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55

  這一下,江凡傻眼了,江母傻眼了,滿營的眾將也都傻眼了。【】
    在江母和眾將們看來,江凡的個性太剛烈,被唐寅這么連諷帶刺一番,真有可能會自我了斷。
    只見江凡看著立于自己面前的彎刀,臉上汗如雨下,要死很容易,只需拿起刀在脖子上一抹即可,可是正象唐寅所說,自己死后,讓母親還怎么活?讓母親還怎么見人?
    江凡看著近在咫尺的彎刀,久久回不過來神。大帳之內也陷入一片安靜之中,人們的目光都集中在江凡身上。不知過了多久,仿佛有一個世紀那么長,江凡的臉色變的更加蒼白,汗珠子順著他的下顎不斷的向下滴淌。
    似乎他下了很大的決心,將牙關咬的緊緊的,手掌顫巍巍地伸出,在空中停頓片刻,然后一把握住刀把,將彎刀從地上抽出來,握在手中。
    啊?見狀,周圍眾人皆是暗暗吸氣,難道,江凡真要自裁?若是他這樣死了,己方費力把江母接來豈不就成無用功了嗎?
    就在人們心里暗暗嘀咕的時候,江凡握緊彎刀,先是沖著江母重重地磕下頭,顫聲說道:娘,兒……不孝,拖累娘受苦了!說完話,他站起身形,看都沒看周圍眾人,目光直視唐寅,與此同時,他邁出腳步,提刀直向唐寅走去。
    他要干什么?難道是要對大人下手不成?眾將的臉色同是一變,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兩兄弟反應極快,雙雙箭步到了唐寅身前,將他死死保在自己的身后。唐寅倒沒有象其他人那么緊張,別說江凡現在已無法凝聚靈氣,即便可以,他也毫不懼怕。
    他伸手把元武和元彪二人推開,同時向兩人輕聲說道:無須擔憂!說完話,他含笑看著慢步走過來的江凡,好奇他到底要干什么。
    很快,江凡走到唐寅近前,身軀不由自主地在哆嗦著,就當人們以為他要出刀襲擊唐寅的時候,出人意料的事情生了。撲通!江凡在唐寅面前重重跪倒在地,頭顱向下一底,與此同時,雙手托住彎刀,高舉過頭頂,聲音抖動的厲害,顫聲說道:罪將江凡,叩見大人!一聲&#o39;大人&#o39;,也就基本表明了江凡的心意。聽聞此話,眾將們無不是又驚又喜,己方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江凡終于愿意歸順己方了。
    唐寅心里也是樂開了花,只是他向來喜怒無形于色,此時的表情也很淡定,他先是接過彎刀,收回鞘內,然后彎下腰身,單手托住江凡的胳膊,將他硬架起來,然后淡然笑問道:江凡,你現在愿意投靠我的麾下了?是的,大人!江凡垂下頭,應道。
    你現在知道悔悟了嗎?唐寅繼續問道。
    知道!江凡嘴上這么說,心里卻在無奈的嘆氣,如果不是因為老娘,自己真的就一死白了了,可是現在,自己不能死,更不能牽連母親。不過話又說回來,唐寅確實算是難得一見的明主,剛才又救了母親的性命,自己投靠于他,也算是對救母之恩的回報吧!
    雖然已經下定決心,背叛肖尚,投順唐寅,但江凡的心里依舊充滿罪惡感,他要自己給自己找借口開脫,救母之恩當然是最好的理由了。
    恩!唐寅點點頭,滿意的一笑,拍下江凡的肩膀,說道: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說著話,他又向江凡咧咧嘴,邊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邊幽幽說道:即為同袍,就是兄弟,日后只要有我一口飯吃,有我一件衣穿,有我一處容身之地,就有你的,有你們大家的!對唐寅這話,眾人都深信不疑,唐寅的個性就是這樣,也一直都是這么做的,對麾下的將士們,確實親如手足,這也是人們心甘情愿追隨他南征北戰的很大一個原因。
    看著神采飛揚的唐寅自然流露出來的豪邁之氣,江凡一時間也是心折不已。他拱手說道:多謝大人厚待!唐寅利用江母,成功地收服江凡這員大將,江凡雖然只是個降將,但他對唐寅的忠誠程度絲毫不弱于其他諸將,江凡這一生也再未換過二主。唐寅對江凡也甚是信任,并極為重用,風國日后有四大先鋒,江凡就是其中之一,被賜封為龍嘯將軍,與上官元讓、吳廣、戰虎三人齊名。
    收下江凡,唐寅可謂是志得意滿,破天荒的把江母留在軍中數日。唐寅是不重視軍紀,但他也有他的原則,軍中是絕對不準攜帶家屬的,一是怕將士們分心,其二感覺那也是個拖累,即便是他自己也從不會這么做。
    他留下江母,安撫江凡是一個原因,其二,他也怕江凡是詐降,萬一逃跑了怎么辦?有江母在軍中,對江凡也剛好是個牽制。唐寅的防心向來很重,不會隨隨便便的相信一個人,想取得他的信任也需要很長的時間。
    接下來,唐寅開始著漳渝的事宜,這次也是對漳渝、對鐘天的最后一戰。
    中軍帳內,眾將們齊聚一堂,總算聽到唐寅要進攻漳渝了,人們斗志激揚,紛紛出列請戰。最為好戰的上官元讓自然不落人后,他跨步走到唐寅的帥案前,插手施禮,說道:大人,末將愿帥五千將士,攻打漳渝南門!由于天淵軍的中軍大營設在南營,漳渝南門的城防也是最強的,由上官元讓去主攻,應算是最佳人選。唐寅點點頭,略微想了片刻,抽出一支令箭,甩給上官元讓,說道:元讓,我給你平原軍兩萬將士,主攻漳渝南門,務必破城,只許成功,不許失敗,能否作到?大人,你就放心吧!上官元讓把令箭抓的緊緊的,生怕唐寅再收回去。
    蕭慕青、戰虎!末將在!蕭慕青和戰虎聞聲,急忙雙雙出列,拱手施禮。
    唐寅說道:你二人率領四萬平原軍將士,主攻漳渝北城,等元讓破城之時,要看到你等已入城內,能否做到?能!蕭慕青和戰虎異口同聲地答應道。
    好。唐寅又道:子纓!末將在!子纓出列。
    唐寅傳令道:你帥天鷹軍將士主攻漳渝東城,不求破城,只需牽制敵軍,是強攻還是佯攻,你視機而定。由于天鷹軍將士南征,傷亡頗大,唐寅這次不打算再把天鷹軍作為主攻力量,只要他們能牽制住一部分敵軍就可以,這樣也有利于天鷹軍修養生息,快地恢復元氣。
    不過他這樣的考慮倒是令子纓心中頗為不快,后者插手說道:大人,等元讓將軍、蕭將軍兩路破城之時,我天鷹軍也會攻入城內,絕不會拖我軍后腿!聽他這么說,唐寅倒是笑了,深深看了子纓一眼,最后點點頭,正色道:好!就如你所言,若到時不能破城,你必重罰于你!多謝大人!子纓信心十足地接下軍令。
    最后,唐寅說道:我帥余下的四萬平原軍將士主攻西城。說完話,他環視眾人,又幽幽笑道:希望,我不是最后殺入城內的那……聽聞這話,蕭慕青、子纓、上官元讓、戰虎等將的心里都憋足了力氣,皆想成為第一個破城的一方。
    見唐寅的排兵布陣已然結束了,依舊沒有點到自己的名字,江凡心里奇怪,出列之后,拱手施禮,疑問道:大人指派眾將攻城,為何不給我軍令?難道大人不信任我?只是最后的那句話江凡沒有說出口。
    唐寅輕嘆口氣,說道:城內鵬軍,本為江凡將軍的同袍,現在卻要做刀戈之爭……江凡將軍還是留在營內的好。原來如此!江凡感激地看眼唐寅,心中也很感謝他的體貼。他點點頭,不再多問,退回到本列之中。
    這時,舞媚和舞英雙雙說道:我主攻哪一方?唐寅先是一愣,隨后悠然笑道:你兩姐妹留守營內。他從來就沒信任過這兩姐妹的能力,雖然把她倆一直帶在身邊,卻從未讓她二人領過兵,打過仗。
    若在平時,舞媚和舞英也就不爭了,但這次是最后一戰,再不上戰場,她兩姐妹回都之后都無法向家人、親戚、朋友們交代,跟隨唐寅南下,打到高川郡,一手沒伸,一刀沒動,難道是出來游山玩水的不成?落人笑柄嘛!
    不行!這次我一定要出戰!舞媚的小臉甭的緊緊的,態度堅決,目光堅定,一副不容人拒絕的樣子。
    正所謂狗急跳墻,最后一戰,才是危機重重,被上絕路的敵軍若是反咬一口,也不容小覷。唐寅心里這么想,可嘴上不能這么說,他眼珠轉了轉,幽幽嘆道:我軍全軍出戰,大營空虛,萬一遭受敵襲,將功虧一簣,后果不堪設想,營中必須得留有值得信任又能力出眾的大將鎮守,只要這樣,我和將士們才能放心在前方作戰,難道這么關鍵時刻,你二人都不會幫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