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54

  戰無雙以詐降之計,想偷襲天淵軍的中軍大營,結果其計謀被唐寅看穿,事先布設好周密的埋伏,以戰無敵、郝召、江凡為的兩萬精兵,一個沒跑掉,全部折損于天淵軍的大營里,就連那么厲害的戰無敵都被亂箭射死,暴尸于兩軍陣前。【】
    可以說此戰是對岌岌可危的鐘天勢力最致命也是最后的一擊,這場戰斗下來,鐘天勢力也徹底失去與唐寅相抗衡的力量,漳渝城的淪陷只剩下時間問題,漳渝之戰也被視為新風國成立的標志。
    天淵軍大營。
    現在,不用唐寅再刻意去鼓動,全軍將士的士氣業已提升到頂點,請戰之聲也不絕于耳。
    到了這個時間,唐寅反倒是不著急攻城了,在他看來,己方要取下漳渝城已是易如反掌,現在要考慮的是如此進一步打擊敵軍的士氣和希望,使己方的攻城變的更加順利,損失降低到最少。
    天淵軍按兵不動,整整休息了三日。這三天,風軍上下是吃的飽、睡的香,全軍的精氣神都養的足足的,反觀漳渝城內,上上下下都有大難臨頭之感,尤其是鐘天,到了現在,他連一丁點的希望都看不到,數次去找戰無雙商議突圍之策,可是戰無雙幾乎快成了廢人,毫無斗志,甚至連生存下去的都失去了。戰無敵的死對他的打擊太大,眼睜睜地看著兄弟的尸體懸掛于風軍的營前,自己卻連搶回之力都沒有,肝膽欲裂,百爪揉腸,心如死灰。
    以統兵打仗見長的戰無雙變成這副樣子,鐘天現在是真的無人可依了,高川軍雖然還有數萬的士卒,但都是臨時拼湊出來的烏合之眾,兵無好兵,將無好將,至于郡肖尚,其能力還遠不如鐘天呢,更是指望不上。
    連日來,鐘天是夜夜失眠,沒睡過一晚的好覺,整個人看上去消瘦了一大圈。
    第四天,去往永寧鎮接江母的樂天和艾嘉二人返回,兩人不辱使命,還真把江母接過來了。
    他二人到了永寧鎮,找到江府,報上自己的身份后,很快便見到了江老太太。他二人先是送上臨時買來的禮物,然后把江凡以及漳渝城的情況原原本本向江母講述一遍。
    別看江母只是普通的鄉下老嫗,但也深明事理,本來在鐘天篡位之后她就反對江凡再在軍中任職,現在聽說江凡被風軍所擒,老太太心里更是著急,若江凡死硬倒底,就是不歸順,最后的下場肯定是死條,無論于公還是于私,她都得親自去趟風軍大營,幫其勸降江凡。
    出于這樣的考慮,樂天和艾嘉沒有多費口舌,江母就點頭同意了。
    因為擔心兒子的安危,江母沒有耽擱時間,當天就收拾行李,跟隨樂天和艾嘉去往風營。
    聽聞樂天和艾嘉成功把江母接來,唐寅心中大喜,對其也是以禮相待,雖然沒有出營迎接,但也是迎出了大帳,把老太太接入帳內。
    江母未曾想到唐寅竟然如此年輕,似乎比自己的兒子年歲還要小,不過唐寅的身份和權勢擺在那里,江母也不敢等閑視之。她曲膝跪地,給唐寅施大禮,沒等說話,老淚先流了出來,顫聲說道:大人,犬子昏庸,望大人法外開恩,手下留情,給犬子留一條活路!對江母的態度,唐寅甚是滿意,他伸手把老太太攙扶起來,含笑說道:江伯母無須多禮,快快請起。給老太太讓了坐,唐寅又若無其事地問候了一番,見江母說話時心不在焉,他也未再多聊下去,令人把江凡提入中軍帳。
    很快,江凡便被暗箭人員帶入帳內。
    來時,江凡就已經打定了主意,反正自己落到了唐寅的手里,要殺要剮就隨便他了,但要自己投降歸順,那絕不可能。剛入帳中,江凡連向周圍看都沒看,直截了當地說道:唐寅,你不用再枉費心機了,我江凡絕不會降你……他話音還未落,就見仰面砸來一道黑影,現在江凡身上捆著綁繩,后面還有暗箭人員按著他,即閃不了,也防不了,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江凡的額頭結結實實被擊中,他身子一栽歪,險些當場爬到地上,再看江凡,額頭腫起一個又圓又大的青包。
    啊??靈氣無法凝聚,也無法卸掉力道,江凡痛叫出聲,惡狠狠地抬起頭,想究竟是誰打自己,結果這,江凡眼睛頓時瞪圓,滿臉的難以置信之相,罵到嘴邊臟話急忙咽了回去,又驚又駭地改口道:娘……娘?剛才砸在江凡額頭的那道黑影不是別的東西,正是江母手中的拐杖。老太太這也一拐杖,也把滿營的眾人都砸的一愣,暗暗咋舌,知道的明白老太太是江凡的親娘,不知道的還得以為是仇人見面呢,這老太太手也夠黑夠狠的,就連坐在帥椅上的唐寅都在尷尬地呵呵干笑,不知該說點什么好。
    別叫我娘!我沒有你這種不孝的兒子,江家也沒有你這種不忠的子孫,你……你把我江家的連都丟盡了!老太太氣的渾身亂顫,臉色蒼白,嘴唇青,好象隨時都能暈過去。
    江凡從震驚中反應過來,這時候他已顧不上額頭的疼痛了,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以膝蓋當腳走,連連向江母近前蹭去,同時連聲叫道:娘?娘?喊了兩聲,他的眼淚也掉了下去,聲音顫抖地問道:娘,您……您怎么到這了……問完話,江凡想甩自己一記嘴巴,這話等于是廢話,不用問,老娘肯定是被唐寅抓來的!想到這里,他猛的抬起頭,怒視唐寅,咬牙切齒地大吼道:唐寅,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你要殺盡管殺我好了,要是敢動我娘半根汗毛,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江母之所以下那么重的江凡,一是恨其不爭,怒其不強;其二,也是做給唐寅和風軍眾將看的。現在聽聞江凡還在叫囂,還在口出惡言,這不是自己找死嗎?老太太又氣又恨又急,掄起手中的拐杖,劈頭蓋臉的就往江凡身上打去。
    老太太的下手可是一點沒留情,雖然年事已高,力氣不大,但江凡現在已沒有靈氣護體,更無靈鎧保護,直被江母打的頭破血流,翻倒在地,連連打滾。這時候江凡簡直在懷疑自己的老娘是不是得了失心病,不認識自己這個兒子了,不然怎么下這么重的手。
    這時,就連左右的眾將都看不下去了,再打下去,江凡不會被打死,老太太自己倒是得被累死、氣死。在唐寅的示意下,眾將們紛紛上前,把江母攔住,七嘴八舌地勸道:江伯母,不要再打了,要話慢慢說嘛!是啊、是啊!江伯母消消氣,別氣壞了身子……順著眾將的攔阻,老太太正好借坡下驢,她老淚縱橫,對周圍眾人哀嘆道:家門不幸,家門不幸啊!不知我江家到底作了什么孽,竟然出此逆子,害我江家門風掃地,我……我也不活了!說完話,老太太推開眾人,一頭就向中軍帳的梁柱撞去。
    眾將們見狀皆嚇了一跳,就連趴在地上的江凡都嚇白了臉,張目結舌,瞬間冷汗流淌全身。
    上官元讓距離梁住最近,剛要出手搶救,攔下老太太,在他身邊的蕭慕青倒是搶先一步出手,他沒去救江母,而是把上官元讓的手腕抓住了,同時向后者搖搖頭,示意他不要阻攔。上官元讓皺起眉頭,雖然江凡可惡,但江母是無辜的,難道要眼睜睜看著老太太撞死在中軍帳里嗎?
    撲!
    江母一頭沒有撞到柱子上,倒是一頭撞進一個人的懷里。唐寅。
    此時唐寅就站在木柱的前方,好象他原本就在那里似的。他伸手扶住傷心欲絕的江母,柔聲說道:江伯母這是做甚?江凡已長大成人,他的所作所為和江伯母已毫無關系,您又何必如此想不開,要自尋短見呢?!唐大人,老嫗對不起先夫,更對不起江家的祖宗啊……說著話,江母已是哭的泣不成聲。
    唐寅皺起眉頭,垂目看向地上的江凡,振聲喝道:江凡,你現在還有何話要說?江凡被他一喝,身子頓是一哆嗦,剛才嚇飛出去的魂魄總算是回歸體內,看著哭跪在地的母親,他亦是心如刀絞,好在千鈞一之際母親被唐寅救下了,如果真有個三長兩短,自己縱是一死也罪不可恕啊!
    娘,您……您怎么打兒罵兒都行,可您千萬要保重身體啊……不用江母回話,唐寅已冷冰冰地說道:江凡,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以風國的叛徒被處斬的話,你讓令堂如何去面對左鄰右舍,如何面對父老鄉親,你還讓令堂還怎么活?背叛國家,你是不忠,害死令堂,你是不孝,如此不忠不孝之輩,還如何配做一個人?你還不如自己了斷了呢!說話之間,唐寅回手拔出彎刀,向空中一拋,彎刀打在旋劃出一道弧線,咔嚓一聲,刺在江凡面前的地上。
    唐寅又向江凡身后的暗箭人員喝道:把他的綁繩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