策。
    這時,帳外傳來腳步聲,時間不長,子纓從外面走了近來,他來到唐寅的近前,雙手握著令箭,向前一遞,隨后必恭必敬地說道:大人,末將交令!唐寅看向子纓,見他身上的盔甲整齊,臉上神采奕奕,放下心來,他接過令箭的同時笑道:子纓將軍,辛苦了。你那邊的戰況如此?子纓以詐兵的策略,迷惑住戰無雙,令對方誤以為天鷹軍是風軍的主力,當即派出戰無敵、江凡等將前去偷襲天淵軍的中軍大營,結果反中唐寅之計。天鷹軍出來時是來勢洶洶,但等到要攻城的時候,卻都是駐足不前,只在城外干吆喝,而城頭上的鵬軍又都是臨時充軍的壯丁,箭術不熟,在城頭向外射箭,居高臨下,本來占盡優勢,但事實卻恰恰相反,鵬軍的箭陣對城外的天鷹軍根本不構成危險,而天鷹軍又不靠近城前,滾木、擂石、火油等物也都統統派不上用場。
    直至樂天前來傳令撤退的命令時,天鷹軍都未與城上的鵬軍正式交手,等樂天走后,子纓也不再浪費將士們的力氣,馬上傳達軍令,后隊變前隊,全軍退回己方大營。
    見來勢洶洶、人數眾多的風軍連城都未攻就突然選擇撤退,戰無雙這才猛然意識到事情不對勁,他急忙派出探子,前去打聽戰無敵那邊的戰況如何。
    很快,探子便帶回令人震驚難以置信的消息,戰無敵一眾中了天淵軍的埋伏,被困于天淵軍的中軍大營之內。
    哎呀!戰無雙聽完這話,眼前一黑,險些當場急暈過去。
    中計了!何止是兄弟中計了,自己也中了敵軍的詭計!不用再探察,眼前的敵軍絕對不是風軍主力,他們出營,擺出要攻城的架勢,也只是虛張聲勢,迷惑己方罷了。
    想到這里,戰無雙急的額頭冒汗,當即傳下命令,絕不能放城外的敵軍全身而退,己方立刻出城追擊。等鵬軍按照戰無雙的命令追殺出漳渝城的時候,天鷹軍已全部退回到己方的北大營,并且在子纓的親自指揮下,關好營門,全軍將士或上寨墻,或分守各處據點、要點,嚴陣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