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56

  唐寅這么說,立刻堵住舞媚的嘴巴,她話鋒一轉,說道:"那……我和小英還是留守大營好了。【】"呵呵!唐寅心中暗笑,臉上可是一本正經地點點頭,說道:"辛苦你二人了,雖然是留在營內,也要多加小心!""放心吧,有我和小英在,保證萬無一失!"舞媚毫無心機地拍著胸脯保證。
    周圍眾將相互,皆無聲而笑。唐寅這話也就能騙騙舞媚,鵬軍現在已被困死在城內,哪里還能有余力安排伏兵啊?而且以漳渝城的地形來說也沒有地方可設伏兵。
    將攻城的方案都部署完,唐寅退帳,令眾人都回去準備。
    當天晚間,唐寅還沒有休息,正在帳內看著漳渝城的地圖,這時,帳外有侍衛說道:"大人,艾將軍求見!"不知道這么晚了,艾嘉來找自己有何時,唐寅說道:"讓她近來!""是!大人!"時間不長,艾嘉從帳外大步流星走近來。看她走路的樣子,橫沖直撞的架勢絲毫不弱于其他的男性將領,唐寅忍不住笑了,他側臥塌上,含笑問道:"艾嘉,有事?""大人!"艾嘉走到唐寅近前,將手中拿著的一張紙條遞給他,同時說道:"這是剛剛收到的。"唐寅好奇地接過,展開紙條一瞧,眼睛頓是一亮,驚訝道:"是江露傳回來的?!""正是!"艾嘉正色應道。
    唐寅從塌上坐起,仔細查看。書信確實是江露從上京傳回來的,由于是飛鴿傳書,先傳回的鹽城,又由鹽城轉送到高川郡,所以書信不大,只是一張的紙條,上面的字跡也不多,江露只是說明自己已抵達上京,正準備逐一拜會皇廷的重臣,請唐寅無須掛念等等。
    看罷之后,唐寅搖了搖頭,自己和敵軍從宛城一直打到高川郡,這么長的時間,江露才剛剛抵達到上京,路途遙遠是一方面,但江露的行進也確實是夠慢的。他沉吟了片刻,對艾嘉說道:"給江露寫封回書,就說……叛賊鐘天,近日可滅,令他也加快度,不要拖我的后腿。""哦……"艾嘉不確定地問道:"此書由我來寫?"象這么重要的傳書,理應唐寅親自動筆。
    唐寅笑了,反問道:"你沒聽清楚我的話?""不、不!"艾嘉急忙搖頭。
    "你盡管按我的意思寫就是,寫完之后,蓋上我的印章即可。"說著話,他向案桌上的郡官印指了指。唐寅的字跡并不好看,也寫不工整,所以他很少親自動筆,平時都是由邱真代書,現在邱真不在,他只好就近取材,委托艾嘉了。
    艾嘉不敢怠慢,急忙走到帥案前,又是研磨,又是準備紙筆。等弄好之后,艾嘉彎下腰身,提起筆來,詢問地看向唐寅,未敢私自下筆。唐寅向她招招手,示意她坐到自己旁邊,然后說道:"國賊即日可滅,上京事宜,盡快辦理,如遇困難,傳書回報。"唐寅語很慢,他段,艾嘉寫一段,等唐寅說完,艾嘉也基本寫完,她吹吹紙張上的墨跡,接著遞到唐寅近前,請他過目。唐寅看了兩眼,確認無誤,向艾嘉一笑,說道:"看不出來,你的字跡還是很娟秀的嘛!"難得聽到唐寅夸贊,艾嘉玉面一紅,低聲解釋道:"我五歲便開始習字了。""不錯。"唐寅隨口贊了一聲,拿起印章,蓋在上面,交還給艾嘉。
    艾嘉小心地將紙條卷起,搓成細細的一條,而后又取過一張紙條,將其包裹住,再拿出石蠟,借油燈燒化后,將書信蠟封起來。
    這時唐寅的目光又落回到地圖之上,隨意地問道:"艾嘉,你,我方攻城的四路人馬,哪有可能在進攻時會受阻?"沒想到唐寅會突然詢問起自己的意見,艾嘉邊蠟封書信,邊說道:"大人的謀略勝過屬下甚多,既然大人都安排好了,肯定是沒問題的。"唐寅呵呵笑道:"艾嘉,你什么時候也學會蕭慕青那一套了?"艾嘉被唐寅說的老臉一紅,沉吟了片刻,她低聲道:"屬下認為不穩妥的應該是大人最放心的……"唐寅一怔,疑惑地看向艾嘉。
    艾嘉解釋道:"元讓將軍雖然驍勇善戰,勇猛無敵,但是他主攻的是南城,那里應是漳渝防御最強的一面,我想到時鐘天和戰無雙都會親自上城指揮,追風劍也定然在場,交戰起來,元讓將軍未必會占上風。""哦!"唐寅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自己給元讓的兵力是兩萬,兩萬將士由元讓領軍,即便是進攻對方城防最強的一邊也絕對沒問題,但若是追風劍也在場的話,那情況可就不好說了。不過轉念一想,唐寅又覺并無問題,畢竟追風劍被自己刺過兩刀,就算他的修為再高深莫測,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痊愈,他想以帶傷之身敵擋住元讓,那基本沒有可能。
    想罷,唐寅還是欣慰地笑了,說道:"我知道了。"雖然艾嘉的顧慮有些多余,但有想法總要好過沒有想法,想要成為一名優秀的將領,也需要有顆機智靈活的頭腦。
    "大人,做好了。"艾嘉把蠟封好的書信遞給唐寅,后者接過,連連點頭,別看艾嘉的作風是巾幗不讓須眉,但還是心靈手巧的很,所封的書信小巧精致又密密實實,系于信鴿的腿上,即便沿途遇到風雨,也不會潤濕里面的內容。
    他說道:"做的很好。盡快把此書傳回上京。""是!大人!"艾嘉必恭必敬地應了一聲。
    直到這時,唐寅才仔細端詳起艾嘉,雖然她還是象以前那樣的英姿颯爽,但總感覺象是清瘦了許多,唐寅暗嘆口氣,看來,這陣子也確實是讓樂天和艾嘉累的夠戧。
    見艾嘉要走,他恍然想起什么,伸手把她叫住,然后指指桌案下面的一只精致的小箱子,皺著眉頭說道:"這是剛從鹽城送過來的補品,放在這里也是占地方,你拿去吃了吧!"唐寅的心里是很關心艾嘉的,她畢竟是女人,和身強力壯的男人無法比,但關心的話他說不出口,即便送人東西,也表現出一副嫌棄又不屑一顧的樣子。
    其實這些補品是蘇夜蕾特別委托后勤的軍士從鹽城帶過來的,前陣子唐寅和追風劍交手時身負重傷,身體十分虛弱,只是等補品送到軍中的時候,唐寅的傷勢已痊愈的差不多了,補品也一直沒動。
    艾嘉面露驚訝,疑問道:"這……大人不吃嗎?""我?呵呵!"唐寅仰面笑道:"我吃的飽,睡的香,哪里還用的著補品?好了,別那么多的廢話,你盡管拿走就是。"看著唐寅滿不在乎地大咧咧模樣,艾嘉心中一暖,眼淚差點掉下來。誰不知道補品是好東西?唐寅自己未吃,卻肯分給麾下的將士,試問天下哪個主帥能做到這一點。
    艾嘉滿懷感動,眼中含淚,沒有再多做推辭,小心翼翼地提起箱子,顫聲說道:"多謝大人。""啊,再沒有別的事了。""那……屬下告退。"等艾嘉臨出帳門的時候,唐寅看著她的背影,又叮囑道:"不用什么事情都親歷親為,可以交給下面兄弟去辦的就讓兄弟們去辦。"艾嘉的個性太好強,因為天眼和地網的職責相同,她什么事情都要和樂天比。
    "是!屬下知道了。大人也早點休息!"艾嘉輕應了一聲,回頭又深深看眼唐寅,這才走出大帳。
    呼!等艾嘉走后,唐寅噓了口氣,如果說他以前確實有些沒看得起艾嘉,那么現在,他則是打心眼里佩服。
    艾嘉前腳剛走,帳外又傳來腳步聲,接著,帳簾唰的撩起,從外面又走近來一人。
    能不經侍衛稟報就直接走進自己營帳的只有一個人,舞媚。唐寅看向舞媚,只見她小臉甭的緊緊的,沒有一絲的笑容,臉色也陰沉著,眼中不時跳動著火光。看她這副模樣,唐寅暗皺眉頭,不知道自己又哪里惹到了這位大小姐。
    "小媚,你怎么來了?"唐寅若無其事地含笑看著她。
    舞媚走到他近前,秀眉皺著,說道:"睡不著覺,所以就過來你!"頓了一下,她又試探地問道:"艾將軍好象剛剛離開啊?"唐寅點點頭,說道:"是的,艾嘉找我商議軍務。""商議軍務都能商議哭哦!"舞媚別有深意地看著唐寅。
    唐寅聞言,頓覺頭大,是啊,商議軍務要能商議哭的話,就滑天下之大稽了。看著舞媚冷冰冰的小臉,唐寅未急,反到感覺心里有種甜絲絲的感覺,他伸手抓住舞媚的手腕,同時向回一帶,舞媚下意識地驚叫出聲,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現自己也倒在唐寅的懷中。
    唐寅手掌在她頭上順勢一揮,扎住她絲的玉簪好象被釋了魔法似的落入唐寅的指間,滿頭的繡也如瀑般垂落下來,唐寅輕輕把揉她烏黑光滑的絲,在其耳邊輕聲說道:"不要誤會,我一向視麾下將士如兄弟。"舞媚躺在唐寅的懷中,玉面緋紅,嬌喘著說道:"可是……可是艾將軍是女人!""女人也如同我的姐妹!"唐寅托起她的一縷繡,遞到鼻邊,深吸口氣,貪婪地嗅著那醉人的幽香